第248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偷人是件丟人的事情,但做為兒子來說,要憐惜母親年輕守寡的孤苦,古話說:搭橋順母意,殺僧報父仇。搭橋的事他或許不會去做,但公然去捉母親的奸,他卻也未必做得出來,也許真的就只會象古話說的一樣,先順了母親的意,母親過世後,再去殺了這姦夫替父報仇。

  但有旁人在邊上看著就完全不同了,尤其夜遊神還說這男子是騙了他娘套了消息再去害人,那就更不能容忍,因此夜遊神話未落音,羅志堅已是一聲狂叫,身子如箭射出,凌空一掌,掌力如濤,將半閉的窗子一掌打塌。

  裡面啊的一聲叫,顯出越氏和一個男子的身形,兩人還抱在一起,同時向外看,都是一臉的驚訝。那男子四十來歲年紀,身材高瘦,穿一件藏青長袍,面相頗為斯文。

  「大膽狗賊,竟敢夜入良居,欲行不軌,納命來。」羅志堅在衝出的剎那,先前嗡嗡叫的腦子就清醒了許多,母親與那人偷情是明擺著的,但他只能裝做不知道,這樣才能保全母親的名節,所以他才這麼說,他腦子裡甚至想過怎麼對付夜遊神,或是以錢封口,或是乾脆殺了他。

  他年紀輕輕,又在如此激怒之下,腦子仍能如此清明,確實是非常了不起,夜遊神在後面聽著,也是暗暗點頭。

  羅志堅一聲喝畢,身子已躍上窗台,便要飛身一劍向那男子刺去,想不到越氏卻突地雙手一張,橫身攔在了那男子後面,對他叫道:「堅兒,不可。」

  羅志堅又驚又怒,叫道:「娘,快快閃開。」

  「不行,堅兒,娘決不能讓你殺他。」越氏臉上是一臉堅決的神情。

  「娘,你好糊塗。」羅志堅氣得頓足:「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他。」

  「你要殺他就先殺了我。」越氏猛地向前跨了一步,將自己胸膛對準了羅志堅手中的劍尖,羅志堅的手情不自禁往後一縮,怒叫道:「娘,你這樣怎麼對得起爹?」

  「我沒有對不起你爹。」越氏臉上顯出激動的神情,略一猶豫,猛地叫道:「因為他就是你爹。」

  「什麼?」羅志堅隻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就是你爹。」越氏蒼白的臉上因激動而透出紅暈,道:「你爹不是羅瑞,而是馮書棋。」越氏說著退後一步,抓著了背後男子的手,道:「也就是他。」

  這也太意外了,羅志堅一時半會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晃了晃腦袋,腦子略為清醒,細看他娘的眼睛,道:「娘,你是不是得失心瘋了?」

  「我沒有得失心瘋。」越氏搖頭:「堅兒,瞞了你二十多年,娘是沒有辦法,今夜你即然撞破了,那就一切都告訴你。」說著這裡,她略略一頓,看了一眼馮書棋,才道:「我和書棋哥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我們本來相約白頭,但羅瑞藉著勢大,強娶了我,我那時肚子裡已經有了你,羅瑞卻並不知道,後來他遭了惡報,別人就都以為你是他的遺腹子,其實只有娘知道,你和他一點關係沒有,你爹一直好好的,只是羅家勢大,娘不敢說出來而已。」

  「什麼?」羅志堅看著他娘的眼睛,母親不象是說瘋話,也不象是說假話,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羅志堅情不自禁轉眼看向馮書棋,馮書棋也在看他,眼中竟滿是慈愛期待。

  如黛早已出房,這時也道:「少爺,夫人說的都是事實,我一直跟在夫人身邊,夫人和姑爺第一次約會,還是我給暗遞的信兒呢。」

  「如黛,以前的事不要說了。」越氏竟微微有些害羞起來,看著羅志堅,道:「堅兒,來,叫爹。」

  「我。」羅志堅到這會兒,心全亂了,他已經相信了母親說的話,但這變故也實在是太大太突然了,一時間怎麼也轉不過彎來。

  就在這時,不遠處忽地傳來一聲悶喝:「不可以。」

  竟然是羅昆的聲音,羅昆的身子隨即便出現在了院子裡。

  越氏一張臉剎時間驚得慘白,羅志堅也吃了一驚,跳下窗台,看著羅昆,張嘴想叫一聲大伯,卻不知如何竟是叫不出口。

  出乎羅志堅的預料,羅昆並沒有暴怒,而只是沉著一張臉,看看越氏,看看馮書棋,再又扭頭看了看羅志堅,叫羅志堅更加疑惑的是,羅昆看他的眼光不但跟以前一樣,甚至還多了三分親切。

  「青蘿,我知道你寂寞。」羅昆轉眼看向越氏:「我年紀大了,事又多,陪你的時間確實是不多,我知道你的苦,所以你要找個把男人來解悶,我也不來怪你。」說到這裡,他停了一下,眼光霍地轉為犀利:「但有一件事,我決不允許,就是決不能讓別人來冒充堅兒的爹。」

  羅志堅先前真的有些迷糊,因此直到羅昆的話說到最後,他才猛地醒悟過來,看著羅崑叫道:「大伯,你——你——你和我娘?」

  「沒錯。」羅昆看向他:「堅兒,其實你是我的兒子,羅瑞娶你娘的那夜,喝得爛醉,其實是我替他跟你娘進的洞房,這事是我不對,但當時我也喝得半醉了,你娘又太迷人。」

  「不要再說了。」越氏捂了臉哭叫。

  羅崑卻反而得意的笑了,看著越氏,道:「青蘿,這會兒你也別哭了,我本來理解你的難處,不想說出來,但一則是今夜的事逼的,二則也是因為剛兒死了,所以我必須要告訴堅兒,他是我的兒子,不是姪兒,我這麼大一個家業,只能交給我兒子。」

  「娘,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夜之間突然鑽出兩個爹,一個是陌生人,另一個竟是他一向敬若親父的大伯,而大伯和他娘這事若真的,那就是亂倫啊,羅志堅幾乎要瘋了。

  「堅兒,你不信我的話了嗎?」羅昆看著他:「我的話都是真的,你是我的兒子,我是你爹,這一點你絕不要懷疑,因為羅瑞其實是個天閹,他十一歲就開始玩女人,到二十六歲死,玩過的女人至少有數百個,從來沒有任何女人懷過他的孩子,所以我有絕對的自信,雖然你娘和羅瑞後來也同了房,但你就是我的兒子,也只能是我的兒子。」說到這裡,他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來。

  「現在你知道了吧,我為什麼一直對你比對剛兒好,更為什麼烈陽草給你吃卻不給剛兒,因為你同樣是我的親生兒子。」羅昆看著羅志堅,一臉慈愛:「堅兒,現在你明白了,來,叫爹,羅家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你是羅家真正的少主人。」

  以前的點點滴滴閃電般從羅志堅腦子晃過,他現在終於明白了,也開始相信羅崑說的不是假話,他看著羅崑,嘴唇顫抖,羅崑做得不地道,但爹娘的事,不是他這個做兒子的可以指責的,他只能接受。

  「不要叫他爹,你是我的兒子。」一直沒出過聲的馮書棋在這會兒忽地開口,臉上是一臉的激動。

  「你是想死?」羅昆眼中寒光如劍,霍地掃過去。

  「書棋。」越氏身子一顫,抓著了馮書棋的手,馮書棋並不看羅崑,卻轉眼看向越氏,白淨的臉上放出紅光,道:「青蘿,我做了一輩子的縮頭烏龜,但現在當著兒子的面,我不要做烏龜了,哪怕死無葬身之地,我也要站出來。」

  越氏本來有些驚懼,有些猶慮,因為這會兒馮書棋要硬爭,那牽涉的不僅是馮書棋的性命,還有羅志堅的一切,但她看了馮書棋的眼光,眼中忽地就湧出熱淚,用力點頭道:「書棋哥,你為了我,苦一世了,今天我再不能讓你受委屈,死就死,最多我們夫妻父子死做一塊。」說到這裡,她扭頭看向羅志堅,眼光變得堅凝,道:「志兒,你是娘的兒子,娘的話,你信不信?」

  羅志堅略一猶豫,點了點頭,羅崑預感到不好,叫道:「青蘿,你要自重。」他這話聲音不高,但蘊含著強烈的殺意,越氏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看向馮書棋,馮書棋眼裡並無一絲的畏懼,沖她點了點頭,越氏信心重起,轉眼看向羅志堅,果斷的道:「志兒,娘先前說的句句是實,你是馮書棋的兒子,你不該姓羅,而該姓馮。」

  「我斬了你。」羅昆暴怒,凌空一掌劈向越氏。

  身影一閃,卻是羅志堅,一步擋在了越氏前面,雙掌一併,硬擋了羅崑這一掌,他功力已到二流之境,而且羅崑一發覺他擋在前面,立時收了幾分力,倒未受傷,只是嘴唇顫抖,因為他現在不知道到底該要叫羅崑甚麼了。

  羅崑自然看得出他心中的矛盾,反而卻高興起來了,因為羅志堅這個樣子,正說明了羅志堅對他的話也是有幾分相信的,他足智多謀,並非暴燥魯莽之輩,知道在這種情形下,僅憑武力不能贏回羅志堅的心,略一思索,已有主意,眼光在越氏幾個身上一掃,背手哈哈一笑,道:「青蘿,我知道你是因為心中惱恨我,所以故意要這麼說,但無論你怎麼說,事實都是無法改變的。」

  「事實是,堅兒就是姓馮。」羅志堅剛才的挺身一攔,更增添了越氏的勇氣。

  「是嗎。」羅崑呵呵一笑:「事實勝於雄辨,我有一個法子,可證明堅兒絕對是我的兒子,你敢試一下嗎?」

  「什麼法子。」越氏知道羅崑狡詐,一時緊張起來。

  「滴血認親。」她的緊張卻更增加了羅昆的信心:「血濃於水,這是千古不變的至理,只要取堅兒的兩滴血,再取我和馮書棋各一滴放在一起,一驗,真象自明。」

  「這。」越氏一時猶豫起來,羅志堅猛地叫道:「我同意。」他看向越氏,也激動起來:「娘,我要試一下,我一定要弄明白。」

  「是的,堅兒,你有這個權利。」羅昆點頭,看向如黛:「拿兩個盤子來。」

  如黛看一眼越氏,進房拿了兩個盤子出來,並排放在了一起,羅崑掃一眼越氏,微微一笑,咬破自己指頭,滴一滴血在左面的盤子裡,隨即退開一步,斜眼看向馮書棋,馮書棋與越氏對視一眼,深吸一口氣,穿窗出來,也咬破指頭,滴一滴血在右面的盤子裡,他出來,越氏也跟著出來,緊緊的站在了他身邊。

  羅志堅走上兩步,同時舉起雙手,一時卻沒有咬下去,不知如何,他心中有些緊張,略一遲疑,終於同時將兩個指頭一齊咬破,各滴一滴血在兩個盤子裡。

  所有的眼光同時看向兩個盤子。

  左面盤子裡,羅志堅的血滴下去,與羅昆的血一碰,就象水碰上了油,很快就分了開去,成為兩粒互不相混的血珠,並排躺在了盤子裡,而右面的盤子裡,兩滴血卻緊密的混在了一起,變成了一料大血珠。

  羅昆眼睛霍地睜大,反復看著兩邊的盤子,口中喃喃叫:「不可能,絕不可能。」一步上前捧起自己滴血的那個盤子晃了兩下,讓兩料血珠撞到一起,但盤子一放平,兩滴血珠卻又自動分開。

  「你真的不是我兒子,這不可能,怎麼可能?」羅崑盯著羅志堅,眼睛幾乎要鼓出眼眶,聲音尖細急促,象困身陷肼中的獸叫。

  「哈哈哈哈,報應啊,報應啊。」吳氏突然從不遠處現身出來,以羅崑的功力,竟然沒能發覺她是什麼時候來的,不過羅崑這時已想不了這麼多了。

  吳氏披頭散髮,喪子之痛讓她幾乎老了十歲,但這時臉上卻是一臉暢快的笑,她死死的盯著羅崑,兩眼放射著惡毒的光芒,叫道:「你眼睜睜看著剛兒死去,卻救下了一個雜種,現在高興了吧,你現在高興了吧。」

  「啊。」羅昆如何還受得了這話的刺激,霍地撥出長劍:「我要將你們這些狗男女碎屍萬段。」

  「真是想不到啊。」另一面忽地有聲音傳來,羅崑扭頭看去,眼光一變,他看到了一群人,至少有十多個,最前面的是這些日子一直在大肆聲討易千鍾的老俠成至,後面的人他也都認識,都是花江一帶俠義道中的著名人物。

  「真是想不到啊。」成至再次搖了搖頭:「花江六君子中的老二,聲名赫赫的羅崑羅大俠,竟是一個與弟媳偷姦的豬狗不如之人,若非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誰想得到啊。」

  羅崑一張臉,由紅變白,由白變黑,由黑變紫,剎時間變了數般顏色。

  一直以為羅志堅是自己的親兒子,苦心培養,甚至為了他而放棄了羅志剛,到最後羅志堅卻不是他的兒子,這個殘酷的打擊,已讓羅崑幾近瘋狂,再想不到這件事不但給吳氏知道了,更讓成至這些人知道了,吳氏知道,無非是看個笑話而已,事了殺了她便是,但成至這些人知道了,他卻再無法掩蓋,只一夜之間,他與弟媳亂倫更捨親子而救雜種的笑談便會傳遍花江傳遍武林。

  江湖上,或者說,這天地間,已再無他立足之地。

  「啊。」羅崑仰天狂嚎,雙手撕胸,似乎要把整個胸膛撕開來,一口血噴出丈許來高,同時往後一翻,狂掠出去。

  並沒有人追他,羅志堅沒追,成至等人也沒追,只是相視搖頭。

  江雙龍站在群俠的最後,他做為證人之一,一直在參加成至等人聲討易千鐘的行動,他這時的臉上,是極度的震驚。

  「花江六君子已經栽了兩個,而且都是萬劫不復,殺人不過頭點地,他們卻是死無葬身之地,這算計他們的人,手段之高,心計之狠,江湖上從所未見,這人到底是誰,易四羅二到底又是在哪裡得罪他了呢?」幻想著易千鍾羅昆背後的黑影,江雙龍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

  不知如何,他有一種預感,這人不會罷手,他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有一點點害怕,卻又有一點點期待。

  更漏三下,聽著一下一下的更鼓聲,龐玉泉的心也一下一下急跳著,兩眼死死的盯著院牆,摸著刀柄的手,汗浸浸地。

  牆裡面有了微微的響動,不一會,牆頭探出個腦袋,向外張了一下,低叫道:「大公子。」

  是龐喜的聲音,龐玉泉急上前一步,低應道:「龐喜,我在這裡。」

  「好。」龐喜看到他,應了一聲,道:「這是梯子。」隨手放下一架短梯來。

  龐玉泉大喜,接了短梯架好,爬上牆,裡面龐喜架了長梯,龐玉泉下到院中,急道:「爹還好吧。」

  「老爺還好。」龐喜點頭:「只是給那毒婦娘倆折磨得只剩一口氣了。」

  龐玉泉聞言兩眼暴睜,抓了腰間的刀,道:「只要爹一句話,我今夜要那毒婦死無葬身之地。」

  「大公子噤聲。」龐喜忙做了個輕聲的手勢,四面看了看道:「家中下人都給那毒婦收買了,若聽到大公子聲音,必會偷報給那毒婦,那時必對大公子不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