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說著打馬上前,到車前十丈,抱拳道:「是陰陽怪老前輩嗎?在下雙龍鏢局江雙龍問候,不知老前輩在此,多有驚擾,老前輩若不見怪,在下立即打馬迴車,免驚老前輩清修。」

  他這話是抱萬一之想,也許陰陽怪等的不是他的鏢隊呢,不過他的希望立馬就落空了,陰陽怪冷哼一聲:「七、八年不出來,竟還有人記得老夫,很好,看在你還有點眼光的份上,你滾吧,車留下。」

  陰陽怪面具後的眼光酷厲陰冷,江雙龍看了一眼,知道多言無益,事實上陰陽怪能放過他們,已是大違往昔的風格了,再要他放過馬車,怎麼可能。

  江雙龍抱一抱拳,打馬回來,看著戴武葉遇仙兩個,低聲道:「老魔功力太強,我們不是對手,你們從原路回去吧,或能撿一條命。」

  「總鏢頭,你呢?」葉遇仙扣著馬韁的手上,青筋重重的跳了兩下。

  「我的事不要你們管,快走快走。」江雙龍不答他話,只是揮手。

  鏢局的規矩,只要接了鏢,中能便不能退鏢,前面便是刀山火海,也要跳下去,絕不能置事主與不顧,當然,也有面對強敵而中途退縮保命的,但江雙龍顯然不是那樣的人,他們和江雙龍打了這麼久的交道,知道他的性子。

  葉遇仙與戴武對視,葉遇仙平素有小白臉之稱,這時一張臉更白得發青,戴武一張紅臉則是紅得發黑,目光對視,心意相通,兩人驀地裡同聲大叫,兩匹馬同時急衝出去,射向陰陽怪。

  江雙龍在心底輕輕嘆息了一聲。

  他知道戴葉兩個會這樣,他留下戴葉兩個,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精細和功夫好,也是看中他們胸中的血性。

  不過他剛才的話也並不是虛情假意,更不是反語相激,他是真的希望戴葉兩個退走,陰陽怪凶名赫赫,功力超絕,他們是絕對拼不過的,很多時候,血性並不能改變事實。

  但熾熱的血,至少無愧於它鮮紅的顏色。

  江雙龍左手在馬上一拍,整個身子凌空翻起,倏地越過戴葉兩個,一刀向陰陽怪劈去,這一刀後發而先至,刀風劃破空氣,發出刺耳的異嘯,更將無數白茅的颯颯振響一齊壓了下去。

  戴葉兩人曾多次見江雙龍使刀,卻從沒哪一次見江雙龍的刀有如此氣勢,氣血所激,竟讓江雙龍在這一刀里達到了前所未至的境界。

  但古松下突地就失去了陰陽怪的身影,江雙龍這一刀竟沒了目標,大驚失色之下,江雙龍火急回身,果見陰陽怪正向馬車掠去。

  「老怪看刀。」江雙龍回身急掠,陰陽怪一腳前跨,奇異的是,身子卻反向後退,而且快得異乎尋常,倏一下就攔在了江雙龍前面,他這一下似進而退,完全出乎江雙龍意料,急舉刀時,黑光一閃,眼前剎時黑矇矇一片,大驚下急要後退,胸前卻早已一麻,向後跌飛。

  江雙龍心中慘痛,向後跌飛的同時他已經明白了,那眼前一黑是陰陽怪的黑袍遮住了視線,陰陽怪的功力並不象傳說中的那麼高,但避實擊虛,他緊張之下,竟是一招受制。

  陰陽怪跟著江雙龍倒飛的身子後掠,剛好迎上回頭掠來的葉遇仙戴武兩個,戴葉兩個功力還遠不如江雙龍,加之見江雙龍一招便被擊飛,驚怒慌張之下,招法更是大失水準,同樣是一眨眼便給擊飛了出去。

  陰陽怪身子凝住,嘿嘿一陣陰笑,但出乎江雙龍意料,他並沒有再給江雙龍三個補上一下,而是轉身向馬車走了過去。

  「總鏢頭。」看陰陽怪走過來,老亞不敢與抗,但也並沒有撒腳逃跑,而是繞過陰陽怪向江雙龍奔了過來,陰陽怪也並未阻攔。

  江雙龍穴道受制,神智未失,驚怒的看著陰陽怪走向馬車,卻同時看到了一個讓他哭笑不得的場景,酒管家頭趴在膝蓋上,手中的雞公壺虛虛的垂著,他竟是睡著了,白茅颯颯的振響中,摻雜著他驚天動地的呼嚕聲。

  陰陽怪卻在馬車前停了一下,冷眼斜視著呼嚕震天的酒管家,陰笑一聲:「這麼好睡,到陰間睡去吧。」手一揚,一根黑帶子從他黑袍中射出,射向酒管家,黑帶子飛出的速度並不是很快,但江雙龍卻看得出來帶子上綿勁中蓄,這一擊,江雙龍便是全力出刀也未必能接下來,何況酒管家還是在睡夢中。

  江雙龍腦中電閃:「他為什麼對一個睡夢中的老人用這麼大力,難道酒管家竟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酒管家突然從馬車上摔了下去,不是給陰陽怪的帶子打下車的,那會兒陰陽怪的帶子離著他至少還有兩三尺的距離,而就是自己摔了下去,江雙龍惟一能找到的理由就是:他睡著了,而身子剛好在這一刻摔了下來。

  世上竟有這樣的巧事?江雙龍瞠目結舌,陰陽怪也似乎有些發怔,便在這一瞬間,馬車的簾子突地無風自起,車中一劍飛出。

  那一劍飄忽如風中的白茅,陰陽怪一退,再退,三退,帶斷,袍裂,退到十丈外的陰陽怪光著一隻右臂,手臂處的袍子已經絞成了一條條的布帶,象枯黃後垂下的茅葉,他手臂上綁著一隻護臂,如果沒有這隻護臂,可能他的手早給長劍絞斷了。

  「天殘十式。」陰陽怪驚呼,盯著劍的主人,小令的母親,眼中的神情如見鬼魅,隨即一個倒翻,消失在了茫茫白茅中。

  「天殘十式?」江雙龍念著這幾個字,看著那持劍的女子,有一種恍若夢中的感覺。

  天殘,早年間的一代狂魔,邪道上頂上尖兒的人物,陰陽怪若與他相較,就象老鼠和惡狼相較,完全不是個兒,小令的母親,這個清秀溫婉的女子,難道竟是天殘的傳人?

  小令的母親倒持長劍,到江雙龍面前替他解開穴道,當她手伸過來時,江雙龍嘴角情不自禁牽了一下,小令的母親留意到了他眼中的神情,微微一笑,卻突地一咳,她急忙取手帕捂住嘴,但江雙龍還是看到了她嘴角邊的一點血絲。

  「難道她竟然負了傷?」江雙龍心中閃過一絲疑念,小令的母親卻已衝他歉然一笑,退進了車中,江雙龍明白她這歉然一笑的意思,她不能再替葉戴兩鏢頭解穴了,必須得江雙龍自己動手。

  她竟然會為這樣的事抱歉,她真的是那傳說中見面即殘的天殘的後人嗎?江雙龍心中疑念又多了三分。

  他爬起來,替葉遇仙兩個解開穴道,那酒管家這會兒倒睡醒了,重又爬到車上,口中還嘟嘟囔囔:「吵死了吵死了,想瞇一會兒都不行,世道無良啊。」他的冤氣又轉發到江雙龍幾個身上:「你們到是走不走啊?」

  葉遇仙兩個看著江雙龍,江雙龍一點頭,翻身上馬。不論小令的母親是不是天殘的後人,以她的劍術,江雙龍幾個給她保鏢都是笑話,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先下了嶺再說。

  嶺下有個小鎮子,鏢隊歇下,一直到天黑透了,江雙龍才把那一壇金瓜子取出來,他並沒有把金子藏在鏢局中,而是隨身帶在了馬上。

  到酒管家房中,酒管家在一邊就著雞公壺喝酒,一邊啃雞爪子,見江雙龍進來,他把雞公壺遞了過來,道:「你不會真不喝酒吧,來一口。」

  「謝了。」江雙龍搖搖頭,把那壇金子放在了桌子上,道:「原物壁還,一粒不少。」

  「你什麼意思?」雞公壺收回去,酒管家翻起眼睛看著他。

  「慚愧。」江雙龍搖頭:「在下覺得非常慚愧。」

  「慚愧什麼?不會喝酒嗎?」酒管家點頭:「那你是應該慚愧。」

  江雙龍不知他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一時不知後面的話該怎麼說下去,耳邊忽地傳來一個聲音:「我並不是天殘的後人。」

  聲音是隔壁房間傳來的,是小令母親的聲音,江雙龍身子一肅,轉身抱拳道:「在下沒有那個意思,在下的意思是。」

  但小令的母親沒讓他說完,插口道:「陰陽怪只是一時給嚇住了,但很快他就會醒悟過來,知道我用的不是天殘十式,天殘十式,見面即殘,若是真的,他那隻手還保得住?」

  她這麼說,江雙龍確是有些信了,若她真是天殘的傳人,陰陽怪今天不會只斷一隻袖子,略一沉呤,道:「但以夫人的劍招功力,即便陰陽怪再來,夫人也完全可以再趕走他。」

  「我有傷在身,而且陰陽怪只是給唬住了,一旦明白我使的不是天殘十式,放膽來犯時,我還真不是他對手。」

  「但即便如此,我也幫不上忙啊。」江雙龍堅持:「我這點區區功夫給夫人保鏢,真的只是個笑話而已。」

  「區區三腳貓的功夫,憑什麼就要給你一壇瓜子啊。」一邊的酒管家突然插口。

  江雙龍一張臉剎時脹得通紅,轉頭道:「慚愧,這也正是在下疑惑的地方。」

  「你是三腳貓,但你的背後有隻四腳虎啊。」酒管家瞇著老眼看著他。

  「你老是說我的姨表叔易千鐘?」江雙龍明白了。

  耳邊又響起小令母親的聲音:「江總鏢頭,實在抱歉,我們知道你和易大俠是姨表之親,也知道你們一直在走動,象易大俠那樣的名俠,就算我們有再多的錢,也是請不動他替我們保鏢的,所以只有婉轉通過你來請動他,你是他的姨表侄,你去求他,對手又是凶名赫赫的陰陽怪,易大俠是一定會出手的。」

  「難怪她一出手就是幾萬銀子的保費,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江雙龍終於是明白了。

  江雙龍和花江六君子之一的易千鐘是遠房姨表親戚,雖然是姨表親,但江雙龍著意巴結,逢年過節的,總要上門去拜問,他走得勤,易千鐘對他也就還算看重,如果他上門相求,敵人又是人人欲誅之的邪道兇魔陰陽怪,以易千鐘的俠名,他十九會答允出手,而一旦扯上花江六君子,陰陽怪本事便再大上一倍,也是動不了小令母子一根毛髮。

  自己其實只是個線頭,想到這一點江雙龍頗有些尷尬,不過解開了疑惑,心中倒又暢快了些,但仍不敢把話說滿,道:「那我去請一下我姨表叔看,只是不知能不能請動他老人家。」

  「如果說拿錢請易大俠護送,那確是再多的錢也請不動,還是對他的汙辱,但總鏢頭以親情相求,對付的又是陰陽怪,易大俠一定會來的。」小令母親聲音裡透著肯定,略一頓又歉聲道:「江總鏢頭你莫見怪,我也實在是為了小令,請你原涼一個母親的護子之心。」

  她玩這樣的心機,事先又不言明,江雙龍心中也確有幾分惱怒,但聽了這話,心氣倒是平了,忙道:「夫人請千萬別這麼說,我即刻便動身去請姨表叔,不過我聽說姨表叔他們最近有點事,可能不在家裡,在花江城,路途遠了點,可能要明天才能趕回來了。」

  「有勞總鏢頭。」小令母親出聲相謝。

  「不敢。」江雙龍一抱拳,便要轉身出房,酒管家卻一把拉住他道:「把你的瓜子帶走,這麼大一壇,老夫可沒這精神替你看管。」

  「這個,還是等我請了我姨表叔回來再說吧。」

  「老夫剛才用雞骨頭替你打過卦了,你一定可以請他回來的。」酒管家三不管,把那壇金瓜子抱起便往江雙龍雙手一塞。

  江雙龍看桌子上,果然散放著兩根雞骨頭,但他這卦到底是怎麼打的,江雙龍卻是看不明白,不過酒管家即然把金瓜子塞到了他手裡,而且擺明了出這麼高保費就是要借他去請易千鐘,而他也確信可以請得動易千鐘,則這金子收了也不過份,便不再客氣,道:「借你老吉言。」

  出房到隔壁房裡,對葉遇仙戴武兩個道:「少夫人不是天殘傳人,陰陽怪是給唬著了,過後想明白了肯定還會來,我得去請姨表叔才能拿得了他,陰陽怪該當不會找到鎮子裡來,你們留點神,我去花江城,最遲明天中午也就回來了。」

  客店不大,江雙龍和酒管家及小令母親的對話,葉遇仙幾個其實都聽了個大概,這時一齊點頭,道:「總鏢頭放心。」到手的金子不要還回去,換了任何人都會開心,兩人說話中氣十足,江雙龍感受到了他們的興奮,一點頭,轉身出房,藉遁術急往花江城來。

  易千鐘去了花江城的事,江雙龍只是聽說,他為人穩重,還是先去了易千鐘的家,想好了如果不在再去花江也不遲,結果易千鐘真的在家,江雙龍說了請易千鐘幫手的話,他當然不會傻到把小令母親先前的算計說出來,只說自己保的一隻鏢給陰陽怪盯上了,一定要請易千鐘救命。

  易千鐘看到他,最初的神情有些異樣,似乎有驚訝的感覺,不過聽了江雙龍請他幫手的話,只是略一猶豫便痛快的答應了下來,稍微收拾了一下,便一起動身趕了過來。

  真的請到了易千鍾,江雙龍興奮至極,心下暗忖:「那小令的母親看起來溫溫柔柔,卻真的是好心計,只不知她身上到底有什麼,就引來了久不現身的陰陽怪?」

  第二天響午時分回到了鎮子上,葉遇仙幾個接著,報說一夜平安,江雙龍徹底放下了心。

  小令母親算計好要請易千鐘來,易千鐘真的來了,她卻並不現身,當一切和她無關似的,酒管家更是老樣子,仰起雞公壺喝酒,翻起眼睛看人,不過對江雙龍來說,這樣更好,倒更暗暗佩服小令母親處事的精明老到。

  午後動身,行了幾日,陰陽怪再不見出現,這日距安平已不過三四日路程,中間最險的只有個老鴉口,江雙龍的想法,慢走一點,三日多的路程,做四日走好了,這樣就可以選擇在正午的時候過老鴉口,易千鐘卻不同意,要鏢隊急趕一段,太陽落山前趕過老鴉口,面對江雙龍的猶豫,他一句話:「有我在,放心走,早到了地頭,我還有事呢。」

  他這麼說了,江雙龍自然不敢反對,這日一早起來,一路急趕,午後不久,終於趕到了老鴉口。

  老鴉口其實應該叫老鴉峽,峽長十里左右,窄處三五丈,最寬處也只有二三十丈,兩面高崖壁立,崖壁灌木叢或石洞中,棲息得有很多烏鴉,每到太陽偏西,烏鴉歸巢,峽中便鴉噪不絕,讓人聽了心中發毛,加之老鴉口前後數十里都沒有村鎮人煙,因此許多人都怕走這一段,實在要過,也是拉群結伴選在正午時間過,說這樣陽氣足些。

  看到峽口,易千鍾揮手讓江雙龍停下,江雙龍心中一緊,道:「姨表叔,怎麼了?」

  「噤聲。」易千鐘臉上顯出凝重之色,側耳聽了一會,道:「你們先不要進來。」說著飛身向峽中掠去。

  「難道陰陽怪等在峽中?」葉遇仙兩個臉上都有驚疑之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