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事報到宋朝山幾個耳中,羅崑叫道:「我當時就覺得那仇郎中來歷詭異,果不其然。」

  一夜之後,范長新傷勢已好了大半,這時可就搖頭道:「我倒不覺得那仇郎中有什麼詭異的?」

  「這人忽然而來,忽然而去,一治好你的傷,立即便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樣你還不覺得詭異嗎?」羅昆看著他:「而且我可以肯定,城南那個招親擂,十九也和他們有關係,他們的目地,只怕就是要引起我們的注意,讓我們自己找上門去。」

  「引我們找上門去就是為給我治傷?」范長新回看著他。

  羅崑鼓起眼睛,一時無話可答。

  一邊的宋朝山易千鐘也是面面相窺,再做不得聲,他們也覺得羅崑懷疑得有理,可事實卻讓他們完全無從疑起。

  如果一個人要對付你,會先給你治好傷嗎?除非這人腦子有病。

  幾人的對話以最快的速度傳到了戰天風耳朵裡,戰天風嘴角邊掠過一絲冷笑,他輕撫著手中的魔心刃,低聲道:「馬大哥,秋高氣爽,正是打獵的好季節,我要開始撒網了。」

  秋陽已經有一桿子高了,打開門,[啟明中文網首發http://www.qmzw.net

  http://www.qmzw.net

  http://www.qmzw.net

  http://www.qmzw.net]陽光便如一頭長著金色鬃毛的小馬駒子,從門縫裡直闖進來,滿院子蹦噠開去。

  老亞揉揉眼睛,往門外看了看,嘆了口氣,轉身抓起掃帚掃起落葉來,掃了兩下,又覺得懶懶的,拄著掃帚,望著院子門,出起神來,他仿似又看到了以前車水馬龍的情景,一個個主顧進來,一輛輛鏢車發出去,那會兒可真叫一個紅火啊。

  好象有馬車停在了院門口,不過這一向老亞都有些愛走神兒,加之太陽又有些刺眼,他以為又是自己看走神了呢,便沒動,只是拄著掃帚呆呆的看著。

  馬車上下來個人,是個老者,這老者背有些陀,還愛酒,右手拿著個雞公壺,左手裡更還誇張的抱著個大酒罈子,進門來,仰頭先去雞公壺裡嘴對嘴的喝了口酒,斜眼見老亞呆呆的不理他,似乎有些惱了,把右手雞公壺去左手酒罈子上重重一撞,發出一下清脆的撞擊聲。

  這一撞,老亞倒是徹底清醒了,忙扔了掃帚,上前兩步道:「這位老丈,你有什麼事嗎?」

  「這裡是不是鏢局?」那老者翻起眼睛,好象不滿意他這話。

  「是鏢局。」老亞點頭:「雙龍鏢局在這一帶,可是大大的有名呢。」

  「這不就得了。」那老者哼了一聲:「進鏢局來,你說我有什麼事?」

  這話的意思是要託鏢了,老亞大喜,急伸手肅客:「你老裡面請,你老裡面請。」

  「不必。」那老者搖頭,手中雞公壺一揚,大刺刺的道:「你這局子裏都有些什麼鏢師,全叫出來,站一排老夫看看吧。」

  這話有些大,老亞一呆,那老者見他不動,老眼便翻了起來:「鏢頭又不是新媳婦,怎麼著,還怕羞不敢見人?」

  「這位老丈真是個風趣人。」是總鏢頭江雙龍聞聲出來了,後面還跟著戴武葉遇仙兩鏢頭。江雙龍四十來歲,方臉絡緦胡,是個豪爽又不失精明的江湖漢子。戴武葉遇仙都是三十來歲,是雙龍鏢局身手最好最精細的鏢頭,這兩年烽煙四起,鏢行飯不好吃,其他鏢師都遣散了,只他兩個給江雙龍硬留了下來。

  江雙龍到院中,抱拳道:「敝人便是總鏢頭江雙龍,這兩位一位是戴鏢頭一位是葉鏢頭,這位是老亞,還有兩個趟子手在後院。」江雙龍說著向幾人一指。

  「人少點兒,精神頭也不怎麼樣。」那老者搖頭,去雞公壺裡喝了口酒,抿了抿嘴道:「不過衝著你雙龍鏢局的名頭,便將就了吧。」

  「多謝老丈抬愛。」江雙龍抱拳:「不知老丈貴姓,要保的是什麼鏢?」

  「老夫姓酒,老酒鬼的酒。」這老者說著,仰頭又大大的喝了一口酒,發出滋溜的一聲響。

  一則有生意高興,二則這老者的話也有趣,老亞忍不住撲哧一笑,那老者卻瞪他了:「怎麼著,這姓很好笑嗎?自古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這酒可真是好東西呢。」

  「酒老丈真高人也。」江雙龍忙讚了一句。

  這話那老者愛聽了,點頭道:「你叫老夫酒管家好了,老夫要托你保的,是要你把我家少奶奶和小公子送到安平去,哦,對了,我家小公子也是姓酒,你叫他酒公子好了。」

  「我才不姓酒,我也不愛喝酒。」馬車簾子打起來,一個少年探出腦袋,這少年大約七、八歲年紀,粉嘟嘟的一張臉,這時候噘著嘴兒,似乎是不高興,可烏溜溜的大眼睛卻在院中滴溜溜亂轉,明擺著是找這藉口出來看新奇。

  這少年身後,坐著一個少婦,大約二十五六歲年紀,衣著樸素潔淨,一張瓜子臉,清秀端麗,左手牽著那少年,顯然要是沒她牽著,這少年已是蹦出來了,少婦與江雙龍眼光對了一下,慌忙垂下臉,輕叱道:「小令。」雖是喝叱,聲音裡卻透著慈愛。

  那酒管家也回過頭去,呵呵笑道:「花間一壺酒,斗銷幾千愁,小鬼頭,你現在是不知愁滋味,到知道愁滋味時,才知道酒的好處呢。」

  「我才不要知道。」小令舌頭一伸,向他做個鬼臉,縮回了車裡,簾子重又打了下去。

  「小鬼頭。」酒管家嘿嘿一笑,回身看著江雙龍,[啟明中文網首發http://www.qmzw.net

  http://www.qmzw.net

  http://www.qmzw.net

  http://www.qmzw.net]道:「你們什麼時候能動身?」

  「隨時都可以。」江雙龍臉上也帶了笑,頑皮的小令讓他生出了好感。

  「那就今天動身。」酒管家說著將左手著的酒罈子往前一送:「這是保費。」

  先前聽說只是保兩個人,江雙龍有些喪氣,因為這生意實在太小了點兒,世間的俗話雖說人命值千金,但真正託保,撐死不過三五十兩銀子,那還是因為這裡到安平淨是山路,要是平陽大路,二十兩銀子頂天了,刨掉吃喝,剩不了幾個,不過江雙龍看了這一對母子,到生出好感,再想想閒著也是閒著,生意再小也做了吧,但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酒管家的保費竟只是一罈酒,一時可就呆住了。

  他還沒想好怎麼答呢,酒管家伸出一半的酒罈子還又收了回去,鼓起眼睛看著他道:「先說清楚了,人之外,車上還有點子東西,人無事,東西也不能丟,東西若丟了,照這個價,你一壇得賠我兩壇。」

  半壇都不想要呢,還一壇賠他兩壇,江雙龍簡直哭笑不得了,抱一抱拳,道:「酒管家,這個,我不喝酒的,要不你——那個。」雖然對小令母子有好感,但這酒管家真的過份了,他不想接這鏢了。

  「不喝酒?」酒管家眼珠子一下鼓得老大,象看怪物一樣看著他,連連搖頭道:「竟然不喝酒,那你真是白到世間走一遭了。」

  這話難聽了,江雙龍臉一沉,酒管家卻好象沒看到他的表情,還在連連搖頭:「不喝酒,竟然不喝酒。」仰起頭,去雞公壺裡滋溜喝了一口,去衣袖上抹了抹鬍子上的酒水,翻眼看了江雙龍道:「不喝酒,那你嗑瓜子不嗑。」

  這人說話越來越昏頭,江雙龍再忍不住了,哼一聲道:「瓜子我也。」最後不嗑兩個字還沒出口,他嘴巴突然就張大了,因為酒管家揭開了那個酒罈子的蓋子,從裡面拿了粒瓜子出來。

  那不是普通的瓜子,竟是一粒金瓜子。

  那個酒罈子裡面,竟是整整一壇金瓜子,在壇沿下堆成一個小小的山尖,金色的山尖,秋陽一照,金光刺眼。

  江雙龍其實是喝酒的,酒管家手裡的這個酒罈子,他能認出來,是那種十五斤裝的,十五斤金瓜子,就是二百四十兩黃金,亂世中金貴銀賤,一兩金子值得四十多兩銀子,這一壇,就是近萬兩銀子。

  這也難怪江雙龍嘴巴合不攏來了,誰見了這麼多金子能不吃驚得張大嘴巴?事實上邊上的老亞和戴葉兩鏢頭都跟他一樣,個個張大了嘴巴做聲不得。

  酒管家又問了一句:「我說,你到底是嗑瓜子還是不嗑瓜子啊?」

  「嗑的,我嗑的,當然嗑的。」江雙龍反應過來,一時點頭不迭。

  「嗑瓜子就好。」酒管家嘿嘿笑,把那壇金子遞了過來,江雙龍雙手接住,入手往下一沉,他腦中閃電般掠過兩個念頭。

  第一個念頭是,金子是真的,他先前有一點點懷疑,酒管家會不會和他開玩笑,拿些別的什麼來冒充,因為這麼大一壇金子做保費,也實是在太不可思議了,但現在他不懷疑了,顏色可以做假,重量卻不可以,除了金子,不可能再有什麼東西入手會有這麼沉。

  第二個念頭是,金子遠比酒水重得多,同樣是十五斤裝的罈子,一壇酒十五斤,一壇金子卻絕對不止。

  意識到這一點,他不禁重重的吸了口氣。

  便在吸氣的同時,他腦子裡泛起第三個念頭,卻是一個疑問:「是什麼值得花這麼大價錢?」

  小令母子?還是那車中的東西?若是小令母子,小令母子到底是什麼人?到安平跑一趟就要數萬銀子的保費。如果是車中的東西,車中的東西是什麼?值得拿數萬銀子來保?

  江雙龍完全想不清楚,而且越想疑念越多,不過酒管家不容他想了,催道:「我說江總鏢頭,別發呆了,瓜子收起來,咱們這就動身吧。」

  「好好好。」江雙龍慌忙應著,他本是個沉穩的人,但這時心神卻有些亂了,巨大的鏢金引來了巨大的疑惑,這個時候仍能保持心頭清明的人,不會有幾個。

  收拾一番,鏢隊起行,雙龍鏢局全體出動,兩個趟子手在最前面趟路,戴葉兩鏢頭在車前,江雙龍在車後,將馬車緊緊護住,老亞隨車打雜。

  到安平,路不遠,前後不過七八百里,都是山路,不過沒什麼高山,藏不住大股的盜匪,有幾個小毛賊,並不放在江雙龍心上,不過他還是十分小心,進山前,太陽還老高,完全可以趕在太陽入土前到山對面的鎮子裡,但他卻早早扎下了鏢隊。這小半天裡他仔細計算了路程,更下定了一切求穩的決心,只要不出事,他以後即便什麼也不做,這筆鏢金也足夠他舒舒服服的過下半輩子,只是他心中始終有個陰影。

  「撐過白茅嶺。」看著慢慢躲到山背後的太陽,江雙龍在心底祈求:「只要撐過白茅嶺,那就一切都不怕了。」

  第二天一早動身,江雙龍照算好的路程,有時緊趕,有時慢行,總在太陽落山前趕到最近的鎮子或村落歇腳,一路平平靜靜,風不起,草不驚,不過江雙龍心中不敢有半點鬆懈,也時刻囑咐戴葉兩個和趟子手,豎起耳朵睜大眼睛,切不可有半點馬虎。

  小令母子的馬車由酒管家親自駕駛,一路上,他手中總是拿著那雞公壺,時不時的咪一口,十分的悠閒自得,每每看了他的樣子,江雙龍心中總會生出一絲迷惑,認為自己的緊張是過於敏感了。

  對行程,酒管家也完全不管,江雙龍說走就走,說歇就歇,小令的母親更很少露面,倒是小令對一切似乎都非常好奇,每每歇腳的時候就會竄出來,東看看西瞧瞧,問東問西,江雙龍讓老亞緊跟著小令,暗囑他用些巧妙的話套套小令的話頭,看能不能從小孩子的話裡套出些什麼,一出手就是幾萬銀子保費的人,實在是讓人好奇啊,但小令頑皮又精乖,有他問的沒他答的,而且過不了多久就會給他娘喊了回去,老亞看著江雙龍,只有搖頭苦笑。

  白茅嶺,上坡八里,下坡八里,兩邊遍生一人多高的白茅,秋風一吹,白茅如雪浪般擺動,美麗絕倫。

  江雙龍看到那片雪浪,心中卻是一緊。

  那片雪浪中,藏個千兒八百人,就跟藏隻兔子一樣,完全看不出來,若上坡到一半,兩邊群盜蜂湧而出,便有三頭六臂也架不住,江雙龍沒在這裡出過事,但有好幾家鏢局都是栽在這裡,其中不泛身手遠強於他的好手。

  「葉鏢頭帶一個人在前面,戴鏢頭帶一個人在後面,老亞和我緊貼著馬車,一口氣直衝上去,再一口氣下坡,中間絕不要停。」江雙龍眼發電光,沉聲囑咐,眾鏢頭一齊應諾。

  江雙龍扭頭看向老亞:「老亞,萬一有事,你立即上車把住了馬,拼了命往上趕就是,其它的一切都不要你管。」

  「總鏢頭放心。」老亞緊了緊褲腰帶。

  江雙龍再看一眼鏢隊,沒什麼遺漏了,喝道:「上嶺。」

  葉遇仙帶一個趟子手,一馬當先直衝上去,鏢隊隨後跟上。

  風吹茅草,颯颯作響,江雙龍一顆心也怦怦直跳,他的耳朵幾乎在無形中拉長了半寸,卻仍是無法聽到茅草中十丈以外的動靜,即便功力再比他高上一倍,面對風中無數茅草的刷刷聲,也是無可奈何,這裡實在是打伏擊最好的地方。

  但出乎江雙龍預料,一路上坡,除了風吹草動,還是風吹草動,並沒有盜匪衝出來,眼看到了坡頂,江雙龍不由輕輕鬆了口氣,他怕的就是上坡,有伏擊,往上走不快,往下難掉頭,過了坡往下,一口氣衝下去了,有伏擊也不怕,事實上也沒人會傻到上坡不伏擊下坡伏擊的,上坡沒事,那就幾乎可以肯定沒事了。

  但他一口氣還沒落到心底,霍地又吊了起來。

  他看到了坡頂。

  坡頂是塊方圓百丈的平地,頂上生著一棵古松,那古松也不知多少年歲了,枝幹兩個人合抱還抱不過來,長年青翠,亭亭如蓋,過嶺的旅人,一定要在樹下歇歇氣才下嶺。

  這時樹下站著一個人,這人全身裹在一件黑袍中,看不到身形,更怪的,是這人臉上戴著一個陰陽怪的面具,一邊笑,一邊哭。

  看到這陰陽怪面具,江雙龍一顆心便直沉了下去。

  陰陽怪,早些年著名的大盜,招牌就是臉上的陰陽怪面具,身手高絕,據說已足可躋身江湖一流高手之境,行蹤詭異,心黑手狠,一旦出手,絕無活口,只是近些年久不聞動靜,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啟明中文網首發http://www.qmzw.net

  http://www.qmzw.net

  http://www.qmzw.net

  http://www.qmzw.net],想不到竟然會在這裡出現了,而他等在這裡的目地江雙龍便用腳後跟也想得到:小令母子或者那車上的什麼東西。

  酒管家不知是喝得半醉了還是眼神不好,似乎沒看到松樹下怪模怪樣的陰陽怪,快到坡頂還加了一鞭,馬一發力,車子一下便竄了上去,更直向松樹下駛去,不過前面的葉遇仙手快,回馬一帶,一把就抓了馬韁繩,那酒管家還發暈呢,斜眼瞇著他,叫:「怎麼了,要歇也到前面樹下啊,停這裡叫怎麼回事?」

  葉遇仙自然也是聽說過陰陽怪的,不理他,只是死死的扣著韁繩,回頭看江雙龍,江雙龍看到了他眼底的緊張和扣著韁繩的手上暴起的青筋,咬了咬牙,扭頭掃一眼緊跟上來的戴武兩個,低聲道:「前後護著車子,沒聽說這老魔頭有幫手,但也注意一下周圍。」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