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那大姑娘十七八歲,女兒十八一枝花,雖不說是傾國傾城的美人,也確是明艷動人,往台上一站,台下小後生鬼叫聲一片。

  大姑娘臉漂亮,手卻黑,做夢娶媳婦的小後生上得台去,往往沒得三兩招就給打了下來,而且個個是口噴鮮血,傷得著實不輕。

  就在城南擺下比武招親擂的同一天,城北一家診所也開張了,坐堂的是個年輕的郎中,自稱姓仇,那仇郎中有趣,堂口先張了招牌,貼一副對子:師傳一招鮮,閉嘴吃遍天。橫幅是:專治咯血。而診所的名字就叫閉嘴堂。

  哪有專治咯血的郎中啊,沒人信,四鄉八鄰都只是堂口看看,沒一個人進去的,倒是城南抬了個後生來,說是招親擂上給打下來的,傷很重,時不時的就要咯口血出來,說來也是怪了,那仇郎中看一眼,一丸藥餵下去,連叫三聲:「閉嘴,閉嘴,閉嘴。」那後生真就閉了嘴,再不咯半點血出來,過一柱香時間翻身爬起,拜謝郎中,自己走出去,竟就跟個沒事人一樣了。

  這可真是奇蹟了,消息不脛而走,別的不說,城南招親擂上的,只要一給打下擂,立即往擔架上一抬,一溜煙就來了城北,到閉嘴堂,仇郎中一丸藥下去,叫閉嘴就閉嘴,說走人就走人,真真是妙手回春,無雙奇技。

  招親擂上大姑娘包打,這一面仇郎中包治,三四天時間裡,招親擂上打下來三四十人,仇郎中也就治好了三四十人。

  一時全城轟動,傳為奇談,先前招親擂上打下人來,只是親朋好友抬了傷者來治,到後來便有人跟著看熱鬧了,人還越來越多,到最後,只要招親擂上一打下人來,所有下面的人便全跟到閉嘴堂來看熱鬧,眼看著傷者好了,再又擁了那後生回招親擂下去,成千上萬的人這麼哄來擁去,形成花江城裡一道前所未見的奇景。

  第四天的午後,招親擂上又打下個後生,眨眼又給仇郎中治好了,眾人再擁去招親擂,人多,閉嘴堂門口還有些看熱鬧的沒散呢,巷子口便見來了一群人,前面是十來個緊身勁裝大漢,後面是個管家模樣的中年漢子,挺胸凸肚,肥嘟嘟的下巴向天抬著,氣勢凌人。

  這夥人一來,本來圍著不肯散去的鄉鄰百姓立即遠遠躲去了一邊,因為他們都認識這中年漢子。

  這中年漢子叫宋忠,是這花江城裡第一號大人物宋朝山家的總管,花江城裡四個大人物,第一宋朝山,第二羅崑,第三寧踏波,第四才是城守大人,宋朝山三個,名列花江六君子,在江湖上是聲名赧赧的名俠,但這城裡的老百姓只知道一點,這三個人都是大人物,花江城裡的產業至少有一半是他們的,剩下那一半,他們也要抽頭,不聽話的人,不是家破人亡就是立腳不住,花江城裡有句話:寧惹城守,莫惹宋羅,惹了城守打屁股,惹了宋羅見閻羅。

  宋羅不能惹,宋家的管家也是不能惹的,誰敢在宋管家面前礙眼呢,自然都要遠遠躲開了。

  宋家弟子到閉嘴堂門口兩面分開,叉腰一站,宋忠就進去了。

  遠遠看著的百姓中有人就疑惑了:「宋管家來找仇郎中做什麼?仇郎中生意雖然好,但抽頭錢也用不著宋管家親自出馬啊。」

  也有知道些事的,就答了:「不是抽頭錢,聽說宋羅最近出了點事,寧大爺都送了命,六君子中的范長新範大爺也給打傷了,天天咯血,宋管家來,可能是請仇郎中去給范大爺治傷的吧。」

  這人一解說,邊上人便都明白了,就有人悄悄說了一句:「最好仇郎中不給他治,死了才好呢。」

  先前那人便嘆了口氣:「仇郎中敢不給他治嗎?在這花江城裡不聽宋羅的話,豈非找死?」

  宋忠自然是聽不到這些話的,他一步邁進閉嘴堂,抬眼掃了一眼。閉嘴堂裡面不大,陳設也簡單,就一桌一椅,連排藥櫃子都沒有,桌後坐著個年輕人,二十來歲年紀,一張臉本來就發青,更冷著,就象二月里瓦上的寒霜。年輕人背後,站著個丫頭打扮的年輕女子,一張臉同樣冷冷的,另一面還有個老者,做老蒼頭打扮,卻在那裡翻眼看天。

  宋忠自從當上宋家的總管起,就還沒見過幾個敢在他面前冷著臉的人,尤其是這種跑江湖的小郎中,鼻腔裡一時大大的哼了一聲,他以為他哼了這麼一聲,這三個人該招呼他了,誰知堂上三人仍是看天的看天,看地的看地,看天的眼皮子不眨,看地的眼睫毛不抬,生當他不存在,又彷似他這一聲哼,只是蒼蠅嗡嗡,宋忠這下惱了,心底暗叫:「哪來這三隻不開眼的廝鳥。」嘴上便大刺刺叫了一句:「哪個是仇郎中。」

  這三個人,自然便是戰天風鬼瑤兒和壺七公了,只不過都易了容,戰天風好點兒,鬼瑤兒只是替他把臉稍稍刷青了點,他終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江湖上認識他的人不多,雖然先前藉著九鬼門的緝拿而紅了一把,但這會兒早也給人忘記了。

  鬼瑤兒壺七公則不同,他們都是江湖名人,尤其鬼瑤兒是九鬼門的千金,未來九鬼門的掌門人,那是人人留意,壺七公這老偷兒偷遍天下,識得他的人也是很多,所以兩人都在臉上蒙了人皮面具,因此宋忠不識,若兩人以本象出現,宋忠一定認得,那就不敢哼哼了,在九鬼門千金面前哼哼的人,那是真的要見閻羅的,宋忠還真沒那麼大膽兒。

  城南招親擂,城北閉嘴堂,一唱一和,都是戰天風的計策,就是要誘范長新上鉤,藥是九鬼門的,九鬼續氣丹十分珍貴,但在鬼瑤兒心裡,最重的是戰天風,珍貴無比的九鬼續氣丹做了魚餌,她卻並不心痛,一把一把往外撒,生似撒黃豆,城南招親擂上的大姑娘是謝天香最小的師妹,從來沒出過牡丹堂,而那些給打傷的後生里,最前面幾個則是王一吼門下,也是沒出過門的獅堂弟子,萬異門本來就隱秘,沒出過門的弟子,別說江湖中的人,就是萬異門內部,彼此之間也未必認得。

  所有一切都天衣無縫,撒下魚餌釣烏龜,戰天風就不信這烏龜不上鉤,而現在果然就上鉤了。

  戰天風眼皮子不動,道:「你是什麼人?」

  竟敢眼皮子都不抬,宋忠越發上氣,叫道:「你聽清了,大爺我是花江名俠宋朝山宋大俠家總管宋忠,受宋大俠之命,叫你走一趟,給我家五爺瞧一下病,宋大俠看得起你,這可是天大的面子,你小子可別不識抬舉,收拾收拾跟大爺走吧。」

  「你家那什麼五爺死了嗎?」

  「什麼?」宋忠暴跳起來:「你小子想死。」

  「那什麼五爺死了就下葬,沒死就叫他自己來,走不動就爬,爬不動就叫人抬。」戰天風說著,索性閉上了眼睛:「本人從不出診。」

  宋忠自從當上宋府總管,還就沒見過這號的呢,一時三屍神暴跳,再難忍耐,手一揮,暴叫道:「來人,拖了這不開眼的小子去。」

  兩邊宋府弟子惡狼般撲上來,卻突然出了異事,前撲的宋府弟子突地一個個往後飛出去,宋忠細一看才看清,他們不是飛出去,而是給人象扔麻布袋一樣扔了出去。

  出手的是壺七公,以閃電般的身法攔在那些宋府弟子前,一手一個,隨抓隨丟,幾乎是一眨眼,所有宋府弟子便全給扔了出去,這些宋府弟子只是不入流的打手,遇上壺七公如此身法,根本連壺七公是怎麼出手的都沒看清。

  扔完了人,壺七公拍拍手,又去站到了一側,仍是翻眼看天,戰天風鬼瑤兒卻仍是眼皮子都沒抬,冷冷的兩張臉,就象兩塊冰。

  這些年敢在花江城裡把宋府弟子做麻布袋扔的,宋忠還真沒見過,一時間驚呆了,醒過神來還想說句場面話,往戰天風兩張臉上一掃,不知如何卻就打個冷顫,急忙轉身跑了出去。

  宋忠走,鳳飛飛從裡間打簾子出來,戰天風道:「可以了,讓謝香主撒了招親擂。」

  「是。」鳳飛飛應一聲,到窗口放了一隻學舌鳥出去。

  過了小半個時辰,一隻學舌鳥飛來,衝著鳳飛飛嘰嘰一陣叫,鳳飛飛轉身看向戰天風道:「總護法,宋家的人抬了范長新來了,已經出了宋府,宋朝山、羅崑、易千鍾三人都跟來了,那宋總管回去說總護法三個都是深不可測的高手,宋朝山三個雖不太信他的話,但可能還是起了警惕之心。」

  「很好。」戰天風點頭:「你也去吧,和謝香主他們會合,把這幾天搜來的情報再梳一遍,同時也不要放鬆監視,宋朝山幾個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我全部都要清楚。」

  「總護法放心。」鳳飛飛抱拳:「我在宋朝山六個的宅子內外,每一處都放了一百隻鳥兒,靈花宗謝香主他們也加派了一批靈花靈草。」

  「加派靈花靈草?」戰天風微一皺眉:「要注意盡量不要驚動他們。」

  「這個我們省得。」鳳飛飛點頭:「謝香主他們加派的靈花靈草,有的是以種子的形式飄進去再發芽開花的,有的則是以根脈的形式從地底下鑽進去的,除非預先知道,不可能發覺。」說到這裡略略一頓,道:「對了,今早上有一隻鳥兒回報,說羅昆的小妾見園中突然開了一品從所未見的奇花,喜滋滋的請了羅崑去觀賞,羅昆聽說這花是自生的,一點沒懷疑,反說天降奇花,是他羅家的福瑞呢。」說著咯咯一笑。

  「羅家的福瑞是要到了。」戰天風也冷笑一聲。

  鬼瑤兒壺七公卻都沒有笑,兩人相視一眼,眼底都有驚駭的神色。

  兩人到現在為止,都還不知道戰天風的報復計劃是怎麼樣的,只知道戰天風通過靈花宗,幾乎將宋朝山幾個的老底全揭了出來,他們先前不知道靈花宗是怎麼做的,因些還沒覺得什麼,而現在鳳飛飛的話,卻讓他們看到了一副可怕之極的情景:在宋朝山六個的宅子內外,每一個角落裡,都藏著一雙雙眼睛和耳朵,有鳥,有樹,有花,有草,宋朝山幾個做的任何事情說的任何話,都逃不過這些眼睛和耳朵,對於戰天風來說,宋朝山幾個完全是透明的。

  想到自己身邊若也有這麼多眼睛盯著,鬼瑤兒幾乎要不寒而粟了,便是壺七公這樣在江湖中煎熬了幾十年的老油條,也自覺得心中一陣陣發麻。

  鳳飛飛說完一抱拳,自行去了,戰天風三個仍是坐的坐站的站,靜等宋朝山幾個上門。

  小半個時辰後,宋朝山幾個到了,宋朝山三個先進來,隨後四名宋家弟子抬了范長新進來。

  戰天風早看過了宋朝山幾個的畫影圖形,這時當面對著,仍是抬眼掃了一眼,只是將恨意深藏心底,不讓宋朝山幾個看出來。

  宋朝山六十來歲年紀,身材高大,長鬚垂胸,紅光滿面,左手中握著兩個鐵蛋子,不住的旋轉。

  羅崑年紀和宋朝山差不多,身材卻要瘦小多了,臘黃一張臉,山羊鬍,臉上的顴骨高高突起,生似個癆病鬼兒,但微瞇的三角眼裡冷光如電,卻顯示出精湛的功力。

  易千鍾年紀要小些,約摸五十不到,身材也和羅崑一樣的單瘦,但面上到比羅崑還要多著些肉,有點白面書生的味道,手中果然一直端著個酒杯,杯不離手的外號看來不是虛言。

  躺椅上的范長新約摸四十多歲年紀,身量不高,還有些發福,便躺著肚子也高高挺起來,臉也是圓滾滾的,下頷處一圈圈的肉,不見脖子,乍一眼看去,和市集上那些殺豬的屠戶沒什麼兩樣,不過這會兒臉上沒有油光,而是慘白一片,顯然是失血過多的緣故。

  戰天風看宋朝山幾個,宋朝山幾個自也在看戰天風幾個。戰天風三個中,只鬼瑤兒有意收斂靈力,沒辦法,她功力太強,若不收斂點兒,只怕會嚇著宋朝山幾個,引起他們的警覺,戰天風和壺七公倒是沒必要,他們的功力本就還不到一流之境,以宋朝山羅崑的身手,不會怕他們。

  果然,宋朝山看戰天風幾個雖也了得,還不能和自己比,警戒之心頓時鬆了許多,但羅崑老奸巨滑,眼睛看到仍不放心,突地暗運一股靈力向一邊的壺七公擊去。

  壺七公自有提防,運力相抗,他功力不如羅崑,退了半步,一時老臉脹紅,瞪了羅昆道:「想打架嗎?」

  羅崑試出壺七公的真實功力,微笑不答,轉頭向戰天風抱拳道:「先生便是仇郎中嗎?」

  戰天風點頭:「是的。」

  「連丫頭僕役都是高手,先生果是奇人。」羅崑三角眼緊盯著戰天風眼睛:「不過江湖上好象從來沒聽過先生名號,而以先生神技身手,不該如此,倒讓羅某不解了。」

  戰天風回視著他,眼中沒有半點表情:「你是來求醫的,還是來說廢話的?」

  這時范長新又咯了起來,咯出一大口血,戰天風冷冷的看著他咯,看著范長新弓著身子,一臉痛苦的咯著,尤其看到血噴出來,他心中有一種特別快意的感覺。

  宋朝山卻急了,對戰天風一抱拳道:「仇郎中,請你看看我五弟的傷。」

  「不要急。」戰天風搖頭:「我看了他的像,他不該死於今天,所以一定可以治好的。」

  「太好了,便請先生施展妙手。」宋朝山大喜,便是范長新虛白的臉上也因高興而透出紅光,壺七公在一邊冷眼看著,竟不自禁的有點同情起他來。壺七公不知道戰天風到底要怎麼報復,但他可以肯定,戰天風花這麼大心力救治範長新,到動手報復時,便絕不會讓范長新死得痛快。

  戰天風裝模作樣給范長新把了一下脈,道:「你是肺脈傷了,服我的藥,一丸就好。」取一丸藥,遞給范長新,范長新取水服了,運氣催發藥力,半柱香時間,竟就自己站了起來,對戰天風抱拳道:「先生果然是妙手神藥,我先前胸口好象是壓著一座山,只這一會,竟就空了。」

  戰天風點點頭:「回去好生靜養,忌酒忌色,可別浪費了我的藥。」

  范長新自然聽不出他語含雙關,連連點頭,另一面宋朝山易千鐘也是一臉喜色,要邀戰天風去宋府置酒相謝,戰天風託詞不去,范長新又命人取了一盤銀子來,戰天風叫壺七公收了,宋朝山一行人這才去了,出去時,范長新是自己走出去的。

  范長新抬著進來,走著出去,此事傳開,更是合城轟動,閉嘴堂仇郎中之名,一時無人不知,但叫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一早,閉嘴堂人去樓空,誰也不知道神醫仇郎中去了哪裡,而去城南看熱鬧的人,也發覺招親擂上空空如也,再無熱鬧可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