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你們休息,一夜苦戰,老夫那些弟子死傷慘重,異體死了的沒辦法,傷殘的要給他們轉靈,老夫得去一下。」說著話,靈光一閃,不見了萬異公子的身影。

  戰天風剛才一直在想白雲裳,想到白雲裳以後可能全變成廟裡的菩薩一樣,不知如何,心裡總有一種空蕩蕩的感覺,萬異公子一閃不見,倒是驚醒了他,四面一望,看向鬼瑤兒道:「師父出塔去了,他不是說他不能出塔嗎?」

  鬼瑤兒略一凝思,道:「出塔應該是可以的吧,他先前那話的意思,好象是說他的靈體還要從這寄靈的古森林吸取元氣,如果對上荷妃雨這樣的高手,脫離古林只怕做不到,所以才要借助我們的力量。」

  「有道理。」戰天風點頭,嬉皮笑臉看著鬼瑤兒:「看不出我的鬼娘子還蠻聰明的嘛。」

  「學成了玄天九變,以後我再也抓不到你了,很得意是不是?」鬼瑤兒要笑不笑的看著他。

  戰天風正是這麼想,剛想打個哈哈,猛一下又想到了蘇晨,頓時又暈菜了,他練成了玄天九變又怎麼著,蘇晨永遠都是他的死穴,垂頭喪氣道:「好了姑奶奶,我知道脫不得你的手,可以了吧。」

  鬼瑤兒多麼聰明的女孩子,看他神色一轉換,便知道他是想到了蘇晨,意識到這一點,鬼瑤兒心中卻是一陣黯然,竟然要借助對蘇晨的威脅來強迫戰天風留在她的身邊,對她這樣驕傲的女孩子來說,實在是莫大的羞辱,她差點就衝口而出,絕不會用蘇晨來脅迫戰天風,但話到嘴邊卻又忍住了,她和戰天風鬥了這麼久,實在是太了解戰天風了,這人鬼精鬼靈,即有隱身湯,又會鑽烏龜殼,以後還不知會有些什麼,若沒有蘇晨,她還真沒把握能把戰天風留在身邊。

  只要能把戰天風留在身邊,或者說,只要能呆在戰天風身邊,其它的一切,都顧不得了。

  戰天風垂頭喪氣,鬼瑤兒一時也不想說話,各自坐下練功養神,一個時辰後,萬異公子回來,道:「差不多了,你們去吧,記住,一動手就要全力出招。」

  戰天風兩個點頭答應,鬼瑤兒卻又伸手牽住了戰天風的手,戰天風沒辦法,只得一起攜手而出,到塔外,鬼瑤兒回頭看了看那塔,戰天風奇道:「你看這塔做什麼?」

  鬼瑤兒搖頭:「沒什麼?」

  戰天風自然不肯信她,也回頭將那塔多看了兩眼,點頭道:「我明白你看什麼了,這塔是奇怪,和外面的萬靈塔雖然一模一樣,其實這塔和整個神殿都是一堆樹根,不象外面的萬靈塔是石頭徹的。」

  他確實猜中了鬼瑤兒的心思,鬼瑤兒回頭看,就是覺得這塔過於奇異,暗暗點頭:「這個鬼,腦子還真是機靈得很,什麼事想要瞞他,實在是不容易。」但隨即想到戰天風始終看不到她真心的事,可又惱了,暗暗咬牙:「偏偏這方面他就傻了,真真是前世的冤家。」

  兩人飛出神殿,神殿前一片寂靜,白雲悠悠,和風細細,完全沒有了先前那種人獸大戰的慘景,地下也沒有獸屍,顯然是給那些有靈的異體收拾回去了。

  浩大的獸陣也不見了,雖然神殿左近仍有三三兩兩的猛獸,可能是留在外面警戒的,但都在樹蔭下躺著,橫三豎四,懶洋洋的,這些獸類雖有人的靈光,可說是獸身人腦,但獸類的本性卻仍流露無疑。

  戰天風兩個出來,那些猛獸只是瞇著眼看著,有一頭獅子抬了一下腦袋,戰天風還以為它會站起來呢,誰知這傢伙翻個身,竟是把一個碩大的屁股對著了戰天風兩個。

  戰天風氣極反笑:「得,我兩個去打架,它們倒成沒事人了,便排成隊吼兩聲助威也好啊。」

  鬼瑤兒抿嘴一笑,偷眼看著戰天風氣乎乎的臉,她越來越發覺,很多時候,戰天風是真的很搞笑,而且不是故意裝出來的,是他的本性裡天生就有這種搞笑的成份在裡面。

  遠遠的看去,一朵碩大的黑蓮花靜靜的開著,戰天風心下暗暗嘀咕:「師父說萬靈塔惟一的出口就在黑蓮花身下,難道出口是在這池塘裡?」

  那黑蓮花最中間的幾辨花瓣是閉合著的,也不見荷妃雨的人,戰天風估計荷妃雨是躲藏在蓮花裡,事實上不要他猜,隨著他兩個的飛近,黑蓮花完全綻開,荷妃雨現身出來,凝目看向他兩個。

  戰天風兩個飛近,對上荷妃雨目光,戰天風呵呵一笑:「喂,美女,看什麼看,我兩個可是老熟人呢,我還在你的黑蓮花裡睡了一覺,好象還做了個夢,不認識了?」

  他不說還好,這一說,鬼瑤兒荷妃雨同時記起他在黑蓮花裡做夢要吃蘇晨的奶的事了,兩女同時撲哧一笑,荷妃雨笑著點頭道:「戰天風,記得,你這樣的人物,也算是世間稀有了,忘了誰也不能忘了你啊。」

  「承情承情,誇獎誇獎,臉紅一個。」戰天風抱拳,彷彿聽不出荷妃雨這話暗含諷刺,越發笑得見眉不見眼,不知情的人若見了,還只以為他們真是老相識見面呢,不過鬼瑤兒卻知道,這個鬼笑得越賊,下手越狠,便不吱聲,只是俏立一旁,任由戰天風去鬼扯。

  荷妃雨笑眼盈盈的瞟著戰天風,又瞟一眼鬼瑤兒,道:「鬼小姐我們也見過了,聽說你們是鬼婚緣,成親了嗎?」

  沒想到她會提這個,鬼瑤兒臉一紅,戰天風卻是面不改色,一個腦袋亂搖道:「沒有沒有,早呢早呢,古話兒說好男兒志在四方,我現在正遵照古訓四方亂跑呢,看能不能發點兒財,挖不著金子好歹也挖擔紅薯回去啊,喂,美女,你吃過紅薯嗎?」

  「沒有。」荷妃雨搖頭。

  「那太可惜了,我建議你一定要找兩個來吃吃,真的很好吃哦。」戰天風做出一副口水橫流的樣子。

  「是嗎?」荷妃雨微笑:「那有機會一定要嚐嚐。」

  「不過吃多了有些放屁,所以一次不能吃多了。」戰天風一臉善意的樣子,鬼瑤兒再撐不住,撲哧一笑,但她偷眼看向荷妃雨,荷妃雨臉上卻並沒有尷尬或惱怒的神情,眉眼間笑意盈盈,笑眼的背後,卻是冰雪般的冷靜。

  「他的鬼扯對一般人有用,但對荷妃雨沒用。」鬼瑤兒暗暗凝神。

  荷妃雨陪戰天風胡聊,並不是覺得戰天風的話真的很有趣,而是因為戰天風鬼瑤兒突然在這萬靈塔裡出現,引起了她的疑慮,心中即有警覺,又怎會給戰天風的胡扯撼動心神?她妙目細察戰天風神情,微笑道:「戰兄攜了未婚夫人到這裡,不是來找紅薯的吧?」

  「那不是。」戰天風搖頭,斜瞟一眼鬼瑤兒,道:「我這位未婚夫人本來就愛放屁,再要吃了紅薯那還了得,豈不屁響連天?」

  「你。」鬼瑤兒又羞又惱,狠狠的瞪著戰天風。

  「啊呀,河東獅吼,小生快逃。」戰天風雙手抱頭,斜里跨出,連跨兩步,到第三步,忽地一拐,斜里向荷妃雨拐去,同時間雙手捏印,美女江山一鍋煮七個金字一齊打出,口中同時疾喝:「鬼老婆動手。」

  鬼瑤兒方才是真生了氣,聽到戰天風喝聲,到是小小的一愣,沒能及時出手,反倒是荷妃雨心頭清明,並未上當,身子一晃,忽地從黑蓮花上消失,劍光一炸,連人帶劍到了戰天風前面,身法迅快無倫。

  「小心。」鬼瑤兒驚呼一聲,飛身撲出,短劍直指荷妃雨左脅,她擔心戰天風,這一劍用了全力,短劍劃破空氣,發出刺耳的異嘯。

  叫鬼瑤兒想不到的是,荷妃雨截擊戰天風的竟只是虛招而已,鬼瑤兒身子一動,她霍地轉身,長劍迎著鬼瑤兒短劍便急刺過來,兩劍剎時相交,鬼瑤兒短劍如風,刷刷刷連刺數劍,荷妃雨以攻對攻,雙劍撞擊之聲,急驟細密,便如暴雨抽打在屋瓦上的響聲。

  荷妃雨功力高過鬼瑤兒,眼見鬼瑤兒不退,反而卯足了勁和她對攻,心頭暗喜,也將功力提到十成,一劍重過一劍,迎著鬼瑤兒疾刺,鬼瑤兒感覺中,荷妃雨刺來的彷彿不是一柄劍,而是一座山,直壓得她幾乎氣都喘不過來。

  鬼瑤兒向來高傲,雖然她早知荷妃雨功力要高過她,但兩人交手,功力並不代表一切,否則大家不要比武,就比功力好了,除非是相差特別懸殊,功力高並不能包打天下,招式,經驗,膽略,以及臨場的機變,這些都非常重要,鬼瑤兒一直在心中非常自信的認定,她功力或許不如荷妃雨白雲裳,但真正交手過招,她絕不會輸,雖然萬異公子在樹塔中認定她要和戰天風聯手才能趕走荷妃雨,她卻並不這麼認為,只是不出聲而已,戰天風狂在嘴上,她卻是狂在心裡。

  然而到這會兒真正與荷妃雨交手,十餘劍下來,荷妃雨功力即高,劍法也是奇變萬端,一點也不輸給她的短劍,還有一樣叫鬼瑤兒心服的,荷妃雨雖攻如雷霆,身姿卻是優美之極,劍法凌厲而劍姿優美,這一點上,鬼瑤兒最為自傲,現在荷妃雨劍姿之美,竟也一點不輸給她,她算是真的服了。

  心中雖已承認自己確實不如荷妃雨,但鬼瑤兒記住了萬異公子的話,寸步不退,左手同時暗暗凝勁,九鬼搜魂手也隨時準備出手。

  她功力與荷妃雨隔著一個層次,如果採用遊鬥之術,荷妃雨想傷她也並不太容易,但這麼針尖對麥芒的硬抗,絕對抗不過一百招。

  不過戰天風當然不會讓鬼瑤兒獨自硬抗,他先前給荷妃雨的虛招逼得繞開了數步,他身法滑溜,雖只是三兩繞,卻繞出了老遠,所以荷妃雨才有機會全力猛攻鬼瑤兒,不過也只是一瞬,他便又繞了回來,金字照著荷妃雨後心便猛打過去,口中更是大呼小叫:「打打打,誰說好男不和女鬥,老婆打不贏,老公一定來幫場。」

  鬼瑤兒本來卯足了勁,但給戰天風這番鬼話,卻又說得臉紅心跳,氣息浮動,劍上勁力大幅下降,好在荷妃雨要分神應對戰天風的金字,再不能全力對付她,否則這一下就要吃個大虧,心下不由暗罵:「這個鬼,永遠都沒正經。」罵是罵,其實卻是喜滋滋的,老婆打不贏,老公來幫場,這話她真的不知多麼愛聽呢。

  荷妃雨本來是想一鼓作氣打傷了鬼瑤兒再說,沒等她另出絕招呢,戰天風竟就回來了,她原也不在意,戰天風功力太差,就算要分出她一部份心神,但不可能有太多的牽制,然而數招一過,卻是暗暗吃驚,戰天風身法之快捷,尤其變化之詭異,竟完全出乎她想象之外,她本只想分兩分力攔住戰天風便算,結果分出了五分力,卻仍然撈不著戰天風,戰天風溜來溜去,那種滑溜,象極了一條爛泥潭裡的老泥鰍,而荷妃雨以五分力,卻是絕架不住鬼瑤兒的全力猛攻。

  上次荷妃雨見到戰天風,功力不高,卻還學人家愛美人不愛江山,就此便不把戰天風放在眼裡,不想這次見面,戰天風竟多了一種如此奇異的身法,眨眼數十招過去,荷妃雨已全然落於下風,心下即驚且怒,知道今天再無回天之力,對著鬼瑤兒猛攻一劍,霍地喝道:「住手。」

  鬼瑤兒聞聲收劍後退,戰天風一繞,到了鬼瑤兒邊上,他這一會打得得意,一臉嬉笑,假惺惺對鬼瑤兒道:「娘子辛苦,看你一頭汗,要不要為夫替你擦擦啊。」嘴上說,眼睛卻斜瞟著荷妃雨,道:「美女,你額頭上也是一層毛毛汗呢,要不要我也幫你擦擦?」

  荷妃雨不理他的鬼扯,盯著戰天風眼睛,明眸如電,直似要看到戰天風心裡去,戰天風卻還做怪,猛地打一寒顫,扭頭對鬼瑤兒道:「娘子啊,不知怎麼回事,這青天白日的,我怎麼就打冷顫呢。」

  「少鬼扯了你。」鬼瑤兒撲哧一笑,冷眼看向荷妃雨,道:「黑蓮宗主,收手出去吧,有我們在這裡,你的想法行不通了。」

  荷妃雨點點頭,並不看他,仍只是看著戰天風,道:「你剛才用的是什麼身法?」

  「玄天九變。」

  「玄天九變?」荷妃雨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顯然也沒聽過這個名字。

  「知道是哪九變嗎?」戰天風嘻嘻笑:「眼睛一眨,老母雞變鴨,眼睛二眨,孔雀變烏鴉,眼睛三眨,那是春心動了,大姑娘要出嫁,至於變什麼?那就難說了,紅蓋頭一掀,鑽出個大馬猴也是有可能的,眼睛四眨嘛。」不等他往下說,鬼瑤兒早已咯咯笑了起來,心下暗歎:「以前不知道,這人還真是能扯,難怪蘇晨老是笑,跟他在一起,想不笑還真是做不到。」

  明知戰天風是以言詞相戲,荷妃雨卻是神色不變,全無惱怒之態,她這樣子,和以前的鬼瑤兒有幾分相似,不過鬼瑤兒是極度的驕傲,而她的眼眸中,冰雪空靈,與鬼瑤兒的目空一切又有幾分不同。

  「原來是孔雀變烏鴉啊,領教了。」荷妃雨點頭:「戰兄,我還想問一件事,有消息說,你在西風國大展身手,雪狼國數十萬雄兵給你一計頃復,若不是抓住了蘇晨跟你交換,雪狼兵將沒有一兵一卒能返回故鄉,這是不是真的?」

  「有這樣的事?難道他來東土,不是西風國亡了,反是雪狼兵退了?」鬼瑤兒訝異的看著戰天風。

  因為戰天風愛美人不愛江山,雖然星象怪異,荷妃雨仍對戰天風失了興趣,和鬼瑤兒一樣,黑蓮宗便也沒在西風國留什麼人手,後來消息傳來,她才有些吃驚,卻仍是不太相信,她親眼見過戰天風,她相信自己的眼光,然而這會兒戰天風突露奇功,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驚疑之下,連帶對以前的判斷也生出了懷疑,所以乾脆當面問個清楚。

  「什麼數十萬雄兵,在我眼裡,就是一群螞蟻罷了,隨便燒鍋水,那還不輕輕鬆鬆燙死。」戰天風歪著頭斜著眉,在別人眼裡,完全是個輕佻小兒在吹著輕浮的大話,但荷妃雨何等樣人,她只一眼就看出,戰天風這輕浮之極的語氣裡,卻是完全的實話,心中一時重重的震了一下,深深的看一眼戰天風,點了點頭,嘴角忽地現出微笑:「很好,天象果然暗藏玄機,是我看錯了你,風起雲湧,奇才異能之士層出不窮,還真是越來越好玩了呢。」一抱劍,身子退入黑蓮花中,黑蓮花慢慢閉合,同時變小,變成一枝小小的花箭,往水裡隱去,奇異的是,隨著黑蓮花那小小的花苞往水里縮,巨大的池塘也急驟縮小,真不知那一池水去了哪裡,幾乎是一眨眼,上百畝的水面便縮小到不足畝餘,到最後靈光一閃,黑蓮花那小小的蓓蕾尖兒徹底消失不見,水塘也不見了,只餘小小的一泓泉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