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兩百名女劍手,都是蓮花化身,其實也就是荷妃雨一點靈光的化身,那是佛門身外化身的無上大法,以一身化萬億身,但那只在佛經中有記載,江湖上從未見過,所以鬼瑤兒怵然動容,但戰天風卻是不明所以,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道:「有什麼了不起,上次在西風國你不也在嗎?還不是給我雲裳姐趕得落荒而逃。」

  鬼瑤兒知道他不明白,不想和他爭,皺眉道:「荷妃雨跑到萬靈塔里來和萬異公子的徒子徒孫大戰,想做什麼?難道她想控制萬異門?可也不必找上這些寄靈的異體啊,直接找上萬異三宗不簡單多了?」

  說話間,一隻黑鳥從神殿方向疾飛過來,卻是一隻學舌鳥,飛到戰天風兩個面前,張口就道:「你們現在才想到進來,祖師爺早發怒了,快跟我來。」

  鳳飛飛的學舌鳥只能說鳥語,不能學人話,這鳥卻能說人話,戰天風倒是一奇,不過隨即就明白了,鳥說人話,並不稀奇,八哥鸚鵡就都能說人話,而鳳飛飛的學舌鳥之所以不說人話,估計是鳳飛飛故意的,免得學舌鳥的話給別人聽了去,而鳥語只她自己懂,別人便聽了也是不明所以了。

  那學舌鳥說完,轉身便向神殿飛去,戰天風與鬼瑤兒對視一眼,眨一眨眼睛,低笑道:「好象把我們認做萬異門弟子了,便做一回萬異公子的徒子徒孫,跟去看看好了。」

  鬼瑤兒看他擠眉弄眼的,撲哧一笑,道:「你是不是專門幹這種假冒人口的事啊?」

  「什麼叫專門假冒人口,都是他們找我的不是?」戰天風哼了一聲,拉了鬼瑤兒緊跟著那學舌鳥。

  荷妃雨攻的是神殿的正面,而戰天風兩個現身的地方是神殿的側面,隔著好幾里地,即便如此,那學舌鳥仍是斜斜繞向神殿,幾乎是從神殿的後面繞了進去,似乎對荷妃雨極為忌憚。

  這塔中的神殿跟外面的萬靈神殿果然一模一樣,惟一與外面不同的是,神殿裡裡外外,到處都有樹有花,且隱隱透出靈力,戰天風自然知道這些樹和花不是栽的,十九是靈花宗弟子寄靈的靈花靈樹,此時遍布神殿內外,顯然是為防萬一外圍靈獸宗寄體的異靈失守,而做為最後的防線,至於這些靈花靈樹樹拿什麼去應對荷妃雨,戰天風就不知道了。

  學舌鳥帶了戰天風一直飛到後殿,在塔前停住,對戰天風道:「你兩個進去吧。」

  戰天風看了看那塔,和外面的萬靈塔一模一樣,並且塔門也是緊閉的,便扯了鬼瑤兒躍上第一層的窗口,往裡面看了一眼,也是紅濛濛的,看不清楚,他也不管那麼多,也不怕,縱身就是一躍,和先前一樣,亮光刺眼,再睜眼時,身已在塔裡,但和戰天風預想的不同的是,這塔中之塔的裡面,不是一個大平原,而是一座林子,密密麻麻的古樹,均高達數十丈,枝葉糾結,密不透風,只在戰天風兩個現身的地方,空出了一片十餘丈方圓的空地,四周自然都是古樹,巨大的樹根在地底時起時伏,交錯縱橫,如一條條隱身土中的巨龍,讓人不由自主的生出畏懼的感覺。

  在戰天風兩個身前數丈,一株古樹橫生的枝幹上,吊著一個木瓜一樣的東西,說真的,戰天風第一眼真的以為那就是個木瓜,雖然有點子大,因此只是掃了一眼便沒再留意,而是四下亂看起來,後來還是鬼瑤兒扯扯他,讓他留意,他細看之下,才看出那原來是個人。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是個老人,也是個怪人,說他老,是因為他的鬍子頭髮長得不可想象,說他怪,是因為把他那麼吊在樹上的,不是繩子之類的東西,而就是他的頭髮和鬍子,他的頭髮和鬍子往上伸,象一蓬蛛絲一樣,往四面伸出去,戰天風最初以為他只是把頭髮鬍子纏在樹上,細看才發覺不是,這人的頭髮鬍子,每一根都是扎進了樹幹的,就如樹根深深的扎進泥士裡一般。這怪人身上也沒有衣服,只下身系一圈樹葉攔著,這人看上去極老,身上的皮膚倒是細嫩如嬰兒,個子也不高,比一個三四歲的孩童高不到哪去。

  世上哪有這麼古怪的人,戰天風又驚又奇,腦子裏忽地一閃,猛地就叫了起來:「人參果,啊哈,這是個人參果。」

  「人參果?」鬼瑤兒一臉疑惑:「什麼人參果?」

  「人參果都不知道。」戰天風哼了一聲,道:「我曾看過一部奇書,書中說有一種人參樹,上結一種人參果,果如嬰兒,有五官手腳,能哭會笑,三千年才結一個,人吃了立馬白日飛升。」說著湊近一步,細看那怪人,不免嘖嘖稱奇,道:「書上說的還真沒錯,還真的是五官手腳俱全呢,不過這人參果好象老了些,鬍子太長了,可能是躲在這裡面一直沒人來摘,不過身上的肉看起來還嫩,咬起來應該還有點水份。」

  他說著又上前一步,真象要伸手去抓那怪人似的,鬼瑤兒可慎重得多,慌忙一把拉住他,凝睛看向那怪人,抱拳道:「前輩可是萬異老前輩?」

  「什麼?」戰天風吃了一驚,定睛看向那怪人,叫道:「他是萬異公子?怎麼可能,萬異公子的象外面不是有嗎?哪是這個樣子?」

  「你們是什麼人?」那怪人突然開口說話,鬍子這麼長的人,聲音應該很蒼老,但他的聲音卻細嫩如少年。

  「你真的是萬異公子?」戰天風越發吃驚,將那怪人上下左右掃了幾遍,猶是不信,四面一看,沖天抱一拳道:「萬異公子老前輩,晚輩戰天風,和你老人家的徒子徒孫是好朋友,是看到塔中血光進來的,你老人家出來說句話吧,要不把這些古樹移開,清條路出來讓晚輩拜見啊。」

  古樹森森,幽林寂寂,並無人應聲,戰天風心下疑惑,再看向那怪人,那怪人也在看他,四目對視,那怪人哼了一聲道:「小子,你是哪個門派的?」

  「我師父可多著呢,一時半會也說不完。」戰天風眼珠轉動:「不過你最好先告訴我,你到底是誰?」

  學舌鳥引戰天風進來,進塔又只看到這怪人,所以說這怪人就是萬異公子也是可能的,但萬異公子為萬異門開山祖師,位望何等尊祟,怎麼會是這種衣不敝體頭髮鬍子紮進樹中如一個蜘蛛的樣子?而且外面神殿裡有萬異公子的像,也和這怪人完全不同,所以戰天風無論如何也不肯信。

  「你身上靈力亂七八糟,說有很多師父倒也不是假話。」那怪人又哼了一聲,轉眼看向鬼瑤兒:「你又是什麼人?」

  「晚輩鬼瑤兒。」鬼瑤兒抱拳:「出身九鬼門。」

  「九鬼門的。」那怪人點了點頭,道:「你和這小子是什麼關係?」

  鬼瑤兒臉一紅,瞟一眼戰天風,抬眼看向那怪人,道:「我是他未過門的妻子。」

  她說這話的時候,臉透紅光,眼中更是激動無比,彷彿不只是告訴這怪人,而是在對著整個江湖宣布,以前她也多次當著戰天風的面說過,戰天風即撞上了鬼婚,那就是她未來丈夫的候選人之一,不過這前後之間的心態已是天差地別,所以她流之於外的神情也是完全不同了。

  對鬼瑤兒語氣的變化,戰天風卻沒什麼感覺,他也沒看鬼瑤兒,說老實話,他現在拿著鬼瑤兒已經沒脾氣了,只是盯著那怪人,他是輕易不肯信人的,始終不信這怪人就是萬異公子,但問話這怪人又不答,心下閃念,暗暗捏訣,猛地發功,七個金字閃電般打將出去,分打那怪人頭臉胸腹。

  鬼瑤兒沒想到戰天風一聲不吭竟就動起手來,急往前邁了半步,站到戰天風身側,同時凝氣做勢。這怪人外表和萬異公子相差確實太大,但鬼瑤兒功力比戰天風高得多,靈覺的感應也強得多,她從這怪人身上,能感應到一種極其怪異的力道,說它怪,是因為這種力道好象不僅僅是藏在這怪人身上,而是從這怪人身上四面延伸出去,感覺中,從怪人到四面的古樹林甚至整個天地都是連在一起,其力無窮無盡,無始無絕,可怕之至,所以這怪人外表雖與萬異公子的畫像完全兩樣,但她仍認定這怪人就是萬異公子,也就生怕戰天風這一下激怒了萬異公子,會吃虧,因此挺身相護。

  戰天風的七個金字打過去,萬異公子卻是不閃不避,恍似沒看見一般,不可思議的是,戰天風這七個金字打到萬異公子身上,竟是穿身而過,彷彿萬異公子的身子只是個虛影。

  戰天風這下可呆住了,扯著耳朵叫道:「你只是個影子,你到底是人是鬼啊?」

  萬異公子不答他話,卻突地呵呵笑了起來:「美女江山一鍋煮?有趣,你小子還真是有趣呢。」斜眼向戰天風上下看了兩眼,道:「你小子是在外面神殿見過老夫畫像是吧,哼哼,緣木求魚,愚不可及,你即要見老夫塵世中的樣子,那就讓你見見。」說話間身形忽變,突然就變成了外間神殿中的樣子,中年書生,青衫長袖,儒雅風流,懸空立著,蛛網般牽著樹幹的頭髮鬍子也全不見了。

  「前輩原來已達至幻影化形,出沒無定的天仙境界。」鬼瑤兒失聲驚呼。

  「要真能修成仙就好了。」萬異公子一聲長嘆,一下又恢復了先前的模樣,看著鬼瑤兒苦笑道:「別說天仙,便能修成個地仙也不錯,可惜老夫現在的境界,離地仙也都還差著一截。」

  「前輩離地仙還差著一截?」鬼瑤兒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看著萬異公子似虛似幻的身子,道:「我曾聽爹爹說,天仙之境,入水不溺,入火不溶,幻影化形,遨遊天地,而地仙之境,只是與天地同壽而已,現在千輩壽及天地,身形更能任意幻化,確已到了天仙之境啊,怎說地仙之境也沒到。」

  「我不是跟你小女娃子謙虛。」萬異公子搖頭:「天仙可任意遨遊天地,老夫卻只能天天呆在這萬靈塔裡,你說我成天仙了嗎?老夫現在,只能做到以髮絲與地脈相通,勉強可以說是與天地同呼息,即便是地仙之境,也還是差得老大一截呢。」

  「原來老前輩的髮絲是與地脈相連通的。」鬼瑤兒驚呼:「那也非常了不起了。」

  「一千多年了,還只是這個樣子,慚愧啊。」萬異公子大大搖頭,似乎對自己非常的不滿意。

  「你真的是萬異公子啊。」戰天風這會信了,鼓起眼睛看著萬異公子。

  「現在不當老夫是人參果了啊。」萬異公子衝他嘿嘿一笑,道:「你這小子,一看就是個鬼,不過老夫見多了那些誠惶誠恐的傢伙,看你倒還順眼些,說吧,到底怎麼回事,老夫的那些徒子徒孫一個不見進來,倒是你兩個進來了,難道他們都死絕了?」

  「你老一門的祖師爺,別咒自己的徒子徒孫啊。」戰天風嘻嘻笑:「他們好好的,沒進來的原因,一是因為弄不清塔中血光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等他話說完,萬異公子已怒叫起來:「這麼血光衝天還猜不到,他們難道都是豬啊?」

  「這老爺子脾氣大。」戰天風暗叫,道:「也有人猜到了,不過你老定的規矩,除了門主,其它人不能進塔,他們這會兒正在塔外為了誰做門主而打架呢,牙齒跟牙齒打,舌打跟舌頭打,說不定手和腳也乾上了。」

  「什麼叫牙齒和牙齒打,舌頭和舌頭打,這人真是。」鬼瑤兒斜瞟著戰天風,哭笑不得。

  萬異公子則是暴跳如雷:「好好好,竟然為了爭一個門主打起來了,還真是出息了呢。」他狂怒之中,鬍子亂顫,竟扯得古樹的樹葉嘩嘩作響,叫戰天風暗暗乍舌,心下低叫:「這老爺子說他的頭髮鬍子是和地脈連著的,也不知連到了哪兒,真要是發起怒來,震動地脈,只怕就要到處地震了,可怕,可怕。」

  「老前輩,為這些後輩生氣不值得。」鬼瑤兒擔心戰天風還會有什麼話說出來,讓萬異公子更加生氣,她不象戰天風那麼異想天開,認為萬異公子生起氣來震動地脈外面會發地震,但她擔心萬異公子狂怒之下,另生不測之禍,這塔裡面,實在是太奇怪了,她雖是大家之女,見多識廣,但這樣的奇事也是頭一次碰到,所以岔開話題,道:「老前輩,黑蓮花是怎麼回事?她為什麼到萬靈塔裡來逞凶?」

  「老夫未寄靈前,和黑蓮宗有點衝突。」萬異公子嘿了一聲,道:「當年老夫不為己甚,想不到千年之後,一個小女娃子竟然找上門來了,而且說什麼要老夫投降,嘿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奇怪了。」戰天風疑惑的道:「黑蓮花就算要擴充勢力,對付外面的萬異三宗也就行了啊,象你們都關在這萬靈塔裡,便向她投降,她拿著你們也沒用啊。」

  「她是做好夢,因為萬靈塔裡的異類,都是有靈光的,如果以一種特別的方法加已控制,那便是一支極強的力量,遠比老夫外面那幾個不爭氣的東西強得多,不過想要老夫向她投降,哼哼,她未免也太會異想天開了。」萬異公子大大的哼了一聲。

  「原來黑蓮花荷妃雨另有法子可以控制這些寄靈的異體,也是,這些獅啊虎啊什麼的,都寄有萬異門弟子的一點靈光,可說是獸身人腦,若利用得好,比一般的江湖漢子可是要利害得多呢。」戰天風明白了,突地想到一事,急叫道:「啊呀老前輩,快想辦法,那個黑蓮花荷妃雨玩妖法,她的女劍手其實是蓮花辨兒借她一點靈光所化,死一個立刻又可變一個出來,你那些寄靈的弟子卻不能死而復生,這樣拼下去可會吃大虧呢。」

  「這就是她的毒計。」萬異公子怒形於色:「她不敢進老夫這個樹塔,只好在外面相逼,說老夫如果不答應投降,就要慢慢的將塔中寄靈的異體盡數殺死。」

  「那老前輩你出去教訓她啊。」戰天風衝口而出。

  「老夫本體已滅,一點靈光雖修練千年,卻仍達不到神遊之境,離開樹塔,氣脈不能與地脈相連,可不是她對手。」萬異公子搖搖頭,卻又憤形於色,道:「最可惱的是那些不爭氣的孽畜,不進塔,卻在外面為爭一個門主打了起來,真是氣殺老夫也。」

  「老前輩不必發怒。」戰天風道:「這事也簡單,我們即然進來了,那就伸手架這梁子好了。」

  「你兩個?」萬異公子看一眼戰天風兩個,搖頭:「你兩個功力太低,便是聯手也最多能和那女娃子打成平手,拿不下她,可氣的是那些孽畜竟就是不肯進塔來,錯過這一次,看老夫怎麼收拾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