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以前的鬼瑤兒,冰雪孤蘭,孤高傲岸,謝天香風姿雖雅,並不放在她眼裡,她甚至會覺得那樣子過於世俗,但現在她視蘇晨為情敵,情敵身上所有的優點,她都想要擁有並最終超過,而謝天香的風姿,至少外表上要強於蘇晨,所以她才特別的留心謝天香的一舉一動。

  「請。」王一吼一抱拳,身子微微前頃,喉間發出一聲低吼,先前那種異象再度出現,空氣中暗流激湧,方圓數十丈內,草木震顫,便是遠在戰天風這一面的樹葉,也是輕輕顫動,所有人心裡,更是情不自禁的一凜,有一種汗毛直豎的感覺。

  王一吼這吼聲名為獅子吼,乃是以聲攝敵的奇術,功力稍低的人,往往給他一吼之下,心生怵粟,不等動手,氣勢上先自輸了。

  「好傢伙。」戰天風暗叫一聲,急運功對抗心頭那種凜粟的感覺,不過他從牽著的鬼瑤兒的手上,並無察覺鬼瑤兒體內氣路有什麼異動,顯然鬼瑤兒功力遠高於王一吼,不為他吼聲所動。

  便在王一吼的吼聲中,遠遠的忽地傳來一聲異嘯,這嘯聲尖厲詭異,不類人聲。

  聲音所來處是萬靈塔的方向,戰天風急扭頭看過去,在他這個位置,只能看到一層塔尖,卻見塔尖上一道紅光衝天而起,約有一二十丈高下,其色若血,其光慘烈。

  「那是什麼?難道是什麼寶物?」戰天風心下嘀咕:「不過這寶物發出的光,怎麼看起來讓人心裡發毛呢,真是奇怪。」

  王一吼謝天香也都給那異嘯驚動了,一齊扭頭看去,臉上都有疑惑之色。

  「這是什麼?」王一吼看向夜不啼幾個。

  「加油打啊,問什麼問?便萬靈塔倒了,又干你什麼事?」夜不啼哼了一聲,翻眼向天。

  「你說什麼?」王一吼一聲低吼。

  「想嚇唬我嗎?」夜不啼斜眼相向,他邊上的大公雞立時咯咯兩聲,頸毛根根豎起,見大公雞發威,另一面王一吼的獅子也是一聲低吼。

  「好了好了。」花蝶衣忙跨前一步,伸手一攔,看著王一吼道:「王香主,這就是守塔弟子傳密信召我們回來的原因,近半個月來,每夜子時,塔中都會先發出一聲異嘯,然後便有紅光衝天而起,附帶著濃烈的血腥味,一直要到天將明時,塔中血光才會慢慢弱下去,十分怪異。」

  「有這樣的怪事?」王一吼眼中疑惑更濃,不再看夜不啼,復轉頭看向萬靈塔,而戰天風也明白了:「原來他們說谷中有事,是這件事啊?卻是怎麼回事,剛剛還好好的啊,裡面鬼打死人,什麼聲音也沒有,突然之間就驚天動地了,倒也真是怪事。」

  「是怎麼回事,花香主知道嗎?」謝天香看向花蝶衣。

  「不知道。」花蝶衣搖頭。

  「一起去看看。」熊不希巨掌一擺,左掌牽住了身邊大黑熊的右掌,連人帶熊一齊遁起,直向萬靈塔掠去。

  他這建議沒人反對,其他人紛紛跟去,王一吼跨身坐在獅子上,左手揪著獅子頸毛一提,也是連人帶獅掠起,另一面史大牙跨象,犬哮天牽狗,唐觀山跨虎,一齊跟去。

  戰天風曾在廟裡的壁畫上,見過羅漢跨虎菩薩騎象,後來自己學會了玄功,知道那些並不稀奇,但親眼見到,卻還是第一次,尤其看到史大牙在象耳朵上一提,那巨象便騰空而起,更是暗讚:「原來這樣也可以,下次我也弄個什麼來玩玩。」

  戰天風怕運玄功讓前面的王一吼等人發覺,不敢運功,牽了鬼瑤兒的手一路飛奔,進萬靈殿,到後殿,見院門已打開,王一吼十七人分成三撥,站在院中仰頭看塔,臉上都是一臉驚疑不定的神情。

  戰天風拉了鬼瑤兒到另一側,即可看到王一吼等人,也不致太近,也往塔上看,鼻中果然聞得濃烈的血腥氣,卻是不明所以,扯了扯鬼瑤兒的手道:「這是怎麼回事?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鬼瑤兒搖頭,她受不了那血腥氣,卻又不願離開戰天風身邊,便取了紗巾捂了鼻子,說話便有些悶聲悶氣,戰天風一聽她說話聲不對,一想,明白了,自己便也扯了衣服矇了鼻子,道:「這氣味難味,好象在殺豬屠狗一般。」說到這裡心念一閃,道:「不是說萬異門上千年來所有寄靈的異體都在這塔中嗎?莫非有人在裡面大開殺戒,拿那些異體開刀?」

  「有可能。」鬼瑤兒點頭。

  這時鳳飛飛的聲音傳了過來:「我敢肯定,這氣味絕對是血腥氣,莫非是塔中萬靈遭了大難?」

  她這話讓王一吼謝天香諸人一齊變色,萬山青疑道:「不可能吧,塔中萬靈均有靈性,非一般異類可比,況且有祖師爺坐鎮,即便真有外敵偷進塔中,也不可能有那麼大的神通,能在塔中大開殺戒啊。」

  「萬香主這話有理。」花蝶衣點頭,邊上赤千嬌朱玫幾個也紛紛點頭。

  鳳飛飛道:「照理說是這樣,塔中有祖師爺靈光坐鎮,又有萬靈守塔,一般人進塔,絕對是有死無生,可這血光又是怎麼回事呢?」

  「難怪萬靈神殿有守衛,這塔反而沒守衛,原來是這樣,塔中老鬼巨怪多著呢,我先前倒是沒想到。」戰天風在心底暗叫。

  謝天香等人臉上都有沉思之色,顯然誰也想不清塔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熊不希性子急燥,道:「這麼猜,猜一世也猜不出來,進塔看看不就全明白了。」縱身欲起,萬山青霍地前跨,擋在了他前面,道:「你不能進塔。」

  「你敢攔我?」熊不希巨掌張開,一隻手掌直有蒲肩大小,怒視著萬山青,那架式,只要萬山青一言不對,便要出手。

  萬山青還沒應聲,這一面的蔡九卻冷冷的哼了一聲:「萬異門規,除了寄靈的異體可由香主送入塔中,平時只有門主方可入塔,那還要祖師爺相召,現在即沒有祖師爺相召,你姓熊的更不是萬異門主,憑什麼入塔?」

  「那我們現在就來選門主好了。」熊不希狂怒大叫:「來來來,誰接得下姓熊的三掌,我便推他做門主。」狂叫中雙手張開,雙掌脹大,更是驚人。

  「你是衝著我來嗎?」蔡九陰笑:「那我就來接你三掌好了。」跨步欲出,一邊的鄒印卻一把扯住了他,冷著臉道:「我萬異門門主,並不僅僅掌力了得就可以了,而是要以德服人。」

  犬哮天在一邊接口道:「你德望很高嗎?」

  「喪家犬德行最好了。」朱玫在另一邊插口,唐觀山見朱玫插嘴,便也來幫腔,一時間吵作一團。

  「這些傢伙。」戰天風看了啼笑皆非,心念一轉,對鬼瑤兒道:「要不我兩個進塔看看?」他先前不願和鬼瑤兒一起進塔,但這會兒明知無論如何也甩不掉鬼瑤兒,而心裡又實在是奇癢難搔,急欲進塔一探究竟,所以乾脆大方些,讓鬼瑤兒和他一起進去。

  鬼瑤兒果然大喜,點頭道:「好,我們一起進去。」她一直死賴著戰天風,這次戰天風竟主動相邀,能不叫她心花怒放,戰天風沒太留意她語意中的喜悅,為讓她進塔後能老老實實聽他的,又還拍一馬屁:「還是我的娘子通情達理。」更讓鬼瑤兒樂得合不攏嘴。

  戰天風看一眼萬靈塔,道:「從塔頂進去得運玄功,給那些老虎獅子發覺跟進來就不好玩了,我們就從第一層的窗子進去,該也是一樣。」拉了鬼瑤兒跳上第一層塔,探頭往窗子裡一看,裡面紅霧濛濛,什麼也看不見,只不過頭一伸進窗子,便可感應到巨大的靈力流動,恍若水面下的暗流,外表看上去平平靜靜,內裡卻是洶湧澎湃。

  戰天風搞不清這股巨大的靈力是塔身的靈力還是塔內萬異公子及那些異體發出的靈力,略一猶豫,對鬼瑤兒道:「你怕不怕,要不怕我們就進去。」

  他這話也就一問,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意思,但鬼瑤兒這會兒正沉浸在喜悅裡,這話到耳朵裡,便又偏了,聽做戰天風是在關心她,心中更喜,道:「不怕,跟你在一起就不怕。」這話甜啊,糖裡還裹著蜜,只是要命的是,戰天風同樣聽偏了,暗罵:「臭丫頭,什麼叫跟我在一起就不怕,盯死我了是不是,嘿嘿,咱們走著瞧。」一扯鬼瑤兒,縱身便向塔中跳去。

  一進塔,只聞耳邊嗖的一聲異嘯,眼前霍地一亮,那亮光過於強勁,戰天風急把眼一閉,再睜眼時,眼前竟已是另一番天地。

  那是一個巨大的平原,戰天風極目望去也望不到邊,而奇異的是,戰天風明明只是縱身一跳,那一跳,最遠最遠,有兩三丈也就頂天了,但此時戰天風置身之地,卻是在大平原的中間的樣子,無論前看後看,都是廣闊的平原,遠處的山,只能看到隱隱的一點點山尖。戰天風倒是能看到鬼瑤兒了,不過他沒計時間,也不知是一葉障目湯的時效過了呢還是在塔裡一葉障目湯不起作用。

  鬼瑤兒先叫了起來:「我能看到你了呢。」

  她一臉的喜悅,只是戰天風耳朵眼有點歪,話風進耳也就歪了,好在他現在不明情勢,不敢得罪鬼瑤兒,只是哼了一聲,回一句道:「那就看好了。」四面一張,道:「這裡面好生奇怪,先看看清楚。」鬆開鬼瑤兒的手,藉遁術飛起,但手才一鬆,鬼瑤兒身子一縱便跟了上來,又牽住了他的手,戰天風氣道:「不要這麼時刻牽著扯著好不好,我跑不了的。」

  「我知道你跑不了,但我就是喜歡你牽著我。」鬼瑤兒一臉甜蜜的賴皮。

  戰天風氣死,毫無辦法,只當手不是自己的,任她牽著了。

  站得高看得遠,戰天風忽地就有些迷糊了,因為這平原裡的地勢,和萬異谷竟有些相似,中間-條河,將大平原一劈兩半,往遠處看,也有一座神殿一樣的建築,神殿背後甚至也有一座塔,惟一不同的,就是這大平原比萬異谷大得多。

  「這裡好象跟萬異谷差不多啊。」戰天風有些恍惚的叫:「怎麼回事,這到底在哪裡。」

  「在塔裡面是肯定的。」鬼瑤兒四面看著,眼中露出凝思之色,道:「這塔可能跟你的龜甲是一個道理,裡面別有天地,只不過裡面的地形是模擬外面萬異谷的樣子,所以看上去有些象。」

  「有點子歪理。」戰天風哼了一聲,道:「到那邊的神殿看看,到看和外面的是不是一樣。」拉了鬼瑤兒飛掠過去。

  大平原實在是大,萬異谷裡,從谷口到萬靈殿也不過區區數里,而在裡面,便從戰天風兩個置身處到那神殿一樣的建築,也至少有三四十里。

  戰天風兩個一路飛掠,飛得越近,看得也就越清,那建築還有那塔果然就和萬靈殿萬靈塔一模一樣,戰天風現在完全可以肯定了,這裡面就是模擬外面的情形,萬靈塔裡面,還有一座萬靈塔。

  「不知這裡面的萬靈塔,是不是塔里又另有一番天地,要也是象這樣,塔裡有塔,那豈非無窮無盡?」戰天風心裡暗暗嘀咕。

  飛到離神殿十來里左右,鬼瑤兒先叫了起來:「不對,這裡面好象在打大仗。」

  戰天風知道她功力遠比自己高,聽得也更遠,這麼說必有道理,可這裡面和外面一樣,到處都有樹林,他雖然起在空中,也還只能看到神殿的屋頂,神殿周遭的情形都給林子攔住了,什麼也看不到,情急起來,叫道:「打什麼仗,這裡面會有誰和誰在打仗?」

  「不知道。」鬼瑤兒搖頭,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道:「我只是從風聲中聽到,象是有千軍萬馬在廝殺。」

  兩人一直在往前飛掠,說話的當口,戰天風也隱約聽到了風聲,有刀劍的破空聲,更有無數的獸吼聲,心下越發驚異,加力前趕,鬼瑤兒功力高過他,身法也快過他,不過並不肯甩開他先掠過去,這時戰天風加快,她身法便也加快,總之並肩齊掠,一步不落。

  越近,廝殺聲獸吼聲也就聽得越清楚,戰天風加快前掠,林子慢慢矮下去,神殿現出全身,隨後神殿前面的空地也緩緩露了出來,眼前的情形,讓戰天風不由自主的睜大了眼睛。

  林子後面,神殿之前,有一塊方圓四五里的空地,這塊空地,這會兒卻是個大殺場。

  但讓戰天風瞪大眼睛的,不是戰爭,而是廝殺的雙方。

  一方是人,清一色的女劍手,個個黑衣黑裙,長劍如風,大約有一兩百人左右。

  另一方是一群獅子,都是雄獅,眼如電爪如鉤,毛髮飛揚,吼聲如雷,獅子比女劍手略少,約莫有一百來頭。

  這些女劍手個個都有玄功,雖然功力不是太高,卻已遠勝一般的戰士,劍法更是凌厲之極,雖是一群女子,出招之兇狠凌厲,卻是讓人乍舌。而獅群嘴咬爪撕,也是兇狠異常,尤難得的是彼此間能互相援應,就象人類的戰士一般,女劍手雖然了得,並不能佔到多少上風,常常是女劍手一劍刺倒一頭獅子,劍還沒撥出來,另一頭獅子已撲上來將她撲倒在地,胸開肚裂,這一場人與獅之戰,其酷烈血腥,遠勝於戰天風見過或打過的任何一場人與人之間的戰爭。

  獅群後面,神殿之前,還有更多的異類,即有獅虎象熊等猛獸,也有雞狗猴等體形略小一些的獸類,每一類都是彼此成隊,一隊一隊整整齊齊的排列著,真就象人類的戰士,前鋒在苦鬥,主力列陣靜觀情勢,遠遠看去,即壯觀,又詭異。

  不過戰天風留意到了一點,那排成一列的雞中,沒有任何一只能有夜不啼那隻大公雞體形大,甚至一半大的都沒有,想來夜不啼那隻大公雞也是雞中的異類了。

  「黑蓮花,荷妃雨。」鬼瑤兒突地叫了起來。

  「黑蓮花?」戰天風轉頭向林子這邊看,這才注意到,在那些女劍手後面,有一個極大的水塘,約有上百畝水面,水面上開著一朵巨大的黑蓮花,荷妃雨盤膝坐在蓮花中,長髮仍是結成一個髻,在腦後高高揚起,她左手放在膝頭,捏一個蓮花法印,右手中執著一枝黑蓮花,而在看到荷妃雨的同時,戰天風也發現了那些女劍手的一個秘密,那些女劍手,似乎並不是人身,因為每當一個女劍手被獅子撲倒咬死,屍身突然就會消失,然後荷妃雨右手的那枝黑蓮花中便會飛出一片蓮辨,蓮辨飛到中途,靈光一炸,又會變成一個女劍手。

  「這種打法,獅子再猛,也是有敗無勝啊。」戰天風叫。

  鬼瑤兒點頭,眼中露出凝重之色,道:「這些獅子都是獅堂弟子寄靈的異體,等於是獅身人腦,戰力遠勝平常的獅子,但黑蓮花以一點靈光注入蓮花,蓮花化人,倒和萬異門異體寄靈有異曲同工之妙,能想出這個法子,並有如此靈力能以一靈化百靈,黑蓮花果然了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