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從肚子下刀?可肚子好象有好多髒東西,萬一流出來怎麼辦?頭?腳?」鬼瑤兒遲疑難決,卻想到了蘇晨:「要是蘇晨一定會做,我真是笨死了,難怪他只喜歡蘇晨。」

  「喂,我說你到是快點兒啊,擺一個殺人勢,剝兩隻死兔子,未必還要運起你九鬼門的蓋世神功不成?那也太誇張了點吧。」見她不動,戰天風催了,不想他這一催,鬼瑤兒竟突地捂著臉哭了起來。

  這本來只是件小事,小得不能再小,就算不會,關係也不大,若是在平時,若是換了其他人,鬼瑤兒說不定就是個不理不睬,最多放下身段問一聲,小小臉紅一下便通天了,哭,那是絕不可能,也不合鬼瑤兒一向的性子。

  但這會兒不同,這會兒是對著戰天風,尤其鬼瑤兒想到了蘇晨,拿自己和蘇晨在比,這麼一比,小事就成大事了,戰天風再一催,鬼瑤兒一急,所以就哭了。

  戰天風當然不是真想要鬼瑤兒燒兔子給他吃,說老實話,做了天廚星的徒弟,對進嘴的東西他現在是非常的挑了,看不到別人的好處,只看到別人的差處,能自己動手是一定要自己動手的,之所以要鬼瑤兒洗剝兔子,是心裡實在氣不岔,你想啊,他本來占上風的,用大蒜計嚇住了鬼瑤兒,更把鬼瑤兒關進了萬年靈龜甲里,但鬧到後來,卻反而要過第四關,反而要他象個馬屁精一樣天天哄鬼瑤兒高興,他還不敢不答應,就算他自己不怕死,蘇晨是死穴呢,一腔劣火在肚子裡燒得那個難受啊,所以才想要折騰折騰鬼瑤兒,他是算定鬼瑤兒就算下過廚做過菜,但這種洗洗剝剝下人做的事也是一定不會的,必定手忙腳亂一團糟,那時他就可以冷嘲熱諷看笑話了,卻沒算到鬼瑤兒會哭。

  從小到大,把人弄哭,戰天風從來都有千萬種方法,但女孩子一旦哭起來,他就束手無策了,這會兒也是,只得翻翻白眼走過去道:「好了好了,剝個兔子也要掉貓淚,真是服了你了。」

  戰天風手腳飛快,三兩下就把兔子剝了,燒起火烤了起來,他一動手,鬼瑤兒立即就不哭了,先捂著臉,從指縫裡偷看戰天風怎麼洗剝,用心的記下每一個步驟,到後來乾脆把手放下,興致勃勃的看著戰天風烤兔子,眼見戰天風從裝天簍裡掏出各種各樣的香料配料,更是看得大開眼界。

  戰天風也懶得再理鬼瑤兒,自顧自的烤著兔子,嘴裡還哼著小調兒,他哼的小調兒是妓院裡聽來的,當然不是什麼好調調,而且走了調,不過一點好,他不記得詞,鬼瑤兒也就聽不出是什麼。

  鬼瑤兒在火邊找塊石頭坐了下來,雙手撐著臉,看著戰天風烤兔子,火光照在他的臉上,明暗不定,火堆中偶爾啪的炸一下,幾點火星升起來,伴隨著兔肉微焦的香味,遠處有隱隱的蟲鳴,時停時歇。

  鬼瑤兒彷彿是醉了,完全不知時間的流逝,直到戰天風撕了一邊烤熟的兔子遞給她,這才清醒過來,接過兔子,撕了一片兔肉到嘴裡,不由大讚:「真香。」

  「香吧。」戰天風得意了:「你老公我的手藝那可不是吹的。」

  「是。」鬼瑤兒點頭,臉兒卻是一紅。

  戰天風一眼看到她臉上的紅暈,心下嘀咕:「這鬼丫頭一會兒哭一會兒紅臉,真的變得好古怪。」這麼想著,忽地起疑,便直勾勾去鬼瑤兒臉上看,鬼瑤兒給他看得又喜又羞,嗔道:「看什麼呢?不認識了?」

  戰天風不答她話,卻道:「喂,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鬼瑤兒啊?」

  「什麼意思?」鬼瑤兒看著他:「我當然就是鬼瑤兒了,難道還有假的?」

  「那可難說,現而今這世上,鬼多著呢。」戰天風搖頭:「你到說說看,我們第一次碰面,是在什麼地方,我都說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

  鬼瑤兒看著戰天風眼睛,霍地明白了,咯咯嬌笑,道:「你真以為我是假的啊。」便把在吞舟國第一次和戰天風見面時的情形一一複述了出來,她記性挺好,所有的細節全都記得,到後來戰天風只得搖頭。

  見他搖頭,鬼瑤兒笑道:「現在不懷疑我是假的了吧。」

  「哼。」戰天風哼了一聲,不答她話。

  鬼瑤兒這時已明白了戰天風的心理,道:「你是覺得我變了很多,所以認為我是假的是吧,那你說,你是喜歡現在的我還是喜歡以前的我,你可別說都不喜歡,必須要選一個,否則我就要不開心了。」

  戰天風確實想衝口而出說都不喜歡,卻給她堵截在了前頭,氣死,斜眼瞟著鬼瑤兒,鬼瑤兒便也直視著他,實話說,這會兒的鬼瑤兒,含羞帶笑,嬌艷明媚,確實是非常迷人,但戰天風當然不會實話實說,眼睛一翻,道:「當然是以前那個好了,現在的你,妖里妖氣,怪里怪氣,鬼里鬼氣,說實話,跟你在一起,非得天天晚上做惡夢不可。」

  換做在戰天風查證鬼瑤兒真假之前,這話又會叫鬼瑤兒傷心,但這會兒卻不會了,因為鬼瑤兒明白了,不是現在的她不討戰天風喜歡,而是戰天風還不明白她的心,不知道她已經愛上了他。

  「就是要你天天晚上做惡夢。」鬼瑤兒笑得花枝亂顫。

  戰天風氣死,卻又拿她無可奈何,跑到潭邊,將腦袋浸在潭水裡。

  鬼瑤兒看著他的背影,心底偷笑:「這個人,平時精靈古怪,這上面卻偏偏不開竅,不過沒關係,終有一天,他會明白我的心,到時自然就會喜歡我了。」想得通暢,一時間心花怒放。

  「戰少俠,戰少俠。」花蝶衣突然在對面山嶺上喊了起來,戰天風抬起頭,見花蝶衣幾個都站在嶺上,也不知什麼事,應一聲:「來了。」掠上山嶺,鬼瑤兒自然隨後跟去。

  到面前,花蝶衣瞟一眼鬼瑤兒,眼見她眉眼間淨是喜氣,暗暗點頭,想:「她和戰少俠之間的關係看來又進了一步。」對戰天風道:「戰少俠,我們剛剛接到同門密信,說門中出了點事,靈羽靈花靈獸三宗所有弟子都必須急趕回萬異谷去,不能再停留了。」

  「好啊,那就走吧。」戰天風點頭,反手抓著了鬼瑤兒的手,又要鑽進龜殼裡去。

  「等一下。」花蝶衣卻攔住了他。

  「怎麼了?」戰天風有些訝異的看著花蝶衣:「是不是不讓我去了?」

  「戰少俠別誤會。」鳳飛飛在一邊接口:「你為我靈羽六翼屢樹強敵,我們是決不會丟下你不管的,只是為門規所限,最主要還有外人,所以我們要在龜甲上蒙個東西。」

  她說話的當口,花蝶衣已取了個紗囊出來,對戰天風道:「戰少俠,實在不好意思,我必須在龜甲上套上這個紗囊。」

  戰天風明白了,道:「那個沒事。」拉了鬼瑤兒的手,鑽進龜甲中,花蝶衣果然在外面套上了紗囊,紗囊不厚,透氣,也有天光透進來,不過再透過龜甲縫看外面,就是模模糊糊了。

  照理說,龜殼上套上紗囊後,龜殼裡應該會暗很多,因為天光雖然能透進來,到底是要隔阻一大部份的,但戰天風發現,套上紗囊後,只暗了一下,隨即便又亮了起來,跟先前並無兩樣,那種情形,就好象外面天雖黑了,家裡卻點起了燈一樣,十分奇異。

  還有一件奇事,戰天風發現,無論外面花蝶衣怎麼動,龜甲怎麼前後上下晃蕩,在龜甲裡面都感覺不到,人在龜甲裡,就象在屋子裡一樣,始終是穩定的,哪怕外頭龜甲飛盪起來,頭下腳上了,龜甲裡面也始終是穩穩當當,並不會跟著頭下腳上,就好比龜甲有裡外兩層,外面那一層會前後盪動上下翻轉,裡面那一層卻始終是不變的。

  雖然套不套紗囊並無太大區別,但鬼瑤兒卻有些不高興了,在龜甲裡坐下來,哼了一聲:「還真以為天下人都不知道萬異谷在哪裡呢,故作神秘。」

  她這話有玄機,戰天風本不想理她,一聽這話來了興致,道:「難道你知道萬異谷在哪裡?」

  「當然。」鬼瑤兒傲然點頭:「萬異門便能瞞盡天下人,也休想瞞得過我九鬼門。」

  戰天風和鬼瑤兒打了這麼久的交道,知道她是不屑於撒謊的,她說知道,那就肯定知道,一時大是興奮,道:「在哪裡?」

  「天朝之南,十萬大山中。」鬼瑤兒又哼了一聲:「所在雖隱密,又故設疑障,又還有什麼毒龍鬼花血鳥等萬異三宗佈下的守衛,可也只攔得住普通人而已。」

  戰天風早想到萬異谷入口絕不會僅僅是隱密而已,聽鬼瑤兒這麼一說,暗暗點頭:「果然是這樣,不但隱密,還有三宗養的那什麼花鳥蟲獸守衛,這些東西若是養出了靈性的,可也厲害得緊,並不僅僅是普通百姓不能靠近,便是一般的玄功高手怕也只能望谷興嘆。」

  「萬異門的根底,看來都給你們摸清楚了。」戰天風哼了一聲:「萬異三宗的另兩宗,靈花靈獸有些什麼人,你知不知道?」

  「當然知道。」鬼瑤兒點頭,妙目一轉:「不過這些消息我們來得也不容易呢,就這麼白白告訴你?」

  她把握到了戰天風的心態,便也調整了自己的心態,再不似先前的迷茫,而是決心放出手段,盡量來和蘇晨爭奪戰天風的愛,她是個極聰明的女孩子,情感一旦穩定,腦子立即便清明起來,知道象戰天風這樣的頑劣小子,光對他百依百順不行,一定先要想盡辦法磨盡他的銳氣,再伺機放出柔情,始能牢牢栓住他的心,所以才故意這麼說,挑逗戰天風,她看準戰天風必然會惱,但也必然會抑制不住好奇心而上鉤。

  果然,戰天風一聽她這話便翻起了眼睛,哼了一聲道:「不說便不說,好了不起嗎?」但過了一會兒便又轉過臉來,道:「你要什麼價,跟你說,不要漫天開價,你老公我不是大財主,身子銀子不多。」

  眼見得計,鬼瑤兒心下暗笑,搖頭道:「銀子?我不要,我九鬼門雖不富,金庫也還有七八座,銀庫更是沒數過。」

  這富貴話氣人,嘔得戰天風翻白眼,鬼瑤兒偷眼看他在那兒有出氣沒進氣,笑得打跌,強忍了笑道:「我看你身上也實在沒什麼值錢的東西,這樣好了,你教我做菜,一百天內,你教會我做一百個菜,我就把我所知道的萬異門的一切都告訴你,這個交易你做不做?」

  「教你做菜?就這麼簡單?」戰天風斜眼看著鬼瑤兒,看她似乎不象說假話,霍地跳起來:「擊掌為諾,不得反悔。」

  「好。」鬼瑤兒伸出玉掌,與戰天風輕擊一掌,心中暗樂。

  「說吧。」戰天風催。

  「急什麼啊?」鬼瑤兒白他一眼,她這個白眼翻得其實挺好看,不過這會兒戰天風還沒想到要欣賞,只給回得嚥氣,心下暗罵:「臭丫頭,真真前世是老子的剋星。」

  鬼瑤兒略一沉呤,道:「萬異三宗,靈羽排名最前,靈花第二,靈獸第三。」

  「這個我知道。」戰天風仍沒好氣,插口。

  鬼瑤兒妙目在他臉上一掃,微微一笑:「那你知道靈羽為什麼排在最前面嗎?」

  這下戰天風傻眼了,想了一想,道:「可能是靈羽六翼打架最厲害吧。」

  「錯。」鬼瑤兒搖頭:「萬異三宗中,靈羽宗從來也沒出過特別了不起的高手,反倒是靈花靈獸兩宗每代都有一流高手出現,例如這一代,靈羽六翼你都見過了,有一流高手沒有?可靈花六堂中松堂的萬山青便絕對是一流高手,牡丹堂的謝天香也不差,靈獸堂也一樣,狂獅王一吼,天熊熊不希都可稱得上當世一流高手。」

  「原來另兩宗好手那麼多啊?」因為靈羽六翼沒有高手,只憑一些鳥蝠雞蟲助力,結果這些異類又屢受克制,戰天風都有些不太瞧得起萬異門了,聽鬼瑤兒這一說,才知萬異門確不可小視,心下卻大是疑惑:「怎麼越厲害的排名反而越靠後呢?」腦子急轉,忽地想到靈羽六翼中蟲最小,蟲堂卻排名最前的事,突然就明白了,叫道:「是飛絲天網,是蟲堂的飛絲天網替靈羽六翼爭來的名頭,其它兩宗高手再厲害,也絕斗不過蟲堂的飛絲天網。」

  「你見過蟲堂的飛絲天網?」鬼瑤兒訝異的看著戰天風。

  「是。」戰天風略一猶豫,想著反正也瞞不了鬼瑤兒,便把五柳莊的事大略說了,也說了枯聞夫人是七花會後台的事。

  「七花會的後台是枯聞夫人我倒是知道,卻不知七花會竟已是全軍復滅了。」鬼瑤兒說到這裡,臉上微微一紅,她這些日子沉迷情網,別說小小一個七花會,估計便是天塌地陷她也充耳不聞。

  戰天風不知她好好的為什麼突然紅起臉來,怪異的看著她,鬼瑤兒越發俏臉通紅,瞪他一眼:「看什麼看?」微微側轉臉,定一定神,道:「靈羽排名最前,確和蟲堂有關,但不是因為飛絲天網。」

  「不是因為飛絲天網,難道蟲堂還有更厲害的?」戰天風叫。

  「不是這個。」鬼瑤兒搖頭:「萬異門比較特殊,講究的不是靈力或者武功的高低,他們的修練方法另成一路,講究藉體修靈,蟲堂能把用以寄靈的蟲子藏在自己腦袋內,達到本體與寄靈的異體合而為一的境界,而其它十七堂都做不到這一點,所以蟲堂排名第一。」

  「原來是這麼回事。」戰天風恍然大悟,卻也點頭嘆道:「不過蟲堂能把蟲子養在自己腦子裡,也確實是件本事。」

  「不知他們是怎麼做到的,這方面的消息我們也沒收集到。」鬼瑤兒微微搖頭,出了一會神,道:「靈羽六翼你是知道了,靈花六堂,分別是松、竹、梅、牡丹、玫瑰、芍藥,剛才說的萬山青和謝天香分別是松堂和牡丹堂的香主,餘下四堂,竹堂香主竹有節,梅堂香主梅疏影,玫瑰堂香主朱玫,芍藥堂香主赤千嬌,都只是二流身手。靈獸六堂,分別是狗、獅、熊、虎、象、猴,狗堂香主犬哮天,獅堂香主王一吼,熊堂香主熊不希,虎堂香主唐觀山,象堂香主史大牙,猴堂香主孫跳兒,和靈花堂一樣,除王一吼熊不希,其他幾個也都只能勉強躋身二流之境,但靈獸堂能驅萬獸,若是江湖群鬥,能象靈羽六翼一樣,藉獅虎助力,這一點比靈花堂要強些,不過靈花堂是萬異三宗中最團結的,松竹梅常在一起出現,江湖上稱為歲寒三友,只是極少在江湖中走動,而牡丹玫瑰芍藥三堂,則乾脆就住在一起,稱為百花莊,三花更有聯手合擊之術,極不好惹。」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