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錯就錯了。」鬼瑤兒在心裡輕輕的嘆了口氣:「他也就是我前世的冤家,只盼以後他擁著蘇晨的時候,偶爾也能想到我,那就足夠了。」

  這麼想著的時候,鬼瑤兒幾乎有一種悲壯的感覺了,但她等了半天,戰天風的手卻並沒有落下來。

  鬼瑤兒睜開眼睛,面前的戰天風鼓眼紅脖子,象極了一隻鼓足了氣的蛤蟆,可笑又可愛。

  鬼瑤兒笑了,用一種非常得意的語氣道:「怎麼了?為什麼不打下來,你可別說是捨不得我?」

  「捨不得你,哈。」戰天風氣得打哈哈。

  「那為什麼不打啊?」鬼瑤兒越發的得意了,心下暗想:「他不動手,該不是完全因為怕事後的報復,就象上次他沒有強xx我或者殺了我一樣。」

  「好男不和女鬥。」戰天風哼了一聲:「不還手的女人我是不打的,要打也只打她屁股。」

  「那你打啊。」鬼瑤兒轉過身,屁股甚至微微的翹了翹,她以為戰天風不會打,沒想到戰天風這會兒卻不客氣,啪的一下,重重的便在她屁股上打了一板。

  「啊。」鬼瑤兒一聲痛叫,這一板和先前的一摸不同,打得重,最主要鬼瑤兒的心境也不同,一時間身子發軟,全身有若火燒,而腹中那種讓她又驚又怕又羞的熱流更又燥動起來,讓她情不自禁的身子發顫。

  戰天風一板打過,眼見鬼瑤兒滿臉通紅,看著自己的眼神更是怪怪的,一時也有幾分驚懼,鬼瑤兒真若翻臉動手,他還真不是對手,斜退一步,心下凝思:「鬼丫頭真若動手,那還是先溜的好,否則要是給她捉住了,按在這烏龜殼裡也打一通屁股,男子漢大丈夫,那就丟死人了。」

  但鬼瑤兒卻沒有上來動手,只是以一種怪怪的眼神看著他,道:「怎麼,想溜嗎?你能溜到哪裡去。」

  這話打擊人,戰天風一下子洩了氣,抱拳作揖道:「姑奶奶,你放過我好不好?」

  「不好。」鬼瑤兒斷然搖頭,臉一板,俏巧的小鼻子微微揚起,道:「聽好了,第四關的規則是,從今天起一百天之內,你必須每天都哄得我開開心心的,若有一天不開心時,哼哼,後果你自己知道。」

  「你直接殺了我好了。」戰天風鼓眼大叫。

  「怎麼了?」鬼瑤兒斜眼看他:「這規則很過份嗎?」

  「當然啊。」戰天風怒叫:「我又不是你的丫頭,更不是天生的馬屁精,憑什麼要每天哄得你開開心心的啊?」

  「你當然不是我丫頭。」鬼瑤兒笑:「但你不是開口閉口叫我娘子嗎?我即然是你娘子,你即然是我老公,老公當然有義務每天哄得老婆開開心心的啊。」

  得,這還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了,戰天風捶胸頓足,咬牙道:「好吧,就算我肯哄你,你會開心嗎?你這不是存心折磨人。」

  「你肯哄我,我為什麼會不開心?」鬼瑤兒奇怪起來。

  「明擺著啊。」戰天風叫:「不說你服了我的相思毒藥,就我把你關在這烏龜殼裡,你就不可能開心得起來。」

  「我為什麼開心不起來。」鬼瑤兒笑,四面看了看,更張開雙手轉了個圈子,道:「我覺得這裡面很好啊,我很開心。」

  戰天風目瞪口呆。

  「至於你那辨斷腸相思蒜嘛。」鬼瑤兒笑著,明眸轉動,露出一絲狡黠,道:「那個確實很厲害,不過你只要陪在我身邊,我不害相思,那藥自然也就不能發作了是不是?所以我完全不必擔心啊,不擔心自然也就能開心了。」

  功力到鬼瑤兒這個層次,不論是什麼樣的毒藥,只要用心細察,總能察覺,但鬼瑤兒運了幾次氣,都察覺不出任何異樣,加之先前那辨大蒜硬擠進喉嚨時留下了氣味,再聯想到戰天風素來的詭計多端,鬼瑤兒已完全可以肯定,戰天風硬塞進她嘴裡的,就是一辨大蒜,不過她可不願揭開真象,有這個藉口,更可以時時跟在戰天風身邊不是?

  戰天風徹底沒轍,一屁股坐在龜殼裡,呼呼喘氣。

  鬼瑤兒偷眼看著戰天風,心底暗笑,故意伸個懶腰道:「啊呀好睏,我要睡了。」四下看了看,竟走到戰天風邊上,躺了下來。

  她走過來的時候,戰天風還凝神戒備,沒想到鬼瑤兒竟會是要睡到他身邊,一時間目瞪口呆,鬼瑤兒雙手枕頭,美好的酥胸挺著,斜眼看著戰天風發怔的樣子,心底暗笑,嘴裡卻裝糊塗道:「怎麼了,人家睡覺,有什麼看的?」

  戰天風舔了舔嘴唇,道:「喂,你就這麼睡在我邊上,不怕半夜裡睡著了我強xx你啊?」

  「是嗎,我好怕哦。」鬼瑤兒誇張的拍了拍胸,衣服壓下去,雙乳便更加的峰巒疊嶂,臉上更是一種說不出的表情,象挑戰,更象是誘惑,但反正絕不是害怕,微瞇的雙眼斜瞟著戰天風,放出的光芒的比戰天風先前見過的那種更邪,因為戰天風與她這種邪光一對,小腹處突地莫名其妙的一熱,隨後全身好象都熱了起來,真是邪異無比啊,隨後鬼瑤兒便側轉過了身子,用背對著戰天風,或者說,用屁股對著戰天風,身材是如此的妙曼,但動作卻是如些的猖狂,她這個姿態,傻子也看到明白,完全無視戰天風的存在了——強xx,哈,你嚇唬誰啊。

  戰天風口乾舌燥,目瞪口呆,全身發火,七竅冒煙,猛地雙手捶地,仰天慘叫:「蒼天啊,皇天啊,青天啊,白天啊,黑天啊,晚上啊,怎麼所有的天都不開眼,就生出來這樣一個妖精啊。」

  鬼瑤兒這麼背轉身,好象完全無視戰天風的存在,但一點心神其實崩得緊緊的,心中忐忑:「他要真的起了心怎麼辦?我是要推開他,還是任由他。」沒想清楚呢,卻就聽到了戰天風這一連串冤婦般的慘叫,忍不住撲哧一笑,側轉身,更以一種妖精似的眼光斜瞟著戰天風道:「妖精?你還真沒眼光,象我這樣的身材,至少也是仙女吧。」

  「你是仙女?」戰天風一聲慘叫,仰天一跤栽倒,直挺挺躺在那兒,不住的喘氣,嘴巴一張一張,象極了一條離水的魚。

  鬼瑤兒先還給他嚇了一跳,看了他這樣子,又好氣,又忍不住好笑,聽著戰天風裝哈氣的聲音,一種從所未有的情緒在心間瀰漫開來,就象春天,靜靜臥花樹之下,花香微微,和風輕拂。

  「難怪蘇晨這麼的愛他,跟他在一起的感覺原來是這麼的好。」鬼瑤兒輕輕的嘆了口氣,閉眼亨受著那種感覺,不知不覺竟然睡著了。

  戰天風氣了半天,聽到鬼瑤兒鼻中響起微微的吸息聲,可就一愣:「難道真睡著了?」悄悄撐起身子,看鬼瑤兒閉著眼睛,嘴角微噙著一抹笑意,鼻息細細,竟真的象是睡著了。

  「她真的不怕我強xx她?」戰天風這會兒徹底傻了,就那麼坐著,發了半天怔,一個個鬼瑤兒在面前閃電般掠過,第一次見面的鬼瑤兒冷傲如冰,而且是天上的冰,即便你不怕冰手也休想能摸得著;隨後給激怒的鬼瑤兒酷厲如刀,那會兒的眼光,現在戰天風想著都還是心驚肉跳;然後到了西風國,鬼瑤兒就有些怪了,象一顆怪味豆,雖然沒有先前那麼酷厲,但讓戰天風滿嘴怪味,滿心裡不舒服。

  不論怎麼樣,以前的鬼瑤兒,戰天風能認得清楚,看得明白,但現在呢,現在的鬼瑤兒,這個時常紅臉經常會笑有時會哭而且竟能在他面前真的睡著了的鬼瑤兒,他就完全看不明白了。

  戰天風甚至將九詭書從頭到尾想了一遍,最後只想到了三個字:美女計。卻更迷糊了:「對人用計,總得有個目地,可她有什麼目地呢?想對付我,直接動手好了啊,用得著跟我繞嗎?」

  越想越迷糊,索性躺倒,想著想著,竟也睡著了,做了一個夢,夢中鬼瑤兒走到他面前,一面笑一面扭動身子脫起衣服來,脫掉衣服一看,竟是一條蛇,然後她腦袋也變成了蛇腦袋,張開血盆大口便向戰天風撲了過來,戰天風急往後退,卻不知給什麼東西纏住了,動彈不了,鬼瑤兒纏住了他,火紅的蛇信子直向他臉上舔過來,戰天風避無可避,魂飛魄散,一聲驚叫,猛地坐起身來,睜開眼,才知是個夢,心卻還怦怦在跳。

  鬼瑤兒也給他驚醒了,坐起來有些擔心的看著他,道:「怎麼了,夢見什麼了?」

  「夢見你在我面前脫衣服。」戰天風順口答。

  「呸。」鬼瑤兒臉一紅:「做夢也沒正經。」心下卻是暗暗高興:「他做夢也開始夢見我了嗎?這個人,夢裡也在做壞事,不過只要他肯夢到我,隨便他怎麼都好。」這麼想著,偷眼瞟向戰天風,卻見戰天風正斜著眼睛在往她衣領裡看,大羞,忙按住衣領,嗔道:「看什麼呢。」雖是嬌嗔,聲音卻甜得發膩,換在以前,她自己也不會相信能用這樣的聲調說話,不過隨即她就氣死了。

  戰天風說:「夢裡你脫光衣服後不是人,是一條美女蛇,所以。」

  所以後面是什麼意思,不用說鬼瑤兒也知道,反手一掌就打了過去,戰天風自然早有防備,一個翻身便躍了開去,擺開架式,笑道:「怎麼著,給看穿了惱羞成怒想殺人滅口啊。」

  鬼瑤兒並沒起身追打他,其實那一掌也是打到一半便收了回來,只是生氣的瞪著戰天風,卻忽地撲哧一笑,衝戰天風一呲牙,道:「我就是美女蛇,我就是要纏死你。」

  戰天風徹底暈菜。

  這時花蝶衣在龜縫邊上說話道:「戰少俠,我們要休息一下,吃點東西,你也出來吃點吧。」

  「啊呀,是真的,肚子好餓。」戰天風沒應聲,鬼瑤兒卻搶先叫了起來,看戰天風瞪著她,她嫣然一笑,道:「我一直很開心,但肚子餓就不開心了,好男人是不會讓女人不開心的是不是?」

  戰天風再暈一次,全無辦法,走過去,反手扣鬼瑤兒脈門,鬼瑤兒手一閃,卻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戰天風微吃一驚,看鬼瑤兒,鬼瑤兒卻不看他,只是催道:「出去啊。」她很想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可臉兒卻不爭氣的紅了,心下暗叫:「跟他牽手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啊。」

  戰天風可沒她這種感覺,掌中鬼瑤兒的手纖細嬌柔,細細的涼涼的,但他沒想到冰肌玉骨,卻只想到美女蛇:「即便大熱天,蛇摸在手裡也是冰涼的,難道她真是條美女蛇?」幸虧他這個疑問只在自己心裡打轉,若是說出來,鬼瑤兒又要給他氣死了。

  戰天風唸個訣,帶了鬼瑤兒從龜殼裡出來,雖然一出龜殼,身子還在變大時他就甩開了鬼瑤兒的手,但花蝶衣一直是在密切留意他的,所以還是看見了,暗暗點頭。

  鬼瑤兒可能愛上了戰天風的事,花蝶衣並沒有跟夜不啼幾個說,所以夜不啼幾個見了鬼瑤兒都是臉無表情,花蝶衣對戰天風道:「戰少俠,我們想天亮再趕路,先休息吃點東西,不過鬼小姐可能不願跟我們一起吃,所以。」

  「我跟他在一起,你們幾個吃你們的好了。」鬼瑤兒搶先接口。她對著戰天風迷糊,對著花蝶衣幾個可又精明了,知道花蝶衣話中的意思其實是他們不願跟她混在一起,所以先搶了話頭。

  戰天風也知道鬼瑤兒身份特殊,花蝶衣幾個不願和她混在一起,只得點頭道:「你們自便好了,我跟鬼小姐隨便弄點什麼吃吃就好。」

  鳳飛飛微微一笑,一聲唿哨,半空中兩隻夜鷹飛過來,爪一鬆,落下兩隻兔子,顯然早就抓了在等了,戰天風喜道:「這個好。」

  「我們在那邊。」花蝶衣向對面的山嶺一指,幾個人翻過山去了,戰天風四面看了看,側耳聽聽似乎有水聲,翻上一道小嶺,嶺下竟有一個小小的水潭,一道瀑布從半山腰上飛瀉而下,水勢雖不大,倒也飛珠濺玉,清洌可人。

  「好美。」鬼瑤兒也看到了,輕聲讚嘆。

  「沒有我的鬼老婆漂亮啦。」戰天風哼了一聲,提了兔子當先掠去,鬼瑤兒雖然知道他這話不是真心稱讚,照樣心花怒放,隨後跟去。

  到潭邊,戰天風先洗了把臉,回來要洗剝兔子,一眼看到鬼瑤兒也在用一條絲巾洗臉,一時促狹心起:「鬼丫頭,氣我,我也折騰折騰你再說。」便大模大樣在潭邊的石頭上坐了下來,看鬼瑤兒洗臉,鬼瑤兒給他這麼看著,心下暗喜,卻也有些害羞,扭頭道:「看什麼啊,有什麼好看的?」

  「是沒什麼好看的啊。」戰天風一撇嘴。

  「那你又看。」鬼瑤兒小嘴兒微翹。

  「我是看你洗完了沒有?」戰天風翻眼向天:「洗完了就快些來洗剝兔子。」

  鬼瑤兒的小小得意給他徹底打消,氣得嘟起嘴唇,戰天風看她不吱聲,道:「怎麼了,為什麼不動?你可是我老婆呢,老婆給老公做飯天經地義吧。」

  「你第四關都沒過呢,叫老婆也早點兒。」鬼瑤兒說是說,眼光卻轉到了那兩隻兔子身上,兩隻兔子都鼓著眼睛,嘴巴鼻子處都有血滲出來,顯然從高處摔下傷了內臟,鬼瑤兒殺個把人眉頭也不皺一下,可看了兩隻死兔子的樣子,眉頭卻皺了起來,瞟一眼戰天風,道:「這兔子這麼噁心,怎麼吃?」

  「噁心?哈,還真是大小姐的語氣呢。」戰天風冷笑:「你洗剝乾淨了自然就不噁心了啊。」

  「我——我。」鬼瑤兒站起來走到兔子邊上,看了兩眼又看向戰天風,道:「我——我——真的從來也沒有弄過這個,我——我。」

  「不會是吧?」戰天風冷笑,斜眼看著她:「你只說要我過九關才做得你九鬼門的女婿,那你有沒有問過自己,你夠資格做人家老婆嗎?可別說到時自然有丫頭廚子服侍這話,我是窮人,聽不得這種富人腔板。」

  鬼瑤兒的臉刷地脹得通紅,也不嫌噁心了,提了兔子,走到潭邊,把腰間短劍撥出來,她卻呆住了。

  古話說君子遠庖廚,話說得好,但那君子得有錢才行,沒錢也得自己動手,鬼瑤兒當然不是君子,她是女人,但做為九鬼門的千金,卻是真正的遠庖廚,從小到大,她就從來沒進過廚房,更別說親自動手做一頓飯一道菜。

  這就是她發呆的原因了,看著兔子,她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動手。

  鬼瑤兒是非常聰明的女孩子,雖然驕傲,但驕傲並不一定和愚蠢同行,有時驕傲的人更聰明,因為驕傲是要有本錢撐著的。

  但再聰明的人,面對著從未做過的事,也絕不可能無師自通。鬼瑤兒能想到把兔子皮剝了,但從哪兒剝起呢,她這把萬金難買削鐵如泥的短劍,到底要從哪裡下刀呢?真的不知道。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