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說著搶前一步,臉上早換了笑臉,卻就做下揖去:「娘子辛苦,為夫這廂有禮了。」

  他怪模怪樣怪腔怪調,鳳飛飛幾個都忍不住撲哧一下笑出聲來,鬼瑤兒掠近,見鳳飛飛幾個發笑,俏臉微紅,不過這會兒她神智較之先前乍見戰天風時已冷靜了許多,瞪一眼戰天風道:「誰是你娘子了。」

  「啊呀。」戰天風鬼叫:「難道只這一會,娘子就變了心?告訴我,是哪家的小白臉,敢跟我神鍋大追風搶老婆,我要不把他打成平底鍋,戰天風從此不叫戰天風,改名叫戴綠頭巾的王八風了。」

  「你少胡扯。」鬼瑤兒臉上又是一紅,瞪了他道:「說,你給我吃的什麼東西。」

  「當然是好東西了。」戰天風嘻嘻笑,心中早有計較,走近去,道:「我給你吃的,名為斷腸相思蒜。」得,一時想不出名目,乾脆把那蒜還說了出來。

  「斷腸相思蒜?」鬼瑤兒疑惑的看著他:「那是什麼?」心下念叼:「名字倒是挺好聽的。」

  「斷腸相思蒜就是斷腸相思蒜啊,天下癡男怨女最愛吃的好東西了。」戰天風臉上帶笑,順口胡諂:「不過這個好東西是分公母的,剛才進你的肚子裡的是個母的,若公的不進去,母的害起相思病來,可就要在肚子裡做怪了,也沒有別的,就是會讓你也得相思病,所謂三十三天,離恨天最高,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我怎麼捨得讓我的好老婆得相思病呢。」

  他滿口胡扯,卻不知這話剛好說進了鬼瑤兒心裡去,暗裡可就一酸:「該死的冤家,你也知道相思病最苦啊。」而看向戰天風的眼神,可就有些痴了。

  戰天風自然留意著她的表情,一看她眼光不對,心下暗生嘀咕:「不對,這鬼丫頭眼裡怎麼突地生出邪光來,可要小心。」暗暗提防,這時已到鬼瑤兒身前,霍地伸手,一下便又扣住了鬼瑤兒脈門,叫他驚異的是,鬼瑤兒身子軟軟的,手上竟然沒有半點力道,更別說蓄勢反擊,反倒是他太著緊,出手有點重,抓得鬼瑤兒眉頭一皺。

  鳳飛飛幾個一直留神看著戰天風兩個,尤其是花蝶衣,先前在園子裡她就看出鬼瑤兒神情有異,這會兒更是特別留上了心,到鬼瑤兒露出那種癡癡的眼神,她再不懷疑:「鬼瑤兒果然是愛上了戰少俠。」心中同時又生疑惑:「但戰少俠自己好象不知道呢?怎麼可能呢,戰少俠一看就是那種特別聰明的人,而鬼瑤兒這種神情,傻子也看得出來,戰少俠怎麼會看不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中間另有隱情?」

  她哪裡知道,戰天風雖然一腦子的鬼聰明,卻惟獨在男女之情上不太通竅,尤其和鬼瑤兒一直是冤家對頭,因此便偶覺有異,也只會往岔裡想,於是鬼瑤兒的含情脈脈,到他眼裡便成了邪光閃閃。

  鬼冬瓜夫婦一直在不遠處站著,一見鬼瑤兒被扣,立時急衝過來,這面鳳飛飛幾個忙要挺身攔截,那大公雞更是咯咯連聲,大發起神威來。

  鬼瑤兒卻轉頭對鬼冬娘道:「乳娘,你兩個回去吧,我沒事。」

  「小姐。」鬼冬瓜夫婦聞言停步,一齊擔心的看著鬼瑤兒。

  鬼瑤兒自然明白他們的心思,道:「我說了你們不要擔心。」斜瞟一眼戰天風,嘴角竟微微掠過一個笑意,道:「他不會把我怎麼樣的。」

  「小姐。」鬼冬瓜叫,仍不放心,某些方面他有點象戰天風,不太開竅,但鬼冬娘卻早就看了出來,她的小姐對戰天風已是情根深種,落到戰天風手裡,或許正中下懷呢,意識到這一點,便拉了拉鬼冬瓜的衣服,對鬼瑤兒道:「好,我們先回去,小姐你自己多保重。」說著看向戰天風,眼光一冷,沉聲道:「姑爺,老身現在仍叫你一聲姑爺,不過請你自重,善待我家小姐,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家小姐若受了丁點兒傷害,不但你自己將死無葬身之地,所有和你有關的人也都將受到我九鬼門不死不休的報復。」

  這話說完,拉了鬼冬瓜轉身而去,她兩個去得痛快,倒把戰天風怔得一愣一愣的。

  戰天風在感情上不太開竅,其它方面卻是千靈萬竅,鬼冬娘的話他再明白不過,所謂和他有關的人,當然不會是馬橫刀或白雲裳,甚至不可能是壺七公,而只能是他看得最重卻又最沒有自我防護能力的人:蘇晨。

  蘇晨是戰天風的死穴,而且沒有解法,戰天風心中惱怒,卻生出一股劣火,咬牙叫道:「嚇唬我嗎?你鬼大爺的,我先把你家的鬼丫頭關起來再說。」拉了鬼瑤兒走到花蝶衣邊上,小指伸進龜甲縫邊,念個訣,唰的一下,連著鬼瑤兒一起給吸進了龜甲裡。

  戰天風先前雖是從花蝶衣身上鑽出來的,但花蝶衣卻還一直沒弄清戰天風到底藏在她身上的什麼地方,這會兒算是看清了,一時間又是吃驚又是好笑,卻突地想到一事,剎時間滿臉通紅,鳳飛飛恰往她臉上看過來,立時也明白了,她也想到了和花蝶衣同睡了一晚的事,必定也落在了戰天風眼裡,不由也紅了臉,花蝶衣輕輕啐了一口:「這個人。」與鳳飛飛四目對視,卻又忍不住一齊笑了起來。

  鳳飛飛拿起龜甲,瞇眼向裡面看去,龜甲明明有縫,也能看進去,但玄異的是,小小的龜甲裡,似乎是無窮的天地,一眼看去,浩浩渺渺,不知有多麼寬廣,而戰天風鬼瑤兒兩個大活人,明明鑽了進去,卻就是怎麼也找不到。

  她在外面看不到戰天風兩個,戰天風兩個在裡面看她卻清清楚楚,戰天風知她必然有話,便湊到龜甲邊上,他腦袋到龜甲邊上,只是小小的一點,不過鳳飛飛幾個雖不是一流高手,眼光倒還銳利,頓時都看清了,眼見戰天風身子變得有若一隻蚤子,一時齊聲驚呼起來。

  他幾個的叫聲大,戰天風腦袋伸得又有點出,耳邊剎時就象打雷一樣,慌往後一縮,叫道:「諸位,溫柔點兒,不要失驚打怪的,震聾了耳朵可沒地兒換呢。」

  聽他這麼一說,鳳飛飛幾個都猜想到了龜甲中的情形,也是,人變得這麼小,平時的說話聲自然也就會象打雷了,一時個個抿嘴屏息,鳳飛飛道:「戰少俠,你在裡面——那個——還好吧。」

  「還好,還好,不要擔心。」戰天風點頭:「你們還是照先前的計劃,該幹嘛幹嘛。」

  「但——那個——鬼瑤兒和你在一起,你要小心。」鳳飛飛還是不放心,她看得出來,鬼瑤兒在戰天風面前雖然屢屢受制,但鬼瑤兒的真實功力比戰天風其實要高得多。

  「小心什麼?」戰天風呵呵笑:「你是怕我鬼老婆謀殺親夫麼?不會的,我鬼老婆人前雖兇,私下裏對著我時,不知多麼溫柔呢,是吧娘子。」

  進龜甲後,戰天風便鬆開了鬼瑤兒,鬼瑤兒沒經歷過鑽進龜殼的奇事,這時也跟在戰天風身邊往外看,戰天風最後這句話便是扭頭對她說的。

  鬼瑤兒俏臉一紅,卻對著他一呲牙,道:「我現在只想溫柔的吃了你。」

  「大家聽見沒有。」戰天風怪叫:「我的鬼娘子現在想要和我溫柔的親嘴呢,你們散開了吧,不許偷看啊。」

  夜不啼幾個哄然大笑,裡面鬼瑤兒卻是大羞,紅了臉呸一口道:「真沒見過比你更厚皮的人。」

  「我怎麼厚皮了。」戰天風嘻嘻笑,從龜甲縫邊退開,就勢便坐了下來,道:「是你說要溫柔的吃了我啊,吃我是要用嘴不是,把我一點一點吃到,那不就是把我全身都親到了啊。」

  鬼瑤兒一想他這話還是有點歪理,臉不由又是一紅,四下一看,哼了一聲,道:「你把我弄進這烏龜殼裡來,想做什麼?」

  「想做什麼?」戰天風嘻嘻笑著將鬼瑤兒從頭到腳看了兩遍,舔舔嘴唇,道:「想將你溫柔的吃了啊,而且一定比你更溫柔。」

  鬼瑤兒給他看得全身發軟,一張臉更是紅得象有火在燒,不敢再對著他,只得轉過身去。

  戰天風只能看到她的側臉,但鬼瑤兒透耳根子通紅,便背轉身也無法掩飾,戰天風心下嘀咕:「這鬼丫頭好象越來越愛臉紅了呢,到底搞什麼鬼,是不是年紀大了,春心動了呢?」

  鬼瑤兒雖然背轉了身,但仍然能感應到戰天風在看她,加之兩人獨處於這奇特的龜殼裡,更讓她生出一種特異的心境,身子越發軟得站都站不住,不過戰天風接下來的一句話卻一下子打醒了她的美夢。

  因為戰天風突然想到了先前鬼冬娘說的話,心中劣火又翻起來,這時咬了牙惡狠狠的道:「鬼瑤兒,我跟你說,若沒有我的獨門口訣,你便有通天之能,也是出不了這烏殼的,所以你九鬼門若是敢去找我晨姐,哪怕碰掉了她的半根頭髮,我都要你加倍補回來。」

  鬼瑤兒發軟的身子慢慢變得僵硬,心中更是又苦又澀:「他做夢都只記掛著蘇晨,蘇晨在他心裡真的就這麼重要了?」

  她一生高傲,素不服人,更從來也不肯認輸,但這會兒卻只想哭出來,眼淚到了眼角邊上,卻又忍住,深深吸一口氣,在心裡對自己道:「鬼瑤兒,不要那麼沒出息,愛是不能勉強的,他不喜歡你,你又何必死纏著他呢?就此放手了吧,回九鬼門去,以後永遠也再不要出來見他了,就陪在爹爹身邊,把這個身子,慢慢的終老了吧。」

  「你聽清了沒有?」戰天風見鬼瑤兒半天不做聲,惱了,直跳到她身前來,但一看她臉上神情,可就一怔,道:「我說鬼丫頭,你搞什麼鬼,好好的你哭什麼啊?誰欺負你了?」

  他不這麼說,鬼瑤兒的眼淚忍得住,這麼一說,鬼瑤兒的眼淚卻再也忍不住,猛地捂著臉就痛哭起來,而且越哭越傷心,她雖想得剛硬,但一顆心卻象是刀絞似的痛呢。

  戰天風先前咬牙切齒,鬼瑤兒這一哭,他卻有點亂了手腳了,心下暗罵:「這鬼丫頭怎麼跟以前龍灣鎮上的那些丫頭片子一個德行,動不動就掉貓淚,不過你就算是哭上大天來,我也是不會可憐你的。」

  想是這麼想,硬話一時倒也不好再說,略放軟了語氣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給別人聽見,還只以為我真的欺負你了呢。」

  鬼瑤兒不知道龜甲裡的聲音會不會傳到外面去,聽他這麼一說,害羞起來,略略收聲,卻又不甘心,頓足道:「聽見就聽見,就是你欺負我了,就是要人聽見。」

  「冤枉啊。」戰天風叫起皇天來:「我怎麼欺負你了,我又打不過你,一直以來,都是你趕著我打,可憐啊,那叫一個上天入地,喊爹叫娘,真要說起來,該哭的是我呢。」

  他這一說,鬼瑤兒想起以前追殺戰天風的情形,不由撲哧一笑,卻又不好意思起來,頓足道:「總之就是你欺負我了。」

  「人不能這麼賴皮啊。」戰天風氣結:「我哪裡欺負你了,你到是說個事實出來。」

  「人家的屁股都給你打腫了,那還不是欺負啊。」這話鬼瑤兒是衝口而出,但話一出口可就羞不可抑,慌又捂住臉背轉身。

  她一說,戰天風倒是記起了這笑帳,卻強爭道:「那不能怪我,也是你把我往死里打,我只是還你幾闆屁股而已,說起來我還吃虧了呢。」

  「什麼叫還幾板——那個,人家是女孩子呢。」

  「女孩子怎麼了?女孩子的屁股不同些啊?我摸摸看。」戰天風嘻笑伸手,他手伸得太快,鬼瑤兒沒防備,給他在屁股結實摸了一把。

  「啊。」鬼瑤兒一聲驚叫,往前一跳,竟是腳彎一軟,差點摔倒,剎時間滿臉通紅,瞪著戰天風,叫道:「你——你。」你怎麼樣,卻是說不出來。

  戰天風雖用了大蒜計,又把鬼瑤兒扯進了烏龜殼,卻仍怕鬼瑤兒翻臉,因此一把摸過,便就凝神戒備,但鬼瑤兒卻只是通紅了臉瞪著他,並沒衝過來,一時倒讓他心中覺出兩分異樣,不過他仍是沒開竅,並沒看出今天的鬼瑤兒早不是昔日的鬼瑤兒,眼見鬼瑤兒只是站著生氣,便嘻皮笑臉的道:「也沒什麼兩樣嘛,就是軟一些啊,摸上手倒是很舒服。」

  他說得無賴,鬼瑤兒七分羞三分氣,但拿戰天風又沒有辦法,她功力遠比戰天風高,但今天的她,是無論如何不會對戰天風動手了,銀牙輕咬,只是盯著戰天風。

  戰天風個子又高了些,生活好,肚子裡有了油水,身上雖然仍是瘦,臉上卻有二兩肉了,這時看上去,雖然嬉皮笑臉沒半分正經,但還真不難看,或者說,也還好看,至少鬼瑤兒看著他沒有嫌惡的感覺,甚至還有幾分癡迷。

  戰天風不開竅,眼見她不出聲只是盯著自己看,有些心慌起來,叫道:「看什麼看,是不是又想鬼花樣來玩你老公啊,嘿,不是吹,你老公我從小到大就沒怕過人,不論你有什麼鬼花樣,統統放馬過來就是。」

  鬼瑤兒先前傷心欲絕,只想徹底撒手,但鬧了這會兒,一顆心卻又活了,聽了戰天風這話,心念一轉,想:「無論如何,我的鬼婚是在前面的,若說放手就放手,我自己無所謂,卻是壞了九鬼門千年的門規呢。」

  「什麼叫鬼花樣。」鬼瑤兒明眸一轉,俏臉一沉,道:「戰天風,第三關算你過了,現在開始第四關。」

  她這話輕聲細語,戰天風卻就差點栽一跟頭:「什麼?真的還玩啊?」

  「什麼叫真的還玩?」鬼瑤兒臉一沉:「九鬼九關,這是我九鬼門鬼婚千年的規矩,難道跟你開玩笑嗎?」

  「但現在情勢不同啊。」戰天風叫:「你現在不但服了我的斷腸相思蒜,還給我關在這萬年靈龜甲裡,我可是佔盡上風呢。」

  「佔盡上風怎麼著?」鬼瑤兒走到戰天風面前,手一揹,鼓翹的胸乳差點就要撞到戰天風身上,道:「你能把我怎麼樣?不給我解藥?毒死我?還是乾脆動手殺了我,哼,我現在就給你個機會,你動手就是,我不但不還手,而且保證一動不動。」

  「臭丫頭。」戰天風右掌猛地揚起。

  鬼瑤兒真的一動不動,甚至閉上了眼睛,心中低叫:「冤家,你就打死我吧,痛痛快快的死在你手裡,也好過苦受那相思的折磨。」

  在這一瞬間,與戰天風相遇以來的點點滴滴閃電般從腦中掠過,忽地就想:「如果最初那一會兒,我對他溫柔點兒,他會對我好嗎?」不過隨即自己便暗裡搖了搖頭,那時的鬼瑤兒和現在的鬼瑤兒,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那時的鬼瑤兒傲視天下,根本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裡,對著男人,她甚至都不會害羞,就象她洗澡時不會因身邊飛動的蒼蠅害羞一樣,又怎可能溫柔的對待戰天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