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他這聲音突然而來,花蝶衣嚇一大跳,因為身邊沒人啊,最近的只有鳳飛飛和蔡九,可明明不是這兩人的聲音,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四下亂看,戰天風卻又傳聲道:「不要找了,你找不到我的,只要照我的話做,才能救得你靈羽六翼,若不照我的話做,靈羽六翼可就要變做靈牌六翼了。」

  他這一說,花蝶衣不再亂找了,臉上露出又驚又疑的神情,道:「前輩是。」她覺得戰天風的聲音有點子熟,但一時又想不起來。

  「不要問這麼多。」戰天風不答她,道:「你左手對著鬼瑤兒那面是個空檔,你直衝到亭子裡去,對鬼瑤兒說,就說有戰天風的消息告訴她,如果她想聽,你讓她湊耳過來,我對她說句話,她就會伸手幫你們。」

  戰天風一提到自己的名字,花蝶衣一下就想了起來,低叫道:「你是戰天風戰少俠,你在哪裡?」

  聽到戰天風的名字,鳳飛飛也回過頭來,看花蝶衣道:「戰天風?他在哪裡?」

  戰天風急了,叫道:「你別管我在哪裡,快照我的話做,遲恐不及,記住要裝得象,要象真有我的消息告訴鬼瑤兒一樣,那鬼瑤兒聰明得很,你稍有不對她就會動疑。」

  他急,花蝶衣心中卻始終有些驚疑不定,她即弄不清戰天風到底在什麼地方,又想不通戰天風有什麼本事只憑一句話就讓鬼瑤兒伸手相助,九鬼門滿天下追殺戰天風她是知道的,鬼瑤兒沒道理會要聽戰天風的話。

  但此時情勢緊急,花蝶衣心中雖疑,卻也不得不試一下,略一猶豫之下,便飛身向鬼瑤兒直掠過去,口中同時大叫:「鬼小姐,我有戰天風的消息,你想不想知道?」

  喬曉林始終拿不準鬼瑤兒的來意,魚玄姑等自也一樣,所以只是三面合圍,空出鬼瑤兒那一面,這是不得已,誰敢拿背對著鬼瑤兒啊,萬一她翻臉動手呢,豈非自己找死?因此花蝶衣掠向鬼瑤兒,倒是不受阻攔。

  聽到戰天風三個字,鬼瑤兒臉色大變,兩眼電光般盯著花蝶衣,叫道:「你說什麼?你有他的消息?他在哪裡?」

  花蝶衣一面飛掠一面盯著鬼瑤兒的臉,眼見她這般神情,心中即喜又疑,喜的是,鬼瑤兒對戰天風的消息真的感興趣,疑的是,鬼瑤兒的神情不太對,她得來的消息,戰天風和九鬼門是冤家,鬼瑤兒對戰天風惟一的興趣,只是想捉到他挫骨揚灰而已,但現在鬼瑤兒臉上的神情卻明顯不對,具體哪裡不對她也說不出來,她只是憑著女孩子特有的敏感,察覺到了鬼瑤兒眼神中的一絲絲異樣。

  戰天風當然也在看著鬼瑤兒,他也擔心啊,萬一鬼瑤兒對他的消息全無興趣,不讓花蝶衣近身,那他的計策就要落空了,這時眼見鬼瑤兒滿臉興趣的樣子,可就一喜,同時又一怒,暗暗咬牙:「臭丫頭,老子真的跟你前世是冤家呢,一聽到老子的名字就滿眼放綠光要吃人肉的樣子,嘿,跟你說,老子的肉雖然香,崩牙呢。」

  唉,他哪裡知道,鬼瑤兒確實想吃他的肉,卻不是恨得要吃他的肉,而是愛得要吃他的肉。

  右面離亭子最近的是葫蘆道人,看花蝶衣急掠向鬼瑤兒,口中急叫:「鬼小姐,小心這人弄鬼。」身子一起,便要斜里攔截花蝶衣,他這麼提醒鬼瑤兒,其實是個拍馬屁的意思,不想鬼瑤兒兩道冰寒的眼光刷的射過來,一聲冷叱:「你是什麼東西?」

  葫蘆道人剎時就象給她的眼光凍僵了,再不能動彈,心中氣惱尷尬,卻是不敢回嘴。

  花蝶衣掠進亭中,鬼瑤兒道:「戰天風在哪裡?」

  花蝶衣對戰天風這時已信了七分,一切便依戰天風的話,看了鬼瑤兒道:「你附耳過來。」

  鬼瑤兒本來精明之極,但此時胸中情火熊熊,只是略一猶豫,掃一眼花蝶衣,真個便湊近身來,當然,也是因為她看出花蝶衣功力不高,撐死也就是二流之境,不怕花蝶衣弄鬼,她又怎麼想得到,花蝶衣身上,竟然藏著個天底下第一號會弄鬼的戰天風。

  戰天風凝神蓄勢,鬼瑤兒一近身,他急念口訣,身子霍地鑽出,搶先伸出的右手閃電般扣住了鬼瑤兒脈門,擔心鬼瑤兒功力太高,脈門扣不住,左手同時還連點了鬼瑤兒身上兩處穴道。

  如此近在咫尺又完全出其不意的偷襲,鬼瑤兒如何可能防備,剎時受制,當然,在戰天風竄出龜殼的剎那,沒了龜殼靈力的屏蔽,鬼瑤兒感應到了靈力的波動,但那時已經是太晚了。

  鬼瑤兒一驚之下,看清是戰天風,剎時又是一喜,心中還有無窮疑問,驚叫道:「戰天風,你——你又玩的什麼鬼花樣,你躲在哪裡?」

  戰天風一著得手,心下大鬆,嘻嘻一笑,道:「娘子好,看來娘子對為夫還是很關心的嘛,一見面就問寒問暖的。」口中嘻笑,左手早去裝天簍裡摸了個東西出來,說老實話他自己也不知那是什麼東西,反正是香料之類的,有可能是塊薑,也有可能是辨蒜,他也不管,只順手便往鬼瑤兒嘴裡塞去,口中還笑:「乖,你對老公這麼好,老公有獎。」同時扭頭掃一眼鬼冬瓜兩口子,笑道:「你兩個不要動,我只是餵你家小姐的好東西,可你兩個要動時,你家姑爺我餵的可就是刀子了。」他這一嚇有效,鬼冬瓜兩個果然就不敢動了,只是一臉驚怒的看著他。

  鬼瑤兒穴道被制,靈力無法運轉,但腦袋能動,見戰天風不知把什麼東西亂塞過來,慌忙扭頭,叫道:「你給我吃什麼鬼東西?」

  戰天風嘻嘻笑:「不是鬼東西,是好東西,娘子你別躲啊,所謂禮輕情義重,東西雖不大,你家老公我的情義可是重著呢,怎麼,覺得手餵不夠親熱,要不我嘴對嘴給你餵下去。」

  鬼瑤兒本來把嘴巴左右亂扭,聽到這話有些慌了,心下思忖:「這個鬼天不怕地不怕,什麼都敢做,要是真個嘴對嘴來餵,這麼多人看著,可就要羞死了。」一猶豫之間,嘴裡已給硬塞了個東西進來,也不知是什麼,只覺入嘴一辣,慌要往外吐,而戰天風這時也看清了,果然是一辨蒜,靈力急送,把一辨大蒜硬生生送入鬼瑤兒肚子裡去。

  那辨蒜有點子粗,鬼瑤兒櫻桃小口的,喉嚨也不大,這麼硬生生送下去,可就吃了點子苦頭,一時不住的咳嗽,一邊的鬼冬瓜夫婦看得驚怒俗狂,鬼冬娘急叫小姐,鬼冬瓜則瞪了戰天風怒叫:「小子,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戰天風全不怕他,嘻嘻一笑,道:「俗話說打是親罵是愛,我夫妻兩個打情罵俏,要你們操的什麼心。」

  鬼瑤兒好不容易緩過氣來,罵:「你想憋死我啊。」

  「冤枉啊娘子。」戰天風大叫:「你這麼漂亮又這麼溫柔,我怎麼捨得憋死你呢。」

  他純粹鬼扯,可聽在鬼瑤兒心裡,卻就是一甜,雖然她也知道戰天風這個是鬼話,但鬼話她也愛聽,輕輕呸了一聲:「你是巴不得我死了吧。」話是這麼說,本來蒼白的臉上卻透出紅暈來。

  戰天風這麼奇詭無比的鑽出來,所有人都看呆了,靜靜的聽他兩個說話,離得最近的自然是花蝶衣,她也看得最清楚。

  戰天風跟鬼瑤兒說話,一開口就是娘子老公的,花蝶衣先以為他只是口舌上佔佔鬼瑤兒的便宜,因為江湖傳言且不說,就是戰天風一動手便制住鬼瑤兒,他兩個之間也該不會有什麼親密的關係,然而聽了鬼瑤兒這輕輕一呸,再看了鬼瑤兒暈紅的俏臉,她可就呆了。

  她是女孩子,自然也明白女孩子的心理,鬼瑤兒這個樣子,正是心有所愛,情不自禁的情感流露。

  「鬼瑤兒竟然真的喜歡他,這是怎麼回事?如果說他兩個之間有私情,但戰天風為什麼又這麼對她?」花蝶衣再想不明白,一時呆了。

  「好了娘子,咱兩個的私房話,晚上到床上慢慢說,現在你先給老公我幫個忙吧。」戰天風嘻嘻笑著,解了鬼瑤兒的穴道,卻仍不鬆開鬼瑤兒的脈門,湊到鬼瑤兒耳邊道:「乖乖聽老公的話,否則我給你餵的好東西可就要在肚子裡發芽了,到時生下個冬瓜不象冬瓜南瓜不象南瓜的東西來,你老公我可是不認的。」

  鬼瑤兒給他在耳邊輕輕呵著熱氣,只覺全身酥軟,幾乎有站都站不穩的感覺,腦子裡更是迷迷糊糊的,全忘了此時何時,更忘了身處何地,竟就想:「如果他每天都這樣跟我說著話兒,那就好了。」一張俏臉,就象傍晚落日時分的火燒雲,越發的紅透。

  鬼瑤兒臉上的紅暈,戰天風自然也是看到了的,但人人都能看出鬼瑤兒是為情所迷,戰天風卻偏偏沒看出來,心下只是嘀咕了一下:「鬼丫頭發春了麼?小臉兒這麼紅?」念頭就這麼閃了一下,再不往深裡想,放開扣著鬼瑤兒脈門的手,道:「娘子,你老公我很喜歡那女人的琵琶,給我去借來看看吧。」說著向舞弦一指。

  鬼瑤兒身子一直軟軟的,戰天風一鬆手,她竟差點一個踉蹌,慌忙站直了身子,臉上一時更加火辣辣的,瞟一眼戰天風,一聲不吭便向舞弦直撲過去。

  戰天風生怕鬼瑤兒不聽他挾制,鬆手放開鬼瑤兒後,自己先退開了一步,凝神戒備,不想鬼瑤兒一聲不吭便向舞弦撲了過去,心下大喜,想:「鬼丫頭比以前好象聽話多了嘛,看來本大神鍋的煞氣見長,哈哈。」

  舞弦見鬼瑤兒向自己急撲過來,吃了一驚,叫道:「鬼小姐,你我兩幫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你真要幫這人跟。」話沒說完,鬼瑤兒已撲到近前,左手一晃,右手急抓她手中琵琶。

  舞弦慌地斜地一閃,鬼瑤兒次爪又至,爪風呼嘯,再不給舞弦開口的機會,舞弦閃得兩爪,第三爪避無可避,只得揮動琵琶迎擊鬼瑤兒左脅,鬼瑤兒仍是一聲不吭,先前紅透的俏臉這會兒又是寒霜一片,也不取短劍,雙爪如風,將舞弦逼得連連倒退,自然也再不能彈她的無音譜。

  魚玄姑等人見鬼瑤兒竟真的聽了戰天風的話撲向舞弦,無不又驚又怒,眼見舞弦不是鬼瑤兒對手,魚玄姑向姜家兄弟一指:「你兩個去相助舞護法。」

  姜家兄弟應一聲是,飛身撲出,身剛一動,亭子裡鬼冬瓜一聲低哼:「好大膽。」右爪一探,身隨爪動,十餘丈距離一閃即至,一爪抓向姜漁後背,爪勢凌厲,薑樵一聽他爪風,便知以薑漁一人之力抵擋不住,搶先回刀,斜裡劈向鬼冬瓜,薑漁同時回刀,兄弟倆雙刀合壁,倒也不懼鬼冬瓜雙爪,但卻再也休想抽身去相助舞弦。

  舞弦的琵琵一停,大公雞立刻將腦袋從夜不啼懷裡伸出來,引頸長啼,重又恢復了精神,而花蝶衣的蝶,蔡九的蝠,鳳飛飛的鷹鷲也紛紛飛了起來。

  喬曉林一看情勢不妙,他倒是能伸能縮,急對魚玄姑道:「魚護法,九鬼門橫裡插手,這事得稟報會首,我們先撤吧。」

  喬曉林是一錢會四大堂主之一,地位本在魚玄姑之上,但魚玄姑舞弦名為一笑樓護法,其實都是錢不多的情婦,身份特殊,所以喬曉林面子上還得尊重魚玄姑。魚玄姑自也知道今夜有敗無勝,喬曉林即然找了九鬼門這個藉口,面子上也就下得來了,點頭道:「一切由你做主,會首面前,我們自會分說。」

  喬曉林大喜,道:「多謝魚護法。」隨即下令所有人四面撤退。

  姜家兄弟對著鬼冬瓜,略有餘力,要撤也容易,倒是舞弦給鬼瑤兒壓著打,鬼瑤兒不鬆手,她想走都難,魚玄姑看明情勢,喬曉林一叫退,她飛身便向鬼瑤兒撲去,另一面的鬼冬娘早在留意著,飛身截擊,但喬曉林也明白這中間的厲害關係,舞弦今夜若吃了虧,錢不多面前絕對難以交待,因此鬼冬娘身子一起,他也如飛撲出,誓要纏住鬼冬娘,不讓她截擊魚玄姑。

  這些人都是身法如電,姜家兄弟也是邊打邊走,園子裡剎時間便沒了什麼人,鳳飛飛幾個本來自付必死,不想平空鑽出個戰天風,眨眼情勢倒轉,一時便有些發呆,幾人對視一眼,都看向戰天風,鳳飛飛道:「戰少俠,我們要不要去幫鬼小姐。」

  「拉倒吧。」戰天風大大搖頭:「九鬼門裡的都是些鬼,鬼要人幫忙嗎?我們快走吧。」當先掠起,向著與鬼瑤兒相反的方向急飛出去,花蝶衣幾個忙隨後緊跟。

  飛出數里,戰天風身法略緩,看鳳飛飛幾個道:「你們現在到哪兒去?」

  鳳飛飛幾個相視一眼,花蝶衣看向鄒印道:「即然撕破了臉皮,一錢會是必定不肯甘休了。」

  鄒印明白她的意思,道:「銅城能住便住,不能住也無所謂,蜂堂那一點小小的產業更是值不了幾個錢,倒是拖累了你們,我心中不安。」

  蔡九哼了一聲:「現在還說這話做什麼?」

  「是。」鳳飛飛點頭,看一眼眾人,道:「我的看法,大家一起去萬異谷,同時給靈花靈獸兩宗發出靈信,讓他們在祖師爺冥壽之日來谷中相會,我們萬異門不能再這麼散沙一團了,一定要團結起來,重振聲威。」

  「這個主意好。」夜不啼大聲贊同。蔡九花蝶衣幾個也相繼點頭,鄒印最後也點了點頭。

  意見統一,鳳飛飛大喜,看一眼戰天風,道:「戰少俠為我們不但得罪了一錢會,今夜又加倍的得罪了九鬼門,若不是他,這會兒我靈羽六翼只怕已成了靈羽六鬼,所以我有個提議,請戰少俠去萬異谷,我們與戰少俠共進退。」

  「有恩必償,有仇必報。」夜不啼慨然點頭,花蝶衣幾個也一齊點頭。

  戰天風就是想要進萬異谷一探稀奇,這會兒得償所願,狂喜,面上卻還想要假惺惺一番,剛要開口,猛聽得遠遠的叫聲傳來:「戰天風,你往哪裡走。」竟是鬼瑤兒追來了,黃泉獨步身法展開,來勢如電,遠比戰天風等人的遁術要快得多。

  戰天風大吃一驚,心念電轉:「這可是個冤鬼,一旦給她纏上了,不褪兩層皮可是脫不得身。」

  他正尋思擺脫鬼瑤兒的計策,鳳飛飛幾個卻一齊停步轉身,戰天風又吃一驚,忙也停步,叫道:「你們做什麼?快跑啊。」

  鳳飛飛搖頭,道:「戰少俠,你是為我們得罪鬼瑤兒的,我們自然要替你盡力。」

  「什麼我為你們得罪鬼瑤兒,我和她是老冤家了呢。」戰天風苦笑,眼見鳳飛飛幾個神色堅決,知道不可能勸得他們先走,心下嘆氣,抬眼見鬼瑤兒越飛越近,心中忽又生出一個古怪主意:「對了,只有用這個法子困住她。」悄聲對鳳飛飛幾個道:「你們別吱聲,我有對付這鬼丫頭的獨門散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