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在烏龜殼裡看戲,心下嘀咕:「通神堂若就只這點斤兩,可拿不下夜不啼幾個,而只要給夜不啼幾個走了,通神堂這揚威大會也就完了,其他幫派絕不會再乖乖聽喬曉林的話,但姓喬的不會只這點佈置吧,他看上去可是精明得很啊,不該這麼草包。」

  戰天風正轉著念頭,忽感應到遠處靈力波動,直向園子而來,來勢勁急,而且是三面齊至,頓時暗暗點頭:「果然另有埋伏,而且不在這宅子裡,所以鳳丫頭的鳥查不到,姓喬的果然不是草包。」

  來人速度極快,便在戰天風暗暗點頭的當口,三面都已顯出人來,卻都是熟人,左面來的是魚玄姑,右面則是姜家兄弟,後面是沒了紅葫蘆的葫蘆道人,只是不見關易武。

  「這四人果然都是一錢會的人。」戰天風暗叫:「這勢力有點子橫,除非再來兩隻大公雞,否則鳳丫頭幾個不是對手。」

  鄒印對和一錢會公然衝突,心中一直有疑慮,但一見魚玄姑和姜家兄弟,頓時怒火沖頂而起,指了姜家兄弟叫道:「你們果然都是一錢會的走狗。」他先前雖猜魚玄姑幾個是一錢會的人,但仍只是猜測,或者說,心中存了一絲絲的僥倖,盼望一錢會並沒有象他猜的那樣在暗裡支持關易武,因為通神堂是沒有姜家兄弟幾個人的,更別說魚玄姑了,這時眼見魚玄姑幾個真的都是一錢會的人,也就坐實了先前的猜測,對付他的,確實不僅僅是關易武,而就是一錢會,俗話說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他便再能忍,到這會兒可也忍不住了。

  薑漁嘿嘿一笑:「姓鄒的,你今天就認命了吧。」

  「是嗎。」蔡九一聲陰笑,手一揮,袖子裡伸出一條黑帶子,閃電般的向姜漁射去。

  「什麼破玩藝兒。」薑漁冷哼一笑,手中刀一揚,當頭便斬,另一面的魚玄姑忽地叫道:「小心,那不是帶子,是吸血蝠。」說話間左手一揚,一片銀光射出,正射在那黑帶子的中段,那黑帶子忽地一斷,隨即散開,竟真的是一隻隻的蝙蝠,先前一隻咬著另一隻的腳,射出的速度又快,所以看上去便跟一黑帶子差不多,而魚玄姑手中打出的那片銀光卻是一把銀針,釘在死蝙蝠身上。

  魚玄姑打出銀針的同時,姜漁給她一言提醒,不敢再象劈帶子一樣迎頭橫劈,中途收招,斜身跨步,與姜樵靠到一起,兄弟倆雙刀合壁,形成一個刀圈,阻殺蝙蝠,散開的蝙蝠烏壓壓撲至,但在姜家兄弟的刀圈前卻是一觸而散,衝不進去,剎時間便落下一地的死屍,有的落到地下卻還沒死透,尖牙吱吱,細細的紅腳爪顫動著,給人一種十分怪異的的感覺,任何人看了一眼都不願再看第二眼。

  蝙蝠帶給魚玄姑看破,蔡九一聲怪笑,另一隻袖子裡又是一條黑帶射出:「即認得吸血蝠,那就嚐嚐它的味道吧。」

  他這條蝙蝠帶直射魚玄姑,射出一半,他手卻忽地揮動起來,劃一個圈子,再猛地一抖,蝙蝠帶給他帶得在空中劃一個大圈,就象舞龍一樣,當圈子擴到最大的時候,忽地一炸,無數的蝙蝠漫散開去,眨眼間滿園都是蝙蝠在飛動,魚玄姑姜家兄弟等好手急舞刀劍,以靈力形成防禦圈,使蝙蝠不能近身,但通神堂的普通弟子就慘了,一般的普通弟子沒什麼靈力,無法形成靈力圈,只有把手中刀劍一通狂舞,但刀劍舞得再快,也終有縫隙,吸血蝠卻是見縫便鑽,撲到身上便咬,而只要給一隻咬中,刀法一亂,其它的吸血蝠便會一湧而上,只要一瞬間,頭臉手上便會爬滿蝙蝠,一邊吱吱亂叫,一邊尖牙利嘴猛吸鮮血,蝙蝠咬一口,其實沒什麼了不起,但那麼多蝙蝠爬在身上亂咬亂叫,卻會讓人心中生出巨大的恐怖感,便是邊上看的人,也會覺得毛骨怵然。

  與會的眾幫派首領眼見滿園蝙蝠亂飛,無不心下發毛,轉身便跑,會遁術的起在空中觀戰,不會遁術的便遠遠跑了出去。惟一沒動的是亭子裡的鬼瑤兒三個,鬼冬瓜夫婦各站一邊,一見蝙蝠過來,便以袖風趕出去,他兩個功力了得,袖風趕蝠便如趕蚊子一樣,不過蔡九也是有意不去招惹鬼瑤兒,進亭的蝙蝠不多,只是偶爾一兩隻不聽指揮的滑進去。

  通神堂弟子雖也害怕,但不敢跑,只以手中刀劍亂拍亂打,有人便叫:「拿火把,拿火把。」果然便有人拿了火把來,火把一舞,蝙蝠不敢近身,其他人見火把有效,便拿了更多的火把來,一時便穩住了陣腳,喬曉林一見大喜,叫道:「四下圍死了,莫要放過一個。」

  見蝙蝠不敢近火,花蝶衣頓足:「九叔真是,你先讓我放蝶啊,現在怎麼好?」

  「火把有什麼了不起。」鳳飛飛在一邊冷哼一聲,驀地裡撮唇作哨,尖利的哨音劃破夜空,直衝九天,隨著她哨音,空中忽地傳來鷹鷲的尖叫,一群群鷹鷲如箭一般撲將下來,這些鷹鷲竟不怕火,通神堂弟子雖以火把亂舞,鷹鷲卻仍直撲上去,鋼鉤鐵爪抓走火把,抓破頭臉,通神堂弟子一時慘叫聲不絕,陣腳復亂。

  蔡九大喜,一面以吱吱聲指揮吸血蝠配合鷹鷲攻擊,一面對花蝶衣道:「你放蝶就是,我的吸血蝠只吸血,不吃蝶。」

  「真的?」花蝶衣大喜,手中笛放到口邊,吹了起來,笛音一起,她身上忽地有蝴蝶飛出,先還只是幾十隻,隨後越來越多,無數的蝴蝶從她身上飛了出去,大小各異,顏色斑雜,那情形,彷彿花蝶衣不是一個人,而就是無數的蝴蝶組成的身子。

  看著無數蝴蝶從花蝶衣身上飛出去,戰天風先前也沒明白,不知道這麼多蝴蝶哪來的啊,心下便嘀咕:「難道這花蝶衣不是人,竟是一個蝴蝶精,晚間我看到的她那白生生的大腿兒竟是蝴蝶腳?」

  莫怪他疑,他是見過花蝶衣脫衣睡覺的,若說是一隻兩隻蝴蝶,那還可能藏在衣服袋子裡,但這麼多蝴蝶,又都活生生的,能藏在什麼地方呢?

  不過細一看之下,戰天風弄明白了,那些蝴蝶,是從花蝶衣身上掛的飾器的洞裡鑽出來的,尤其是腰間那圈海貝,蝴蝶幾乎是一群一群的飛出來,鑽出來時只是小小的一點,卻迎風而長,眨眼生成大小各異的蝴蝶。

  「原來她身上掛這些零碎不只是為了好看,而是用來藏蝴蝶的啊?」戰天風恍然大悟,卻還有點不明白:「可蝴蝶是活的啊,又這麼多,在這些貝殼裡怎麼藏得住?難道她身上這些貝殼都和我的萬年靈龜殼一樣,都是些寶貝?」

  不明白,忽地想到那日以靈龜甲換花蝶衣身上那龜甲時,那龜甲是隨手塞在自己袋子裡的,當下取出來,細一看,終於明白了,原來龜甲裡面,密密麻麻,竟有著無數的蝴蛹,顯然那些從花蝶衣身上飛出的蝴蝶,就是聽到笛音後破蛹而出的。

  「原來她不是蝴蝶精,不過一吹笛子就能讓這麼多蝴蝶破蛹而出,也算得上是妖法了。」戰天風心下嘀咕,又想到一事:「對了,這龜甲裡的蝴蝶怎麼不破蛹而出呢?看來她的妖法還是功力不夠,聲音雖能傳進萬年靈龜甲,妖法卻傳不進來,所以這龜甲裡的蝶蛹兒變不了蝴蝶。」壺七公當日跟他說過,說只要藏身龜甲裡,就任何人都拿他沒辦法,而龜甲明明是有縫的,怎麼會沒有辦法呢,隨便拿根針也可以挑進來啊,但這會兒卻有點信了,龜甲雖有縫,但本身的靈力卻強,外力想強行進入看來並不容易。

  花蝶衣身上的蝴蝶一飛出去,便在園中四散飛舞,蝴蝶的數量遠多過蔡九的吸血蝠,一時間滿園都是彩蝶飛舞,通神堂弟子對這些蝴蝶倒不怎麼害怕,只是亂拍亂打,蝴蝶不象鷹鷲,甚至還不如蔡九的吸血蝠,脆弱得很,一拍就死,戰天風在龜甲裡看著,可就迷糊了:「這些蝴蝶即不象蜂有針又不象鷹有爪,花蝶衣放出來做什麼啊?擺花嗎?」

  正自奇怪,異事突生,那些拍死了蝴蝶的通神堂弟子,突地伸手在自己身上亂抓起來,先還只是一個手抓,後來一個手抓不過來,乾脆刀也不要了,兩個手一起抓,口中邊抓邊叫:「癢死了,癢死了。」抓得臉上手上鮮血淋漓,仍不肯停手。

  先只是一小部份人這麼抓,很快抓的人越來越多,都是扔了刀劍,全身亂抓,也不怕鷹抓,也不怕吸血蝠,更別說圍攻花蝶衣幾個,所有一切全都不管,先抓了癢再說。

  魚玄姑一看情勢不對,急叫道:「不要碰那些蝴蝶,蝴粉有毒。」

  花蝶衣咯咯嬌笑:「沒錯,蝴蝶好看癢難抓,不抓到肉爛見骨,莫想停手。」

  「要抓到肉爛見骨癢才會止,這麼厲害。」戰天風終於明白了花蝶衣蝴蝶的厲害,又想到了肖勁空的蟲子,想:「花蝶衣的蝴蝶看上去弱不禁風,其實比鳳丫頭的鷹蔡吸血的蝠都要厲害,而蟲堂的蟲子也是一樣,看外表好象還不如花蝶衣的蝶,但飛絲天網卻能將七花會一網打盡,這靈羽六翼裡,還真是越不起眼的越厲害呢。」

  通神堂弟子聽說沾了蝴蝶身上的毒粉要癢到肉爛見骨才止,都嚇壞了,再加上蔡九的蝠鳳飛飛的鷹鷲不絕猛撲,再無法抵擋,往後潰散,喬曉林也有些心慌,想要先撤出去,避開花蝶衣的蝴蝶再說,卻又掛著鬼瑤兒,百忙中扭頭叫道:「鬼小姐,請先出園,待喬某擒下他們,再重新置酒給小姐陪罪。」

  鬼冬瓜夫婦仍和先前一樣,對偶爾飛進亭子的蝴蝶也是以袖風趕出,不碰蝴蝶身子,蝴粉便不會落下,所以鬼瑤兒一直穩坐,聽了喬曉林的話,鬼瑤兒一聲冷哼:「好個揚威大會,果然是威風八面。」

  喬曉林顧忌九鬼門,對鬼瑤兒始終客客氣氣,聽了鬼瑤兒的話,可就面上一黑。其實鬼瑤兒性子雖冷,卻精明識大體,她不是為通神堂的事而來,本不必諷刺喬曉林,要知一錢會雖不如九鬼門,可也是相去不遠,兩派之間平日都是彼此顧忌彼此克制的,鬼瑤兒完全沒必要平白無故的得罪喬曉林,但她一直沒能找到戰天風,心中失望,所以才有這句話,不過喬曉林一直懷疑鬼瑤兒是有所為而來,在這種情形之下,她的話只讓喬曉林更生忌憚,不敢公然頂撞,虛晃一刀,便要跳出大公雞和夜不啼的圍攻,先撤出去。

  便在這時,遠處忽地有冷笑傳來:「區區幾隻鳥兒蝶兒,還真不放在我一錢會眼裡。」

  喬曉林聞言大喜:「舞護法來了,太好了。」

  聽了他這話,花蝶衣面上變色:「迎風舞舞弦,錢不多藏在一笑樓裡的情婦?」

  鳳飛飛看她面色不對,訝道:「姐姐,怎麼了,錢不多一個情婦有什麼了不起,這魚玄姑不也是錢不多的情婦鳳尾魚嗎,不過如此。」

  「不對。」花蝶衣搖頭:「我聽師父說過,舞弦有一把琵琶,彈奏的無音譜人耳聽不到,鳥雀蟲魚卻可聽到,天生是我靈羽六翼的剋星。」

  「有這樣的事?」鳳飛飛也是臉上變色,失聲訝叫。

  「沒錯。」隨著話聲,一個女子飄然而來,這女子大約二十來歲年紀,身材高挑,彼具姿色,顯然便是舞弦了,她身後跟了兩個侍女,其中一個侍女手中捧著一具琵琶,舞弦掃一眼園中情勢,反手拿過琵琶,口中輕呤:「舞低楊柳樓心月,歌徹桃花扇底風。」邊呤邊彈,奇怪的是,她手中明明在撥弦,卻無琵琶聲傳出。

  戰天風聽了花蝶衣的話,便一直探頭到龜甲縫邊看舞弦,眼見她撥弦而無音,大是好奇:「真的是無音弦啊,人耳聽不到的聲音,蝶兒鳥兒能聽到,會有這樣的怪事?」

  但真有這樣的怪事,隨著舞弦琵琶的撥動,無論是蔡九的吸血蝠,鳳飛飛的鷹鷲,還是花蝶衣的蝴蝶,突然間都象喝醉了酒一樣,不再亂飛亂舞,狂啄猛撲,而是晃晃跌跌的在空中打起圈子來,一邊打著圈子一邊往下落。

  花蝶衣幾個大驚失色,慌忙吹笛的吹笛,吹哨的吹哨,口裡吱吱的吱個不停,但三人竭盡全力,平日如心使手的鷹鷲蝶蝠卻再不聽使喚,一層層落將下來,眨眼便是一地的蝴蝶蝙蝠,還有一隻隻腳軟翅軟在地下撲動的鷹鷲。

  即便是先前神威無比的大公雞,這時也縮成一糰蹲在地下,將一個碩大的雞頭鑽進了夜不啼懷裡。

  「真的這麼厲害。」戰天風目瞪口呆,而花蝶衣幾個則是人人失色。

  喬曉林狂喜,抱刀對舞弦一禮:「多謝舞護法。」轉頭看向夜不啼幾個,仰天一陣狂笑,道:「怎麼樣,你們幾個是自己受縛還是要喬某動手。」這時魚玄姑姜家兄弟已四面合圍,沒有鷹蝶蝠雞助力,僅憑自身功力,花蝶衣幾個無論如何沖不出去。

  鄒印臉上變色,看花蝶衣幾個道:「是我拖累了你們。」

  蔡九冷哼一聲:「鄒兄休要說這樣的廢話,腦袋掉了碗大個疤,有什麼了不得的。」

  鳳飛飛也叫道:「是,死就死,靈羽六翼能死在一起,奈何橋上,可也熱鬧了。」

  夜不啼輕輕拍大公雞脖子:「破天兒,破天兒,打起精神來,我們死做一起。」

  他們準備慷慨赴死,龜甲中的戰天風急壞了,腦子急轉:「這下可如何是好,要想個什麼法兒才救得他們呢,再以隱身法摸過去打爛那妖婦的琵琶?只怕來不及了,而且那妖婦也是一流高手,還不知能不能悄悄摸到她身邊而不給發覺呢。」他雖在西風城外以隱身法加斂息功殺過雪狼武士,不過那雪狼武士並不能算一流高手,能不能瞞得過一流高手,他是真有些懷疑,打爛舞弦的琵琶沒把握,可又怎麼辦呢?

  戰天風急轉念頭,一時卻想不到什麼辦法,眼光亂轉之間,不經意溜到鬼瑤兒身上,心中忽地一跳:「上次在佛印宗,扯了鬼皮做大衣,趕走了無天佛,今天能不能再把她的鬼皮借來用一下?」念頭一起,腦子滴溜溜飛轉:「要鬼瑤兒幫花蝶衣幾個自然是不可能,只有想法子捉住她才剝得她的鬼皮,但鬼瑤兒可不好捉,憑鳳丫頭幾個,全加起來只怕還打不過她一個,別說捉,想近她身都難,只有出奇不意,對了,這鬼丫頭恨得我要死,如果花蝶衣說有我的消息告訴她,她說不定會想要聽呢。」

  想到這裡,戰天風急將聲音凝成一線,直送到花蝶衣耳朵裡道:「花香主,靈羽六翼要想活命,就聽我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