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發了半天呆,天漸漸亮了,戰天風又飛掠回莊中,肖勁空還是先前那個姿勢,緊緊的抱著柳輕煙,戰天風叫了兩聲:「肖莊主,肖莊主。」

  肖勁空一動不動,戰天風心中黯然,知道肖勁空已是死了,唸了聲佛號:「阿彌托佛,也好,幾個人一起走,奈何橋上倒也熱鬧呢。」

  取了火,先從莊中燒起,再退出來,抱了柴,四面也點燃了,一時將座五柳莊燒成了火焰莊。

  「諸位,不論成仙成鬼,總之都托佛吧,兄弟我可走了。」戰天風對著大火作一個無名揖,飛身掠起,回洗馬城來。

  回到城中,午後了,馬橫刀見了他笑道:「怎麼樣,在哪家酒樓高就啊?」

  「沒有。」戰天風搖頭:「大師傅沒當成,給人追殺一陣,碰上了件怪事,馬大哥,你聽說過萬異門沒有?」

  「萬異門?」馬橫刀有些訝異的看著他:「你撞上萬異門中人了?」

  「你先別問這個。」一聽馬橫刀好象知道,戰天風急不可耐了,道:「你先告訴我萬異門的事吧,其它的我呆會告訴你。」

  馬橫刀呵呵一笑,點點頭,道:「萬異門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略一凝神,道:「萬異門是江湖中最獨特的一個門派,不屬白道,也不能算黑道,若嚴格來說,他們幾乎不算江湖中人,因為除非是不得已,他們根本不和江湖中人打交道,他們門中好象分為許多小的支派,有栽花的,有種草的,有放蜂的,有養鳥的,看上去,就象是一群遺世獨立的風雅之士,與世無爭,因此江湖上對他們的消息知道得也不多,我就只知道這麼個大概,就總體上來說,這些人不是壞人,但誰若惹了他們,他們會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報復方法,而且無止無休,十分的讓人頭疼。」說到這裡他看向戰天風,道:「你不是惹上了他們吧。」

  「不是我惹他們,是陰差陽錯撞上了。」戰天風說著把前後經過說了一遍,馬橫刀一聽大怒:「七花會我也聽說過,不擇手段的擴張勢力,原來又是枯聞夫人在後面弄鬼,簡直豈有此理。」

  「七花會不存在了,只怕還要搭上個鄧玉星。」戰天風嘻嘻一笑,卻又拍胸道:「五蟲布下的飛絲天網,是他們腦中噴出的血牽成的,叫什麼奪命紅繩,真的非常厲害,我就想不通,那玩意兒怎麼那麼毒。」

  馬橫刀想一想,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但萬異門不重玄功,借重的就是天地間異類的力量,這些方面自然有他獨到的長處。」

  「也是。」戰天風點頭:「蟲堂除了肖老大,其他幾個都只能勉強算做二流高手,便是肖老大也算不了一流高手。」

  「不知其它玩花的玩鳥的還有什麼古怪本事。」從馬橫刀嘴裡多知道了一些萬異門的事,戰天風對萬異越發有了興趣,有些雀躍的道:「不過我跑一趟萬異谷就全知道了。」

  馬橫刀看了他道:「兄弟要小心些,萬異門的人不算壞人,但都有些怪,惹上了他們真的很麻煩的。」

  「放心好了。」戰天風牛皮哄哄:「真刀真槍或許我還算不得一流高手,但若說玩古怪花樣,嘿嘿,當世頂尖高手中絕對有我神鍋大追風這一號人物。」

  馬橫刀呵呵而笑,他深知戰天風的本事,詭計多端,花樣百出,到也不太擔心。

  到傍黑時分,戰天風與馬橫刀道了別,先出城去,等太陽落山,取出玉葫蘆,肖勁空的本命神蟲飛出來,燕層雲四個的蟲子卻沒有動,戰天風劃破中指噴一股血到肖勁空的本命神蟲身上,那蟲子嗡的一聲,戰天風腦中忽地現出肖勁空的幻影,對他一抱拳道:「多謝戰少俠,每日夜間請戰少俠放我的本命神蟲出來,神蟲會給戰少俠引路,戰少俠只須隔三天給我一滴血便是。」

  「隔三天就要放血啊,你要是走得半年八個月,可憐我的瘦胳膊不就血幹肉盡了。」戰天風皺眉,不過這話沒說出口,卻想到一事,道:「奇怪,你靈魂兒寄在蟲子上,應該在我眼前現身啊,怎麼會化成幻影出現在我腦子裡,難道你的靈魂鑽到我腦子裡去了?」

  「不是不是。」肖勁空慌忙搖頭:「我的一點靈光確實寄身在本命神蟲上,但靈力有限,根本做不到白日顯靈,之所以在戰少俠腦中幻現,不是我鑽進了少俠腦子裡,而是因為我得了少俠的血,少俠因而感應到了我的一點陰靈而已。」

  「是這樣。」戰天風似懂非懂,卻想到三星洞裡天算星三個聚力顯靈的事,想:「靈魂就算不滅,但想要白日顯靈,一般人絕對是做不到,所以天算星師父三個才要三人合力,而肖老大就算借了我的血,也只能讓我感應到他的陰靈,不能顯魂。」

  見戰天風點頭,肖勁空幻影消失,盤旋的蟲子嗡了一聲,當先飛去,速度倒也不慢,戰天風先以凌虛佛影跟著,跟得一段不耐煩了,把煮天鍋取出來,一屁股坐在鍋裡,借鍋遁跟著,遁得半夜,他差點都睡著了,好在煮天鍋乃靈性之物,並不怕會跟丟。

  到天光微明,太陽出來時,那蟲子不再前飛,肖勁空又在戰天風腦中現出幻影,不過戰天風現在知道了,不是肖勁空真的在他腦中現出幻影,而只是他感應到了肖勁空的靈光,就好比他聽見一個熟人的聲音而在腦子裡顯出那人的樣子一樣,當然,他這個理解不完全對,但也八九不離十了。

  肖勁空對戰天風抱拳道:「戰少俠,白天我陽氣不足,不能飛了,勞你累了一夜,不好意思。」

  「那沒事。」戰天風取出玉葫蘆讓肖勁空的本命神蟲進去,心下轉念:「肖老大變成了蟲,好象比先前客氣多了呢。」

  以戰天風現在的功力,等閒七八天不睡覺也沒事,何況夜間借鍋遁飛掠時還瞇了一會兒呢,因此這會兒一點睡意沒有,但沒有肖勁空的本命神蟲帶路,戰天風再有精神也走不了,只得歇著,他找了座小鎮子,先吃了早餐,無事可做,在小鎮上逛了兩圈,也沒什麼看的,見一面酒旗飄揚,突地就想:「聽說酒量也是練出來的,反正沒事做,我何不就練起來,免得七公那老狐狸老是笑我。」

  一時興奮起來,拐腳進了酒樓,一拍桌子:「先拿兩罈酒來打口乾。」這話大,店小二嚇一跟鬥,戰戰兢兢抱了兩罈酒來,又切了一盤熟牛肉。

  店子里客不多,店小二無事,躲在一邊偷眼看戰天風,到要看兩罈酒打口乾的酒神是個什麼樣兒,看了小半個時辰,有客招呼轉了個身,再回頭突然不見了戰天風身影,急慌慌四下亂找,卻在桌子底下看見了戰天風,醉癱了,那小二還有點疑惑,抬頭再看那兩罈酒,可就笑翻了,兩罈酒裡,一壇根本沒動,另一罈呢,倒是下去了一截,但那小二是打慣酒的,可以肯定,下去的那截子,最多不超過兩斤酒。

  唉,沒辦法,戰天風的酒量最大也就是這個樣子了,那還是這店子裡的酒水較談,否則醉得更快。

  戰天風一覺醒來,夕陽快要落山了,一縷餘光從窗子射進來,讓他有些發暈,一時不知自己到底在哪裡了,坐起來搖了半天腦袋才想起在酒店喝酒的事,可先前是在酒店大堂裡,這會兒卻是在客房裡,怎麼回事呢,不用說,自然是他喝醉了,小二扶他來房裡睡下的。

  想明白了,戰天風大是喪氣:「這酒量怎麼就練不出來呢,氣死。」

  這時房外似乎有響動,他嚇一大跳:「啊呀不好,先前吹下牛皮了,這會兒可不好再見那小二,雖然說英雄也有醉酒日,美女自有色衰時,但酒桌下的英雄到底不見得有多麼光彩。」

  他手腳飛快,左手掏出一塊碎銀子放在桌上,右手一拍床沿,身子便從窗口飛竄了出去,而他耳朵同時也聽到了推門聲,不用說,自然是小二進來了,心下暗叫:「還好醒得及時,否則這醜就出大了。」

  他卻不知道,那小二雖見他不告而別,但看了他留在桌上的遠遠超過酒錢的銀子,到是讚了他一句:「這客官,雖然沒酒量,到是有酒德呢。」只可惜戰天風溜得太快,這句讚揚沒聽到,否則要聽到別人誇他有酒德,可就有得吹了。

  戰天風到鎮外,太陽剛好就落山了,他掏出玉葫蘆,放肖勁空的本命神蟲出來,肖勁空現身一抱拳,隨又前飛,戰天風照舊借鍋遁跟著,有了昨夜的經驗,知道煮天鍋有靈性不會跟丟,也懶得看了,剛好酒沒全醒,又睡一會,到下半夜睡不著了,便在煮天鍋練起功來,一練功才想起手印有日子沒練了,不過多練一次少練一次,好象也沒什麼區別,搖搖頭,把九轉回鍋氣練了幾遍,復練聽濤心法,但耳邊風聲呼呼,難得入靜,練了一回兒也就算了,

  到天明,肖勁空的本命神蟲復鑽回玉葫蘆中,戰天風昨天雖出了一回醜,但為了將來能和馬橫刀整夜喝酒聊天,還是要練酒量,不過這次學了乖,到一處鎮子上買了酒,不在酒店裡喝,飛到鎮外一個無人的山谷裡,心下自得:「我在這山裡喝,便醉了也沒人看見,不會弱了我神鍋大追風的名頭。」

  進山谷,剛好驚起兩隻野雞,他雖買了點熟牛肉,不過野雞肉好久沒吃了,順手都抓了,溪邊洗剝乾淨,裝天簍裡香料齊全,無時烤得金黃油亮,雞香滿谷,戰天風將兩隻雞兩罈酒做兩邊放著,熟牛肉放中間,笑道:「馬大哥,咱哥倆一人一隻雞一罈酒,牛肉就搶著吃了,哈哈,乾啊。」

  抱了自己那罈酒,撕了隻雞腿,喝口酒咬口雞,很有點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的豪氣,不過酒量照舊沒長進,不到兩斤酒下去,早醉翻了,肥嘟嘟一隻大野雞,吃不到小半隻。

  又是睡到差不多天黑才醒來,夕陽刺眼,坐起來伸個懶腰,睜了眼四下一看,猛地駭得直跳起來,就在他身前不遠處,竟然睡著一隻吊睛白額大虎,震天動地的打著呼嚕。

  「這畜生,怎麼就摸了來,怎麼卻又睡著了,不吃我呢?」戰天風一時駭出半身冷汗:「難道我做過天子,山神隨身佑護,以至於大蟲也不敢吃我?」

  想是這麼想,不過他自己也知道這是胡思亂想,基本屬於白日做夢那個類型,但老虎為什麼不吃他反而在他邊上睡著了呢,細一看,戰天風明白了,一時哈哈大笑,怎麼回事呢?原來他喝醉後,不小心打翻了酒罈子,卻剛好倒在野雞上,把一隻燒雞泡成了一隻醉雞,那老虎聞得香味來覓食,自然先吃香噴噴的野雞,大半隻醉雞吃下去,竟就和戰天風一樣,爛醉如泥了。

  戰天風一通大笑,把那虎笑醒了,翻身爬起,對著戰天風一聲吼,卻忽地腳一軟,一下跌翻了,原來酒性還沒過,四腳發軟呢,老虎醒來,戰天風本來有些怕,一看它那個樣子可又笑翻了,那虎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四腳發軟,爬起來低吼一聲,不敢來撲戰天風了,夾起尾巴就跑,中途卻又摔了兩跤,暮色中看去,還真和晚歸的醉漢差不多,戰天風看了笑得出眼淚。

  天黑了,戰天風把肖勁空的本命神蟲放出來,復又趕路,那蟲子一直向南,戰天風知道肖勁空不會說,也懶得問,反正借鍋遁跟著,又不要費力,這會兒天氣也好,風吹著反涼快。

  到天明再收了蟲子,戰天風一時倒有些躊躇了,昨天雖看那隻大老虎四腳軟軟的樣子蠻好笑,但事後想來,還真是有些怕,心下嘀咕:「還是不要再去山裡喝酒了吧,要是醉死了再來個大老蟲什麼的,真把本大神鍋做點心一口叼了去,划不來呢。」

  不好去山裡練酒,酒店裡練又怕丟面子,這酒一時喝不成了,到一個小城裡落下,吃了早點,一時無事可做,在城裡晃來晃去,看見家妓院,有點子動心,但再一想,便又暗裡搖了搖頭,想:「我要是嫖妓,晨姐就算知道了不高興,不至於不愛我,但雲裳姐要是知道了,只怕從此要笑臉對我了,還是算了吧,而且這些鄉下大媽大姐,也實在讓人沒胃口,七公若知道我在這些地方嫖,鐵定都要笑我沒眼光呢。」

  想到當日壺七公笑他黃毛雞崽兒時的那副鬼臉,一時恨得牙癢癢的,更是對妓院沒了半點胃口,快步拐了過去。

  過一條街,突然聽到旁邊巷子裡有嚷嚷聲,略一聽,竟然是擲骶子和下注的嚷嚷聲,戰天風眼睛一亮:「難道是家賭館?」拐進巷子一看,裡面果然是間賭館,規模還不小,這會兒就開了三四桌,原來這城裡賭風甚盛,便是大白天,賭鬼也多著呢。

  戰天風以前也常進賭館,不過看得時候多,賭的時候少,沒辦法,沒錢啊,這會兒不同,懷裡可是揣著好幾張金葉子呢,找了張桌子加進去,伸手就掏出一張金葉子往桌子上一拍:「大爺我做莊。」

  以前龍灣鎮上,常見這種賭客,袖子一捋銀子一拍,那叫一個豪氣,戰天風一直羨慕得要死,這會兒好不容易有了資本,立即就學了出來。

  他這一拍,果然威風,人人看他的眼光立馬都不同了,旁邊桌子上也有人湊了過來,人越多戰天風越有興,紅光滿面,甚至瘦瘦的脖子都因過度興奮而脹得通紅了。

  戰天風的手氣先還不錯,但慢慢的就不行了,到後來越來越臭,最後不但身上的散碎銀子輸了出去,幾張金葉子也輸得乾乾淨淨。

  戰天風這會兒輸紅了眼,左右一摸,再摸不出半個銀角子,卻一眼瞟到了手指上肖勁空給他的那枚戒指,順手取下來,往桌子上一拍,喝道:「這是我家的傳家寶,做十兩銀子,來來來,下注下注,哪個有種贏了去,轉頭大爺拿一百兩銀子來贖。」

  那戒指看上去也古色古香,最主要是他先前懷裡掏出來的金葉子讓賭客們信他的話,那戒指就算不是真的傳家寶,至少不會是假貨,因此紛紛下注。

  賭館的管事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漢子,戰天風一坐莊,他就非常留心戰天風,要知道懷裡面能掏出金葉子的人,終究還是不多見的,不過一直只是冷眼旁觀,直到戰天風把戒指拍到桌子上,讓他看清了戒指上雕著的那條蟲,他才一下子變了神色,到桌邊來又細看了一眼,確認沒錯,轉身叫過一個人,吩咐了兩句,那人如飛去了。

  戰天風全沒留心這些,因為他手氣突然紅了,竟然連贏了幾把,面前銀子又多了起來,如此輸輸贏贏,又撐了小半個時辰,最終還是把戒指輸了出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