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而這裡戰天風身後也有風聲急掠,那中年漢子和黑衣漢子都死了,店小二在戰天風前面,後面的是什麼人呢?戰天風急回身,原來是先前放弩箭的漢子,卻不是兩個,是四個,不過戰天風一眼便看出,這四人功力都不高,只是勉強能運使遁術而已,三流都不入,應該只是配合那中年漢子三個行動的。

  戰天風雖一鍋切了中年漢子,兩字打死了黑衣漢子,但心裡知道,只是打了個意外,這三人功力都不弱,便是個打個平手放對,他要贏也至少要到數十招開外,因此這時雖只剩下個店小二,他卻甩頭不理,回身迎上那四條漢子。

  「什麼軟柿子不要捏,切,柿子就要撿軟的捏,軟的不捏捏硬的,不是傻瓜也是冬瓜。」心底暗叫,鍋出如風,正迎上最前面一條漢子,那漢子當然是看清了戰天風的,不存在有備無備之說,卻悍勇,不閃不避,迎頭對衝,戰天風鍋起,他則雙手齊抬,一手一具手弩,同時指向戰天風胸腹,弩機急扣。他勇氣雖可嘉,實力相差太遠,戰天風左手早暗中捏印,「江」「山」兩字飛出,他也搞笑,不打人,卻牢牢堵住手弩的箭孔,那漢子連扣弩機,無箭射出,奇怪之下還低頭去看呢,戰天風一鍋早下來了,頓時把他腦袋拍成了一只平底鍋。

  另外三條漢子不象這漢子莽勇,看戰天風反身殺來,便分頭散開,一見戰天風殺了那漢子,立時箭雨齊下,戰天風煮天鍋急旋,將箭枝盡數擋開,身子同時急衝,手弩一次射出的箭雖多,只是一件事不好,再裝箭有些困難,那三條漢子射不著戰天風,大驚失色下急撥刀應戰,卻如何是戰天風對手,給戰天風一鍋一個,三鍋切下了三個腦袋。

  戰天風殺得順手,想著還有一個店小二,急要回身,眼角忽覺人影閃動,扭頭一看,是個老者,這老者有一隻非常打眼的酒糟鼻子,看上去很搞笑,但一看他急掠過來的身法戰天風便笑不出來,這老者竟是這幫人裡功力最高的,便是單打獨鬥,戰天風也沒有把握一定能贏,何況後面還有個店小二。

  「溜。」念頭一起,戰天風身子早斜掠出去,方向是王宮,但掠出百丈卻突地轉向,反掠向城外。

  不是往王宮的方向給堵住了,而是戰天風心下另起了念頭:「我和鬼丫頭之間的事,最好自己解決了,不要扯上馬大哥。」

  一面往城外飛掠,戰天風心下卻也即怒且疑:「不是說第三關是一百天不抱女人嗎,現在該還沒有一百天吧,那就還該在第三關中,怎麼突然就猛下殺手了,難道我抱晨姐的事給鬼丫頭知道了?」

  酒糟鼻老者和店小二一副不死不休的情形,死命追趕,隔得實在太近,戰天風因此始終不敢冒險喝湯隱身,萬一喝了湯自己停下來,卻又因隔得太近酒糟鼻老者仍能感應到,那就真是等死了。

  一直掠出數百里,到天黑,碰到了一座小城,戰天風往城中巷子裡一鑽,再運起斂息功急跑了幾條巷子,最後鑽進一棟大房子的風樓上,屏息歛氣,一動不動,直到聽到掠風聲漸去漸遠,始才鬆了口氣,看自己縮著身子的樣子,暗暗搖頭:「本大神鍋成本大烏龜了,唉。」

  嘆著氣,突地就想到那日馬橫刀在西風城外一刀縱橫的樣子,心下低叫:「我要有馬大哥那樣的本事就好了,對了,馬大哥該不會象老狐狸那麼小氣,讓他傳我幾招該是不難。」但隨即自己卻又搖頭:「其實我學的東西已經不少了,功力上不去,學得再多也沒有,別說馬大哥教我幾招,雲裳姐還把一部份靈力化在我體內呢,又怎麼樣,不過是多一門提前示警的本事罷了。」

  想到心生警兆的事,一時倒有些迷糊起來,想:「今天這個還真是奇怪呢,不但敵人來了知道,還能預知樓外伏得有殺手,未卜先知,我豈非成神仙了。」心中美了一會,卻又搖頭:「不對,上次無聞莊那三個傢伙伏擊我,就只能模模糊糊有感覺,根本不能象今天這樣提前看到,那又是怎麼回事呢,難道是不知不覺間我的功力又長呢?好象又沒有啊。」但多想得兩下他就明白了:「是了,今天那幾個功力不如鄧玉星三個,樓外的弓箭手更差,殺氣藏不住,所以給我發覺了,而不是真成了神仙。」

  在風樓上藏了個把時辰,估計那店小二兩個不會再留在城中搜索了,戰天風才下來,這中間因嘆著自己功力老是不長進,還練了半個時辰的坐功,不過臨時抱佛腳,好象也沒什麼用。

  可能是天氣熱,這小城裡居然有夜市,戰天風飛掠一天,還真有些餓了,到一個麵攤上吃了兩大碗麵,味道自然不敢恭維,不過這會兒他也沒得挑了,一面吃一琢磨接下來怎麼辦,他先前想著不拖累馬橫刀,但現在左思右想,還是有點子怕,鬼瑤兒若真是橫下了心要殺他,他只怕架不住,以前雖然多次逃過鬼瑤兒的追殺,但他自己也知道,並不是自己真的有多大本事,只是狗屎運比較好而已,心下嘀咕:「反正我若給鬼丫頭殺了,馬大哥也要給我報仇,同樣是拖累了他,那還不如不死,拖累他還少些。」

  這麼一想想開了,吃了麵,找個沒人處煮湯喝了,剛要溜出城來,卻忽聽得掠風聲響,戰天風心中一凝,急運斂息功,同時抬頭向風響處看去,只聞嗖的一聲,一條黑衣漢子落在城頭箭樓上,不過功力不高,戰天風正自驚疑不定,卻見那漢子從腰間取了一枚銅哨放在嘴裡吹了起來。

  戰天風不明白他的意思,心下嘀咕:「他不可能發現我啊,吹什麼吹,召魂啊。」

  黑衣漢子哨聲三長一短,連吹了三遍,到第三遍,掠風聲起,先前那酒糟鼻老者和店小二一左一右掠至。

  「這兩個鬼居然還守在城裡啊。」戰天風嚇一大跳,暗罵,卻又暗自得意:「好在本大追風素來謹慎,否則這會兒只怕要遭了他們暗算了。」

  那黑衣漢子見了酒糟鼻老者兩個,伸手從懷中換出一塊牌子亮了一下,對那酒糟鼻老者道:「應副香主,盛香主請兩位速速回去。」

  酒糟鼻老者道:「那小賊就隱身在這城裡,我們正分頭守著,怎麼能——?」

  不等他話說完,那黑衣漢子卻道:「你們搞錯人了,正點子不是你們追的那個。」

  酒糟鼻老者吃了一驚,叫道:「怎麼可能,那小賊明明是出現在那酒樓上,而且年紀身高長相都和說的一樣啊。」

  「不要爭了。」那黑衣漢子搖頭:「那小賊已落在盛香主手裡,所以才命小人來跟應副香主說一聲,應副香主請跟我來吧。」說著當先飛掠出城,酒糟鼻老者和店小二對視一眼,隨後跟去。

  「原來是殺錯了人,你大爺的,若非我還有幾分本事,豈非就做了冤死鬼?」戰天風跳腳大罵,卻忽地心中一動:「這些傢伙象是什麼黑道幫派,他們要殺的那什麼小賊不知是什麼人,本大追風好久沒做大俠了,神鍋大追風很有點名不符實呢,不如跟上去看看,若真是不平之事,便伸手管了,也落個俠名,若管不了,那就去請馬大哥來,馬大哥見我有這份心,自也高興。」一時興奮起來,起身要追,卻又想:「不對,那紅鼻子酒鬼功力不低,我若追得太近,只怕會給他發覺,但太遠我的靈力可又鎖不住,這卻如何是好?」腦子急轉,霍地有了主意:「對了,那耳聰目明湯我一直沒用過,今兒個不妨來試試新。」急煮湯喝了。

  以戰天風的功力,最多能感應到兩三里外的靈力波動,而遁術飛掠是很快的,本來戰天風已差不多感應不到酒糟鼻老者兩個靈力的波動了,掠風聲更早已完全聽不到,但耳聰目明湯一下肚,耳朵忽地加倍靈醒,一下就聽到了掠風聲。

  「果然是寶湯。」戰天風大喜,索性再等一會,直到酒糟鼻老者兩個完全脫出他靈力的感應,這才掠身飛起,因為他感應不到酒糟鼻老者,酒糟鼻老者自也感應不到他,那就不會發現他在跟蹤了。

  戰天風一直跟了小半個時辰,差不多有百餘里了,前面酒糟鼻老者三個卻仍在飛掠,戰天風有些擔心起來,因為一鍋湯的效力只有半個時辰,又不能接著喝,若過了半個時辰酒糟鼻老者三個還不停下,他再追就有些冒險了。

  擔著心,又跟了數十里,耳中掠風聲漸有些模糊起來,顯然湯力漸退,正著急,前面風聲忽止,竟是落下地來。

  「運氣這麼好?」戰天風大喜,忙也收術落地,撤腳摸過去。

  耳聰目明湯還有幾絲餘力未退,所以戰天風一路摸來,一路仍聽著聲音,只聽那酒糟鼻老者道:「應果、吳小二請罪,請香主責罰。」

  「應果該是這老酒鬼的名字了,吳小二,哈,怪不得他扮店小二,還真是小二了。」戰天風暗笑。

  卻聽一個女子聲音道:「這事本座查過了,太過湊巧,那撞上來的小賊年紀身高都和夏凌峰差不多,又剛巧坐了那個位子,你們認錯也在所難免,所以也不能太怪你們,只是那小賊的來歷你們知道嗎?」

  「屬下無能,看不出來。」應果叫:「但身手極硬,溜得也快,是把硬手。」

  那女子哼了一聲:「遲早要揪他出來,現在也不要急,夏凌峰,想好了沒有,還想熬下去嗎。」隨著她的聲音,猛地傳來一個男子的長聲慘叫,倒把戰天風嚇了一跳,暗叫:「這叫的該是那什麼夏凌峰了,看來在熬刑,卻不知他是什麼人,這女子他們又是什麼人?」

  思忖間已摸到近前,翻上一個小山包,前面現出一條大河,河邊泊著一艘船,一個女子坐在船頭,後面站著兩個丫頭,這女子三十來歲年紀,瓜子臉,長相還不錯,只是這會兒眉眼帶煞,可就有些怕人了。

  應果和吳小二一左一右站在岸上,岸上數丈外的一株柳樹上,綁著一個年輕人,旁邊兩條黑衣漢子凶神惡煞的叉手站著。

  那年輕人自然就是夏凌峰了,這時仍在不絕的慘叫著,身子痛苦的扭動,口鼻眼耳中都有血滲出來,也不知那女子在他身上動了什麼手腳,不過顯然十分厲害。

  「看這女子,功力比那紅鼻子老鬼酒強不到哪裡去,單打獨鬥本大追風還真不怕她,但加上老酒鬼幾個就要命了,現在去請馬大哥也來不及,卻如何是好。」戰天風心下嘀咕,一時想不出主意。

  這時夏凌峰忽地一聲慘叫,一口血狂噴出來,腦袋隨即軟軟的搭了下去,不動了。

  邊上一個黑衣漢子伸手過去試了一下他鼻息,對那女子稟道:「稟香主,這小子死了。」

  「這小賊倒也還硬朗。」那女子哼了一聲:「死了就死了,我們本也沒指望生擒他,只要殺得一個,破了他們的五蟲聚會,那就穩操勝卷,而且會首好象還另有奇計,這小子無關緊要,把他屍體扔在河裡,餵了魚吧。」

  那兩名黑衣漢子應命,將夏凌峰屍首解下來扔在了河裡,應果吳小二等一齊上船,順流而去。

  夏凌峰死得太快,戰天風完全想不出辦法,只有眼睜睜的看著那艘船離開,心下嘀咕:「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人?五蟲聚會,好怪的名字,什麼意思?」

  亂想著,腦中忽地電光一閃:「對了啊,我的九死還魂湯加神仙鉤不是可以讓死人還陽一個時辰嗎,撈他上來問清楚不就行了,真要是不平事,便去請了馬大哥來助刀,掃平這些妖魔鬼怪。」

  看那船去遠,奔出去,跳進河裡,將夏凌峰屍體撈上來,先把肚子裡水清空了,再煮一鍋九死還魂湯,加一片神仙鉤的葉子,灌進夏凌峰肚中,不多會,夏凌峰呻吟一聲,竟就還過陽來,一睜眼,卻就想要掙起來。

  戰天風忙一把按住他,道:「不要動,害你的那些人走了,我是救你的人,我叫戰天風,江湖人稱神鍋大追風的便是我了。」

  夏凌峰睜眼看得清了,果見只戰天風一個,不動了,看了戰天風道:「多謝戰兄救命之恩。」

  「你先別謝。」戰天風搖頭:「你本來已經死了,我只是能讓你還陽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後你還是要死,沒辦法,兄弟學藝不精,你多原諒了,呆會到了閻羅殿可別告我的狀。」他這話有些搞笑,但他不是有意的,而是真的擔心到了這一點,因為他突然想到了一句古話:閻王注定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而他用這個九死還魂湯多留人一個進辰,豈非存心和閻王爺做對,閻王爺若是知道生起氣來,那還了得,所以先和夏凌峰打個招呼再說。

  夏凌峰聽了他這話,哦了一聲,道:「戰兄放心。」

  戰天風只能救活他一個時辰,他眼裡卻並沒有失望之色,也並沒有哀求戰天風再想辦法,他如此硬朗,戰天風也暗暗點頭,道:「如此先謝夏兄,我救不活你,但你有什麼未了的事,可以交待給我,我盡力幫你去做。」

  「多謝戰兄,正要拜託。」夏凌峰眼中露出喜色。

  「但你先要說清楚,你是什麼人,剛才那女子又是什麼人,稀里糊塗的忙我可不幫。」不等他開口,戰天風搶先聲明。

  「那個自然。」夏凌峰點頭,略一凝神,道:「戰兄也是江湖中人,最近興起的秘密幫派七花會該聽說過吧?」

  說老實話,什麼七花會八卦會,戰天風是一概不知道,不過夏凌峰這麼說話,他自然是毫不猶豫的點頭:「七花會嘛,知道,怎麼,剛才那些人就是七花會的?」

  「是。」夏凌峰點頭:「為首女子便是七花會三大香主之一的盛豔。」

  「果然是七花會的。」戰天風裝模作樣點頭:「其實我先前也是這麼猜,那你是——。」

  「我是五柳莊的。」夏凌峰看著戰天風:「五柳莊戰兄可能沒聽說過了,其實我五柳莊弟子很少在江湖中走動,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

  「原來是這樣,難怪我沒聽說過了。」戰天風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卻疑道:「你們即少在江湖中走動,七花會怎麼又和你結上仇了。」

  「哪有什麼仇。」夏凌峰眼中露出憤怒之色,道:「是他們故意暗算我,想要不利於我師門,我雖然中了奸計,但不利於我師門的事絕不會做,所以他們不肯放過我。」

  「原來如此。」戰天風大怒點頭:「七花會越來越過份了,這事我神鍋大追風管了,你有什麼要我幫你做的吧?」

  「多謝戰兄援手。」夏凌峰一抱拳,道:「我想請戰兄替我送一樣東西回五柳莊給我大師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