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話一出,歡聲雷動,白玉河水幾為之沸騰,經過這一仗,鮮于誠率領的這十萬天軍心境徹底轉換,戰力或許仍不如雪狼兵,膽氣卻出來了。

  戰天風隨即令鮮于誠率軍過河,燒了浮橋,到天近黑時,雪狼兵復至,這次卻至少有十萬人,打的是鎮南大將軍忽爾度的旗號。

  白玉橋仍在,忽爾度揮兵便攻,鮮于誠率軍死守,這會兒有了膽氣,有兩次打退雪狼兵後,還率小部隊攻過橋去,雖然只是一晃便回,但氣勢是出來了,戰天風看了,也自高興。

  看看天黑,忽爾度不再進攻,沿河紮下營盤,兩軍隔河對峙,第二天一早,忽爾度揮兵再攻,這一日攻勢便猛烈了許多,不但猛攻白玉橋,更想泅水橫渡,而天軍也是氣勢如虹,守得堅若磐石,牧流王所率十萬殘兵本是依命裝樣子,見了雪狼兵挺胸突肚而已,見了天軍氣勢,一時也激起勇氣,沿河放箭,將試圖泅渡的雪狼兵做水鴨子射,倒也大呼小叫,不亦樂乎。

  雪狼兵攻了一日,水漲三尺,河水盡紅,卻始終未能有一個兵過得河來,到天黑只得停手。

  看天軍打得頑強,馬橫刀大是興奮,卻有些疑惑,問戰天風道:「戰兄弟,你不是說天軍在這裡主要是誘敵嗎?那又何必這麼死守?」

  「是誘敵。」戰天風點頭:「但若一擊即潰,雪狼王便會失去追擊的興趣,一支對他完全沒有威脅力的軍隊,他是懶得浪費力氣的,但若這支軍隊表現出極強的戰力,雪狼王便會起心,必要殲而後甘,那便會死追到底,也才能真正達到誘敵的目地。」

  「有理。」馬橫刀明白了,點頭。

  一面隔河對峙,戰天風一面令鮮于誠派出探子,沿河打探,四更天時探子回報,下游三十浬處出現雪狼兵,總數約兩萬人左右,正準備泅渡過河。

  「行了。」戰天風聽了大笑,命牧流王率軍先悄悄退去,小半個時辰後,探子報偷襲的雪狼兵到了十里開外,始才令天軍急速後撤,隔河對峙的忽爾度一見天軍後撤,立知偷襲敗露,即便揮兵過河,卻已慢了一步,但正如戰天風所料,雪狼王對這支人數眾多戰力又十分強悍的諸候軍十分的感興趣,給忽爾度的命令是務要全殲,而不是擊潰便算,因此忽爾度與偷襲的雪狼兵合兵一處,隨後猛趕。

  戰天風雖料定忽爾度會緊追不放,但仍不放心,叫壺七公盯著忽爾度追兵,只要忽爾度收兵不趕,他便要回兵反攻,務要將忽爾度誘進葫蘆峽,忽爾度即然死追不放,他倒是不要操心了。

  天軍到葫蘆峽外,牧流王所率殘軍早已穿峽而過了,戰天風下令鮮于誠列陣,讓兵士休息吃乾糧,必須要在峽外打一仗,打出忽爾度的怒火,才能最終將忽爾度誘進峽中,否則若忽爾度見峽不入或只遣小股部隊入峽,他所有的計策便全部要落空了。

  半個時辰後,忽爾度追兵殺至,過那些陷馬坑時,全無所覺,戰天風得報暗喜,陷馬坑不是對付忽爾度用的,但忽爾度替他檢驗了陷馬坑的隱蔽性。

  華拙弩陣早已布好,雪狼兵到四百步處時,五十具中車弩齊射,隨後是一百具輕車弩狂射,箭如密雨,雪狼兵前軍成片栽倒,攻勢為之一挫,戰天風立命鮮于誠揮兵進攻,他早令鮮于誠將十萬天軍分為五隊,利用峽外不太寬敞的地形,每次以一隊兩萬人迎擊,略衝一陣,即便撤回峽中,第二隊復上,待第一隊撤盡,第三隊復上,第二隊再撤,如此輪番掩護,小半天時間裡,十萬大軍盡撤入峽中。而華拙的五千弩兵在箭一放完後,便先行帶了車弩退入峽中。

  忽爾度自然不會聽任天軍遁去,死死咬著最後掩護的兩萬天軍,一直跟著峽中,那情形,真如一條長繩上釣著的一條大魚一般。

  戰天風一直在不遠處的山尖上盯著,眼見忽爾度全軍入峽,忍不住仰天狂笑:「行了,這世上從此不再有雪狼國存在了,哈哈哈哈。」

  馬橫刀也明白了,道:「這峽裡困住了十多萬雪狼兵,雪狼兵必然起兵來救,那他就不得不與你的鐵甲重騎硬拼,果然好計策,但你挖這麼陷馬坑做什麼樣,我還是沒明白。」

  戰天風看白雲裳秀眉一凝之後忽地露出微笑,笑道:「雲裳姐是不是猜到了?」

  「我可不懂軍事。」白雲裳抿嘴輕笑:「不過你這麼一說,又這麼得意,卻可以推想一下,馬大哥剛說了,峽中困了十多萬雪狼兵,雪狼王必要來救,要救就要打開峽口,但當面對風弟的連環甲馬時,他打不過,必然要退,而陷馬坑挖在峽外五里,也就是在雪狼王陣後,則作用也就非常明顯了。」

  她這麼細細一分析,馬橫刀也恍然大悟,叫道:「雪狼王一退,陷馬坑中藏著的兵士抽去蓋板,面對連綿里餘的陷馬坑,雪狼王便有通天之能,他的大軍也飛不過去,後面連環甲馬再一壓,雪狼兵有多少死得多少,峽外的被殺,峽內的也是必死無疑,戰兄弟說的沒錯,這一仗後,世上真的就不再有雪狼國存在了。」

  說到這裡,他卻駭然的看著戰天風,道:「一計亡國,兄弟,大哥可是有點子怕你了呢。」

  「什麼呀。」他一臉誇張,戰天風難得臉紅一個,道:「這樣的計策,也只好瞞那些刀子比腦子快的狼崽子吧,象雲裳姐,一點蛛絲馬跡就能推想出真象,若把她換了雪狼王,我這一計絕對行不通。」

  「不。」白雲裳搖頭:「我能做出這種推理,是因為已經知道了很多東西,若是一點也不知道,同樣推想不出來的。」

  「那是因為你對軍事完全外行。」戰天風笑:「若你稍通軍事,以你的眼光智慧,你會是戰場上無敵的統帥,沒有任何陰謀詭計可以瞞過你,就拿我來說,我一看到你的眼睛,就什麼陰謀詭計都不敢玩了,好象什麼都給你看穿了一樣。」

  「哈,臭小子不打自招。」一邊的壺七公猛叫起來:「說,沒對著白小姐眼睛的時候,你都有些什麼陰謀詭計了?」

  「早說了不敢了嘛。」戰天風忙叫,瞪起眼睛看著壺七公:「七公,你若敢挑撥離間我對雲裳姐千金不換萬金也不換的姐弟之情,我就把老命拼給你。」

  看了他掙喉鼓眼的滑稽樣子,馬橫刀幾個一時大笑。

  他們笑,忽爾度卻想哭了,追到葫蘆嘴,兩邊崖上突然現出大批天軍弓箭手,箭如雨下,在箭雨掩護下,剩餘的天軍盡數退出峽去,隨即滾下無數滾木擂石,堵塞了葫蘆嘴,這會兒忽爾度還沒想到是中了計,只以為天軍堵塞峽口是為了攔截他的追兵,忙令回軍,要出峽繞道再追,回到前面峽口才發現不妙,百餘丈寬的峽口處,竟平空多了一道山石加樹木磊起的高牆,兩邊崖上則同樣是箭如雨下,他這才知道中計,卻已是晚了,峽中俏壁猿猴難攀,前後峽口箭如雨下,他已是插翅難飛,不過他雖驚不懼,一面退回峽中退避箭雨,一面派玄功高手緊急向雪狼兵報信,他相信只要雪狼王援兵一來,打開峽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卻不知道,戰天風給雪狼王準備了一道大菜,正等著他招客呢。

  誘敵成功,魯能十萬甲兵出山,在峽口扎下大營,戰天風又命鮮于誠的十萬天軍分成兩撥,一撥兩萬人,在陷馬坑之前誘敵,其實目地只有一個,還是怕雪狼王萬一發現陷馬坑,而自己的兩萬騎兵先從陷馬坑上馳過,雪狼王狂追之下,就不大會去注意地下了,另一撥八萬人則伏在左右兩翼十里之外,一聽炮響,立即殺出,因為陷馬坑橫長只有五里,兩翼的雪狼兵仍可跑出一部份,而戰天風卻不想讓一個雪狼兵溜掉。陷馬坑中的坑兵則要到雪狼兵全部到峽口後才偷偷進坑,不能事先伏在坑中,否則只怕會給雪狼王軍中的玄功高手發覺,雖然戰天風相信在萬馬奔騰之下,即便是無天佛這樣的頂尖高手,不留心也難以發覺地下隱伏的坑兵,但他仍不願冒險。料敵從寬,這是詭謀篇中反復的訓戒,戰天風雖然天性大大咧咧,但兵凶戰危,重壓之下,不得不多動腦筋,他腦子本來就靈光,再有了九詭書的指點,還真的沒多少破綻留給敵人,而無論是魯能鮮于誠等眾將還是牧流王等諸王,聽著戰天風佈置,事無巨事,面面俱到,所用計策更是奇詭萬端,自然是越發驚服。

  雪狼王得報忽爾度十二萬大軍被困葫蘆峽,又驚又怒,即刻起兵來救,第二日午後不久,雪狼王十三萬大軍便到了葫蘆峽外,戰天風得報,令鮮于誠照計劃率兩萬人遠出十里迎戰,一照面,鮮于誠命對空放了一輪箭,隨即回軍,根本不接戰,雪狼王驅軍狂趕,直到峽口見到戰天風嚴陣以待的大軍始才停下,對陷馬坑完全沒有提防,也根本沒有發覺,雪狼兵大軍一過,隱藏的坑兵立即悄悄沿地道進坑,拆掉板下支柱,當雪狼兵再回來時,板下便是一個個死亡之坑。

  先前魯能藏兵山中,馬是不上連環的,到此時接戰,始才人披甲馬上環,戰天風為了給雪狼王一個最大的意外,讓退回來的鮮于誠兩萬人遮在十萬甲兵的前面,更多張旗幟,雪狼王一眼看過來,但見峽口一片旗海,聲勢倒是極雄,卻就是看不透旗海後到底有什麼玄機。

  一眼看到雪狼王,戰天風緩步出陣,仰天大笑三聲,卻又俯首大哭三聲,後面壺七公見了,翻起怪眼哼一聲:「臭小子,什麼時候都忘不了搞鬼搞怪。」白雲裳馬橫刀兩個卻都忍不住笑。

  雪狼王一眼看到戰天風,吃了一驚,打馬而出,叫道:「原來又是你這小子在暗裡搞鬼。」

  「不是小子,是天子。」戰天風手一背,抬頭挺胸,斜眼看了雪狼王,道:「雪狼王,你可知道我為什麼先大笑三聲後又大哭三聲嗎?」

  戰天風在西風城裡屢出奇計,雪狼王再不似初見面般輕視他,凝神看著戰天風眼睛,道:「為什麼?」

  「大笑三聲,是笑你雖然開國稱帝,其實仍只是個蠢材而已。」戰天風笑。

  雪狼王臉一沉,道:「那哭呢?」

  「哭,我是替雪狼國的寡婦們哭。」戰天風看著雪狼王:「你先領軍三十餘萬,後又調了七八萬來,總數將近四十萬,你雪狼國的成年男子,該是絕種了吧,可憐葫蘆峽內骨,猶是香閨夢裡人,悽慘啊,所以我先替她們哭上三聲。」

  「你說你能將我全軍盡殲於此?」雪狼王眼發電光,向戰天風身後峽口一掃,冷笑一聲:「難道你以為我打不開峽口,救不出峽中人馬嗎?」

  「要不要再來打個賭。」戰天風嘻嘻一笑:「上次賭了根龍鬚,這次卻賭什麼,啊呀,好癢。」他裝模作樣叫著,背心亂聳兩下,反手到衣服裡一摸,便就怪叫:「原來是個虱子,啊哈,這可是個好東西呢,天子乃是龍身,龍身上的蝨子也就是龍蝨,你看它,眼射電光映日月,長須抖擻透精神,吸了龍血身更壯,磨牙霍霍向狼王。」

  他一通鬼扯,背後可笑壞了馬橫刀三個,聽到笑聲,戰天風卻還得意洋洋回頭,笑道:「怎麼樣,我做的這打油詩還是有點子油水吧。」

  「有油水,對仗工整,四面溜光,果然是有油水。」壺七公點頭,卻抱著肚子笑得蹲在了地下,白雲裳也是咯咯嬌笑,她本絕美,這一笑春光乍放,所有的人,無論是天軍還是雪狼兵都看得呆了,全忘了是置身大戰場之中,殘酷的血戰立刻就會開始。

  「多謝捧場,愧不敢當。」戰天風尤自雙手抱拳謝了一圈,自然更惹得笑聲震天,他卻回身看了雪狼王道:「你贏了,這龍蝨便歸你,你若輸了呢,除了狼頭,還有點子什麼作抵沒有?」

  雪狼王冷眼看著戰天風,並不信他的話,而若不是戰天風在這些日子著實露了兩手,現在更將忽爾度的十二萬大軍困在葫蘆峽中,他看都不會看戰天風一眼。

  「留著你的虱子,慢慢受用吧。」雪狼王冷哼一聲,打馬回陣,手中彎刀一揚,十三萬雪狼兵狂衝過來。

  看著雪狼兵衝過來,戰天風眼中射出冷光,驀地一聲厲喝:「今日將狼崽子斬盡殺絕。」

  隨著他喝聲,擋在前面的兩萬天軍輕騎左右疾馳開去,露出身後十萬重騎,魯能令旗一揚,十萬騎人披重甲,馬掛連環,迎著雪狼兵狂衝上去。

  雪狼兵輕騎奔騰,如驚雷炸響,而天軍的馬蹄聲卻象悶雷鬱鬱,又象一座山在移動,震得整個地皮都不絕的顫抖。

  「原來暗藏了連環甲馬。」雪狼王一聽聲音就覺不對,看清天軍的連環甲馬,心下一驚,卻又是一聲冷笑:「區區連環甲馬就想全殲我軍,想得也太美了吧。」急傳號令,收兵後撤。

  雪狼王一代英主,極具應變之材,上次戰天風在白胡以連環甲馬大敗雪狼兵,雪狼王得報後,反復凝思,便想出了應對之法。

  重甲騎兵,馬與馬之間又是以連環扣著的,斬不爛撕不開,以輕騎硬抗顯然不可能,但這樣的連環甲馬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太笨重,不但追不上輕騎,而且不能跑太久,雪狼兵輕騎只要不硬抗,一見連環甲馬立即藉輕騎的靈活性急速後撤,待連環甲馬跑不動了,又迅快的殺回來,待連環甲馬迎戰,又跑開,如此反複兩次,連環甲馬非累趴下不可,待連環甲馬完全沒了力氣,再來一個急衝,連環甲馬想迎戰沒了力氣,想逃還自己拴著自己,便如縮進烏龜裡的烏龜,只有等死了。

  雪狼王想出的這個以輕靈對笨重的法子,確是應對連環甲馬的不二法門,只是他怎麼也想不到,在自己的陣後,戰天風竟預挖了陷馬坑,他一邊跑,還一邊觀察著背後連環甲馬的勢態,想著只要連環甲馬一停下,便要立即回軍騷擾呢,前頭卻突地哭喊連天。

  「出了什麼事?」雪狼王吃了一驚,急以遁術升上空中,一眼看去,但見前頭人仰馬翻,先前好好的平地上,這時竟現出了連綿數里的大坑,自己前軍已完全陷在坑中,後面的人馬收勢不及,仍在往前踩,全軍已亂作一團,而後面蹄聲轟隆,連環甲馬正如山壓來。

  「小賊竟然偷挖了陷馬坑——就算現在回頭——砍不開他的連環馬——全軍已經亂了。」雪狼王腦中亂作一團,各種想法閃電般在腦中轉動,眼前忽地一黑,一頭往地下栽去,無天佛急掠而至,一把抱了他飛掠開去。

  前無去路,後有追兵,雪狼兵雖然是這世上最精良最悍勇的騎兵,但十三萬騎擠做一團再面對狂馳而來的鐵甲怪物,卻也只有哭天的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