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雲裳心裡其實隱隱約約的,也就是這個疑問,聽馬橫刀挑明了,微微凝神,反問馬橫刀:「你心裡是怎麼想的?」

  馬橫刀呵呵一笑,道:「白小姐不要和老馬打這種禪機吧。」

  白雲裳抿嘴一笑,看他一眼,道:「人家不是和你打禪機,只是當你是大哥嘛,所以先要問你的意見。」

  她這話裡,帶著一絲絲嬌嗔,馬橫刀一愣,笑道:「雲裳小姐可是難得肯走出禪境直接和老馬對話哦,不過老馬應該是搭了戰兄弟的福吧。」

  白雲裳輕聲一笑,卻並不否認,道:「風弟當你是大哥,雲裳自然也就當你是大哥了。」

  馬橫刀一笑,道:「戰兄弟這小子,就是人緣好,不但雲裳小姐縱容他,便是壺七公那樣的老怪物也賣他的帳,有時候好象是給戰兄弟哄了,其實老怪精得很,只是樂意給戰兄弟哄著吧。」

  「是。」白雲裳點頭,想著戰天風大拍壺七公馬屁的情形,不由又是一陣輕笑,笑容微收,道:「因為一個特別的機緣,我和風弟很投緣,但一直以來,我都只是覺得他本性不壞,雖有些頑皮搞笑,也就象個沒長大的小孩子一樣,但這些日子我跟在他身邊,看他奮起與雪狼王周旋,竟象是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其才智手段,讓人完全想象不到,竟是潛力無窮,所以有時候我也真的在想,如果真是他做了天子呢?對於天朝,對於百姓,是禍?是福?玄信做天子,真的可能比他強嗎?」

  說到這裡,她住了口,似乎又陷入了沉思中。

  馬橫刀也在沉思中,走了一圈,道:「我是聽你說了他的事後才略微知道他的另一面的,不瞞你說,先還真有些懷疑,但看了這些日子,我信了,確如你所說,戰兄弟身上好象有兩個人,真是不可思議。」

  白雲裳眼中慧光閃鑠,道:「我們先看到的是他的本性,有些油滑,有些頑劣,但本性不壞,後看到的我也想不太清楚,他很聰明也很機靈,但有些東西可不是憑一點小機靈就做得到的,他一定有一些不同尋常的遇合,這些遇合加上他本有的機靈聰明,便成就了另一個他,只是真的難以想象,到底是一些什麼樣的遇合可以把他煅造成這個樣子。」說到這裡想到一件事,咯咯一笑,道:「馬大哥,你可能不知道,這人還是佛印宗的方丈呢。」

  「什麼?」馬橫刀也是又吃驚又好笑:「不會吧,怎麼可能?」

  「是他自己說的。」白雲裳越覺好笑,道:「他應該不會騙我。」

  「佛印宗可是關外佛門第一大宗派啊,真是不可思議。」馬橫刀連連驚嘆,但隨即點頭道:「但也難說,這傢伙不是連天子都做了嗎?」

  「是啊。」白雲裳笑看著他,兩個人忍不住齊笑起來。

  「戰兄弟這個人啊。」馬橫刀笑了一會,搖搖頭,道:「他要真做了天子,我可以肯定是天朝之福。」

  聽了他這話,白雲裳眉間現出凝重之色,道:「但無論如何說,他終是假冒的。」說到這裡,她看向馬橫刀:「大哥的意思,是不想把傳國玉璽交回給玄信嗎?」

  馬橫刀一揚眉,道:「古話說得好,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就我個人來說,誰做天子都一樣,玄信做得,戰兄弟自然也做得,那些都無所謂。」說到這裡,略略一頓,道:「惟一放在我心上的,便是百姓的禍福,我之所以替玄信做事,便是不願看到因帝位之爭而導致大規模內戰,戰亂中的百姓是最苦的,在戰亂中,人命不如狗啊,而且一旦我天朝內亂,外族便會趁勢而入,弄得不好,我大天朝甚至有亡國滅種之禍,象這次的西風國一樣,如果不是戰兄弟,即便有你我一刀一劍,西風城也早已破了,西風亡,關外還有哪一國能擋得住雪狼王的鐵騎,關外天朝的國土,便盡數歸了狼族。」

  「是啊。」白雲裳輕嘆:「我之所以出山,也是因為怕天朝爆發大規模內戰,想盡一分薄力而已。」

  「但就算玄信拿回了傳國玉璽,就一定可以避免內戰的爆發嗎?」馬橫刀忽地停下身子看向白雲裳。

  白雲裳明白他的意思,微微搖頭,道:「但風弟是假冒的這件事,很多人知道,黑蓮宗,九鬼門,無聞莊,我也不能向佛門隱瞞真象,而佛門是不會支持一個假天子的。」

  「如果玄信做天子,他至少能得到七大玄門和佛門為首的正道力量的全力支持,我佛門中雖有秘信說枯聞夫人正全力支持歸燕國的假天子,但只要玄信拿到了傳國玉璽,我想枯聞夫人也絕不敢逆天而行,七大玄門為首的正道加上佛門,這可是一股極大的力量啊,尤其那種無形的影響力,怎麼說都不過份。」白雲裳眼望遠方:「而如果風弟做天子,這股巨力不但不會相助,反而會成為反力,黑蓮宗也絕對會趁機興風作亂,天下將亂成一鍋粥。」

  「是,假的終是假的。」馬橫刀歎了口氣:「消息也肯定會在各諸候國之間流傳開,關外三十四國曾與戰兄弟共患難,或許會全力支持,但關內就不同了,尤其歸燕紅雪淨海三國,即知戰兄弟也是假的,那又如何肯放手,更不要說擁立真玄信的三吳了,三吳雖經了一場內戰,國勢大衰,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潛勢力也頗為驚人,若這四大國一齊與戰兄弟作對——?」

  說到這裡,他沒有再說下去,白雲裳也不再說話。

  月光躲進了雲裡,天地間的一切,突然就朦朦朧朧起來。

  隨後幾天裡,魯能鮮于誠練兵,牧流王造甲,同時打製長槍大戟,戰天風卻照著地圖,圍著西風城周圍尋找合適的戰場,找了兩天,才在西風城西南三百里外,找到了一個叫葫蘆峽的地方,覺得比較滿意。

  葫蘆峽峽長十餘里,前面對著西風城的是葫蘆底,寬達百餘丈,但出口的葫蘆嘴卻只有數丈寬,峽里則呈半圓周形,在中間又還往裡掐進一段,整個兒看上去,真的就象一個蜂腰葫蘆。

  戰天風將葫蘆峽里外前後盡竭看了一遍,又將詭戰篇中類似的戰法計策想了一遍,前後想得通暢,才最終確定下來。

  從七喜國當大將軍到九胡練兵到苦守西風城,如山的重壓苦苦的磨練著戰天風,九詭書中的死東西一點一點在他腦中變得靈活,雖然無論是奪取諸候兵權重編新軍還是以重甲對輕騎,這些在詭戰詭謀篇中都有類似的例子,但也絕不完全相同,這裡面已開始融進戰天風自己的智慧,或者說,他已經能靈活的運用詭戰篇中的東西了。

  惟一沒有改變的,或許只是他的本性,這也是在白雲裳馬橫刀眼裡看來,他身上好象有完全不同的兩個人的原因。

  壓力讓人成熟,尤其是有著前賢成系統的指引,只要不是太傻,任何人都可以爆發出驚人的潛力,讓所有人括目相看。

  但能在需要時成熟,一旦事過又能象戰天風這樣回復本性的,卻是不多見。

  也許是戰天風的本性實在太強烈,也許是打小街頭的掙扎刻下的鉻印太深,總之現在的戰天風,就是一個矛盾的綜合體。

  要讓戰天風徹底成熟,從骨子裡變得深沉、智慧、鋒銳,就目前來看,很難,白雲裳馬橫刀都有著極高的智慧,定力更是堅若磐石,絕不是那種朝三暮四之人,卻同時起心想讓戰天風的假天子變為真天子,其實就是認定他的本性永遠不會變,一個雖然有些油滑但本性不壞卻又才智高絕的天子,無論是對天朝還是對天朝百姓,都有著莫大的好處。

  但人的天性真的就永遠不會變嗎?或者說,戰天風永遠不會變嗎?誰也不知道。

  看好地址,戰天風立即將在幫著打鐵的兩萬士兵調了來,在葫蘆峽前面峽口五浬處,橫十里縱深一里的地塊上,下令五天內呈梅花狀挖五千個陷馬坑,挖好後上面要輔上木板再蓋上鬆土,總之不能讓人一眼看出來,坑與坑之間有地道相通,土兵可自由進出。

  馬橫刀白雲裳自然一直是跟著戰天風跑的,看他下令挖這麼多坑,雖然能看出來是伏擊雪狼兵用的,便具體怎麼用卻想不明白,不過也懶得問了,自那夜對話後,無論是馬橫刀還是白雲裳,似乎都有些消沉。

  十天後,十萬副連環甲馬造了出來,當然,跟在白胡時一樣,急造出來的甲有些粗,但也將就能用了,隨後開始訓練,當日在白胡,戰天風訓導練甲馬只用了幾個時辰,這一次卻用了五天始才勉強可用,這些兵還是給魯能鮮于誠訓練了十天的,這讓戰天風更感概天朝兵與胡兵的差別。

  他感概,所有的軍士,包括魯能鮮于誠及諸王卻還都迷糊,戰天風造出來的連環甲馬看上去雖然新奇,若用來對付步兵或許也有用,但胡馬來去如風,追得上嗎,只是戰天風不說,也沒人敢問。

  連環甲馬練好,壺七公也押了車弩來了,這次只有一百具輕車弩,五十具中車弩,七喜國的國庫卻已經空了,而西風城也同時傳來消息,城裡已經開始鬧糧荒了。

  雖然天軍仍遠不能讓戰天風滿意,但他知道,再不能拖下去了,即日行動,十萬連環甲馬由魯能率領去葫蘆峽後的山中隱伏,華拙所率五千車弩也跟了去,再將如何行事囑咐了魯能。另十萬天軍由鮮于誠率領,急赴西風城,至於挑剩下的另十萬人,除五千人留在了葫蘆峽外隨時準備進陷馬坑外,其他的統由牧流王率領,也開赴西風城,戰天風交代他們的只有一句話,在得到命令後拼命的跑,向葫蘆峽跑。

  牧流先見戰天風讓他統領十萬殘兵,嚇一大跳,後來聽說只要他逃命,那到是可以勝任,也就不吱聲了。

  西風城西南七十里,有一條小河叫白玉河,傳說有人曾在河中撿到過巨大的白玉,因而得名,河上有橋,叫白玉橋,是木製的廊橋,比較寬,可容四馬並行,但其實白玉河並不太寬,水也不是很深,在一些水淺的地方,完全可以涉水過河,騎兵尤其可以輕鬆泅渡,當然,輕鬆的意思是對岸沒有敵人的阻擊,若敵人在河岸邊伏下幾千弓箭手,慢慢泅渡可就成活靶子了。

  第三天一早,戰天風鮮于誠率十萬天軍到了白玉橋邊,牧流王率領的十萬殘兵卻是接近午後才到,牧流王向戰天風請罪,戰天風擺手,道:「沒事,你讓大軍沿河擺開,記住,見了雪狼兵,個個都要裝出威風凜凜的樣子。」

  牧流王聽了一愣,戰天風卻又一笑道:「放心,不要你們打仗,還是那句話,我一下令,你們就拼命逃好了。」牧流王始才放心,戰天風身後的白雲裳馬橫刀卻忍不住相視而笑。

  在等待牧流王的時間裡,戰天風已命鮮于誠在河上架了五座浮橋,午飯後,鮮于誠率十萬天軍過河,戰天風對鮮于誠道:「城南是雪狼兵右軍將軍衛旗的大營,有五萬人,你領軍前去,不必真個破圍,只須衝殺一陣便回頭,記住,千萬不可戀戰以免被雪狼兵大軍所圍。」鮮于誠領命去了。

  經過十五天艱苦訓練,天軍面貌煥然一新,鬥志高昂,指揮起來也得心應手,但戰天風始終不放心,眼看鮮于誠率軍遠去,戰天風扭頭對馬橫刀白雲裳道:「我們跟去看看好了。」

  三人遠遠跟在鮮於誠大軍後面,個餘時辰後,鮮于誠大軍到了西風城南,隨即便發起衝鋒。

  雪狼王趕了數十萬難民進城,只等著城中糧盡,雖將西風城圍得死死的,卻再不攻城,而在一舉打敗諸候聯軍後,他也認定諸候聯軍不敢再來救援,所以並沒有多少防備,鮮于誠十萬精騎突然襲來,衛旗軍著實亂了一陣,但鮮于誠害怕東西兩門的雪狼兵聞訊趕來應援,略衝殺得一陣,即便下令回軍,衛旗給鮮于誠這一下突襲,摺了數千人,醒過神來,卻是勃然大怒,一面遣人急報雪狼王,另一面竟就率領殘兵猛追鮮于誠。

  戰天風遠遠看著,大大搖頭,嘆了口氣道:「以十萬對五萬,又是突襲,鮮于誠竟不敢多衝殺一陣,而衛旗剛敗了一陣,卻就敢以少追多,這就是膽氣啊。」

  馬橫刀也搖搖頭,白雲裳卻道:「但較之上次的諸候聯軍,重組的天軍還是要強多了。」

  「是,至少逃起來有秩序,不象上次一樣亂作一團。」戰天風苦笑,道:「行了,不要看了,回去吧。」

  三人回到白玉河,不多久便聞蹄聲如雷,鮮于誠十萬大軍急馳而來,亂哄哄奔到河邊,便要從白玉橋和五座浮橋上過河,戰天風一時不知哪來的怒火,猛地躍身過河,厲聲喝道:「你們真的想象喪家狗一樣給人趕過河嗎,我替你們羞愧,本天子就在這裡,一步不退,你們可有人敢與本天子一道背水一戰?」

  他這一聲喝運上了玄功,聲傳數里,全軍皆聞,一時人人臉上都有羞愧之色,鮮于誠一張臉更是赤紅如火,猛地回馬,大喝道:「回軍,打退追兵再過河,替天子爭這一口氣。」喝聲中一馬當先奔回去,十萬天軍給激起鬥志,跟著狂殺回去,奔出數里,迎頭撞上追來的雪狼兵,兩軍立時殺做一團,一時間殺聲震天。

  眼見天軍鼓勇殺回,馬橫刀點頭道:「只一句話便激起全軍鬥志,兄弟好手段。」

  「我也是一時心中有氣。」戰天風苦笑搖頭:「本來他們是誘敵的,退過河理所當然,我另有讓雪狼王哭天的計策,但一支軍隊,光靠謀略不行啊,一支軍隊,最主要是要有膽,膽氣殺心,才是一支軍隊的軍魂,殺氣在,軍魂永在。」

  「殺氣在,軍魂永在,說得好啊。」馬橫刀怵然動容,一時興起,道:「老馬也去斬兩個雪狼兵過癮。」身子一閃,消失在戰陣中,他雖是當世頂尖高手之一,但在千軍萬馬的戰陣中,也不過是一把快刀而已,惟一的好處是,戰天風不必擔心他會為亂箭所傷。

  雪狼兵雖然悍勇,究竟兵少,尤其是想不到只會逃命的天軍竟又敢回頭殺來,而且十分凶悍,一時到是怯了,廝殺一陣,便敗了回去,鮮于誠這回膽氣越發足了,竟還揮軍去趕,戰天風倒已是心滿意足了,下令鳴金收兵,馬橫刀又先回來了,捧了酒葫蘆猛灌一氣。

  戰天風看了他笑道:「過癮嗎?」

  「還不夠過癮。」馬橫刀搖頭:「統共殺不過百把個人,有什麼過癮的?」

  戰天風哈哈一笑,這時鮮于誠已率軍回來,戰天風掃視全軍,好一會兒不說話,直到所有的目光全落到他臉上,才猛地大叫道:「這才是天軍的樣子,我為你們驕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