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星沉王兩個都點頭稱是,議了一陣,卻是不得要領,打發他兩個回去,戰天風想了一陣,斜瞟了壺七公道:「七公,敢不敢跟我打一賭,我賭你決偷不到雪狼王的寶刀。」

  「呸。」壺七公大大的呸了一口:「你小子那點鬼心眼,休想瞞過老夫,什麼偷不到雪狼王的寶刀,無非是想騙老夫去替你打探軍情罷了,老夫騙不上當。」

  「老狐狸,還真是賊精賊精呢。」戰天風心下暗罵,臉上卻立時堆下笑臉去,摟了壺七公肩膀道:「你老英明,我這點小心機那確是瞞不過你老,但沒辦法啊,一般的探子根本探不出個緣由,所以只有請你老出馬才行,誰叫你老身法天下第一,縮骨功無雙無對,再加神奇無比的斂息功,真個來無影去無蹤,我敢跟任何人打賭,你老便是縮身無天佛床下,無天佛也不可能發覺你。」

  「老夫縮到無天佛床下去幹什麼,他是光屁股美女啊。」壺七公呸了一聲,臉上卻已大是飄飄然,道:「老夫這便去雪狼王大營走上一遭,不過先說清楚,是老夫自己對雪狼王玩的把戲感興趣,可不是中了你的激將法,老夫明白著呢。」

  「那是那是。」戰天風把頭點得象雞啄米:「這世間就沒有比你老更明白的人,誰想騙你老,那他不是瘋子就是傻瓜。」

  「你小子明白就好。」壺七公哼了一聲:「老夫去也。」一閃出宮。

  看著壺七公身影消失,馬橫刀呵呵而笑,看了戰天風道:「我說戰兄弟,你別的也還罷了,拍馬屁的功夫可還真是一流。」

  「哪裡,大哥誇獎了,也就一般吧。」得,他還謙虛一把,可就把白雲裳笑個岔氣,馬橫刀也是哈哈大笑,搖頭嘆道:「我算是服你了。」

  說笑一會,白雲裳自去沐浴休息,戰天風與馬橫刀邊喝邊等壺七公回來,雖然雪狼王營中有無天佛莫歸邪這樣的頂尖高手,對壺七公卻無人擔心。

  喝著酒,戰天風想到一事,對馬橫刀道:「馬大哥,你喜不喜歡我雲裳姐,你要是喜歡,我幫你說合說合。」

  馬橫刀嚇一大跳,剛進嘴的一口酒差點直噴出來,一把捂著戰天風嘴巴道:「你胡說八道什麼啊?沒喝醉吧。」

  「我不是說酒話。」戰天風尤不甘心,道:「我是說真的,我覺得你和雲裳姐最配,也只有雲裳姐才能配得上。」

  「你還越說越來勁了。」馬橫刀再次捂了他嘴,這次卻不肯鬆開了,瞪他一眼道:「這話再也休提,我上次就跟你說過,自你嫂子死後,我眼裡就再沒有女人了,你再跟我說這個,我可真要惱了,而且白小姐要是聽見了也會不高興的,她豈是可以給人說著玩的人。」

  看他一臉正經,戰天風吐了吐舌頭,只得死了這條心。

  喝著酒,戰天風差不多要醉了壺七公才回來,雪狼兵軍營裡的情況報了一大堆,但對雪狼王為什麼不退兵卻是沒有弄清楚,他甚至冒險抓了個將軍來問,也沒問出個所以然來。

  戰天風聽壺七公也摸不到原因,惱了,道:「管他呢,總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狼來了就烤,但若是母狼來了呢,哈,那就抱了上床去。」胡言亂語,往桌子上一趴,醉了。

  第二天一早,戰天風爬起來,馬橫刀白雲裳壺七公都在宮外了,戰天風和馬橫刀三個打招呼,白雲裳卻突地臉一沉,也不看戰天風,自顧自出去了。

  戰天風一愣,叫了聲雲裳姐沒應,可就傻了,馬橫刀兩個自然也看出了不對,壺七公翻著怪眼將戰天風上看下看,嘿嘿笑道:「小子厲害啊,竟敢得罪白小姐,老實交代,昨夜裡老夫不在的時候,你做什麼了?」

  「沒有啊。」戰天風大叫冤枉,他看向馬橫刀,馬橫刀苦笑:「你昨夜的話給白小姐聽見了,我說了要你不要胡言亂語的。」

  戰天風這才知道毛病出在了哪裡,猛扯耳朵:「這下死了,怎麼辦?馬大哥,你說現在怎麼辦?」

  「你不是挺會拍馬屁的嗎?」馬橫刀笑:「也去拍拍白小姐馬屁啊。」

  「但雲裳姐是天上的仙子,拍她馬屁,只怕我夠不著呢。」戰天風苦起臉。

  正如馬橫刀猜的,白雲裳確實是聽到了戰天風昨夜的話,心下著惱,所以扮個臉色給戰天風看,嚇唬嚇唬他,但這時聽了戰天風的話,想著他愁眉苦臉的滑稽的樣子,卻又忍不住輕聲一笑,暗暗搖頭,想:「跟這樣一個人,還真是生氣不起來,不過若不給他個教訓,他也不知道記心。」

  馬橫刀功力深厚,壺七公賊耳特靈,因此白雲裳笑聲雖輕,兩人卻都聽到了,立知白雲裳不是真的生戰天風的氣,倒是戰天風自己沒聽到,仍是苦著個臉,壺七公與馬橫刀相視一笑,壺七公打個哈哈道:「馬屁拍不著,那就麻煩了,哈哈哈,今天天氣怎麼這麼好。」

  戰天風氣得瞪他一眼:「興災樂禍,沒安好心。」

  「啊哈,老夫還就這德性。」壺七公越樂,戰天風拿他無可奈何,只有唉聲嘆氣。

  不過很快另一件事便吸引了戰天風的全部心神,午後不久,突然有大批西風國難民出現在西風城下,要求進城,這批難民足足有好幾萬人,但卻全都是老人婦女孩子,壯年男子一個沒有。

  西風城四周都是給雪狼兵大營圍死的,這樣一批難民怎麼可能穿營而過,出現在西風城城下呢?戰天風得報,大感奇怪,急上城頭,逸參馬齊也上了城頭,城門卻還沒開,原來也都是心中奇怪,不敢開城門。見了戰天風,馬齊道:「這事十分蹊翹,我們懷疑是雪狼王的奸計,難民中可能混得有奸細,所以不敢開門。」

  「難民中混得有奸細?」戰天風往城下看,但見都是婦人小孩,個個衣衫破爛,面有菜色,哭哭啼啼的,哀求開城。

  「都是小孩婦女,就算混得有奸細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啊?」戰天風大是疑惑,想不清雪狼王到底玩的什麼,便在這時,幾騎雪狼兵跑到城下,其中為首的一個仰頭大聲叫道:「城上聽了,我家大王有好生之德,所以打開營盤,容許這些人進城,但只限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後未入城的,統統殺死。」

  聽得統統殺死幾個字,城下更是哭聲一片,白雲裳先已下城,這時上來,對戰天風道:「頗為奇怪,我剛才問了一下,他們不是自己來西風城的,而是給雪狼兵從其它地方趕來的,他們也不知雪狼兵不殺他們卻把他們趕到西風城來是為了什麼?」

  「我明白了。」戰天風去九詭書中一搜,霍地明白了雪狼王的用意,大罵:「好毒的計策。」

  「什麼計策?」馬橫刀等一齊看向他,

  「雪狼王這一手,叫群雀爭食之計。」戰天風微微咬牙:「什麼叫群雀爭食之計呢,一袋穀米,一隻麻雀可以吃三天,三隻麻雀可以吃一天,但十隻麻雀只能吃一頓,而一百隻麻雀呢,一頓都不夠,雪狼王到處抓了難民來往城裡趕,就是拼命的往西風城裡塞麻雀,麻雀多了西風城裡的糧食就少了,那時雪狼王不要來打,我們自己餓也餓死了。」

  「原來如此。」「果然好毒的計策。」「難怪又不攻城又不撤軍,原來安排了這般毒計。」

  眾人都明白了,議論紛紛,白雲裳看向戰天風,道:「那怎麼辦呢?難道聽任這些難民給雪狼兵殺死而不放他們進城?」

  「如果不想拖累西風城裡的軍民一起死,那就只能這樣做。」戰天風看著白雲裳:「雪狼王殺得幾萬人十幾萬人,見我們不上當,便會死心退兵。」

  「不。」白雲裳身子一顫,急切的看著戰天風:「那太殘忍了,怎麼能眼睜睜看著這麼多人給雪狼兵殘殺呢?」

  「這一條計策,還有一個名字,叫做雙絕計。」戰天風仰首向天,回憶詭戰篇中的記敘:「何謂雙絕,開城,一塊餅兩個人吃,吃完了大家同歸於盡,此為絕戶,不開城,聽任敵人殘殺自己的同袍,城裡的人即便最後能撐下來,也會為自己的自私忍心羞愧欲死,此為絕心,毒啊。」

  聽了他的話,所有人都怵然動容,城頭上一時再無人吱聲,只有城下的哭聲越發震耳。

  「風弟。」白雲裳看向戰天風:「請你下令放他們進城,你有辦法對付雪狼王這條毒計的是不是,你一定有辦法的,我相信你。」

  看著她秀目中的期待信任,戰天風胸中一熱,點頭道:「好,放他們進城,咱們寧可絕戶,不可絕心。」看向馬齊:「你去安排,多設粥棚,難民會越來越多的。」

  「聖天子仁德啊。」逸參跪下叩頭,淚流滿面,馬齊也是一臉激動,顫聲答應,回身時過於激動,絆了一下,一跤摔倒,邊上的白雲裳忙伸手扶起,道:「老相國,沒事吧。」

  「沒事。」馬齊搖頭,白胡顫動,看著白雲裳道:「老朽只是激動的,感謝蒼天,降此聖主啊。」

  馬齊顫悠悠的去了,他的話卻不絕的在白雲裳心中迴盪,她回頭,看向戰天風,戰天風這時卻在往城外看,他雙手抱在胸前,歪著脖子,身子也歪歪斜斜的,和那些街頭歪著的小混混一模一樣,但白雲裳看著他的側影,卻有些痴迷了。

  隨後幾天裡,難民源源而至,有些甚至是雪狼兵遠出數百里外抓來的,都是婦女孩子,再或是老得不能再老的老人,沒有一個壯年男子,總之一句話,雪狼兵往西風城裡趕的,都是爭食的麻雀,而不是有牙的老虎。

  四天時間裡,給雪狼兵趕進西風城的難民總數達到六十多萬,西風城裡立時人滿為患,存糧頃刻告急,而另一個情報是,雪狼王又從國內調了大批軍隊來,大約有七八萬人,雪狼王打了這些日子,三十萬大軍本來只剩下十七八萬了,加上新來的生力軍,總數又達到了二十五萬左右。

  這幾天中,戰天風絞盡腦汁,卻想不到任何辦法,本來想徵召西風城中原來的青壯男子擴軍,那樣也可以擴充十多萬人,總數能達到二十多萬,然後以略佔優勢的兵力出城與雪狼兵一戰,拼死打破雪狼兵的圍困,但聽到雪狼兵又添生力,戰天風便徹底絕望了。

  西風軍野戰本就遠不如雪狼兵,何況又是擴充的新兵,便是人數佔優也不一定能勝,別說還不佔優。便算再加上車弩吧,西風城裡也還有點子好鋼,雖然不多,造個一兩百具輕車弩該不是問題,但上次用車弩打了一仗,戰天風看得很明白,車弩威力確實大,但還不到可以決定戰爭成敗的地步,尤其是這種數十萬人的大決戰,射死個一兩三萬人,起不了太大作用,且車弩也有自己固有的毛病,射完後再裝箭慢不說,最主要是不靈便,敵人從一個方向死衝還差不多,若反應靈活的,見中軍有車弩就衝兩翼,戰天風便沒有多少辦法,便能把車弩轉向,那還要擔心射著兩翼的自己人,不可能就光突突的擺一個弩陣而兩翼不派軍隊掩護吧,那除非是幾千萬把人的小仗。

  戰天風焦頭爛額,壺七公卻是興高采烈,原來因為糧食吃緊,馬齊開始大力打擊屯糧不賣的奸商,奸商糧食藏得密,但天下就沒有壺七公找不到的密窟,這天戰天風正一個人在宮中轉著圈子想主意,壺七公興沖沖回來了,告訴戰天風,他又找到了三個奸商的密庫,至少起出了十來萬斤糧食。

  「十來萬斤啊。」壺七公一臉誇張:「堆起來可是一座大山呢。」

  「那是。」戰天風點頭:「現在西風城裡大約有一百三十萬人,攤到每個人也有一二兩,能喝上一碗粥呢。」

  「你小子什麼意思?」壺七公惱了,怪眼瞪著戰天風:「想貶低老夫的成就?」

  「不是不是。」戰天風慌忙搖手:「我的意思,是請你老發揚光大,明天再多找幾個這樣的密庫出來。」

  「你小子別以為老夫找不出。」壺七公哼了一聲,卻又看了戰天風道:「你小子到底想出主意沒有?不會就只盼著老夫每天給你找奸商的密庫吧。」

  「沒有。」戰天風搖頭:「說了晨姐不在,我腦袋根本不轉。」

  「瞧這點出息。」壺七公呸了一聲,忽地眼睛一亮,道:「對了,老夫昨夜在一奸商家裡看到個美女,可能是那奸商的小老婆,那真真是個美人胚子,比你的蘇大小姐絕對不差。」

  「真的。」戰天風也是眼睛一亮。

  「老夫看過的會有差?」壺七公鼻子一翹:「怎麼樣,要不要老夫給你去弄了來,你小子抱著個新鮮美女刺激一下,說不定就想出主意來了。」

  「那當然好。」戰天風喜叫,但隨即卻又垂下頭,嘆氣道:「還是不要了吧,馬大哥若知道了,必然看我不起。」

  「什麼呀。」壺七公翻眼:「又不是要你強搶民女,那奸商給馬相國砍了,奸商的大老婆要把所有的小狐狸精都賣掉呢,老夫隨便花幾個銀子就買來了。」

  「那倒是不錯。」戰天風眼睛複又一亮,但馬上又黯淡了下去:「這個馬大哥不會管,但雲裳姐會怎麼想呢,她會不會。」

  「去你的吧。」壺七公終於惱了:「你小子混混一個,編還那麼多顧慮,你不要拉倒,老夫去買下來自己亨用。」說著轉身自去。

  「圍城,存糧,二十五萬,到底要怎麼破呢。」戰天風慢慢蹲下身子,雙手揪著頭髮。

  香風微起,戰天風抬頭,是白雲裳來了,戰天風忙站起來,道:「雲裳姐,你還沒休息啊。」

  白雲裳看著他,眼睛裡滿是擔心關切,道:「風弟,這幾天可苦了你了,我去七喜國走一趟,替你把蘇晨接來好不好。」

  戰天風嚇一大跳,忙道:「不要,雲裳姐你別當真,我和七公開玩笑的,逗他玩的,並不是真的要抱著晨姐。」說到這裡,眼睛突地一亮。

  白雲裳一直在看著他,立知他想到了新的東西,道:「風弟,你想到辦法了?」

  「是。」戰天風用力點頭,一臉喜色,道:「死守城中是破不了雪狼王毒計了,但我們可以出城去,牧流國不是還有諸候三十萬聯軍嗎,可以從他們身上想點辦法。」說著看向白雲裳:「謝謝雲裳姐,還是你提醒了我呢。」

  「謝我什麼啊?」白雲裳忙搖頭,卻有點疑惑道:「諸候王給雪狼王打落了膽,只怕不敢起兵來破圍吧,要敢來早就來了啊。」

  「我自然有辦法。」戰天風一臉自信,略微一想,道:「這麵還要佈置一下,不能讓雪狼王的探子發覺我們離城了,雲裳姐,乾脆勞煩你去見一下馬相國,讓他跟西風王說,就說我得了重病,你和馬大哥要閉關給我治病,讓西風王把慶家兄弟調一個來守王宮,再加派護衛,任何人不得出入。」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