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我想到了。」戰天風說到這裡,卻猛地住口,揮手對邊上的宮女太監道:「你們都出去,叫你們再進來。」

  宮女太監行禮退出,戰天風壓低了聲音,興奮的道:「我想到了一條火燒狼崽子的妙計。」

  「真的?」馬橫刀一下子睜大了眼睛,叫道:「兄弟快說。」

  「大哥輕聲。」戰天風忙做一個輕聲的手勢,道:「宮女太監保不定有田國舅安排的奸細,可別漏了天機。」

  「不必擔心。」白雲裳微笑搖頭:「我會截斷聲源,這裡面的話,外面是聽不到的。」

  「原來姐姐這麼厲害啊,害我白擔心了。」戰天風抬高聲音,道:「簡單的說,就是利用這酒能燃燒的特性,引雪狼兵進城,然後將酒撒到他們身上,來個生烤野狼肉。」

  「放雪狼兵進城?」馬橫刀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壺七公也是兩眼生疑,道:「你怎麼把酒撒到雪狼兵身上,雪狼兵可不是死的。」

  「這些都是豆芽菜,很簡單的。」戰天風大大咧咧,道:「具體怎麼佈署,要到現場看才好說,來,馬大哥,先喝酒,別影響了酒興。」

  馬橫刀卻一把罩住杯子,叫道:「只要能打退雪狼兵,這酒喝不喝還真無所謂。」

  「大哥性子比我還急啊。」戰天風呵呵笑,點頭:「好吧,那我們就先去看地形,在東門做一個烏龜罈子,然後大開城門,請君入翁。」

  馬橫刀等一齊起身,到宮門口,戰天風令太監去請馬齊來,卻又叮囑一句:「讓他不要急,沒什麼了不得的事。」

  交代完了,一起到東門,在空中看了地形。

  西風城的建築比較有條理,一般從城門進來,都是一個十字口,一條大道通向城的中心地帶,左右則是兩條大街向兩翼展開。

  戰天風看了地形,十分滿意,手指虛虛在空中劃一條弧線,道:「左中右三條街,各留五里,然後以重兵截斷街口,這樣便形成了一個大酒罈子,雪狼兵進來,只能沿著三條主街的巷子散開,待把三條主街裡所有巷子都塞滿時,我們再往裡撒酒,然後點火,雪狼兵進多少就要燒死多少。」

  「果然好計。」馬橫刀眼光大亮。

  壺七公卻道:「我還是那個問題,你怎麼把酒撒到雪狼兵頭上,如果就是三條直筒子街道那還好說,西風兵可站到屋頂上扔酒罈子,但現在這一片至少也有數里方圓,你那酒罈子怎麼扔法?」

  「誰說我要扔酒罈子了。」戰天風翻起眼珠子。

  壺七公左猜右想想不到,可就惱了,猛一下掐著戰天風脖子道:「你小子竟敢在老夫面前拿喬,說是不說?」

  戰天風怪叫:「雲裳姐馬大哥,你兩個保鏢怎麼當的,救命啊。」

  馬橫刀呵呵笑:「白小姐說了,我可沒說。」

  白雲裳卻微笑著仰頭看天,笑道:「今晚上的月光真的好亮呢。」

  「如何?」壺七公大是得意:「救兵是甭想了,老實交代吧。」

  「這般不講義氣。」戰天風垂頭喪氣,嘀咕一聲,卻斜了眼看向壺七公道:「我說七公,最初遇著你的時候,你又詭又精,象極了一頭老狐狸,但這會兒腦子怎麼就這般不靈光了呢,怎麼就不肯多想一想,本天子是誰的徒弟來著。」

  壺七公猛一下明白了:「你是說天巧星有什麼古怪器物可讓你隔得老遠把酒灑到雪狼兵頭上。」

  他這一說,馬橫刀也猛然就想到了,叫道:「對啊,象那些救火的水龍,就可以把水撒很遠啊。」但眼中隨即卻又露出疑惑之色,道:「但我見一般的水龍,最多也就是能把水柱噴得百把步開外吧。」

  這會不要戰天風說,壺七公卻先搖頭了:「那是一般的木匠做出的一般的水龍,天巧星是什麼人,豈能與一般工匠相提並論,是不是臭小子。」

  「是。」戰天風一翹大拇指:「你老又成老狐狸了。」說著嘻嘻一笑,撒腳飛逃。

  「臭小子今天死定了,竟敢罵老夫做老狐狸。」壺七公咬牙狂追上去。

  回到王宮,馬齊也來了,戰天風說了計劃,馬齊也是老眼大亮,戰天風又取過紙筆,畫了一張圖樣,交給馬齊,道:「此水龍為異人天巧星所造,可噴水千步以上,你召集巧匠,以一日一夜時間,也不要多了,造出三十具便夠,酒水一萬斤,都要一點就能燃的烈酒,徵集備用,明日同時疏散東門城門以內五里的百姓,一個不留。」

  馬齊點頭一一應了,再又商量各方面細節,一一安排妥當,馬橫刀看著戰天風與馬齊商商量量,即嚴謹精細又乾淨利落,暗暗點頭,想:「白小姐說戰兄弟在碰上大事時與平時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果然如此,若非親見,誰能想到平日老是嬉皮笑臉的他,竟有如此才慧?」

  次日雪狼兵的攻勢猛了幾分,卻同樣無法破城,城內馬齊造水龍徵烈酒疏散百姓,三管齊下,有條不紊,到傍黑時分,一共造出了三十多具水龍,天巧星設計的這種水龍,比一般的水龍要大五六倍,噴水的竹筒也長得多,要七八條大漢合作才能使用,光壓水的水筏就要兩條大漢盡全力才能壓下,但射出的水卻遠達千步以外,比一般的水龍強上十倍不止,試射之下,親手製出水龍的工匠也是咋舌不已,烈酒的徵集和百姓的疏散也全部完成。

  戰天風試了水龍的威力,然後根據水龍的射程,將三十多具水龍沿獲弧線形佈置,將三條街中所有的房屋巷道,盡數納於水龍射程之內,再在三個街口各置重兵,下了死命令,守住街口,不許退後一步,一切佈置停當,早已是半夜,戰天風馬橫刀幾個都是十分興奮,沒有半點疲勞的感覺,便是老馬齊也是精神熠熠,只是一雙老眼裡滿是紅絲,戰天風一眼看見,倒也有些不忍心,道:「馬老相國,一切妥當了,你且好生回家休息一夜,明日一早等著烤狼肉做早餐好了。」

  馬齊領命回去,戰天風幾個回宮,戰天風看了馬橫刀道:「大哥,我兩個喝一夜酒,坐等天明如何?」

  壺七公翻起老眼特不屑的看著他:「你小子有那酒量嗎?」

  戰天風差點嚥死,伸長脖子半天做聲不得,馬橫刀呵呵一笑,道:「兄弟,你明日還要指揮作戰,還是早點睡吧。」

  戰天風也想想事關重大,只得點了點頭,卻恨恨的看著壺七公道:「打完這一仗,我一定狠練酒量,不信就練不出來。」

  「等你小子練出來了再到老夫面前吹吧。」壺七公毫不客氣,戰天風又氣死一次,白雲裳在一邊看得咯咯嬌笑,馬橫刀看了白雲裳笑道:「只要戰兄弟在白小姐面前出現,白小姐的笑聲好象就沒斷過。」

  白雲裳搖頭輕嘆:「沒辦法,跟這人在一起,想不笑還真是不行。」

  戰天風頓時一臉得意:「可見本大追風是多麼的有魅力啊。」一時又笑倒一片。

  次日一早,雪狼王揮兵攻城,戰天風幾個上城頭,雪狼王仍是以東門主攻,戰天風看了一下,雪狼兵一隊一隊輪番攻城,大約有六七萬人,扭頭對馬橫刀道:「只要能把雪狼王這六七萬人全誘進城中,這一仗咱們就穩贏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