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他聲音雖輕,白雲裳卻仍是聽得清清楚楚,她嘴角掠過一抹微笑,看向急火火前奔的戰天風,戰天風打小油慣的人,從來也沒個斯文氣象,便是以遁術飛掠,也是一副火燒屁股的樣子,再加上衣服不整,那模樣,不是什麼天子,倒象一個剛從大獄裡跑出來的逃犯。

  看了他那樣子,白雲裳嘴角含笑,搖頭輕嘆,想:「他這人看外表真的完全看不出來,看外表,他和那些街頭混的小潑皮簡直就一模一樣,可天下間還有誰能象他一樣視名利如浮雲,傳國玉璽竟真的說拿出來就拿出來。」想到這裡,又想起上次地宮中的事,想:「換了任何人在那種情況下,只要是正常的男子,一定會欺負我,但他卻就能控制自己,真不知他那種定力是從哪裡來的。」

  戰天風是以遁術飛掠,很快便上了城頭,往城外一看,立即便跳腳大罵:「王八蛋狼崽子,以多打少,要不要臉了。」

  壺七公看他叉手跳腳,一副潑皮罵街的樣子,忍不住叫道:「臭小子斯文點好不好,你可是天子呢。」

  「跟狼崽子有什麼斯文的。」戰天風哼一聲,眼睛只是盯著城外。

  離城百丈左右,馬橫刀正與莫歸邪及另一個雪狼國高手狠鬥,那雪狼國高手身手一流,尤其使的是一桿丈八長槍,與莫歸邪的刀遠近配合,威力更增。

  如果只是這兩個人,戰天風也不至於這麼跳腳大罵,原來離著鬥場不遠處另有一個雪狼國武士,手執弓箭,時不時的便會向馬橫刀射一枝冷箭,這人也是玄功高手,功力可能可能比不上莫歸邪及那使槍的雪狼國高手,但這人弓上另有一功,射出的箭快得異乎尋常,極大的牽制了馬橫刀刀法的發揮,戰天風上城第一眼,剛好看見他向著馬橫刀連射了三箭,逼得馬橫刀不得不躲閃,所以氣急大罵。

  莫歸邪與那雪狼國高手聯手之力其實已略強於馬橫刀,但馬橫刀勇悍絕倫,雖在刀槍合圍之下,仍是招招進攻,長刀橫空,天地變色,若不是那放箭的雪狼國武士在旁牽制,莫歸邪兩人只怕還會給他壓著打。

  他幾個相鬥,雪狼兵便沒有攻城,城內城外十數萬雙眼睛一齊看著鬥場,卻大抵是看著馬橫刀一把刀縱橫來去,雖是遠觀,所有人卻都能清楚的感覺到馬橫刀魔心刃上漫天的刀氣。

  「馬大哥的刀法果然是霸氣無雙,只是那放冷箭的狼崽子討厭。」戰天風心下嘀咕,扭頭看向白雲裳道:「雲裳姐,要不請你出手,斬了那放冷箭的狼崽子。」

  白雲裳卻搖了搖頭,道:「以馬大俠之能,不需要別人出劍幫他。」

  她這是什麼話,明顯馬橫刀受到冷箭的牽制,處於下風啊,戰天風心下奇怪,看一眼白雲裳,目光一對,他馬上明白了:白雲裳的話說得比較委婉,她的真實意思是,以馬橫刀的身份,別人不好插手幫他。

  「也是。」戰天風點頭:「也只有那些不要臉的狼崽子才會以多打少。」明是明白了,但眼看著馬橫刀以一敵三處於下風,終是心中難受,白雲裳自然明白他的心情,微微一笑,道:「別人不好出手相幫,但你是他兄弟,你幫手他不會見怪的。」

  「真的。」戰天風大喜,卻還有些擔擾,道:「馬大哥真不會見怪嗎?」

  白雲裳咯咯一笑,斜眼瞟著他道:「你這樣一個人,馬大俠即便見怪,拿你也無可奈何吧。」

  「也是。」戰天風點頭:「馬大哥從來都知道我是根老油條的,拿著一根老油條,他能有什麼辦法呢?」

  他還自鳴得意了,壺七公可就笑得打跌,白雲裳也是咯咯嬌笑,戰天風自己也笑,眼珠子一轉,取了煮天鍋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隨即運起斂息功,對白雲裳道:「雲裳姐,你還能感應到我嗎?」

  白雲裳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一笑,道:「那放箭的雪狼國武士不可能感應得到你的,不過你動手要快,因為你一運功,靈力波動,別人立刻可以感應到。」

  她話中的意思是,她仍能感應到戰天風,戰天風心中微覺失望,不過隨即就釋然了,想:「斂息功再了得,想暗算無天佛這樣的絕頂高手也是沒有可能的,就算他感應不到,但只要一動手運功,立即就會被發覺,賊和尚的反應可是絕對不慢的。」對壺七公道:「七公,你以前扔我下崖的那根細絲兒還在不在,吊我下去,這樣穩妥些。」

  壺七公點點頭,取出絲線,戰天風一手挽了,從城牆上吊下去,輕手輕腳摸向那放箭的雪狼國武士,其實這時場中勁風呼嘯,雖是三人相鬥,卻如千軍萬馬廝殺一般,戰天風即便放開腳跑,十丈之外,那雪狼國武士也是難以聽到他腳步聲的。

  便在戰天風吊下城牆時,場中形勢又變,那使槍的雪狼國武士見久鬥馬橫刀不下,放寶助陣,卻是一隻白色的貍貓,放在空中,不絕的圍著馬橫刀打轉,稍見空檔,立時下撲,馬橫刀刀一揚,卻又急退開去,進退十分的靈活,馬橫刀一時更受牽制。

  戰天風心下驚怒:「只這些功力半高不高的半吊子水動起手來就老是要借什麼寶物助力,象雲裳姐馬大哥他們,仗的就是手中刀劍,哪要借什麼寶物幻術?」

  心下急,加快步子,很快摸到那執弓的雪狼國武士左近,那雪狼國武士並不是站著不動,而是不絕轉動尋找放箭的機會的,也是巧,這會兒竟直奔戰天風而來,戰天風大喜:「乖兒子,怎麼這般乖。」站住不動,雙手握緊了鍋柄。

  那雪狼國武士兵一心留意著鬥場,尋找馬橫刀的空檔,哪會想到邊上隱著個要命的閻王,奔到戰天風身前兩步,竟還霍地站定了,拉弓便要向馬橫刀射去,原來他剛好找著一個空檔,戰天風哪還會給他放箭的機會,煮天鍋掄圓了,照著那雪狼國武士脖子,一鍋便切了下去,那雪狼國武士剎時身首分家,手只箭卻仍是射了出去,不過射偏了,不是射向馬橫刀,而是射向空中的那隻貍貓,那狸貓猝不及防,急將身子一弓,雖躲過要害,背上卻也給擦了一下,連皮帶毛擦掉一塊,發出一聲尖厲的痛叫。

  異變突生,莫歸邪和那使槍的雪狼國武士齊齊一驚,都扭頭看過來,馬橫刀自也看了一眼,他反應是一等一的快速,立時暴起發難,魔心刃一揚,霍地一刀劈到莫歸邪頭頂,莫歸邪揮刀急架,馬橫刀這一刀卻是用了全力,錚的一聲脆響,莫歸邪身子一震,胸中氣血微滯,不等他運氣暢通胸中氣血,馬橫刀第二刀又如雷劈至,同樣是勢勁力疾,莫歸邪沒辦法只好再接一刀,一剎間馬橫刀連劈三刀,莫歸邪接了三刀,一口氣始終緩不過來,一張臉脹得通紅。

  後面那雪狼國武士看出不對,大槍急刺馬橫刀後心,馬橫刀第四刀又已揚起,卻忽地從一個不可思議的方位反扭向後,魔心刃如一股帶著魔咒的輕風,沿著那雪狼國武士槍桿直削上去。

  莫歸邪霍地明白,馬橫刀全力劈他那三刀,不是真要殺他,而是誘後面使槍的雪狼國武士近身,明白是明白了,卻晚了一步,馬橫刀第四刀揚起時,他正往後急退,頃刻間再也無法改變身法前救。

  那雪狼國武士突見馬橫刀的魔心刃沿著槍桿削上來,大驚之下急要變招,手中長槍卻突地變得千斤之重,怎麼也抽不動,原來槍頭給馬橫刀左手一把抓住了,急要放手時,驀地覺得雙手齊齊一痛,兩隻手齊腕斷去,緊接著脖子又是一痛,腦袋也從脖子上飛掉了。

  在戰天風一鍋削掉那執弓武士腦袋時,後陣觀戰的無天佛便發覺了,立時急掠過來,但馬橫刀刀法實在太快,三刀劈開莫歸邪,第四刀便殺了使槍武士,這時無天佛才身到中途。

  馬橫刀霍地回身,冷眼看著無天佛,莫歸邪這時終於緩過氣來,但馬橫刀持刀斜視,他卻是不敢逼上來。

  後陣的雪狼王眼見死了兩名好手,莫歸邪又為馬橫刀刀勢所逼,大怒,手一揮,數萬大軍齊撲過來。戰天風這時已到了馬橫刀身邊,低叫道:「馬大哥,我們回城。」不過並沒有現身出來,他可不想自己會隱身的絕招給無天佛偵知。

  馬橫刀哈哈一笑,與戰天風返身回城,背後數萬雪狼兵潮湧而上,猛攻城牆,但這日先折了銳氣,攻了半日攻不下來便退了回去,不再攻城。

  守到傍黑,確信雪狼兵不可能再攻城,戰天風與馬橫刀白雲裳幾個一齊回軍,喝令把宮中最好的酒擺上來,戰天風對馬橫刀笑道:「今日雪狼王攻了半日便不攻,是給大哥的神威震住了,想到大哥的刀勢,那匹野狼只怕夜裡都要做惡夢呢。」

  馬橫刀搖頭:「在千軍萬馬的大戰場上,我一把刀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說到這裡,他伸手入懷,將傳國玉璽掏了出來,鄭而重之的放在了戰天風手裡。

  戰天風莫名其妙,看著馬橫刀,叫:「馬大哥。」

  馬橫刀一臉凝重的看著他,道:「兄弟,先說清楚,國之重寶,最終是一定歸還天子的,但現在卻仍只能由你保管。」

  「為什麼?」戰天風莫名其妙。

  「因為西風城近百萬軍民的性命,甚至關外三十四國韁域,千萬百姓,這樣一副重擔,現在只有你能挑得起。」

  「什麼呀。」他這話叫戰天風大不好意思起來,叫道:「我有什麼本事?最多就是象今天一樣玩一下偷襲,哪象馬大哥你一把刀縱橫天下——。」

  「兄弟,你錯了。」不等他說完,馬橫刀便搖了搖頭,道「剛才我說過了,在千軍萬馬的大戰場上,我一把刀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說到這裡,他看一眼白雲裳,道:「白小姐玄功遠高過我,她一把劍救不了西風城百萬軍民,我一把刀也同樣殺不退雪狼王數十萬大軍,我們的刀劍雖利,卻沒有擎天之力,有擎天之力的,只有你。」

  「馬大哥。」戰天風越覺心慌,想出聲,馬橫刀卻握住了他的手,一臉莊重,道:「兄弟,若是在以前,大哥也不信你真有這樣的潛力,那會兒大哥只是覺得你心地不壞,然後跟你在一起很投緣而已,可昨夜裡白小姐把你這些日子做下的事全說給我聽了,大哥非常佩服,說實話,若你我易地而處,我絕沒有你那樣的才智本事,最多是揮刀多殺幾個雪狼兵,激勵一城人心,讓百萬軍民齊心合力共抗雪狼兵,大哥我無論如何都是做不到。」

  「那些都只是陰差陽錯的趕巧而已。」到這會兒戰天風知道馬橫刀是說真的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搔頭。

  「那絕不是趕巧。」馬橫刀斷然搖頭:「若你身上沒有潛力,再巧也不可能有那樣的奇蹟,所以白小姐和我商量過了,在雪狼兵退去之前,傳國玉璽仍只能由你保管,打退雪狼兵這副重擔也只能由你去挑。」

  他這麼一說戰天風慌了,急道:「那你們是要走嗎?要到哪裡去?」

  「我們哪兒也不去。」白雲裳輕聲一笑,道:「我和馬大俠做你的保鏢。」

  「什麼?」戰天風狂喜之下,可真有些呆了,張大嘴竟不知說什麼好。

  「是。」馬橫刀看著他,點頭:「我們做你的保鏢,你就安心拿出全部才智,帶領西風軍打退雪狼王。」

  戰天風感受到他眼中殷殷的期待,一時竟有些害怕起來,扭頭看向白雲裳,白雲裳如水的明眸裡,也滿是信任,戰天風猛一下就激動起來,叫道:「好,區區幾個狼崽子,還真不放在我眼裡。」但隨即卻又一臉賴皮道:「不過話要說在前面,萬一打敗了,你們可也不能怪我,別說打了敗仗弟弟也沒得做,那這傳國玉璽我不要。」

  「瞧這無賴嘴臉。」壺七公大翻白眼,馬橫刀與白雲裳相視大笑。

  「好香。」馬橫刀忽地收了笑,猛吸鼻子,卻是宮女端了酒上來了。

  「這酒名火燒雲。」宮女輕聲回稟。

  「好怪的名字。」戰天風也吸了吸鼻子:「不過確實是香。」

  「果然是火燒雲。」馬橫刀一臉興奮,看向戰天風道:「戰兄弟可知這火燒雲名字的來歷?」

  「不知道。」戰天風搖頭:「說實話我自己也是第一次喝,你知道的,我這人其實即不好酒也不貪色的——。」

  他話沒說完,壺七公已是撲哧一聲,將一口酒盡數噴了出來,馬橫刀也哈哈大笑,道:「行了兄弟,留著這話給你小媳婦兒說去吧。」說笑間手一指,丈外蠟燭上的一點火光突地拉長,一下射進了他面前的酒杯中,便如一條細細的火蛇鑽進杯裡喝了口酒一般。

  火一入杯,騰的一聲,杯中的酒竟然燃燒起來,在酒面上形成數寸高的火團。

  「兄弟你看,這火團象不象一團火燒雲。」馬橫刀端起杯子,道:「而這火燒雲最佳的喝法,就是要這麼點燃了喝。」說著將一杯酒盡數倒入口中,閉住呼吸,好半天才大叫一聲:「香,真香,不愧是西北第一號的名酒。」

  壺七公白雲裳都不知道喝這火燒雲還有這麼個講究,都來了興,各自點燃了杯中酒,壺七公也是一口喝乾,輕吸了口氣,點頭道:「是別有一種香味。」白雲裳卻只泯了一小口,細細品嚐,搖了搖頭,道:「這酒香是香,太辣了點。」

  她兩個都喝了,戰天風卻一直沒動,眼光還直直的發呆,馬橫刀笑道:「怎麼了,不敢喝,別怕,最多喝醉了再睡一覺。」說著引一點燭火過來,替戰天風點烯了杯中酒,複給自己倒一大杯,也點燃了,叫道:「來,哥哥陪你一杯。」

  戰天風不端酒,卻看了邊上的管事太監道:「宮裡有多少這樣的酒?」

  管事太監回稟:「火燒雲比較難得,宮裡大約有一百壇左右,具體多少,小人立刻去問御廚房。」

  「不一定要火燒雲。」戰天風搖頭:「我只問你,這樣能點燃的酒,宮裡有多少?」

  管事太監不明白他的意思,略一猶豫,道:「御廚房藏酒有數千罈以上,而西土苦寒,酒性大多比較烈,所以應該都是可以點燃的,只是一般的酒沒有火燒雲這麼香。」

  「都可以點燃。」戰天風眼光一亮:「那是說西風城裡還有很多可以點燃的酒了。」

  「是。」管事太監點頭:「具體數目雖不清楚,但西土冬天太冷,關外的人都喜歡喝酒禦寒,因此這西風城裡不說多了,十來萬罈酒該是有的。」

  「太好了。」戰天風猛地擊掌。

  馬橫刀幾個都不明白他的意思,一齊看著他,馬橫刀道:「兄弟,你想到了什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