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但白雲裳智慧高絕,一眼便看破他的險惡用心,反以無天佛數次殺戰天風不死這樣的話反擊,不但一舉打破無天佛的陰謀,更在無天佛心中種下天命難違的種子。

  以無天佛的身份,一次殺戰天風不死已是奇蹟,數次無功,除了天意,還有什麼?

  無天佛雖修為精深,聽了白雲裳這話,禪心卻也微受撼動,哈哈一笑,宣一聲佛號:「那就走著瞧吧。」迴身而去。

  他要走,便以白雲裳馬橫刀合力也是留他不住的,倒是宮中護衛空自射了一輪勁箭。

  「本大追風都聞到了閻羅王說歡迎時嘴巴裡發出的臭氣了,不想竟又打了回轉,還真是懸啊。」戰天風誇張的拍拍胸膛,猛跳起來,一把抱住馬橫刀,將他身子抱起掄了兩個圈子,歡叫道:「馬大哥,你怎麼來了,而且怎麼就來得這麼及時呢?」

  「想吃你燉的狗肉了啊。」馬橫刀攬了他肩膀笑。

  「不是。」戰天風大大搖頭:「你不是來找我的,是來殺假天子搶傳國玉璽的,對不對?」

  馬橫刀哈哈一笑:「兄弟神機妙算。」卻忽地一愣,向戰天風身子上下一瞧,有些發呆道:「兄弟——-你——-?」

  戰天風這會兒頭上並沒戴皇冠,但身上穿的卻是黃綢的晚裝,黃色是只有王與天子才能穿的服飾,所以馬橫刀有些發愣。

  戰天風大笑起來:「沒錯,你要殺的假天子就是我,不過傳國玉璽嘛。」說到這裡,一把掏出傳國玉璽放到馬橫刀手裡,道:「倒不要你搶。」

  看著戰天風將傳國玉璽放到馬橫刀手裡,所有人都愣住了,只有戰天風一個人的笑聲。

  馬橫刀一時間也愣住了,看看戰天風,又看看手中的傳國玉璽,隨即將傳國玉璽舉起來對著西斜的月光,一發功,傳國玉璽身上忽地射出紫光,形成一個丈許方圓的光團,光團中一條銀龍在不絕遊走。

  「真的是傳國玉璽。」馬橫刀一臉狂喜。

  他喜,戰天風卻愣了,叫道:「原來傳國玉璽裡面有一條龍啊,好象從來沒聽人說過呢。」

  「是的。」馬橫刀點頭:「這個秘密除了歷代天子,從來沒有外人知道,世間有真龍天子之說,卻不知道真龍天子的本意其實是在這傳國玉璽里。」

  「原來真龍天子是這個意思啊。」戰天風大是好奇。

  「那你是怎麼知道的?」壺七公好奇的看著馬橫刀,這一次他倒是沒有一見馬橫刀就躲,沒辦法躲啊。他一開口,戰天風想起了刀譜進茅廁的故事,向他咧嘴一笑,壺七公則惡狠狠的瞪他一眼,做了個掐脖子的手勢,那意思自然是說,若戰天風敢說出來,他就要掐死他。

  「是天子告訴我的。」

  「即然是歷代天子獨傳的秘密,為什麼又要告訴你?」壺七公還是沒明白。

  這個問題似乎一時讓馬橫刀有些不好開口,白雲裳卻明白了,微微一笑道:「玄信是怕馬大俠信不過他,所以把這個獨門之密告訴馬大俠,以證明他是真玄信吧。」

  她這一說,戰天風壺七公都明白了,戰天風叫道:「難怪你一見傳國玉璽就先試一下,不但是試印的真假,還在試玄信的真假啊。」

  「是。」馬橫刀點頭,眼中露出悲涼之色:「想我天朝,萬代千年,曾經是多麼的輝煌,但近百年來,卻是內亂不已,外患不斷,文明喪失,綱常敗壞,甚至連天子都有假,真的是悲哀啊。」

  他的感概讓戰天風幾個心中都生出沉重的感覺,也明白了他為什麼不願說出玄信告訴他這個秘密的目地,堂堂天子,竟要以這種小秘密來取信於人,也確是夠悲哀的了,一時都不做聲。

  這時逸參那邊的援兵過來了,不多久逸參自己也趕來了,逸參身邊其實也有兩個可躋身一流的高手,還是一對兄弟,叫慶堅慶勇,早在最初給戰天風安排護衛時,逸參就想要把慶家兄弟留在戰天風身邊,至少留一個,但無論是戰天風還是壺七公,都有太多的秘密,所以堅決反對,這一次逸參便又舊話重提,戰天風哈哈一笑,一指馬橫刀道:「這位是橫刀立馬馬橫刀,西風王你可能不知道,但慶家兄弟該知道他。」

  「是。」慶堅兩個一齊抱拳,對馬橫刀說了聲久仰,眼中都有敬仰之色。

  「有白小姐和馬大俠一刀一劍在,天下間誰能殺得了我?」戰天風哈哈笑。

  他這話牛氣,逸參雖不明白馬橫刀到底是什麼人,但馬橫刀站在那兒巍然如山的氣勢他還是感覺得出的,便不再堅持,告辭回去。

  見到了馬橫刀,戰天風興奮無比,拉了馬橫刀喝酒,還硬要白雲裳壺七公作陪,壺七公對著馬橫刀總有點心理障礙,不想一起喝酒,戰天風便威脅他:「你實在不想喝酒我也不強留,但我一喝醉了酒可就管不住自己的舌頭,到時你可別怪我。」氣得壺七公掐著他脖子提起來:「臭小子敢威脅老夫?」說是說,卻終是不放心,只好留下來。

  戰天風酒量一直都不高,偏生興致高,左一杯右一杯,沒幾杯,咕冬一聲,桌子底下去了。

  壺七公大翻白眼:「臭小子,這點酒量也要喊人喝酒。」

  馬橫刀與白雲裳相視一笑,馬橫刀扶了戰天風到床上,耳邊傳來白雲裳的傳音聲:「馬大俠,雲裳有事相商。」馬橫刀出去,戰天風卻是呼呼大睡。

  戰天風是給第二天的戰鼓驚醒的,一翻身爬起來,叫道:「馬大哥。」

  「臭小子,醒來了啊,老夫還以為你醉死了呢。」壺七公進來,冷哼一聲。

  「馬大哥呢?」戰天風再問:「走了?」

  「沒有。」壺七公搖頭,嘿的一聲:「馬王爺好興致,正在城外拿狼崽子開刀呢。」

  「太好了。」戰天風猛跳起來,臉也不洗便狂衝出去,他出宮,白雲裳也從側殿閃出,看了他那樣子,微笑搖頭,跟了上去。

  眼見清麗若仙的白雲裳緊跟著蓬頭散發一身酒氣的戰天風,壺七公暗暗搖頭,輕聲嘀咕:「臭小子,也不知前世走了什麼運,竟能讓仙子般的白小姐做他的保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