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傢伙是人是鬼。」戰天風心下暗駭,不及拆招,身子急往下一蹲,煮天鍋回抽,罩住頭頂,左手捏印,七個金字從鍋底直打上去。

  金字才出手,忽地脖子上一涼,眼角餘光急瞟間,莫歸邪長刀竟又詭奇的到了他脖子後,根本沒有劈上他的煮天鍋。

  「我的娘啊。」戰天風魂飛魄散,情急之下也顧不得面子,身子一縱,便從莫歸邪身下鑽了過去。他以前在街頭打架,碰上高大的打不過,常玩這一手,鑽別人跨襠,然後返腳猛踢,踢中踢不中,總之趁別人轉身之前,撒腿開溜,這會兒絕招重施,竟也避過莫歸邪一刀,同時反手一鍋,砸向莫歸邪小腿,為什麼是小腿呢,因為莫歸邪並不是站在地上,而是懸空立著的,雙腳離著地面還有兩三尺高,因此嚴格的說,他不是從莫歸邪跨下鑽過,而只是從莫歸邪身子底下鑽了過去。

  其實他這個絕招之所以成功,是因為莫歸邪完全沒想到他以天子之尊竟會施鑽跨襠的招數,所以他長刀算定戰天風有可能逃避的各個方向,就沒想過戰天風反會鑽到他屁股後面去,一時間倒是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對無天佛道:「國師說這小子純粹是個無賴,果然如此。」

  說話間反手一刀將戰天風煮天鍋劈開,長刀順勢一伸,直指戰天風咽喉,速度快得異乎尋常,戰天風還沒來得及爬起來,喉頭已是一寒,彷似吸進了一股冷風一般,大驚之下,急就勢往後一仰,身子躺倒,煮天鍋已不及回手,只左手捏印,七個金字當胸急打,莫歸邪這次卻不閃不避,手腕一振,長刀急劈,竟迎頭將戰天風七個金字全部劈開,餘勢不消,直劈戰天風腦袋。

  此時戰天風鍋在外門,金字已碎,身子還躺在地下,逃都沒法逃,而另一面白雲裳也給無天佛師徒纏得死死的,根本無法抽身援手。

  那日在城外,白雲裳單人獨劍,牽制雪狼王身邊所有高手,那是因為包括無天佛在內的所有人都要以雪狼王為中心,誰也不敢置雪狼王於不顧而全力出手攻擊白雲裳,所以被她引得團團轉,但今夜不同,無天佛師徒根本不要管任何人,只須全力出手就是,甚至可以以戰天風為中心,搶在前面攔截白雲裳,而無天佛的功力修為與白雲裳是相差無幾的,這種情形下白雲裳想要繞開他,那就難上十倍不止了,更何況還加上一個嗔經。

  刀未到,戰天風腦門已是生生作痛,此時再無逃走的可能,他腦中閃電般想到的只有一樣東西:「鬼牙。」念起手動,右手放脫煮天鍋,左手改印為訣,雙手同時捏訣指向莫歸邪。

  莫歸邪的刀實在太快,戰天風已認定自己必死,臨死之前,他倒想試試,九鬼齊出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異嘯忽起,白影橫空,但不是戰天風放出的鬼牙,而是一把刀。

  一把來自虛空的刀,忽一下便到了莫歸邪腦門上。

  這把刀突然而來,而且刀上並沒有握刀的手。

  這把刀竟是來自虛空。

  而這一刀的威勢,竟也彷彿要把虛空劈開,

  莫歸邪長刀已堪堪劈到戰天風面門上,卻不得不收刀回格,錚的一聲脆響,他急退一步,那刀後飛,同時間人影一閃,刀已落在一人手中,竟是馬橫刀。

  方才他是以元神駛刀,堪堪救了戰天風一命。

  而白雲裳在情急之下,不顧嗔經的掌力,拼死衝過來,一眼看到馬橫刀以元神駛刀劈來的一刀,始才鬆了口氣,急回身斜格開嗔經掌力,無天佛一隻彩光閃閃的手掌又已跟蹤而至,如果馬橫刀那一刀遲來一步,不但戰天風腦袋一劈兩半,白雲裳也將陷身險境,最多能殺了莫歸邪替戰天風報仇,但在嗔經無天佛接踵而至的掌力下,她便不死也要身受重傷。

  「馬大哥。」戰天風驚喜狂叫,一眼看到馬橫刀的刀他便認了出來,雙手急急鬆訣,同時一躍而起,卻突地眼前一黑,又一跤跌翻,腦子裡更生生作痛。

  莫歸邪那一刀雖然收回,刀氣仍叫他受了傷,而如果不是他七個金字的阻擋,莫歸邪那一刀已是強弩之未,便是刀氣也能要了他的命。

  「沒事吧?」馬橫刀看一眼戰天風,微微一笑,轉臉看向莫歸邪,臉一冷:「你也配用刀?」聲出刀起,一刀迎頭急劈。

  先前接了一刀,莫歸邪臉有驚容,看到這一刀,他眼光卻霍地一冷,不格不擋,竟也是迎著馬橫刀急劈,他刀起時略後於馬橫刀,但卻是後發先至,刀到中途,已明顯比馬橫刀快了一線。

  他功力不如馬橫刀,但他自信,刀法絕對要強過馬橫刀。

  但他自信的眼神突地就變成慌亂,因為馬橫刀那一刀竟在中途陡然加速,閃電般的到了他面前。

  莫歸邪大驚之下,回刀不及,慌地一閃,橫刀當胸,以難以置信的眼光看著馬橫刀。

  戰天風這時已爬了起來,這時鼓掌歡叫道:「太好了馬大哥,這傢伙的鬼刀快得象鬼一樣,可實在把你老弟我砍慘了,快給我報仇。」

  「好。」馬橫刀微笑點頭:「我就來個更快的讓你看看。」說著復一刀劈向莫歸邪,口中虎吼:「把真功夫全拿出來,讓馬某看看你的刀到底有多快。」

  「走。」無天佛忽地斜里一掌擊向馬橫刀,莫歸邪聞聲急退,嗔經及其他雪狼國高手紛紛跟著退去,無天佛看眾人撤盡,猛地撤掌後退,懸停虛空,看了戰天風道:「你小子命還真大,不過無論如何,西風城也終要陷落。」

  「大師太自信了吧。」白雲裳微微一笑:「以大師的身份地位,數次殺不了我弟弟,還好意思說這樣的話嗎?我弟弟是天子驕子,萬神的寵兒,西風城有他在,永不可破,大師還是勸雪狼王及早收兵回去吧,莫要叫數十萬雪狼兵會伏屍城下,那時可就悔之晚矣,雪狼王雖勢大,但天命難違啊。」

  無天佛知道今夜殺不了戰天風,所以想以西風城必破這話在戰天風心中種下失敗的陰影。

  無論是沮喪、仇恨、還是憤怒,都是人心的負面情緒,都將影響人靈智的發揮,而無天佛雪狼王都知道,西風軍這幾日有若神助般的勝利,其實都是戰天風的主意,整個西風城更其實就是他在撐著,只要他氣沮神消,雪狼兵破城便要容易得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