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但白雲裳心裡卻只有柔情。

  似乎戰天風真的是她的親弟弟,又似乎還更進一步。

  即便她不以觀雲心法面對戰天風,在平時,她深湛的修為仍能讓她保持一種淡淡的超然,便是她在給戰天風逗得咯咯而笑時,她的心其實也並未完全放開。

  對著別人時,她在高高的山頂上,所有人都能看到她,卻沒有人可以找到上山的路。對著戰天風時,她從山頂下來了,但還是有距離,就算她在笑,也是站在山溪的對岸笑。

  但在這會兒,在今天這個晚上,戰天風在她心裡再沒有半絲距離,一種淡淡的情緒瀰漫全身,苦修多年的禪功竟是蹤影不見。

  她不知這是為什麼?

  是什麼呢?也許是那種巨大的反差,合城近百萬人的性命,這一副沉重無比的擔子,這一副甚至是她也不敢挑不能挑的擔子,戰天風竟然要挑起來。

  那是一張平日嬉皮笑臉沒半點正經的臉啊,而當厄運臨頭,卻有著如此巨大的勇氣。

  她的心,不能不為他而動。

  柔情瀰漫中,她心裏忽地生出感應,那絕不是夜行人的掠風聲或靈力的波動聲,那是絕頂高手以元神逼近的特有徵象,神至而身到,不到這個境界的人,絕無法察覺。因為先到的只是元神而已,元神不會有靈力的波動,更不會有掠風聲,所以鬼狂無天佛等人進入王宮,無論是焦散護衛還是戰天風自己,事前都完全沒有半點察覺,要到鬼狂有意發出靈力搜索,戰天風才能感應到。

  幾乎是心動的同時,白雲裳身子已到了戰天風身側,戰天風正雙手抓著頭髮蹲在地上呢,一抬頭看到白雲裳,忙叫道:「雲裳姐,你還沒睡啊。」

  「小心,無天佛來了。」白雲裳一聲輕叱,絕美的身子斜身攔在戰天風身前,遙望西方,秀目中慧光隱隱,似乎要窺破這夜幕背後的真象。

  「什麼?」戰天風一跳而起,又驚又怒:「狼崽子明裡玩不過老子,想來玩陰的是不?」

  他腦中同時閃電般想到,無天佛明知白雲裳在城裡仍然敢來,必有所恃,他可不象白雲裳那樣自重身份,立時扯開脖子就叫了起來:「有刺客,他大爺的,都來抓狼崽子啊。」

  聽到他叫聲,白雲裳可又想笑了,嘴角微微的笑意中,並不見她反手撥劍,背上古劍卻已神奇的來到手中,劃過一個優美的半弧,斜刺出去。

  她刺的似乎只是虛無的夜空,戰天風順著她劍尖看過去,恍惚看到了一線彩光,又好象什麼都沒看到。

  他不知道,那線彩光正是無天佛的元神,不過他立刻就知道了,白雲裳劍到中途,彩光一炸,現出無天佛的身子,胖大的身子彩光環繞,有若佛祖,雙掌一開一合,迎上白雲裳長劍。

  戰天風口中叫,反手撥鍋,他這會兒天子當出了威信,鍋子不要再藏著了,另一隻手則伸向裝天簍,腦中同時轉念:「是喝一葉障目湯躲起來玩陰的,還是喝連根地母湯硬幹?」

  念頭才起,還沒拿定主意呢,身上忽地一寒,就似有一把冰寒的刀當頭劈來,最初一剎那戰天風還以為是鬼瑤兒來了呢,急抬眼,卻是一個灰袍男子,這灰袍男子五十來歲年紀,身量不高,瘦瘦小小的,但那瘦小的身子裡,卻散發出強大的殺氣,在戰天風的第一感覺裡,他看到的彷彿不是一個人,而就是一把刀,一把出鞘的刀。

  這人背上背著的,正是一把刀,在戰天風目光與他對上的同時,刀已出鞘,身子前頃,本來這人與戰天風之間還隔著數十丈距離,但就是這麼一頃,刀就到了戰天風頭頂。

  戰天風感覺裡,整個天地都要給這灰袍男子一刀劈開,包括他的腦袋。

  也包括煮天鍋。

  戰天風莫名其妙的確信,如果他以煮天鍋硬架,煮天鍋一定會給一刀做兩半。

  惟一的辦法只有轉身而逃。

  不過戰天風立時醒悟,這是這人刀氣造成的幻象,從這一刀來看,這灰袍男子的功力雖然了得,最多與鬼瑤兒不過在伯仲之間,甚或還略有不如,但這一刀的殺氣之強烈,卻要超過鬼瑤兒短劍數倍。

  「老子偏不信邪了。」這人的殺氣反激起戰天風心中邪火,不閃不避不架,右手鍋斜斜劃上,划向這人小腹,左手捏印,美女江山一鍋煮七個金字一字排開,如一枝金箭般射向這人胸膛,竟是個同歸於盡的架勢。

  「小子不要硬拼。」側後響起壺七公的叫聲:「這人是犬狨第一高手莫歸邪。」

  白雲裳雖對上無天佛,慧眼卻觀照一切,也給戰天風這不要命的打法嚇了一跳,長劍一劃,破開無天佛掌勢,急要迴劍刺向莫歸邪左脅以迫他閃避,不想右面一波靈力猛擊過來,卻是嗔經。

  那日城外一戰,無天佛發覺白雲裳玄功已到無上之境,而他的無天大法卻還略有缺陷,未臻圓滿,真個相鬥,他只怕不是白雲裳對手,所以這次刺殺戰天風,他不但請來了犬狨第一高手莫歸邪助力,更將雪狼王身邊高手盡數帶了來,自然也包括他的弟子嗔經,而預定的戰法就是他和嗔經師徒聯手攔住白雲裳,其他高手攔住壺七公和王宮護衛,讓莫歸邪以凌厲無倫的刀法在數刀之間斬殺戰天風。

  嗔經也是一流高手,白雲裳不能完全置他的掌力於不顧,手腕一抖,將嗔經掌力消於無形,另一面壺七公雖叫戰天風小心,但也給其他高手攔住了,無法過來幫戰天風。

  但戰天風這一招不要命的打法卻還真成功了,莫歸邪並不想與他同歸於盡,雖然以他刀勢之凌厲,定可一刀斬殺戰天風,但在戰天風煮天鍋金字之下,至少也會受重傷,而這是莫歸邪不願意的,他佔定上風,又何必要與戰天風以命搏命?

  「接得下老夫三刀,今夜便饒你一命。」莫歸邪一聲冷哼,刀一橫,長刀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連斬七下,竟將戰天風的美女江山一鍋煮七個金字全部斬碎,同時間身子往上一升,人已到戰天風頭頂,復一刀劈下。

  他碎字跨身再一刀劈下,一氣呵成,中間完全沒有停頓,戰天風剛覺得左手一輕,再感應不到七個金字的力量,同時間便是頂心一寒,莫歸邪已一刀劈到,而他的煮天鍋竟還在往前划,根本來不及變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