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一仗斬殺雪狼兵不多,不過千餘人而已,但勝得乾淨利落,也算是一場小勝,卻更激發了城中軍民的信心,雪狼王自然更氣,那是不用說了。

  逸參馬齊自然又進宮稱頌戰天風妙計,不過逸參不是那種善於拍馬屁的人,反來復去也就是兩句天子妙計天子聖威,聽得幾次戰天風便沒興趣了,但腦子卻活了,仍令馬齊準備鞭炮長桿。

  第二日再戰,到將近傍黑時,戰天風對壺七公道:「七公,我有一計,不過若沒有你老出馬,這計行不通。」

  這馬屁香,壺七公立即受落,大赤赤道:「那是,老將出馬,一個頂兩,說吧,要老夫做什麼?」

  邊上白雲裳看戰天風眼珠子亂轉,抿嘴暗笑:「他又在使壞主意了,唉,這樣一個人。」

  戰天風道:「這事對別人來說很難,但對你老來說只是豆芽菜一碟,便是請你老出城去西門外看看,摸摸敵情。」說著取鍋煮了一鍋一葉障目湯。

  「去西門?」壺七公不明白了:「你這個鞭炮什麼不都放在東門嗎?」

  「這一招昨天用過了,雪狼王一定有了防備,所以我們不能再出東門。」戰天風搖頭:「但我東門放炮西門殺出,雪狼王卻絕料想不到,這叫聲東擊西。」

  「小子行啊,越來越奸了。」壺七公明白了,一口喝乾一葉障目湯,出西門去了。

  敵我雙方對玄功高手的防備都是十分嚴格,當然,以壺七公的身法之速,便給雪狼兵中的玄功高手發覺也是困他不住的,但若引起了雪狼兵警覺便失了奇襲之效,所以戰天風要他喝一葉障目湯。

  老偷兒手腳快極,不多會便回來了,聽得他叫,戰天風忙取鍋生水讓他喝了,壺七公現出身來,道:「雪狼兵在西門大約有七八千人,一直只是虛攻,這會兒後營已經開始生火造飯了,估計天一黑就會收兵回營吃飯去。」

  戰天風大喜,扭頭對白雲裳道:「我就說這事只七公能辦得了嘛,雲裳姐你看,只這一會,不但摸清了敵軍兵力,邊後營已做飯這樣的情況都弄得一清二楚,不愧是七大災星之一的天鼠星啊。」

  他當著白雲裳的面誇,壺七公越發有面子,捋著鬍子,老眼向天,整個人都輕了三兩,白雲裳順著戰天風的話點頭,心底暗笑,偏生戰天風還偷偷向她一眨眼睛,若非她自控能力實在了得,真要失聲笑出來。

  明了敵情,戰天風令兩萬西風軍精銳集中西門,隨即又象昨天一樣,讓眾軍突然齊喊,同時掛鞭放砲,雪狼王果然有備,攻城的兵裝做往後退,後軍卻凝神戒備,只等西風軍一出城,立時便要迎頭截擊,更有趁亂搶門的計劃。

  雪狼王卻不知道,戰天風打的其實是西門的主意,這邊炮一響,那邊西風軍立時開門殺出,這邊眼巴巴等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不見門開,那邊完全沒防備,就突然殺出兩萬西風軍精銳,又打了個措手不及,不過雪狼兵極為悍勇,雖慌不亂,拼死抵抗,同時立馬派人到東門向雪狼王求援,雪狼王這才知道又中了戰天風聲東擊西之計,急派兵來援時,西風軍又撈了一把,回城去了,這一票撈得比昨日更少,千人不到,但說起來又是一場小勝,對激發士氣可是大有好處,幾日連勝,西風城軍民幾乎已是信心十足了,當然,對戰天風這天子更是滿城稱頌,傳得神乎其神。

  戰天風自己也挺高興,但其實還是愁,這種小打小鬧,湊湊興可以,不能起大作用,壺七公看他有些魂不守舍的樣子,卻惱了,一把揪了他衣服叫道:「臭小子,失魂落魄的,想什麼呢,跟你說,好生轉轉你那鬼腦子,紮實想個主意出來把雪狼王打退了,要不就乾脆拍屁股走人,不要在這城裡死耗著,還費糧食,現在城裡難民百把萬,鬧糧荒呢,省得一口是一口。」

  戰天風知道他說的是實情,西風城存糧雖多,但湧進來的難民更多,暫時雖不至於真鬧糧荒,但也撐不了太久。

  可他實在已經絞盡了腦汁,再想不到辦法了,不過這種失面子的話他是不會說的,只是苦了臉道:「不是我不想辦法,但腦子不知怎麼回事有些偷懶,就是不肯動,若是晨姐在這裡就好了,我只要抱著晨姐,腦子立馬滴溜亂轉。」

  「我就知道你小子腦子裡沒想什麼好東西。」壺七公呸了一聲,道:「這事太容易了,宮裡女人不萬千嗎,隨你抱,若還嫌不漂亮,全城選美,大家閨秀千金小姐,包你一晚上換十個也有。」

  戰天風心中一跳,眼前現出美女如雲的情景,不過嘴上卻大大的呸了一聲:「你老當我是什麼人啊?真以為我是那種從此君王不早朝的昏君。」斜眼看著壺七公一臉冷笑,自己也知道這話底氣不足,便又哼了一聲:「而且這城中誰及得上我晨姐的美色?」

  「哈,這話說的,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你那蘇大小姐是天下第一美人呢。」壺七公冷笑:「不過現放著一個白小姐在這裡,難道你的蘇大小姐比白小姐還美?」說到這裡突地湊到戰天風面前低聲道:「對了,白小姐最近好象不生你氣了,又從你說的那什麼禪境中走出來了,她對你小子還真是不同呢,她是不是對你小子有意思啊?」

  「啊。」戰天風大吃一驚,忙一把捂住壺七公的嘴,叫道:「你老千萬嘴下留情,雲裳姐是我姐,可不能亂開玩笑呢。」眼見壺七公又是一臉懷疑的神色,只得舉手道:「怕了你老了,放心,今夜我吃碗紅燒肉補補腦子,拼命想一晚,明天一定有個好主意出來,行不行?」

  「這還差不多。」壺七公哼一聲,這才放過他。

  晚餐戰天風真個叫燒了紅燒肉來吃,但吃著紅燒肉,反更想到蘇晨,腦子更加不轉。

  「想不出絕妙好計老子今夜就不睡覺。」戰天風咬牙發狠,先把手印練了一遍,隨後就在宮裡亂轉圈子,想著主意。

  月移星轉,戰天風腦子裡始終是一片空白。

  白雲裳也一直未睡,她並未出來打擾戰天風,只是盤膝靜坐,但一點慧光卻始終留意著戰天風,戰天風一時扯頭髮一時敲腦袋,她雖然看不見,卻能明明白白的感應到,甚至戰天風咬牙切齒時每一個細微的表情似乎都能在她眼前顯現出來,那些時候戰天風的樣子是不好看的,他本來就不是什麼高雅的人,即便戴著了這人世間至高無上的大帽子,骨子裡其實仍只是個小混混,一個小混混走投無路咬牙切齒時的樣子是絕對不好看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