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山人自有妙計。」戰天風心中高興,搖頭晃腦。

  壺七公惱了,湊到他面前,一臉惡狠狠的道:「你小子說不說,不說老夫掐死你。」

  「救駕啊,有人想謀殺天子,搶我的寶座啊。」戰天故作驚慌大叫。

  「去,就一張爛椅子,誰稀罕了。」壺七公罵:「但你小子今天要不說明白,老夫是絕不會放過你的。」

  他們鬧著,外面的焦散卻當了真,急掠進來,一眼看到是戰天風壺七公揪作一團,白雲裳在一邊盈盈而笑,倒是一愣。

  戰天風忙擺手叫他出去,倒是笑得打跌,笑了一氣,舉手投降道:「好了,怕了你了,是這樣的,本天子這一計,叫麵條計。」

  「什麼麵條計,狗屁不通。」壺七公罵,卻急於知道根底,道:「快說,不要跟老夫玩虛的。」

  「因為是我剛才吃麵條想出來的,所以叫麵條計啊。」戰天風笑:「剛才胡椒進眼,半天開不得眼睛,那若是把胡椒辣椒什麼的磨成粉撒進那些狼崽子眼睛裡呢,他們開不得眼,豈非任我們亂砍?」

  「說得輕巧。」壺七公哼了一聲:「真若胡椒粉進了眼,那是雙眼難開,但你有什麼辦法把胡椒粉撒進雪狼兵眼睛裡,用風箏送出城嗎?嘿,那可多謝了,人家明早吃麵,不要磨香料了。」

  「多謝,嘿嘿,謝我的該是閻王爺。」戰天風冷笑:「風箏不是把胡椒粉送出城,而是送上天,風箏線上帶一根藥捻子,裝胡椒粉的小袋子上再裝一個鞭炮,風箏上天放好位置,藥捻一點鞭炮一炸,這關外早晚風大,藉著東南風,你說能不能把胡椒粉撒進雪狼兵眼睛裡?」

  「人家不會把眼睛閉上啊?」壺七公瞪眼,不過他心裡也知道戰天風這法子確是行得通,只是不願表揚戰天風,所以強辭奪理而已。

  「我就是要他們閉上眼睛。」戰天風嘿嘿笑:「永遠閉上。」

  馬齊雖老,辦事卻是雷厲風行,到下半夜,一切便已準備停當,西風城中所有賣胡椒辣椒等辛辣之物的店輔都給他蒐空了,在戰天風指點下,將磨成粉的胡椒辣椒分裝進一個個小袋子,共裝了一萬袋,也做了一萬個風箏,袋子上再綁上藥捻鞭炮,兩萬西風軍精銳也已選好,由大將軍傅東楊親自率領。

  第二天一早,雪狼兵又如潮湧來,雪狼兵一動,不等到城下,戰天風便急令放起風箏,西風城中突然升起上萬隻風箏來,雪狼兵大奇,跑到一半不跑了,都抬起頭看起風箏來,誰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若是一隻兩隻好想,成千上萬隻,可就玄異了。

  雪狼兵會停下攻勢看風箏,這正在戰天風算中,事實上就換了他,敵方突然放起這麼多風箏來,他也是要看一看的,抓住時機,指揮所有的風箏放到雪狼兵頭頂數十丈外的高處,隨即一齊點燃藥捻,一條條藥捻象一條條火蛇,滋溜溜往上竄,這會兒不但是城外的雪狼兵,便是城內所有的軍民百姓也一齊抬頭看著,那情景壯觀呢,惟一沒看的只有那兩萬精選的西風軍,整隊等在城門口,眼睛看的是城門,只等城門開處,便要狂殺出去。

  上萬個鞭炮差不多齊齊炸響,聽到響聲,再沒有一個雪狼兵不抬頭上看的,炸開的袋子放出椒粉,立時在空中形成一片椒霧,此時是早晨,風正緊,東南風帶著這層椒霧一下便網住了所有的雪狼兵,雪狼兵立時亂作一團,人人揉眼,更是噴涕連天,眼淚鼻涕一齊來。

  鞭炮一響,城門立時打開,傅東楊率兩萬西風軍精銳狂殺出去,而城外的雪狼兵此時眼難開氣難吸,聽得喊殺聲拼命擦眼,想要睜眼迎戰,奈何椒粉不是沙子,而且椒霧迷天,衣服上手上頭上到處都有,越擦眼睛裡反而落得越多,這眼睛想要睜開來,可就難如登天了,西風軍又都是騎兵,眨眼即至,剎時間刀劍臨頭,雪狼兵一時鬼哭狼嚎,此時別說迎戰,便要跑,眼睛睜不開看不見也跑不了,只如無頭蒼蠅亂鑽亂竄,一時間死傷慘重。

  雪狼王在後陣,眼見情形不妙,急令大軍後撤,前軍椒粉迷得多的,想撤也撤不下,後軍略好些,刮到的椒粉不多,到是能跑,一直跑出十餘里,再聞不到半點辛辣味才停下來,西風軍只將無法睜眼逃跑的雪狼兵盡情斬殺,倒是無暇來追殺雪狼王後軍。

  這一仗,雪狼王前軍一萬多人幾乎給殺得乾乾淨淨,而且與守城時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相比,這一次西風軍死傷不到一百人,可以說是一次完美的全勝。

  雪狼兵西門一敗,其餘三門也一齊後撤,這日沒再攻城,雪狼王只在帳中氣得暴跳如雷,而西風城裡則是喜氣洋洋,鑼鼓喧天。

  到夜間逸參進宮,叩頭,讚道:「聖天子妙計無雙。」

  戰天風現在和壺七公一個德性,迷上了馬屁味兒,一聞大喜,但最讓他笑得打跌的是馬齊來稟報,說城中百姓得知椒粉有如此功效,家家奉獻,現在他的衙門裡辣椒胡椒山椒花椒都堆成山了,弄得他根本進不了衙門,一近衙門便流淚打噴涕。

  馬齊老眼通紅,邊說還邊抹眼淚,明顯是給辣氣燻的,便逸參看了也自好笑。

  戰天風笑道:「很好,明日雪狼兵再敢來,我們就再和他玩上一把。」

  雪狼王第二天揮兵又攻,卻換了主攻方向,以前一直是西門主攻的,這會兒雪狼王移師東門,西門只留少數軍馬虛圍,風是東南往西北括的,戰天風的辣椒計再用不上。

  戰天風得報冷笑:「雪狼王這狼崽子不傻嘛。」心下卻甚是煩惱,想了半天想不到妙計,卻想:「天算星師父說用計最重要是虛虛實實,辣椒用不上,但狼崽子們吃了一回虧,心裡終是有些怕,本天子便弄點別的嚇嚇他們。」便叫馬齊取幾千掛鞭炮,係在長桿上,到傍黑雪狼兵發動最後一次攻勢時,戰天風叫城頭軍士猛地齊叫:「雪狼王,你又中天子之計了。」隨後用長桿將鞭炮掛出去一齊點燃。

  雪狼兵吃了一回虧,心裡對那些反常的東西果然就有些提防,這時城頭突然放起鞭炮來,更說他們中計了,一時也不知道是什麼計,只聽鞭炮炸得厲害,前鋒立時就有些慌起來,紛紛扭頭回跑,城中西風軍精銳立時開門殺出,卻不遠追,精騎殺出數百步,立時兜轉,只將那些跑不及的雪狼兵斬殺淨盡,隨即收兵回城,前後不到頓飯時光,待雪狼王回過神來時,城門早已緊閉,只剩一地的雪狼兵屍體。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