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接連數日,雪狼兵狂攻不絕,雪狼兵本不善於攻城,但雪狼王一代雄主,腦子極為靈活,從戰爭中學習戰爭,很快就摸到了攻城的決竅,攻勢越來越辛辣,攻城的法子也越來越多。

  天算星在詭戰篇中說盡了天下攻城守城之法,天巧星則用盡了天下攻城守城之器,藉著兩星的智慧,再藉著西風城軍民的齊心合力,戰天風將雪狼兵的攻勢一波一波盡皆挫敗,無論雪狼王有什麼法子,他總能找到更巧妙的法子破去,但卻也守得辛苦之極,西風城軍民死傷慘重,城下雪狼兵的屍體每天都會攤上厚厚一層,城牆上西風城軍民的鮮血也會無情的將城磚重洗一次。

  「老這樣下去不行,得想個法子。」這天雪狼兵退去,戰天風看著在城頭默默收埋死者護理傷者的西風城軍民,暗暗咬牙。

  但能有什麼法子可一舉擊退雪狼王呢?西風軍野戰本就遠不如雪狼兵,而且兵力也要少得多,想出城一舉擊潰雪狼王,那是絕不可能的,只有依城死守,而困守城池是沒有辦法讓雪狼王受到痛擊而退去的,最多是一次接一次的打退雪狼兵的攻勢,雪狼兵死傷籍枕,己方也是傷亡慘重,血與血交互飛濺,拼的只是誰能堅持到最後一刻,在雪狼王無法堅持下去之前,也是不可能撤軍的。

  九詭書上也找不到法子,事實上,無論是天算星攻城的法子,還是天巧星攻城的器具,都遠遠多過守城的,如果戰天風與雪狼王易地而處,他可能更有把握打下西風城。

  白雲裳看戰天風神思迷亂的樣子,有些擔心的道:「風弟,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沒有。」戰天風連忙搖頭,向白雲裳咧嘴一笑,道:「我沒什麼,只是覺得這樣不好玩,要想一個好玩的法子來和那匹野狼玩玩。」說到這裡,他有些歉意的看著白雲裳,道:「雲裳姐,對不起,你仙子一樣的人物,卻要陪著我在這裡看這種血腥的殺戮,實在是不好意思。」

  「不。」白雲裳搖頭:「風弟,你錯了,我並不是仙子,我只是個普通人,胡虜入侵,做為天朝的子民,理當守土護民,所以我心裡其實很佩服你,若沒有你,面對西風城這樣的場面,我是一點辦法沒有,只能眼看著城池陷落,百姓被殘殺,最多能執劍去刺殺雪狼王,但雪狼王身邊有無天佛那樣的高手,我想刺殺他也幾乎沒有可能,倒是你,卻能屢出奇計,打退雪狼王,牢牢的守住西風城。」

  「雲裳姐你說的什麼啊?」戰天風一生自負皮厚,這會兒倒也難得的臉紅了一個,眼珠一轉道:「雲裳姐,你出山是為了向黑蓮花示威是吧,你放心好了,我會盡快趕走雪狼王這狼崽子,到時我陪你一起向黑蓮花示威去。」

  「什麼呀?」白雲裳失聲而笑:「又不是小孩子,好好的去向黑蓮花示什麼威,雖然我們兩派有爭執,可只要黑蓮宗不出來害民,我是不會去找他們的。」說到這裡,她微微一頓,道:「我之所以出山行走江湖,是因為天安城破,真天子未立,天下失了共主,我天朝很有可能陷入大規模內戰,那時不但山河殘破,百姓更要飽受戰亂之苦,所以負劍出山,看能不能為避免戰爭盡一點微薄之力。」

  「原來你和馬大哥的想法是一樣的。」戰天風叫:「馬大哥之所以替玄信找傳國玉璽,也是想用真天子壓服那些假天子,免得打內戰,我明白了,你放心,待我想個主意把雪狼王趕走,立即去找馬大哥,讓他把傳國玉璽交給玄信,那時真天子歸位,一切也就太平了。」說到這裡卻突地一呆,看著白雲裳道:「一旦天子歸位,內戰打不起來,沒什麼事了,那你是不是也要回山了?」

  「是。」白雲裳聽得出戰天風這話中的不捨,略一遲疑,卻還是點了點頭。

  「那——-那我到時能到白衣庵去看你嗎?」戰天風有些擔心的看著白雲裳:「我聽說男人是不能進尼姑庵的。」

  「你不同,你是我弟弟啊。」白雲裳笑:「一言為定,到時若不來看我,我可是要生氣的。」

  「一言為定。」戰天風咧嘴而笑,但不知如何,心裡突然就覺得空落落的。

  回到宮中,戰天風也沒什麼胃口,只叫做碗涼麵來吃,有心沒緒的,吸起的麵條一不小心彈到眼睛上,他喜歡辣的,麵裡胡椒辣椒放得不少,一時間兩眼赤痛,忙叫水來洗了半天,眼中仍是火辣辣的痛,本來就沒好氣,可就惱了,罵:「一個麵條也要來搗蛋,老子——。」

  罵到這裡,腦中忽地閃電般想到一條計策,急跑到窗口一看,但見樹葉唰唰作響,東南風正猛,一時間狂跳起來:「有辦法了。」急令速宣馬齊來。

  馬齊急火火趕來,他不知出了什麼事,沒坐轎,騎的馬,加上到宮中這一段又是自己一路小跑,他到底是上了年紀的人,這會兒氣喘吁吁,手腳都有些顫抖,跪下叩頭,便就勢趴那兒了,想說話,卻是接不上氣來。

  戰天風見他這個樣子,到是不好意思了,忙親手扶馬齊起來坐了,又叫宮女端了參湯,道:「老相國別急,沒什麼事,我只是想到一個主意,要叫那些狼崽子狠狠的吃點苦頭兒。」

  馬齊一聽大喜,老眼放光,道:「請天子示下。」

  「你先歇一會兒。」戰天風道:「歇過了氣,你做三件事,一,把城中所有的胡椒山椒辣椒花椒什麼的,總之一句話,所有辛辣刺眼的東西,都收集攏來,再叫人磨成粉。二,再把城中會做裱匠活的匠工都叫來,連夜趕製一萬個風箏,若一萬個做不了,五千個也行。三,在西風兵中精選兩萬精銳,要騎兵,但今夜讓他們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出城殺敵,選兵的同時,你還要找一批放風箏的人,有多少個風箏就要找多少個人。」

  「老臣記下了,立刻去辦。」馬齊站起來,躬身應命,但眼中卻有著明顯的迷惑。

  戰天風這會兒也沒時間細細和他說,道:「你先去把東西找來弄好,還有些細節我會親自交代,到時你自然就明白了。」

  馬齊領命去了,一邊的壺七公卻也迷惑著,看了戰天風道:「你小子神神鬼鬼的,又在弄什麼玄虛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