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中間其實只是一瞬,而有這一瞬的遲延,戰天風已飛上城頭,雪狼王再沒有圍殺他的機會,他一踏上城頭,白雲裳同時回身,身子一飄,從無天佛的漫天掌影直掠出來,也回到了城頭,以她的身手,她要不想打,再多兩個無天佛也拿她無可奈何。

  一看戰天風回到城頭,逸參狂喜大叫:「弓箭手。」城頭上萬張弓立時直指城下,除了無天佛,沒有人敢硬闖這樣的箭陣。

  雪狼王看向城頭,啊的一聲狂嚎,指了戰天風怒叫道:「本王對天立誓,城破之日,本王要將城中男女斬盡殺絕。」

  他狂怒之中,聲若狼嚎,城頭兵士心中一寒,戰天風卻再次抓住機會,看向城頭兵士,揚聲道:「大家聽見沒有,城破之日,這狼崽子要將城中老少斬盡殺絕呢,城中百姓,都是我們的父母兄弟妻兒,你們說,能讓他們落入狼口嗎?」

  「不能。」眾兵心中的寒意化為憤怒,齊聲狂吼,聲若怒濤。

  「好。」戰天風大叫一聲,道:「我為天子,城中百姓都是我的子民,我今日指天立誓,誓與西風城軍民百姓共存亡。」說到這裡,戟指向雪狼王一指,厲聲道:「雪狼王,我就站在這裡,一步不退,你有本事,便打破城池,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但我諒死你也做不到。」

  他這一指,眼發電光,神威凜凜,雪狼王為他氣勢所攝,竟再也做聲不得,一打馬,奔回本陣,無天佛卻多看了戰天風一眼,似乎想要把戰天風看穿。

  「落荒而逃嘍。」城頭不知誰叫了一聲,眾兵士一時齊聲起哄,而所有看向戰天風的眼睛裡,都是無比的祟敬。

  城頭發生的一切,如風一般剎時傳遍全城,城中軍民無不氣血激昂,雪狼王大軍隨即攻城,但城中軍民不但信心盡復,更是同仇敵怯,城頭兵士浴血死戰,再不肯退卻一步,百姓中青壯男子紛紛上城頭助戰,婦孺老幼則送水送飯,護理傷者,合一城之力,共抗強敵。

  馬齊為相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百姓如此群情激昂的,自己也激動不已,回報逸參,含淚道:「此天子盛德之威也,撐過此劫,我天朝必將重興。」逸參用力點頭,也是眼中含淚,十分激動。

  雪狼王心中惱怒,不惜兵力攻了一日,夜裡竟也打起火把攻城,有好幾次都已突破城牆,卻終是給西風軍不要命的反撲趕了下去,有不少西風軍士刀折槍斷,卻赤手空拳撲上去,抱著雪狼兵一起滾下城牆,其中一個士兵的一句話也在這一日一夜間傳遍西風城,那個士兵當時砍折了刀,竟抱著一個雪狼兵一起滾下城牆,邊滾邊在口中嘶喊:「天子金口玉言,說了一步不退,那就一步不退。」

  這句話風一樣傳遍全城,被所有人傳頌,更被無數西風兵學樣重演。雪狼兵凶悍善鬥,兵力更比西風軍多上一倍,但西風軍為血氣所激,熾熱的血,因了這種悲壯而更加赤紅,一日一夜間,城牆被鮮血洗了一次又一次,黏綢的血漿滑溜得幾乎讓人站不穩腳跟,但西風城卻就象中了神魔的詛咒,始終屹立不倒。

  天光漸亮,當第一縷太陽光射上西風城,戰天風猛地縱聲長叫:「雪狼王,太陽出來了,我還在這裡,我看到了,你看到了嗎?」

  他的叫聲轟隆隆傳出,在他的叫聲裡,廝殺聲突地就停止了,停得是如此的突然,如此的快速,就象磨得鋒快的刀劃過豆腐,一刀兩斷,沒有半點黏連,所有人都向他這裡看來,西風軍,雪狼軍,同時照在他身上的,還有熱烈的太陽光。

  一直象怒潮般洶湧的雪狼兵的攻勢,剎時就停止了,退潮一般悄無聲息的退了下去。

  戰天風一口氣鬆了下去,心中猛一下就起了一個頑皮的念頭,揚聲叫道:「雪狼王,放狼屁,不冒煙,是啞屁。」

  聽到他的叫聲,所有的西風軍兵士都呆了一下,因為誰也想不到,這類似於頑童罵街似的話會從戰天風口中傳出來,他可是天子啊,但隨即便有無數張口跟著喊了起來,還有無數的笑臉,如潮的歡笑。這最不切合戰天風身份的幾句話,卻激起了西風城軍民的巨大熱情,一日一夜浴血苦戰,西風城軍民的士氣反在這一刻達到了頂點。

  會有這種效果,戰天風自己也沒想到,那一剎那,他真的就只是頑童罵街,並沒有想到九詭書,更沒有想到詭戰篇中的心戰,但來自本性的衝動,在這種特別的時刻,卻正暗合了心戰之理。

  「臭小子,什麼不冒煙是啞屁,簡直狗屁不通。」壺七公罵了一句,卻是哈哈大笑。

  白雲裳也是咯咯嬌笑,心中倍覺歡快,但看著戰天風歡笑著的臉,她心裡卻又有一些迷茫。

  「他有時候就是個頑童,而且是頑劣無比的那種,永遠也長不大,可有時候卻又特別的成熟,處事即大氣蓬勃,又辛辣鋒銳,讓人打心眼裡佩服,他身上怎麼就會有這兩種完全不同的性格存在呢?真是奇怪。」

  白雲裳奇怪不稀奇,因為她還不完全了解戰天風。

  打小街頭求存,練出了戰天風性子中的機靈詭變,潑辣狡詐,但凡面對面的交鋒,無論是鬥嘴巴玩心眼,他再不會輸給人,當然,如果僅僅如此,他仍只是個混混而已,上不得大場面,但機緣巧合,因為蘇晨,他不得不在七喜國做了一段時間的大將軍,不得不在自己的野性裡強塞進去一些與他性子完全不相符的東西,然後又得了九詭書,再接著又為了救七喜國幫蘇晨,撮著青白黑三胡與雪狼兵一場惡鬥,中間玩盡手段絞盡心機,天生的野性與九詭書的智慧終於在肩頭的重壓下煅成一體,才形成了今天這樣兩面的性格,沒事時他仍是龍灣鎮上那個小混混,八分懶散,九分油滑,十分狡詐,十二分的頑劣。而一旦大事臨頭,另一面就會跳出來,先天的野性與後天的經歷在九詭書的統合下炸射出驚人的火花,大氣蓬勃,光芒奪目。

  鬆開籠頭是匹野馬,系上鞍韉卻是匹千里駒,這便是今天的戰天風。只是野性可能更多一些,真要縱橫天下,還要狠狠的打磨。

  雪狼王挫了銳氣,這一日竟沒再攻城,直到次日才又揮兵猛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