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當然要賭。」戰天風點頭卻又搖頭:「但賭注不能是星沉王的性命,我另拿一點好東西跟你賭好了。」說到這裡,身子一縱,竟飛身下城,緩步走向雪狼王。

  沒人想到他會跳下城去,城上兵士齊聲驚呼,逸參馬齊更是驚駭欲絕,便是雪狼王也猛一下瞪大了眼睛,就中只白雲裳明白,戰天風這是不得已,壺七公雖喝了湯隱去了身形,但要藉遁術下城仍有可能被雪狼王身邊的高手感應到,而他這一跳,過於驚世駭俗,壺七公借風下城,即便微有靈力波動,雪狼王及身邊高手心神都被戰天風吸引之下,便不可能再發覺。

  戰天風身子往下一跳,白雲裳略遲一遲,待雪狼王等人心神全放到戰天風身上,始才飛身掠起。

  人的心神,在最初一剎那會極為專注,但隨後就會分神,白雲裳飛起的時間,剛好是雪狼王等人心神初分的剎那,雪狼王等人分開的心神立即又被她緊緊吸住,再無可能注意到壺七公。其間體察之微,拿捏之準,玄之又玄。

  白雲裳一起,雪狼兵陣中無天佛也一步跨出,雖只一步,卻剎間到了雪狼王身後十丈左右,因為白雲裳也是停在了戰天風身後十丈左右,他是大宗師身份,雖然一點靈光緊緊罩定白雲裳,卻不願在舉止上顯得小家子氣。到是雪狼王身邊的護衛高手一看白雲裳掠下,立時將雪狼王緊緊圍了起來。

  白雲裳一點慧光觀照全場,以雪狼王為中心點,所有人的舉止以及功力的高低都逃不過她慧眼。

  雪狼王自身是一流高手,身邊護衛中,還有兩名一流高手,分立左右,餘下護衛中,二三流不等,但最差的也在三流左右,實是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這些本還不放在白雲裳眼裡,但加上個無天佛,壓力便陡然增大。

  白雲裳一點慧光通觀全場,慧珠在握,心神放開,無畏無懼,無去無留,靈珠自在,通體圓融。

  無天佛一點靈光緊鎖著白雲裳,在他靈覺的感應中,白雲裳通體圓融,佛光湛湛,雖在己方重壓之下,竟沒有半點破綻,不由暗暗點頭:「傳聞她能於黑蓮花中化出佛身,果非凡品。」

  戰天風一直走到雪狼王身前十丈開外,始才立定,這段距離中,所有的眼睛都死死盯著他,人人屏聲斂氣,城內城外數十萬人,竟是鴉雀無聲。

  戰天風自己卻是一臉輕鬆,站定,手一揹,看向雪狼王,微笑道:「雪狼王,你知道我拿來和你賭的是什麼好東西嗎?」

  雪狼王自與戰天風對面,話語中數次交鋒,不輸半招,但從戰天風跳下城的那一刻起,他氣勢便始終被戰天風壓著,心下即驚且怒,仰天打個哈哈,故作輕鬆的道:「猜不出來,還是你自己拿出來吧。」

  「猜不出來是吧,告訴你,這還真是個好東西呢。」戰天風笑著,伸手去自己下頷上一摸再做勢一扯,隨即伸手出去,道:「看見沒有?」

  「什麼?」雪狼王沒弄明白,往他手裡細看,但戰天風三個指頭雖然捏著,卻似乎什麼東西也沒有啊。

  「鬍子。」

  「什麼?」雪狼王一時間沒明白。

  「鬍子啊,我昨夜新長出來的一根鬍子。」戰天風一臉正經,道:「但這可不是一般的鬍子,我為真龍天子,我的鬍子便是龍鬚,尤其我還年輕,還不大長鬍子,所以這一根鬍子就格外珍貴,是真正的好寶貝呢,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只要你有本事能把我這根鬍子贏了去,你雪狼國所有的珍寶就都成了牛屎,都可以扔掉了。」

  戰天風說這番話時,故意加大了聲音,讓城頭西風國軍士都能聽到,但所有人在最初那一剎那都聽愣了,直到白雲裳撲哧一笑,眾人才醒過神來,城上軍士一時人人發笑,哄笑聲中,本來藏在陰雲中的太陽竟也露出臉來,陽光徹照,西風國兵士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軍心大振。

  聽得滿城哄笑,雪狼王驚怒交集,知道戰天風藉這一賭,已成功激起西風國軍民的信心,心中惡念生出,一聲獰笑:「本王不要你的鬍子,要你的命。」

  話未落音,異變又生,跪在地下的星沉王突地飛起,去勢之速,有若閃電,而綁在他手上的繩子竟也不知在什麼時候斷了。

  反應最快的是無天佛,一聲低叱:「你們拿這小子。」聲出身起,一閃便到了白雲裳面前,一掌當胸劈出。

  對著白雲裳,他不敢有半點輕忽,無天大法全力運轉,整個身子籠罩在彩色光環中,乍眼看去,似乎他整個人就是一團彩色的光,給太陽光一照,更是光芒四射,真有如西天佛祖突然降臨。而他這一掌,看上去平平淡淡,其實卻是他無法無天手的起手勢,平和中正,內裡卻蘊藏著無窮變化。

  無天佛一動,雪狼王等人齊動,齊撲向戰天風,但白雲裳更快,她早已估量好雙方形勢,也料定無天佛必會第一個衝向她,因此無天佛身子一動,她身子霍地閃開,背後長劍神奇般的來到手中,斜身一劍刺向雪狼王。

  她這一劍,姿勢優美之極,更沒有半點霸道凌厲之氣,然而雪狼王心中卻陡然一寒,在他感覺中,天地間所有的一切突然間彷彿都消失了,惟一剩下的就是白雲裳手中那一星劍點,那麼近,又那麼遠,便如寂寞夜空中的一點寒星,天宇遼闊,而他能看到的,卻只有這點寒星。

  雪狼王魂飛魄散,但他終是一流高手,只一恍神,立知是自己心神被白雲裳劍氣鎖定而生出的幻象,心神急凝,同時間身子急閃,手中彎刀反劈,劈向白雲裳長劍。

  無天佛同時飛身截擊,但白雲裳卻絕不與他交手,手中劍始終指向雪狼王,白衣飄飄,絕美的身姿如花樹間舞蹈的仙子,手中劍卻發出強烈的殺氣,不僅僅是雪狼王,包括雪狼王所有護衛在內,都有一種感覺,白雲裳一定要殺了雪狼王,便是無天佛也能清楚的感覺到白雲裳的這種想法,當然,他知道這種感覺是白雲裳以不世玄功故意造成的,他也能不受白雲裳玄功的影響,但他做得到,雪狼王和其他護衛卻做不到,那些護衛本想撲向戰天風,這時卻無一人敢離開雪狼王身邊,雪狼王自己也只能拼命自保,再不能指揮護衛截殺戰天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