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到城頭,往下看,雪狼兵軍營密密麻麻,將西風城圍得鐵桶也似,數百丈開外,高高立著一根旗桿,上面懸著幾根白色的野雞毛,知道便是雪狼王大纛,大纛下面一匹高頭大馬,上面坐著一個中年漢子,太遠看不清臉,只看見這人帽子上也插著一根白雞毛,顯然便是雪狼王。

  「胡夷就是胡夷,九胡十狼,一個德性。」戰天風心下冷笑,揚聲高叫道:「雪狼王,我在此,爾見了我,還不速速下拜。」他想要振奮軍心,這一聲喝里運上了玄功,聲音遠遠傳了出去。

  雪狼王聽到他喝聲,抬頭看來,驀地裡仰天一陣狂笑,聲音轟隆隆傳上來,聲勢竟尤在戰天風那一喝之上。

  「這狼崽子竟是玄功高手,而且功力比我只高不低。」戰天風心下嘀咕,雪狼王竟是玄功高手,他事前完全沒有想到。

  狂笑聲中,雪狼王打馬奔近,跟著他過來的還有十餘騎,個個眼光如電,神情驃悍,顯然都是高手,不過沒有戰天風的老熟人無天佛和無天佛的弟子嗔經。

  雪狼王到兩百步開外住馬,抬頭上望。戰天風能看清他相貌了,但見他一張方字臉,頷下短須如鐵,兩眼神光似電,個子雖不是特別雄偉,卻自有一種如山的氣勢。

  戰天風暗暗點頭:「這匹野狼不愧能占山為王,若論賣相,還真值得幾兩銀子。」手一揹,厲喝道:「雪狼王,還不下馬請罪?」

  戰天風看雪狼王,雪狼王自也在看他,聽得他喝聲,卻又是一陣大笑,兩眼如電,直射著戰天風,道:「你絕不是真玄信,你到底是誰?」

  無天佛自然告訴了他戰天風的一些情況,可無天佛對戰天風也不是太清楚,所以雪狼王也不能確定戰天風的根底。

  「想知道我到底是誰?不難啊。」戰天風哈哈一笑:「跪下叩三千個頭,我便告訴你。」

  雪狼王早從戰天風神情氣勢上,便已看出戰天風絕不是個好對付的主,問戰天風真實身份,也只是一說而已,並不盼戰天風真會告訴他,這時冷哼一聲,道:「不敢說,也無所謂,不管你是真是假,總之一句話,開城投降,本王可饒你一命,否則你這假天子只怕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了。」

  「我跟你打一賭。」戰天風猛地向雪狼王一指:「如果我見得到明天早上的太陽呢,你敢賭點什麼嗎?」說到這裡,戰天風看一眼城頭軍士,揚聲高叫道:「眾軍聽了,雪狼王說本天子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也就是說,他今天就可打破西風城,可本天子偏偏不信,要和他打一賭。」他這話仍是以玄功送出,半城皆聞,西風城上下,一時鴉雀無聲。

  戰天風複看著雪狼王:「你敢賭嗎?你輸了,我不要你退兵也不要你自殺,只要你到城下來,當著我西風城合城軍民的面,大聲說一句,說你雪狼王說話跟打屁一樣,你敢賭嗎?」

  他這話如連珠炮一樣,雪狼王完全來不及反應就給他說了出來,城頭上如逸參等老成持重之人,覺得戰天風以天子之尊說出這樣的話,似乎不太得體,但靈慧如白雲裳,卻知道戰天風是藉這個機會僵住雪狼王,以激勵低落的士氣,因為無論如何,西風軍死守一日一夜還是守得住的,雪狼王跟戰天風打了這賭,不能實踐自己的話,便要大挫銳氣,而不跟戰天風打這個賭,又在西風城軍民眼前顯得他不夠膽氣,不論賭與不賭,他都輸了這一局。

  雪狼王能一統狼族,自然也是十分精明能幹,同樣明白戰天風的用心,當然不肯上當,他應對也頗為機靈,哈哈一笑,一揮手,背後陣中奔出一匹來,馬背後用繩子綁著一個人,那人先跟著馬跑,但馬奔得太快,一個踉蹌栽翻在地,便給馬直拖到城下。

  「本王非常樂意和你一賭。」雪狼王一笑,向地下那人一指,道:「賭注便是這人的腦袋好了。」

  那人雖近,但給拖得灰頭土臉,戰天風看不清楚,疑道:「這人是什麼人?」

  「星沉王。」雪狼王呵呵一笑。

  「星沉王?」戰天風一聲低呼,逸參聽到這話,也急撲到城牆邊,往下看去。

  這時星沉王掙扎著爬了起來,對著城上叩頭,嘶聲道:「臣星沉王給天子叩頭,臣等無能,沒能給天子解圍,臣等有愧啊。」

  雪狼王哈哈大笑,看向戰天風道:「你若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這人就給你陪葬,若看得到,本王便饒他一命,如何?」

  這賭也打得過,戰天風剛要開口答應,冷眼忽瞟到逸參臉上的傷痛和城頭兵士沮喪的神情,腦中電光一閃:「這匹野狼把星沉王拖出來,反是打擊了西風軍的軍心,這麼一弄,只怕真撐不到明天早上,不行,得把這一局板回來。」

  眼珠一轉,已有主意,裝做咳嗽,腰一彎,躲開雪狼王視線,迅急取出煮天鍋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反手遞給壺七公,道:「七公,把你天下第一快的身法露一手兒,喝了這隱身湯,悄悄下城去救回星沉王,我在前面引開他注意力。」

  壺七公也不是個怕事的主,而且戰天風有馬屁送,立即受落,一口喝了湯,叫道:「放心好了,這點小事若是栽了,老夫壺字從此倒著寫。」焦散就在戰天風左近,見戰天風手中突然變出個鍋子更煮起湯來,大是奇怪,結果壺七公一喝湯,突然不見了人影,偏偏又還在說話,更是大吃一驚,卻給戰天風掃了一眼,慌忙低頭,心中卻是轉念:「聖天子果然大非尋常,不但身具玄功,而且有奇寶相助。」

  戰天風收回鍋子,直起身來,換一張臉,一臉沉痛的樣子道:「星沉王,你等遠來救駕,足顯忠義,至於戰敗,所謂勝敗乃兵家常事,不能說是你們無能,我也不怪你們。」

  「天子聖明。」星沉王本來羞愧欲死,聽了這話,心中暖意大生,拜倒在地,放聲大哭。

  就戰天風的本心來說,他真的認為包括星沉王在內的諸王都無能得很,他也實在不想安慰星沉王,他是不會同情傻瓜的,因為從小到大,他若犯傻,並沒有任何人同情他,但此時西風城頭數萬雙眼睛看著這裡,他說這話,安慰的不僅是星沉王,還有城頭軍士,藉他們的口,更能讓城中軍民都知道,天子仁德,這樣對穩定人心士氣有著極大的好處。

  這一點,城下的雪狼王自也明白,他冷眼看著戰天風,心下低叫:「看這小子,心氣強悍又機靈詭變,他若真坐穩了天子之位,那時我雪狼國只怕不但不能入主東土,反會給他掃滅。」心中更下了誓要殺死戰天風的決心,揚聲叫道:「怎麼樣,賭是不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