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雙方軍隊的頭頂及左右上方,都有玄功高手飛掠來去,以防對方高手襲營,當然,這只是開戰前,真到了兩軍混戰,則除非是白雲裳無天佛這樣的頂尖高手,沒人敢這麼懸停在空中,那就成亂箭最好的靶子了,若同時給成百上千枝箭瞄準攢射,即便是一流高手也是死路一條。

  看到玄功高手亂飛,戰天風突地起了個念頭,對壺七公道:「七公,你老偷技天下無雙,咱們今日來打個賭怎麼樣?」

  壺七公老眼特不屑的將他上下一掃,哼一聲道:「你小子窮得要死,拿什麼來賭啊?」

  「莫笑本天子窮,有寶呢。」戰天風一拍胸前玄女袋:「傳國玉璽,怎麼樣?賭雪狼王的腦袋,若我先割下雪狼王腦袋,你再輸我一千萬兩銀子,你先割下,傳國玉璽就是你的。」

  但這會兒壺七公卻不上當了,嘿嘿兩聲:「你割雪狼王的腦袋,你哭吧,雪狼王身邊高手如雲,你拿什麼去割?跟老夫賭,無非是想藉白小姐的劍吧,老夫才不上你小子的當呢,而且就算跟你賭,就算你借白小姐的劍,雪狼王身邊若有無天佛在,白小姐只怕也無奈他何,所以這樣的餿主意你還是少打吧,乖乖在城頭看熱鬧好了。」

  戰天風打的正是這個主意,眼見壺七公不上當,只好縮縮頭,心下暗罵:「死老狐狸,倒是越來越滑了。」

  旁邊的白雲裳臉帶微笑,心下卻是暗笑:「這個人,什麼時候都會有鬼花樣出來。」

  逸參稟報,城中西風軍已準備完畢,只等城外援軍與雪狼軍一開戰,立刻衝出,戰天風一時忘形,大叫道:「殺,把雪狼兵殺光了,今晚上咱們喝狼血吃狼肉睡狼皮。」正說得口沫橫飛,忽一眼瞟到逸參訝異的眼神,這才想到忘了自己天子的身份,忙把聲音略放緩些道:「當然,我們天朝乃仁義之邦,萬事總存三分仁慈之心,所以對那些狼崽子嘛,就不必趕盡殺絕了。」

  他前後變化太大,尤其後面強自收斂語氣,彆彆扭扭,壺七公一時就哈的一聲笑,天子面前,豈容臣屬如此放肆?逸參眼光立時橫掃過來,壺七公慌忙收笑低頭,逸參道:「天子聖明,澤及胡夷,雪狼王若知之,必心懷感戴。」隨後自去安排。

  逸參一走,壺七公反腳就在戰天風屁股上踹了一腳,叫道:「臭小子,你搞笑也找個時候好不好,可憋死老夫了。」

  他這一腳卻給焦散一眼看到了,立時手握刀柄,怒視著壺七公,喝道:「大膽。」若不是他跟了戰天風這些日子,親眼見到戰天風和壺七公之間親密與別人不同,那就不是喝一聲,而是立時撥刀子拿人了。

  「你小子也來多事。」壺七公又氣又笑,不過他也知道焦散是那種認死理的實誠人,只得哼一聲道:「行了,老夫拍天子馬屁呢,是不是啊天子,這馬屁爽吧。」

  「爽,爽,簡直爽歪了。」戰天風摸著屁股,嚙牙裂嘴。

  白雲裳終忍不住,咯咯嬌笑起來,道:「你兩個一老一小,還真是絕配呢。」

  便在白雲裳的嬌笑聲中,雪狼王軍中響起隆隆的鼓聲,大戰拉開序幕。

  城頭上所有人一齊往雪狼王軍中看去,戰天風捏緊了拳頭叫道:「快衝啊,讓你們嚐嚐車弩的滋味。」

  但雪狼王軍中空自將戰鼓擂得震天響,軍馬卻是紋絲不動,戰天風奇怪起來,叫道:「雪狼王搞什麼鬼?莫非見諸候聯軍勢大,不敢衝鋒,要誘聯軍先衝,牧流王不會這麼傻吧。」

  正自琢磨,遠遠的諸候聯軍陣中突地起了騷動,似乎另有軍馬衝擊諸候聯軍後背,戰天風腦中閃電般想到:「雪狼王這陰賊,原來沒有把所有軍馬放在這裡,而是暗抽出了軍馬偷襲聯軍後背。」明白了,心下卻也不太擔憂,想:「看雪狼王這面的軍勢,偷襲聯軍後背的雪狼兵該不會太多,聯軍擁兵四五十萬,若是區區三四萬人衝陣,不會有太大影響,鍋大不怕餃子多,通通煮了就是。」

  聯軍陣中一動,雪狼王這面軍馬也動了,卻是兩翼狂衝,中軍不動,因為聯軍後背受攻擊騷動的也是兩翼。

  戰天風眼見雪狼兵中軍不動,自己的車弩用不上,急得跳腳,又怒又罵又疑:「雪狼王搞什麼鬼?為什麼中軍不動?難道中軍布有車弩的事給他們偵知了?還是牧流王軍中有叛賊?」雖急,但也還穩得住,因為聯軍坐擁四五十萬大軍,即便不借車弩之力,也是足可與雪狼兵一戰的,更何況此時城中西風軍已開城殺出,雪狼王以後軍迎戰,雪狼王後軍足有七八萬人,中軍也差不多有這麼多,兩翼兵最多也不過七八萬,這點子人,即便是前後夾擊,也休想衝垮聯軍陣腳。

  但是戰天風錯了。

  雪狼兵兩翼一沖,本來雖雜亂卻也還算整齊的聯軍兩翼王旗突一下就亂了,兩翼王旗一亂,中軍王旗立時動搖,牧流王王旗隨即後移。

  戰天風魂飛魄散,狂叫道:「不能後撒,這時後撒,雪狼王中軍趁勢一衝,聯軍死無葬身之地。」此時再顧不得隱藏身份,飛身掠出,白雲裳壺七公左右跟上,焦散急叫一聲:「天子不可。」但戰天風哪裡聽他的,聲未落已掠出老遠,他也只有急跟上去。

  好在聯軍離著城頭也不過四五里,戰天風一晃即到,但這時三十二國聯軍已亂作一團,四五十萬人亂起來,那當真比個突然掀開石頭見了光的螞蟻窩還要亂,戰天風急怒攻心,直奔牧流王王旗,在王旗下找到牧流王,牧流王一臉的驚慌,正在親衛的護衛下往後跑。

  戰天風狂叫一聲:「牧流王,你給老子站住了。」飛撲過去,兩面立有玄功高手迎上截擊,但自有白雲裳一枝劍接下,戰天風掠上牧流王戰車,一把將牧流王揪了起來,牧流王是個大胖子,若論體重,怕有戰天風兩個那麼重,給戰天風的瘦胳膊舉著,頗有些滑稽。

  牧流王猛一下身子懸空,啊的一聲驚叫,轉頭一眼看到戰天風,眼珠子突了出來,結結巴巴道:「天——天——天子。」

  「你還認得天子。」戰天風暴叫:「你敢跑,我今天就親手碎了你。」

  「是,是。」牧流王總算緩過神來了,慌忙點頭。

  戰天風將他身子重重一放,道:「趕快傳令,穩住軍隊,誰也不許後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