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因為我能隱身,他們看不見。」戰天風嘻嘻一笑,取煮天鍋煮了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剎時隱去身形,壺七公老眼一下子瞪大了,叫道:「朱一嘴的爛鍋子原來還有這般靈異啊,難怪你小子老是走狗屎運,原來有這鍋子相助。」

  白雲裳眼中也微微有驚異之色,卻並不做聲,臉上始終是微微的笑著,戰天風藉著隱了身形白雲裳看不見,多看了她一會,眼見她長身而立,玉臉上佛光湛湛,星目中慧光隱隱,微微的夜風拂動她的白衣,真有若仙子臨空,龍女降世。

  「難怪鬼老鬼那夜說要見雲裳姐的爹娘,她這樣的女子,真不知老天爺是怎麼生出來的。」戰天風心下暗暗感嘆,卻突地覺得白雲裳眼光有異,嚇一大跳:「是了,雲裳姐雖然看不見我,但她玄功絕世,我一看她,她自然能生出感應。」忙道:「我先走了,很快就回來。」

  找到李一刀營中,眾軍士大抵已經睡下了,中軍帳中卻還亮著燈火,戰天風一看,李一刀屠四虎王毛兒華拙等幾個主要頭腦都在,正在商議軍情,戰天風聽了一下,原來也是在議車弩的用法,似乎牧流王對車弩並不重視。

  戰天風喝口水現出身形,走進帳中,李一刀幾個見了,驚喜交集,一齊拜倒,齊叫大王,卻沒人叫天子,原來蘇晨怕漏了風對戰天風不利,對任何人也沒說,李一刀幾個都不知道。

  戰天風忙眾人起來,呵呵笑道:「辛苦你們了,不必多禮,且帶我看看車弩再說。」

  李一刀等慌忙點頭,帶戰天風到後營,一面走,華拙一面便介紹了車弩的情況,因為時間緊,總共只造出了一百具中車弩,兩百具輕車弩,重車弩則一具沒有。

  華拙說了大體情況,抱愧道:「屬下無能,先前雖拿著了圖樣,卻一直沒能摸到決竅,浪費了不少時間,不過王妃回國後親自督促,工匠也已熟練,不久後會有更多的車弩造出來。」

  戰天風忙道:「軍師客氣了,你的才智我是知道的,第一次製車弩,肯定是要難些,這麼些日子能造出三百具,已經不錯了。」

  他這話不是虛言安慰,華拙的才智他一直是佩服的,照著圖樣也摸不到決竅,可見車弩確實是不好造,心下因而更佩服天巧星,想:「天巧星師父那個腦袋和雲裳姐的美還真有得一比,都該是老天爺精心雕出來的,象我們這種,大概是和把稀泥隨便捏一下就算數,那和泥巴的,還不知是不是水,說不定他老人家懶起來,順勢撒的一泡尿也不一定呢。」

  胡思亂想中,到了後營,所有車弩都以雨布罩著,裝在馬車上,有軍士嚴密守衛,這時掀起雨布,戰天風第一次看到實物,也不由眼光一亮。

  輕車弩弩盒長六尺六分,中車弩弩盒長七尺七分,除弩盒長短不同,其它都一樣,弩盒斜架在車座上,並可因敵遠近,調整支架的高度,不過輕車弩最遠只能是三百步,中車弩最遠四百步,弩盒中箭枝分層安放,輕車弩五層,中車弩四層,一層二十枝箭,射完後再裝,備用的箭枝就放在弩盒兩側車座上,輕車弩一次可帶箭五百枝,中車弩四百枝,當然若是大規模戰爭,每具車弩還可專配一輛大車裝箭。

  戰天風一面看,一面問華拙試射的情況,華拙十分激動,道:「大王想出的這車弩,確是罕有的神兵利器,輕車弩一射三百步,其勢可穿透皮甲,訓練純熟的士兵,可在敵人衝近至一百五十步內將五層一百枝箭全發射出去,其勢如雨,威力奇絕。」

  他雖只是口說,但戰天風也能想象那種箭如雨下的情形,點點頭,道:「射完了再裝要多久。」

  「重裝時間要久些。」華拙略一沉呤,道:「我約略算過,輕車弩五匣箭重裝,快馬至少可以跑出三千步。」

  「那不是說輕車弩只有射一次的機會。」戰天風叫:「能加快嗎?讓士兵再練熟些。」

  「再快也快不多了。」華拙搖頭:「但我們的車弩可以梯次配置,輪番發射,象我們現在雖然只有兩百具輕車弩,但若做四批發射,一個批次也有一千枝箭,而且輕車弩之前還有中車弩,這樣一輪輪射下去,敵人想衝到面前來也是非常難的,即便在付出極大代價後衝到面前,也只是迎頭上撞上我們的步騎兵而已,車弩不會有事。」

  「很好。」戰天風大喜擊掌:「可惜少了點,若有一兩千具車弩,雪狼王便來一百萬兵,也個個要成箭豬。」

  「一兩千具車弩?」華拙咋咋舌。

  戰天風看他吃驚的樣子,奇怪了,道:「怎麼了?」

  「大王說得輕鬆。」華拙笑,道:「卻不知大王算過帳沒有,一具車弩,就算是輕車弩吧,也要一車一馬,然後人工木料箭枝,其中最貴的,則是弩盒中用來製機簧的精鋼,這種高強度的精鋼,一兩差不多就要一兩銀子呢,而一具輕車弩裡,差不多要二十斤精鋼,光這精鋼就是三百多兩銀子。」

  「我的娘,這麼貴啊。」戰天風驚呼。

  「是。」華拙點頭:「我算過,一具輕車弩,按標準配五百枝箭,總價需銀五百兩左右,中車弩要六百五十兩,重車弩則要差不多一千兩,因為裡面用的精鋼成倍增多,這次之所以沒有一具重車弩,不是造不出來,實在是造不起,就這三百具車弩,花掉了近二十萬銀子,七喜國可是小國啊,我們來之前,聽說王妃為買精鋼,將自己的首飾都賣掉了呢。」

  戰天風在七喜當過一陣大將軍,知道養兵確實要錢,但車弩如此之貴,他卻沒想到,暗暗咋舌,想:「這可又苦了晨姐了。」

  「區區二十萬銀子就哭窮啊。」旁邊忽地有人冷哼,隨即人影一閃,卻是壺七公。

  「七公,你怎麼來了。」戰天風叫,不過隨即想到,壺七公雖然不能象他一樣隱身,但什麼地方這老偷兒進不來呢,腦中同時想到一事,喜叫道:「你老來了最好,你老剛才也聽到了,我們窮啊,你老天下第一偷,錢多得是,借點用用好不好?」

  「二十萬對老夫來說,確實只是九牛一毛。」壺七公昂起下巴,怪眼卻斜看著戰天風:「不過我為什麼要借給你小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