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雲裳先看他一臉正經,靜靜的聽他說,這會兒可就笑了,道:「你別把我說得跟神仙似的,我哪有那麼大本事。」

  戰天風也一笑,對壺七公道:「總之七公你就那麼說,免得我晨姐擔心。」

  壺七公哼了兩聲,道:「老夫這次就替你小子跑一趟,不過只此一次,這一點你小子一定要記住,別有事沒事便叫七公,老夫給你一腳。」

  「那當然。」戰天風忙嬉皮笑臉拍馬屁:「你老是何等身份,豈是給人送信當輔兵的,現在不是急嘛,數天下又只你老腳程最快,便是雲裳姐,論身法也是遠遠不如你老的,雲裳姐你說是吧。」說著看向白雲裳,眨一下眼睛。

  白雲裳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忙湊趣點頭,道:「那是,若論身法之速,確以七公天下第一。」

  有她這話,壺七公立時飄進了五里雲中,捋著鬍子道:「哪裡哪裡,白小姐過獎了,如此,老夫去也。」說話間身子急掠出去,卻還故意露一手,身子斜掠到窗子邊,快要撞到窗簾上了,才霍地一扭,從掀開的窗簾一角裡射了出去,身法確是了得,只是他故意這麼賣弄,卻甚是搞笑,戰天風看一眼白雲裳,哈哈大笑,白雲裳也是咯咯嬌笑。

  聯手拍人馬屁,這樣的事,白雲裳從來也沒做過,有一種特別新奇的感覺,因此這一笑裡真性流露,再不能留在禪境中,不過戰天風卻沒留意,白雲裳也是在笑容微收後才意識到,慌又運起觀雲心法,看一眼戰天風,想:「這個人總是這麼搞笑,跟他在一起想要板起臉,還真有些難呢。」

  戰天風這會兒卻讓太監又去請逸參來,自己寫了三十一道詔書,讓逸參派信差分送各國,讓他們起兵來西風城勤王,其中七喜國有壺七公親自送了信去,野馬國自己還在苦撐,詔令也就免了。逸參大喜謝恩,連夜派人將詔令分送各國。

  從西風山到西風城,中間有三處必經的關卡,都建有城池,雪狼兵雖不善於攻城,但仗著人多,一路猛攻,十天之後,終於出現在了西風城下。而各國的勤王兵馬卻還一個不見,到不是各國怕了雪狼王不敢派兵,實在是遠了點兒,短時間內根本趕不到。

  西風城中本有五萬守軍,各地趕來馳援的西風兵在這十天中又到了五萬,加上潰退回來的敗兵,城中兵馬也達到了將近十二萬,雖較雪狼王的三十萬大軍為少,但坐擁堅城,倒也可以一戰。城中雖是人心慌慌,但逸參登位以來,頗得民心,馬齊又是德高望重的老相,每日親自巡城,察看城防,因此軍心還算穩定。

  第十一天,雪狼王揮兵攻城,戰天風和白雲裳到箭樓上觀戰,逸參得報戰天風竟親自上了城樓,忙帶了馬齊趕來,一臉情急道:「胡夷兵盛,箭矢亂飛,還請天子移步。」

  戰天風冷然一笑:「我為天子,凜凜天威,豈會怕什麼胡兵。」一眼瞥見鼓樓上的大鼓,叫道:「眾將士奮勇作戰,我親自擂鼓助威。」真個上了鼓樓。

  自上次在雪狼王請求進西口城的事上戰天風顯露出非同一般的才智,馬齊就一直非常留意戰天風日常的言行,只是平日無事,也看不出來,這時眼見戰天風如此威勢,一時激動得全身顫抖,仰天高叫道:「天降英主,我天朝盛世即將到來。」

  「天子親自擂鼓,此天威爾,西風城永不可破,天威——!」逸參更是激動無比,撥劍在手,縱聲長呼。

  「天威,天威,天威。」隨著他的呼聲,眾將士無不氣血激昂,齊聲高呼,而戰天風的鼓聲也同時響了起來,鼓聲中,雪狼王如蟻般爬上來,又一個個跌下去,雪狼兵攻勢固然兇猛,城上守軍氣勢卻是更盛,本來面對雪狼王的優勢兵力,守軍士氣終是有些低落,但眼見天子親自擂鼓,士氣立時便激發了出來。

  白雲裳背著劍,寸步不離戰天風,眼見戰天風以一通鼓激起全軍士氣,暗暗點頭:「他平日賴皮搞笑,沒有半點正經,但真正到了緊要關頭,卻總讓人括目相看。」

  她卻不知,戰天風此法並非自創,而是學自詭戰篇中的心戰,不過相對於在九胡時,戰天風對詭戰篇中戰法的運用是越來越純熟了。

  雪狼兵攻勢如潮,直攻了一日,但西風軍氣勢如虹,浴血死守,一日下來,雪狼兵除了在城下留下數千具屍體,一無所獲。

  夜間逸參馬齊進宮,兩人始終激情難抑,商議軍情,都是信心十足,逸參道:「有天子天威坐鎮,我西風城永不可破,待諸國勤王兵至,雪狼王必然退兵。」

  戰天風也是很有信心,道:「那時若雪狼王還不肯自動退兵,我便讓他埋骨這西風城下。」

  關外諸國久受胡兵欺凌,每次只要能勉強守住城池便已是天幸,讓胡酋埋骨城下,這樣的大話,可從來沒有人敢說過,但這時戰天風輕輕說來,逸參卻是連連點頭,他是至誠君子,不會拍人馬屁,他點頭,便是確信戰天風的話。

  馬齊在心底暗叫:「此天子威霸天下之氣也,讓人不得不服。」

  次日雪狼兵復又攻城,戰天風仍是親上鼓樓擂鼓,雪狼兵攻了一日,仍是未有寸進。

  如此連攻了七八日,西風城巍然不動,這天夜間,壺七公回來了,告訴戰天風,西南十七國諸候勤王兵到了,以牧流國為首,共二十五萬大軍,其中包括七喜國的一萬新軍,大軍前鋒距西風城已不到五十里。

  戰天風狂喜,連夜與白雲裳壺七公一起出城,到諸王軍中,果見軍容甚盛,二十五萬大軍,軍營綿延十餘里,只不過是有些雜亂。

  戰天風會玄功遁術的事,雖然焦散等王宮衛士已盡人皆知,但基本沒有傳出去,王宮之外,可能就只有逸參馬齊等少數人知道了,其他人是不知道的,所以這會兒戰天風也不好公然現身,他來,並不是要見牧流王等十七鎮諸候,而是想來李一刀軍中看車弩,雖是他畫的圖,還沒見過實物呢,同時要和李一刀等商量好,怎麼讓牧流王脅調作戰,最大的發揮車弩的威力。

  看了一回營,戰天風對白雲裳壺七公道:「雲裳姐,七公,我進七喜軍營中去,看一下車弩,說兩句話,你兩個就不必去了吧。」

  白雲裳點頭,壺七公卻翻起怪眼道:「什麼意思,憑什麼你能去我不能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