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壺七公兩個更是搖頭,不過他這主意倒是不錯,當下商量定了,只等鬼瑤兒現身。

  但往日陰魂不散的鬼瑤兒,這會兒偏生鬼影無蹤了,戰天風等了幾天不見人來,正自等得心急火燎,突然卻發生另一件事,北面野馬國遣使求援,說五犬中的狨突然入侵,已連下兩城,這會兒正在圍攻野馬國的都城野馬城,攻城甚急,請天子發兵救援。

  天子手中無兵,兵在諸候手中,具體到關外來說,真正有實力出兵的就一個西風國,而上次戰天風到西風國借過一回兵知道,想從西風國借兵,難。

  「但我若以天子之令下令逸參出兵呢?他會不會拒絕?」看到求援信,戰天風腦子裡突然就生出這麼個念頭。雖然上次雪狼王要求進西口城的事上,逸參大大的給了戰天風一個意外,不過戰天風並不認為這次也會有意外。雪狼王進城,首先未必就一定是來賺城,其次就算是來賺城,放著其他三十三王都在,天子一聲令下,合三十四國之力,也未必就怕了雪狼王,所以逸參完全可以賭一把,但這次就不同了,先不說胡兵難敵,犬狨更挾了年前打破天安的餘威,即便西風國出兵能勝,也一定折損極重,逸參是一定要好好想一想了。

  上朝,山呼畢,戰天風看了逸參道:「我接到野馬王的求援信,說五犬中的犬狨大舉入侵,五犬屢犯我天朝,破我天安擄我子民的帳還沒算,現在又犯我屬國,是可忍,實不可忍,西風王,我令你出兵十萬,擊破犬狨,解野馬國之圍,揚我天朝之威。」狨是族名,但天朝人稱呼時,一般都會在前面加個犬字,其它四犬也是一樣,獷、狨、猖、狺、猙,便是犬獷、犬狨、犬猖、犬狺、犬猙。

  戰天風說完了,靜等著逸參找藉口呢,不想逸參卻恭恭敬敬的應聲道:「臣遵旨,即日起兵十萬,救援野馬國,擊破犬狨,揚我天朝之威。」

  他回答得如此乾脆,戰天風一時間張口結舌,就傻在那裡了。

  下朝到後宮,壺七公看了他叫道:「怎麼樣小子,這天子當得過癮吧,逸參這小子對你,可真的是俯首貼耳,你說話,比他爹說話還靈呢。」壺七公在西風國當了這些日子的官,自然知道這幾十年來,西風國從來沒有一兵一卒出過西風山的事,因而有這感概。

  「逸參確是聽話,若天下諸候都象他這樣,這天子也確是當得過。」戰天風哈哈一笑。

  「那你這天子印不送出去了?」壺七公盯著他眼睛。

  「那不行。」戰天風斷然搖頭:「先不說這天子雖當得過,但當久了也煩,最主要這印是馬大哥要的,那便沒得說。」

  壺七公梗著脖子,半天便沒回過氣來。

  逸參真個即日調集糧草軍馬,三日後兵出西口城,殺向野馬城,而這數日裡,鬼瑤兒卻始終鬼影不見,不過戰天風要等野馬城的戰報,到也並不盼鬼瑤兒馬上出現了。

  第五日夜間,逸參忽地緊急求見,稟報戰天風,出征野馬國的十萬大軍中了雪狼王埋伏,全軍復沒,雪狼王更利用降兵賺開西口城城門,三十萬雪狼兵進了西風山,正向西風城殺來。

  戰天風驚得一跳,猛一下就明白了:「雪狼王裝作退兵,其實根本沒有退兵,犬狨攻打野馬國,也是受他指使,根本目地就是要誘出西風國兵。」

  逸參看他一臉驚怒,急道:「天子不必憂心,我西風國還有十餘萬大軍,臣已連夜下令各城向王都派出援兵,加之西風城城堅糧足,雪狼王休想能打進城來。」

  他以為戰天風是害怕呢,不過戰天風看他一臉誠摯的樣子,倒也不想解釋,卻奇道:「你西風國不是有三十多萬大軍嗎?去了十萬該還有二十多萬,怎麼只有十多萬了?」

  逸參臉露痛苦之色,道:「除出征的十萬,防守西口風口兩城的五萬餘守軍猝不及防,也幾乎全部戰死,所以現在只有十餘萬軍馬了。」

  戰天風徹底僵住。

  目送逸參出宮,戰天風猛地重重的扇了自己一個大嘴巴。

  這時壺七公白雲裳都來了,壺七公叫道:「怎麼了小子,得了失心瘋啊,好好的扇自己做什麼?」

  「我確是得了失心瘋。」戰天風點頭:「我和雪狼王打過交道,早該想到他不會那麼輕易放手,竟然就沒提防他,而且逸參確是個大老實人,真心把我當天子供著,我卻老是要去試他,如果我不試他,不下出兵的詔令,讓他自己做決定,他十九是不會出兵的,現在好了,三十萬大軍去了一半,雪狼兵還殺進來了,西風國這個樣子,可都是我害的啊。」

  「你小子就是喜歡玩,現在玩出禍來了吧。」壺七公冷哼。

  白雲裳看戰天風一臉痛怒的樣子,道:「你也不必過於自責,你即坐著天子位,野馬國受外敵入侵求援,你下詔西風國出兵援救,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至於雪狼國的奸計,你又不是神仙,沒料到也是人之常情。」

  「雲裳姐,謝謝你。」戰天風看一眼白雲裳,轉頭看向西方,眼中射出潑悍之色,狠狠的道:「雪狼王,看來上次打得你不夠狠,即然你要玩,本天子就陪你玩到底。」

  壺七公看了他眼光,卻也心驚,想:「這小子撩髮了潑性,還真有幾分悍氣呢,以前倒是沒看出來。」他正轉著心思,卻猛聽到戰天風叫道:「七公,你老跑一趟七喜國。」

  壺七公一怔,翻起老眼:「幹嘛,讓我去告訴你的小美人你還沒死啊。」

  「七公,現在不開玩笑。」戰天風看著他,道:「早在你找我當假天子的那天晚上,我就讓一個行商去了七喜國,讓晨姐給雪狼王準備了點好東西。」

  「什麼?」壺七公直跳起來:「又是傳國玉璽又是什麼好東西,你小子行啊。」但看戰天風一臉嚴肅的樣子,強忍了氣,點點頭,道:「說吧,是什麼好東西,要老夫做什麼?」

  「是車弩,專用來對付胡夷的精銳騎兵的。」戰天風微一凝神,道:「你老去告訴我晨姐,讓她令華拙盡起新軍,風口城是進不來了,只有繞道牧流國,同時還要告訴我晨姐,她守七喜城,最重要是要留意馬胡的動向,雪狼王打西風國,不需九胡援手,但也不排除九胡出兵的可能,馬胡一旦出兵,讓我晨姐立即進山,因此南峰關那面要特別留心,不能讓馬胡抄了後路,至於我這面,不要她擔心,有雲裳姐一枝劍,天塌下來也不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