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她扭頭雖快,鬼狂卻已看到了她眼中的淚光,心下重重一震,他是太了解自己的女兒了,她這個樣子,正說明戰天風已深刻在她心中,萬難割捨,卻又不願與人分亨,只有把痛與愛一齊埋在心中,遠遠逃開。

  「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瑤兒啊瑤兒,我只怕你掙不出情網啊。」鬼狂黯然搖頭,突然間竟有一種蒼老的感覺,什麼他都可以幫女兒去做,卻惟有女兒心中的情愛他無法代勞,他便有翻天的神通,也無處盡半分的力道,若硬要插手時,只怕反而會傷了女兒的心。

  不但枯聞夫人走了,鬼狂鬼瑤兒也走了,這下戰天風高興壞了,對白雲裳道:「雲裳姐就是神通廣大,你一來,妖魔鬼怪通通開溜了。」

  白雲裳微微一笑:「是你自己神通廣大吧。」

  「不行不行。」戰天風大大搖頭:「我那兩下散手,對付鬼瑤兒也還馬馬虎虎,要對付鬼狂這老鬼就有些子吃不住勁了,你不知道,先前你來那會兒,那老鬼正在逼我立他的鬼女兒做皇后呢,得虧枯聞夫人湊趣,你們又來得早,否則今晚上這一關真過不去。」

  「對了,傳說傳國玉璽在你身上?是真的嗎?」白雲裳疑惑的看著戰天風。

  「是的。」戰天風點頭,嘻嘻一笑:「現在你知道那天我沒騙你了吧,那會兒就在我身上呢。」說到這裡才猛想到這話題說得不好,只怕會勾起白雲裳對那天的事的回憶,偷偷瞟一眼白雲裳,卻突地一愣。

  白雲裳臉上笑微微的,並沒有因為他提到這個話題而變了臉色,但讓戰天風發愣的,就是白雲裳的這種微笑,這種微笑是禪境中的微笑,是高高在上的,無法接近的。

  以前白雲裳對著戰天風時,總是走出禪境的,但現在她卻不肯出來了。

  「雲裳姐,我哪裡做錯了嗎?」戰天風不明所以,問。

  「你很好啊。」白雲裳微微笑,她自然明白戰天風的意思,但卻不肯走出禪境。

  「那你。」戰天風還想問,但對著白雲裳的微笑,突然就覺得問不下去,改口道:「那你這段時間空嗎,在這裡玩幾天啊。」

  「好。」白雲裳點頭,她雖然答應留下,卻就是不肯走出禪境,戰天風也沒辦法,便問起白雲裳突然趕來的事,原來不是趕巧,而是傳國玉璽的事傳了出去,白雲裳是為證實傳國玉璽的真假而來,恰就撞上了。

  這時西風國好手源源而來,一起回到宮中,不多久逸參便來了,戰天風介紹了白雲裳,逸參不知道白衣庵是什麼,但白雲裳卻讓他驚為天人。

  戰天風親自給白雲裳安排了宮室,撥了宮女服侍她,能陪著白雲裳,說心裡話他高興極了,難受的只是白雲裳的不冷不熱。

  安排好了白雲裳,到自己寢宮中,壺七公見他悶悶不樂,大翻白眼道:「你小子一晚上連碰上了鬼狂枯聞夫人加黑蓮花三大頂尖高手,竟還能好好的站在這裡,毛都沒少一根,夠走運了,還要怎麼著。」

  「但雲裳姐生我氣了。」戰天風苦著臉。

  「她怎麼生你氣了?」壺七公大是奇怪:「她對你不是笑瞇瞇的嗎?」

  「她笑瞇瞇就是生我的氣。」戰天風眼見壺七公不理解,便把白雲裳以前對他的情形說了。

  「難怪老夫對著她時,明明她一臉的笑,可就是覺得難以接近,原來她這是種禪功啊。」壺七公恍然大悟,卻猛地一拍腦袋道:「不對,先前你做夢時,有幾次她好象不在你說的那禪境裡。」

  「我做夢時雲裳姐不在禪境裡?」戰天風一時不明白了:「我做什麼夢?」

  「你小子做夢才搞笑呢。」壺七公想起戰天風在夢裡趕著蘇晨叫媽的話,一時又笑得打跌,邊笑邊把戰天風做的夢說了。

  戰天風聽了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心下卻暗想:「不過晨姐若真給我生了孩兒,餵奶時我是一定要偷吃的。」

  想了一回蘇晨,心思又轉到白雲裳身上,聽壺七公說了白雲裳那會兒笑著的神情,他確定白雲裳那會兒是走出了禪境的,心下嘀咕:「雲裳姐對著夢中的我會走出禪境,但為什麼對醒著的我卻又要躲進禪境中呢?」

  前後一想,他明白了:「是那次的事,我親了她嘴還咬了她xx子,那不是姐弟幹的事兒,她怕我另生花頭想要娶她做老婆,所以要躲到禪境裡,絕了我的想頭。」

  壺七公見他發呆不說話,道:「你小子又在琢磨什麼鬼心眼兒,到底怎麼回事啊?」

  「我就是不明白所以才琢磨啊。」戰天風自然不會說實話,眼見壺七公懷疑的看著他,忙岔開話題,道:「七公,你說女人好奇怪,怎麼一生孩子,xx子裡面就會有奶水呢?那沒生孩子前是不是也有?」

  壺七公撲哧一笑,道:「小子想吃奶了是吧,那個我不知道,你去抱著蘇晨xx子吸兩口就知道了,不過吸之前可記得要叫媽啊。」越說越笑,狂笑著出去了。

  「死老狐狸,敢笑我。」戰天風笑罵一聲,卻又想到白雲裳身上,想:「原來雲裳姐不是生我氣,只是擔心我生花頭,要不我去跟她說明了,說我從來沒那麼想過,也不敢想,讓她不要擔心。」這麼想著,卻又想:「不行,這麼明著說,雲裳姐反要不好意思。」一時不知所從,呆住了,卻又回想到那日抱著白雲裳的情形,他這時經過了女人,知道了女人的妙處,此時回味,才更知道白雲裳的好,一時間全身發火,卻猛地醒悟過來,啪的就在自己臉上扇了一巴掌,罵道:「敢對雲裳姐胡思亂想,打死你個王八小子。」

  白雲裳住處離戰天風雖有好幾座宮室,但她玄功了得,因此戰天風先前與壺七公的對話以及這回兒自己打自己耳光及罵自己的話,都落在了她耳朵裡,她自然猜到戰天風為什麼打自己,暗暗點頭:「我沒看錯他,他確是真心當我是他姐姐。」想著這一點,一時就猶豫起來,想:「我到底要不要這麼對他呢?老以觀雲心法對他,他會不會生氣?但如果我以赤子之心對他,時間久了,他會不會日久生情,另生想頭?」

  觀雲心法,乃白衣庵獨傳密法,運此心法,塵世間的一切,便如雲起雲落,我只坐而觀之,再無絲毫瑩系心間,禪心便決不會為紅塵俗愛所動搖,白雲裳行走江湖,始終抱此心法,一點慧心清明潔淨,觀照一切,而不為任何事物動搖,但白雲裳這個心法惟一的缺陷就是師情難忘,而那夜戰天風抱師痛哭的巧遇,便就輕輕鬆鬆的打開了白雲裳的心門,讓她對著他時,總是不自覺的把觀雲心法拋到了腦後,而這次運起觀雲心法,也正如戰天風猜的,就是怕戰天風因地底那次的事,對她另生想頭,因為男女之間有了那樣親密的接觸,有那樣的想法是很正常的,雖然白雲裳對戰天風那日的定力非常佩服也非常感激,不過還是擔心,到這會兒聽了戰天風打自己罵自己,她心中鬆了口氣,可又覺得有點子對不起戰天風了,所以一時猶豫難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