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看蘇晨怒目而視,厲聲而叱,亂刀環侍之中,卻是凜凜生威,鬼瑤兒心中一顫:「他心中的蘇晨,竟是這般完美,難怪他做夢也只夢到蘇晨。」

  「天下勤王兵馬,別做夢了。」黑衣人冷哼一聲,兩步上前,手中刀虛懸蘇晨頭頂,扭頭看向戰天風道:「戰天風,讓不讓位,一言可決,不讓位,我一刀落下,你的蘇皇后立刻身首分離。」他顯然給蘇晨的氣勢鎮住了,竟是不敢再以凌辱蘇晨來要挾戰天風。

  明知這只是戰天風的一個夢,所有人卻都一眨不眨的看戰天風,包括荷妃雨在內。

  留夢珠可以引導夢的走向,卻不能改變夢的結果,讓戰天風夢到兵變是荷妃雨有意為之,但這會兒戰天風怎麼選擇,她卻無法控制,所以她也想看一看,戰天風到底會怎麼選?

  看到刀架到蘇晨頭上,戰天風臉色大變,急叫道:「住手。」

  「天子,不可向逆賊低頭。」蘇晨急叫。

  戰天風看向她,苦笑一聲:「晨姐,算他贏了吧,其實這天子也實在沒什麼當頭,天天要上朝,煩到要死,還不如做個小老百姓,老婆孩子熱坑頭,那叫一個舒服,晨姐你放心,就算不當皇帝,以本大追風的本事,哪怕偷矇拐騙,也絕不會讓你們餓著的。」說著看向那黑衣人:「放下刀,這爛椅子讓給你了。」

  「想不到他一個小混混,竟還是個愛美人不愛江山的風流情種呢。」荷妃雨哈哈一笑,笑聲中留夢珠黑蓮花全都消失不見,戰天風現出身來,荷妃雨靈力若不裹著戰天風,則白雲裳是不可能截住她元神的。

  戰天風眼睛一睜,一眼看到白雲裳,歡叫一聲:「雲裳姐。」轉眼又看到荷妃雨,叫道:「黑蓮花。」上下左右一看,不見了黑蓮花,可就叫了起來:「黑蓮花呢,你的黑蓮花呢,剛才我明明看見了的,你可別想賴,你就是黑蓮花。」

  荷妃雨饒有興趣的看著戰天風,那種眼神,就象養鳥的人在專注的看一隻活蹦亂跳的鳥兒,戰天風給她看得心底發毛,暗罵:「這女人的眼睛好象比鬼老鬼的還要毒上三分呢,看什麼看?相親麼?」便也回看著荷妃雨,故意裝出一副小混混的樣兒,眼光只在荷妃雨高聳的胸前溜來溜去,口中還輕浮的吹著口哨。

  他想激怒荷妃雨,反正有白雲裳在這兒,他天不怕地不怕,不想荷妃雨卻並不生氣,反倒大笑起來,看向白雲裳道:「想不到老天爺不但讓你我同時應世,更還在中間生出這樣的一個趣人,白小姐,請全力出手,這一次真的有趣得緊呢。」脆笑聲中,一閃而去。

  「說讓別人出手,自己怎麼又跑了。」戰天風大叫。

  「我和她之間最終要分出輸贏,但不是今天。」白雲裳搖頭,看向枯聞夫人道,總是微笑著的玉臉一沉,道:「枯聞夫人,你的第七弟子馬玉龍欲行不軌,給我殺了,本來看在同道份上,馬玉龍又以授首,我不想再追究,但你不思自責,反派人追殺我弟弟,不知是何道理,這一次就算了,若再有下次,白雲裳誓要找上無聞莊,討一個公道。」

  「放屁。」文玉梅猛地怒叫:「當時的情形,誰也沒看見,誰知道是不是你和這小混混戀姦情熱,給我師弟撞破以致給你們聯手害了,你卻還來問我師父,告訴你白雲裳,這個仇,我無聞莊一定要報。」

  白雲裳氣得臉色發青,對著枯聞夫人一合手,道:「白衣庵白雲裳向無聞莊掌門討教,請夫人出手。」極怒之中,仍是不失禮數,但枯聞夫人沒想到一句話就能激得她出手挑戰,一時卻是一愣。

  「你還不配跟我師父動手。」文玉梅反手撥劍。

  「玉梅。」枯聞夫人一聲低喝,止住要衝出的文玉梅,看向白雲裳,道:「玉龍的死,現在只有你的一面之辭,本座派人拿這小賊,便是想把事情問清楚,現在你即然護短,那本座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不過現在動手,江湖同道會說本座以大欺小,所以現在本座不和你動手,但這事沒完,本座是絕不會護短的,這事還要查,一旦查清玉龍真是冤死,本座會通告江湖同道,向你白衣庵討個公道,走。」說著當先掠去,文玉梅幾個也恨恨的跟了去。

  「虧你也是一代宗師,這樣的話竟也說得出口。」鬼狂冷笑,枯聞夫人卻恍若未聞,直掠出去,眨眼不見。

  所謂知徒莫若師,對馬玉龍,枯聞夫人自然是非常了解的,再加上那日靈心清貧兩道所說白雲裳當時的情形,枯聞夫人便猜到必是如白雲裳所說,馬玉龍逮個機會想要用強,結果給戰天風殺了。事實是自己一方理虧,但理虧不是枯聞夫人不敢應戰的原因,她不敢應戰,一則白雲裳太強,單打獨鬥,她完全沒有半點把握能贏得了白雲裳,二則剛巧邊上還有個鬼狂,若她不敵而文玉梅等人想幫手,那鬼狂一定會插手,三則白雲裳背後還有白衣庵和佛門,那才是最惱火的,真正勢成水火,佛門不用說必會替白雲裳出頭,雖然她未必怕,但對正在進行中的大計卻會有很大影響,所以思之再三,只有暫時忍下這口氣。

  枯聞夫人一行背影消失,鬼瑤兒瞟一眼戰天風,忽地也飛掠出去。

  「瑤兒。」鬼狂叫一聲,鬼瑤兒卻即不應也不停步,鬼狂心中擔憂,本還有話要跟戰天風說,這時卻只得追了上去,鬼冬瓜夫婦三個自然跟上。

  直到追出十餘里,在鬼狂連喚數聲後,鬼瑤兒才停了下來。

  「瑤兒,你怎麼了?」鬼狂看著女兒。

  「我沒事。」鬼瑤兒搖頭,眼光直直的看著遠方,好一會兒,她扭頭看向父親,道:「鬼婚這件事,就這麼算了,戰天風與我九鬼門,從此再無關係,請爹爹應允。」

  「為什麼?」鬼狂滿眼疑惑:「先前在裡面,那小子已答應立你為後了。」

  「你不了解他,但我了解。」鬼瑤兒看著父親:「那人在情勢不利的情況下,什麼都會一口答應的,但根本做不得數。」

  「他敢。」鬼狂怒哼。

  「他敢的。」鬼瑤兒毫不猶豫的點頭:「爹爹請想,天子他都敢做,還有什麼是他不敢的?」說到這裡略略一頓,又道:「即便他不變卦,但他心裡真正愛的是蘇晨,難道女兒真就要這麼看輕自己,僅為一個皇后的虛位而硬要去嫁給他嗎?不。」

  「男人可以有很多女人的。」

  「不。」不等鬼狂把話說完,鬼瑤兒斷然搖頭,道:「他可以有很多女人,但真正愛的只能是女兒一個,他即愛了蘇晨,女兒便絕不會再硬要他來愛我,這件事就這麼了了,爹爹一定要答應我。」說到這裡,眼中不知如何卻含了淚光,一扭頭,飛身掠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