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焦散再沒想到自己竭盡全力的七刀竟給枯聞夫人就這麼輕輕挑了回來,一時間呆在那兒,竟不知道閃避,好在壺七公眼急手快,急切裡伸手一扯,將他扯到一邊,始才避過一劫。

  枯聞夫人右手劍撥回焦散刀氣,左手捏劍訣,向空虛點兩點,兩股凌歷無倫的靈力發出,烈火神雞不知閃避,正中雞胸,咯的一聲慘叫,它口中本來噴的是火,這會兒卻是一口血噴出來,翻翻滾滾跌落地面,偷天鼠身子卻及時一縮,雖也給枯聞夫人靈力擊中,未中要害,吱的一聲慘叫,返身急竄,鑽進了玉花生中,再不肯出來。烈火神雞終是壺七公偷來的,沒有自練的偷天鼠那般靈性。

  戰天風這會兒不擺那天大的架子了,想衝上來和壺七公焦散一起共抗枯聞夫人,但看了枯聞夫人如此威勢,嚇一大跳,急叫道:「老妖婆厲害,七公快跑。」自己扭身先跑。

  方一轉身,邁出一步,忽覺身下有異,低頭一看,虛空中竟開著一朵巨大的黑蓮花,黑色的蓮辨高達數尺,整個蓮身彷似黑玉雕成,在月光的映照下,閃閃的發著光,黑色的蓮花本就世間罕見,而這朵黑蓮花更有一種異樣的攝人之力,戰天風一眼看見,竟就呼吸一窒,有一種再不能呼吸的感覺,這時他已收腳不及,一腳就踩在了蓮盤上,只覺觸腳處柔軟無比,說不出的舒服。

  「啊呀。」戰天風一聲驚呼:「踩壞蓮花了。」不知如何,想及這點,心中竟是一痛。他從來不解風情,春花秋月,從來也不放在心上,別說踩壞一朵花,便這世上從來不開花,他也不會有半點感覺,而這次竟因踩上了一朵花心痛,真的怎麼也沒想到。

  「我的蓮花是踩不壞的。」一個女聲忽地在他耳邊響起。這聲音很奇異,戰天風聽過萬千的人說話,也和無數的人說過話,但卻從來沒有聽到過一種聲音和這個聲音相同的,他也無法形容這個聲音象什麼,就和那黑蓮花一樣,竟是絕無僅有,心中只是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種渴望,希望能再聽到這個聲音。

  戰天風抬頭,不遠處的虛空中,站著一個女孩子,戰天風第一眼竟未能看清那女孩子到底長什麼樣,只看到一對眼睛,神秘深邃,即近又遠,有若午夜遼遠夜空中寂寞的星辰。而戰天風在與她眼光對視時,心中更生出一種怪異的感覺,似乎那女孩子就是廣漠星空中的一顆星辰,卻是最亮的一那顆,整個天宇都是以她為中心,天地間所有的一切,都要不由自主的向她膜拜。

  待他再想細看那張臉時,異象陡生,本來只有三四尺長的蓮辨突地長高,一下子高達十數丈,並飛快的閉合攏去,當蓮辨遮斷目光,戰天風只能生出一個模糊的感覺:「漂亮,比晨姐漂亮,也比鬼丫頭漂亮,只雲裳姐才可以跟她比一下。」同時間腦中突然生出明悟,明白了那女孩子的身份:「黑蓮花。」

  黑蓮花一現身,枯聞夫人狂掠的身影陡然止住,看向黑蓮花上那女孩子,凜然道:「黑蓮花,荷妃雨。」

  戰天風猜到了黑蓮花,卻不知道黑蓮花的名字,他還以為黑蓮花就是這女孩子的名字呢。

  在戰天風眼裡蓮辨長高到十數丈的黑蓮花,在別人眼裡其實卻並沒長高,只是閉合了,這時離著枯聞夫人不過二三十丈距離,而離著荷妃雨卻有五六十丈,但枯聞夫人瞟一眼黑蓮花,卻並未伸手,似乎不敢去碰那朵黑蓮花。

  「枯聞夫人。」荷妃雨回視著枯聞夫人,大袖輕揚,裹著戰天風的黑蓮花便向她面前飄去。

  忽地裡靈光一炸,一朵白蓮花平空幻現,攔在了黑蓮花前面,白雲裳同時在遠處現身,只一晃,便到了近前,與荷妃雨枯聞夫人隱成三角之勢,而鬼狂這時也突破了曾玉仁幾人的攔截,衝了過來,四人成四面站定,曾玉仁幾個也收劍站到枯聞夫人身後,鬼瑤兒則站到了鬼狂身邊,眼睛卻緊緊的盯著黑蓮花,一臉緊張。

  黑蓮花給白蓮花一攔,驀地急旋,剎時化成數十朵黑蓮花,但白蓮花也同時幻化,同樣急速旋轉,花花相撞,沒一朵黑蓮花能突破白蓮花的攔截回到荷妃雨身邊。

  黑蓮花和白蓮花,其實就是荷妃雨和白雲裳的本體元神,所以白蓮花才說來就來,反在白雲裳本體之前,因為元神更靈動。

  此時蓮花相撞,說白了就是兩女以本體元神交手,邊上枯聞夫人鬼狂都是識貨的,都是瞪圓了眼睛,一眨不眨,都要看看,白衣庵與黑蓮宗集千年精華培育出的這兩個絕世奇女,到底誰更強些。

  荷妃雨白雲裳兩個則在互相對視,兩女早知對方出世,但見面卻還是第一次。

  四方無一人做聲,倒是才衝過來的焦散卻是情急大叫:「天子,天子。」竟是提了刀直衝過來,看他那架式,若衝到面前,只怕是要想要刀劈黑蓮花,救出戰天風。

  壺七公眼見這小小的西風城裡,突然有當世四大絕頂高手同時現身,一時看暈了,焦散衝出十餘丈才回過神來,忙上前一把扯住他,焦散一掙沒掙脫,怒叫道:「放手,我要去救天子。」

  壺七公哪裡肯放,搖頭道:「省點力氣吧,你救不了那小子的。」

  「你說什麼?」焦散霍地怒視著壺七公:「你敢對天子不敬,我焦散認得你,手中刀卻是不認得你。」

  壺七公哭笑不得,抱一老拳道:「行了兄弟,我算服你了,天子,好不好。」

  「什麼好不好。」焦散卻是不依不饒:「天子就是天子,不容任何人不敬。」

  「是,天子就是天子。」壺七公一個腦袋亂點:「不過天子有百神佑護,你就暫時不要著急了吧。」

  這話焦散愛聽了,將刀一橫,兩眼看向黑蓮花,仍是一副隨時要撲上去的架式。但當他眼睛掃向荷妃雨時,身子卻情不自禁一震,再看一眼白雲裳,又是一震,手中握著的刀竟慢慢垂了下來。

  壺七公將他的神情都看在眼裡,暗罵一聲:「還以為你小子眼裡只有那臭小子呢,原來也還看得見美女。」老眼也瞟一眼荷妃雨和白雲裳,卻急速的移開眼光,心下嘀咕:「不過這兩個女子可不是一般的美女,漂亮放到一邊,光那股子氣勢,敢在她們面前抬頭的,當世還真找不出幾個人,尤其這荷妃雨,那眼神,整個天下好象都在她腳下趴著一般,黑蓮宗出了她,江湖黑道要換天了,只怕還不僅限於黑道,嘿,好戲在後頭啊,不過臭小子可別死在她黑蓮花裡才好,臭小子本事雖不高,怪招卻多,有了他,這天下更要熱鬧三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