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鬼狂爪到中途,文玉梅突地換成了張玉全,劍爪相交,張玉全只是斜斜一帶,身子右閃,身後突然鑽出兩柄劍來,卻是鄧玉寒廣玉昆,兩劍齊搖,鬼狂爪力消退,方要變招,枯聞夫人卻從兩人中間直殺出來,一劍有若電閃,鬼狂無可奈何,只得再次閃開,而另三面的鬼瑤兒鬼冬瓜夫婦也差不多,給圍在中間的枯聞夫人七個交錯變換,互相掩護,將四面襲來的所有攻勢盡竭消於無形。

  戰天風一直背手看著,他這會兒自負於天下陣法無法不知,但枯聞夫人布的這陣,卻真的叫他看傻了眼,枯聞夫人七劍合一,交錯掩護,如其說是一個陣法,不如說是一頭七隻腳的巨怪,七腳張揚,掩護著身子轟隆隆往前滾。

  枯聞夫人這陣法,名為螃蟹陣,純為她自創,象枯聞夫人這樣的人物,任何陣法幻術法寶都不屑用,她之所以創這陣法,是為了馬玉龍,當時馬玉龍年紀小,功力不夠,行走江湖時雖然會有曾玉仁等六個大的帶著,但還是有風險,所以枯聞夫人便想出了這個陣法,曾玉仁等六個大的,只要有兩個帶馬玉龍,便可組成螃蟹陣,交錯掩護,不但可以保護最弱的馬玉龍,三人相加,威力更增,當然人越多威力也就越大,等於螃蟹的腳越多爬得越快一樣。這個陣法創出來後,其實沒用過,曾玉仁等都是江湖一流高手,背後更有枯聞夫人這個師父,敢挑戰無聞莊權威的,並沒有幾個人,加之馬玉龍功力進展奇速,不但很快追上六個師兄師姐更遠遠超出,也就更用不著什麼陣法,如果不是今夜撞上鬼狂,枯聞夫人又誓要捉到戰天風拿到傳國玉璽,這個螃蟹陣可能永遠不會在江湖中出現,天睏星自己也沒見過的陣法,戰天風又如何識得?

  但天睏星所寫詭陣一篇,並不僅僅教人認一些現成的陣法,最重要是講透了陣法的道理,如何生如何變如何破,無論什麼樣的奇陣什麼樣的奇變,萬變不離其宗,只要識得根本,一切並無玄機,所以戰天風雖不識得枯聞夫人陣法,但多看兩眼,便看出了枯聞夫人陣法變換的大致機理及破綻所在,心下冷笑:「還以為什麼了不得的奇陣,原來不過如此,若與八卦九宮等大陣比,遠遠不如。」

  戰天風看破了,鬼狂卻仍是一頭霧水,玄功上他是一代宗師,但對陣法之學的鑽研,卻遠不如天睏星,自然也遠趕不上得天睏星真傳的戰天風了,不絕撲擊,卻屢被擊退,螃蟹腳威脅不到他,但本來處於陣眼的最弱的馬玉龍,這會卻換成了最強的枯聞夫人,她一劍突出,再藉兩翼六腳助力,便以鬼狂之能,也是不敢直攖其鋒。

  眼見枯聞夫人七個如七腳巨怪般滾向戰天風,戰天風卻仍好整似暇的背手觀戰,鬼瑤兒急了,叫道:「傻瓜,快跑。」

  「你是我撞鬼婚的娘子,我是傻瓜,你豈非成了傻婆娘。」戰天風嘻嘻一笑,對鬼狂道:「門主,她這所謂的陣法其實狗屁不通,就是摻了點八卦陣的變化在裡面,不信你看,你正面的文玉梅在艮位,斜走震位,坤位的張玉全轉上來,這時你若搶定兌位,廣玉昆無位可佔,將自動送到你爪上。」

  鬼狂一代宗師,何等眼光何等靈變,戰天風一說,他一眼看去,立即便看出戰天風所說是實,而身子亦同時閃出,一步踏定兌位,果然廣玉昆直撞上來,眼見鬼狂擋在前面,再往前走等於自己送到鬼狂爪上,一時間大驚失色,略略一停,陣法立時凝滯,鬼狂哈哈一笑,雙爪齊出,左抓廣玉昆右抓曾玉仁,剎時占據主動。

  枯聞夫人再想不到戰天風竟能看破她陣法,驚怒交集,不過她也是靈變驚人,反手將廣玉昆一扯,厲聲道:「玉昆占離位玉星佔坎位,以乾位變陣。」自己一劍迎上鬼狂右爪,她這一帶,陣法立時又活了。

  「你這老女人便是再活八輩子,玩八卦陣你也玩不過本天子。」戰天風冷笑一聲,道:「門主走巽位,瑤兒占震位,避其實,擊其虛。」

  鬼狂身子一閃,搶前十丈,一步占定巽位,鬼瑤兒卻遲疑了一下,看一眼父親,始才搶上震位,心中暗叫:「爹爹心裡一定偷笑我是故意讓著他,但有了這一次,爹爹該不會再笑我了,這人真本事不怎麼樣,稀奇古怪的招數卻是層出不窮,什麼時候竟又精通陣法了?」

  巽震兩位被搶占,陣法立時散亂,枯聞夫人慌又變陣,戰天風此時對這螃蟹陣之理越發看得清楚,隨她怎麼變,總是搶先一步將陣法打亂,枯聞夫人變得數次,終於死心,心頭惱怒卻是更增,厲叱一聲:「纏住鬼狂。」

  喝聲中飛身撲出,直撲向戰天風,而曾玉仁六個則猛撲向鬼狂,誓要纏住鬼狂,讓他不能抽身去救戰天風。

  壺七公本來也跟著戰天風在看戲,不想枯聞夫人突然就撲過來了,抽身想跑,焦散卻迎了上去,一時大罵:「你小子真個想死啊。」罵歸罵,自己也不好跑了,急又放出烈火神雞,反手又放出偷天鼠,自己同時迎上。

  後面的鬼瑤兒見枯聞夫人撲向戰天風,也急了,對鬼冬瓜夫婦道:「你兩個相助爹爹。」自己則急掠向枯聞夫人,但她才一動,撲向鬼狂的文玉梅忽地中途轉向,一劍向她刺來,鬼瑤兒索魂帶一拂,帶頭到文玉梅頭頂時突地一折,便如靈蛇擺尾,抽向文玉梅腦袋,只要文玉梅一閃,便休想再截擊她,然而文玉梅卻是不閃不避,仍是一劍直刺過來,竟是個同歸於盡的打法。

  無聞七劍中,以文玉梅對馬玉龍的感情最為深厚,她一生未嫁,自也沒有子女,從小就對馬玉龍呵護倍至,名為師弟,卻象對自己兒子一樣,馬玉龍的死,她最傷心也最痛恨,每日咬牙切齒,誓要報仇,所以這會拼死也要攔住鬼瑤兒,不讓她去救戰天風。

  鬼瑤兒驚怒交集,慌忙變招,文玉梅唰唰唰數劍,全是進手招數,玄功更是運轉到極致,劍氣縱橫,破空聲若萬鬼齊嚎,鬼瑤兒功力雖高於她,但一時也給她不要命的打法纏住了,無法再衝過去截擊枯聞夫人。

  枯聞夫人這時離著焦散已不過十餘丈,焦散長刀一揚,一口氣連避七刀,七股刀氣如七重刀浪,迎頭斬向枯聞夫人,烈火神雞和偷天鼠則一左一右從上撲下,只壺七公略落在後面。

  焦散知道枯聞夫人的可怕,這七刀實已盡了他平生本身,也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七刀,但枯聞夫人卻視若不見,不閃不避,只手中長劍一斜,虛虛接著焦散刀氣,待七股刀氣全凝於劍尖之上,她手腕霍地一振,便如挑一塊石頭般,將七股刀氣盡數反激回去,速度卻比來勢更快一倍,閃電般打向焦散胸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