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我碎了你。」文玉梅劍眉帶煞,長劍凌空虛刺,凌厲的劍氣有若實質,直刺焦散,焦散感應到她劍氣,知道輕忽不得,身子急停,橫刀斜斬,於一瞬間連斬一十四刀,他功力遠不如文玉梅,但刀法的是了得,這一十四刀刀出如風,竟將文玉梅劍氣如切黃瓜般切成了十餘截,化於無形。

  「原來是關外焦家快刀的傳人。」文玉梅冷笑一聲:「再接三劍,倒看是你快還是我快。」聲落人近,劍出如風,倏地點到焦散喉前,焦散仍是一刀橫斬,眼前劍影忽失,卻覺小腹微涼,那是劍氣指向小腹之故,慌忙壓刀下劈,文玉梅長劍卻又早已變招,指到了他右肩,焦散刀還在下面,逼不得已,只有退了一步,同時翻刀上格,文玉梅三劍壓得焦散全無還手之力,咯咯輕笑,長劍如風,更不留情,唰唰唰數劍,刺得焦散手忙腳亂,焦散對自己的快刀素來自負,這時卻是臉色鐵青,但他是忠勇之士,背後就是戰天風,那是無論如何不能放文玉梅過去的,死戰不退。

  另一面張玉全木玉貴雙戰鬼瑤兒,兩人上次吃了啞巴虧,這次吸取了教訓,一上來便是雙劍齊出,互相呼應,鬼瑤兒索魂帶雖仍是千變萬化,卻再不能佔據上風,不過張玉全兩個想要勝她,一時間卻也休想,要知鬼瑤兒確是非常了得,張玉全兩個合力,也僅是略勝她一點點而已。曾玉仁對上鬼冬瓜,廣玉昆則對上鬼冬娘,也差不多就是半斤八兩。

  戰天風背著手看戲,眼見撐不住的只有一個焦散,方要上前幫手,忽地想到壺七公一直不見現身,便就作怪:「老狐狸想躲懶?看本天子撮他出來。」對著下面大叫道:「七公,七公,快來幫手啊,要死人了。」

  上面的情形,壺七公當然是知道的,不是他想躲懶,實在是對手太強,無論九鬼門還是無聞莊,他都是惹不起的,如果戰天風實在有危險,象那夜對著無天佛,他逼不得已自也會幫手,但這會兒戰天風明擺著沒危險,雖然焦散打不過文玉梅,但戰天風自己可以上啊,兩打一,絕對有贏面,所以他不肯出來,聽了戰天風叫,暗罵:「臭小子,想給老夫招禍呢。」任戰天風叫,就是不上來。

  但戰天風天生就是個鬼,即然純心要撮壺七公出來,哪裡肯輕易放過他了,眼見壺七公不露頭,眼珠子一轉,有了主意,對著文玉梅道:「我說美人啊,你兇巴巴的衝著我來,是因為我殺了馬玉龍是吧,可你知不知道,我殺馬玉龍的法寶,是天鼠星壺七公偷給我的呢,要不以我的功力,怎麼殺得了馬玉龍,所以你真要報仇,不該找我,該去找壺——。」

  「我操你王八混帳小子的蛋。」話沒說完,壺七公已直竄上來,對著戰天風便是一腳踹過去,戰天風忙往邊上閃,嘻笑作揖道:「原來你老在啊,我還以為你老不在呢。」

  壺七公氣得吹胡子瞪眼:「臭小子,今天你不把話說清楚,老夫非碎了你不可,說,為什麼陷害老夫?」

  「七公啊,話怎麼說得那麼難聽呢,什麼叫陷害啊。」戰天風嬉皮笑臉:「我不過只是使個激將法,激老將出馬而已。」

  「你小子自己不會上啊。」壺七公更怒:「殘了還是癱了?」

  「沒殘也沒癱。」戰天風揮揮手,卻隨即把手往身後一背:「不過我是天子啊,天子天子,天大的架子,這話你不知道嗎?豈可輕易與人動手,尤其對手還只是個又老又醜永世嫁不掉的老姑婆,那是更沒興趣了。」

  文玉梅確是一生未嫁,但不是嫁不掉,只是太傲了點,錯過了機會,可給戰天風這一說,好象是因為她生得太醜嫁不掉一樣,聽到這話,當真要氣瘋了,厲叫一聲,撇下焦散,猛撲向戰天風,口中狂叫:「今天我不碎了你,誓不為人。」

  「你不想做人想做什麼?做豬啊?做豬好,那些大公豬見個母豬就會上,估計不會嫌你。」戰天風嘻嘻笑,他以前在街頭罵人,別人越氣他越罵,當然,邊罵還得邊跑,不能給人逮著啊,這會兒也是老習慣,口中罵,身子可就往壺七公背後一閃。

  壺七公又氣又怒又笑,反踹一腳道:「你去死吧你,老夫一世人裡,怎麼就識得了你這樣的混帳呢。」

  腳踹,手卻沒停著,迅快無倫的掏出紅葫蘆,撥了塞子往上一拋,紅光一閃,烈火神雞急飛出來,從上往下猛撲文玉梅,下面壺七公自己也同時迎上,雙手成鼠啄之形,斜斜啄向文玉梅,而後面焦散也攻了上來,兩人一雞,將文玉梅圍在中間,殺作一團,文玉梅劍光如練,形成一個數丈方圓的圈子,雖再不能衝出包圍圈去追殺戰天風,但對著兩人一雞,一時間卻也不落下風。

  鬼瑤兒雖與張玉全兩個纏鬥,卻一直分神留意著戰天風這面,眼見戰天風鬧著玩一樣將壺七公激了出來,已方本來落在下風,這會兒倒是穩居上風了,鬆了口氣,想:「這個人,時時刻刻會有些讓人哭笑不得的怪招出來,以後跟他在一起,若是嘔起氣來,可真要給他氣死了。」想到這裡,猛地臉一紅,暗叫:「啊呀,怎麼想這個?」心下發慌,又怕張玉全兩個看破,一時索魂帶狂舞,張玉全兩個立覺壓力大增,以為鬼瑤兒要另出奇招,一時都暗暗戒備,卻哪裡知道,鬼瑤兒只是要掩飾心中的慌亂而已。

  枯聞夫人眼見突然出來個壺七公,文玉梅雖能撐持,時間略長,必然要輸,心下驚怒,卻不甘心就此退走,猛的叫道:「佈陣。」

  隨著她喝聲,張玉全幾個全退向她身側,文玉梅也衝出兩人一雞的包圍,退到枯聞夫人左側,此時枯聞夫人在前,左右各三個弟子,形成雁翅之勢。

  鬼狂聽得枯聞夫人叫布陣,即便住手不攻,但細看枯聞夫人這個陣勢,卻是看不出個名堂,便在他遲疑之間,枯聞夫人忽地向他直衝過來,鬼狂雙爪齊出,當頭截擊,他雖是雙爪齊出,其實只用了七分力,目地是為了一探枯聞夫人這陣勢的虛實。

  枯聞夫人長劍迎上他爪力,劍勢一滯,身後六大弟子卻毫不停頓的兩面圍上來,左面張玉全木玉貴,右面鄧玉寒廣玉昆,四柄劍左右夾擊,將鬼狂頭臉胸腹全罩在劍光中,而最外圍的文玉梅曾玉仁兩劍張開,將側後兩翼撲上的鬼瑤兒幾個盡竭攔住。

  鬼狂不懼左右四劍,但若全力迎擊這四把劍,中間枯聞夫人的第二劍可就擋無可擋了,沒辦法只有側身一閃,他一閃,枯聞夫人並不追擊,卻直向戰天風撲去,身後六大弟子也是跟著她一齊行動,彷彿七人連成了一個整體一般。

  鬼狂當然不是就此退去,一閃復上,側擊左翼的文玉梅,而鬼瑤兒則一帶抽向右翼的曾玉仁,鬼冬瓜夫婦從後兜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