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焦散自己則飛掠上來,對戰天風一躬身道:「天子請入宮暫避。」

  戰天風一擺手,道:「不必。」

  「天子。」焦散一臉驚急,他雖然不識得鬼狂和枯聞夫人,但他玄功也已到了二流之境,自然感覺得出鬼狂與枯聞夫人都是不可想象的絕頂高手,這樣的絕頂高手一來兩個,戰天風卻還就這麼明打明的站著,他一顆心真的跳到了嗓子眼。

  「沒有關係。」戰天風掃他一眼:「你下去吧。」

  戰天風堅不下去,焦散也沒有辦法,自己卻如何敢下去,移身站在戰天風側後,對下面箭手叫道:「但凡靠近天子身周十丈,不管是什麼人,殺無赧。」自己手握刀柄,全神戒備。

  枯聞夫人遠遠的看著,眼光淡淡的,但這面的情形,事無巨細,盡落在她眼中,包括鬼瑤兒在戰天風現身時那一眼的偷瞟及面上的紅暈,見這邊靜下去,枯聞夫人看向鬼瑤兒,道:「江湖傳言,鬼狂有女,不輸兒男,本座也曾聞鬼瑤兒特立獨行,顏若冰雪,心下曾暗讚之,卻再想不到,竟是出賣色相以博榮華之人,可惜啊,可惜。」

  鬼瑤兒剎時間玉面通紅,兩眼中寒光激射,厲聲道:「枯聞夫人,我敬你是前輩,卻請自重。」

  「自重。」枯聞夫人點頭:「沒錯,人自重,然後人重之,只可惜你卻不知自重。」

  鬼瑤兒氣得全身顫抖,方要反駁,一邊的戰天風猛地仰天大笑道:「是啊,別人還可以出賣色相,但你這樣又醜又老的老妖婆卻連色相也沒得賣,還是回家拿個馬桶蓋罩羞吧,不要到這裡丟人現眼了。」

  對鬼狂的野心,戰天風深自忌憚,本來能另有個可以相抗的對手,戰天風該高興,更該站到一邊,坐山觀虎鬥,但馬玉龍差點強xx了白雲裳,隨後枯聞夫人竟又讓張玉全三個來伏擊他,尤其是前者,讓戰天風一想心裡就有火,所以這時便反站在了鬼瑤兒一邊,鬼瑤兒雖聰明,罵架非其所長,但戰天風在街頭滾大的人,罵人剛好拿手。

  鬼瑤兒沒想到戰天風會幫她,訝異的瞟一眼戰天風,戰天風剛好迎上她眼光,衝她一眨眼,笑道:「娘子莫怕,打架你上,罵架就交給你家相公我好了,不信罵不死她。」

  他這話讓鬼瑤兒氣白了的玉臉又變得通紅如火,輕輕啐了一口,心下卻是甜滋滋的。

  鬼狂一直冷眼旁觀,這時暗暗點頭:「難怪瑤兒拿這小子無可奈何,果然是有幾分潑性,敢這麼罵枯聞夫人的,天下怕也只他一個了,奇怪的是這人對權力卻好象沒什麼野心。」

  戰天風這話可把枯聞夫人一面所有人全氣壞了,鄧玉寒一聲厲叫:「小子受死吧。」飛撲過來,焦散一聽他竟然要戰天風受死,長刀嗖的出鞘,刀尖指向鄧玉寒,口中卻喝道:「弓箭手。」下面弓箭手聞聲一齊指向鄧玉寒。

  「還是你先到奈何橋等著我家姑爺吧。」鬼狂身後的吊靴鬼傑傑一聲笑,飛身迎出,雙爪迎上鄧玉寒長劍,一劍雙爪,剎時鬥在一起。

  枯聞夫人看向鬼狂,冷笑一聲:「鬼門主,你好象沒料到攀龍附鳳的好戲會給本座撞破,因此沒帶什麼人來啊。」

  鬼狂回她一笑,道:「但夫人好象也沒算到奪印大計會撞上老夫吧,老夫即在此,夫人想替歸燕王搶傳國玉璽的美夢,怕是要落空了。」

  枯聞夫人臉色一變,道:「你休要胡言,本座只是不忍國之重寶落入街頭小混混之手,與歸燕王卻有什麼關係?」

  「夫人瞞得了別人,卻如何瞞得了我九鬼門?」鬼狂冷笑:「聽說夫人二十年後又收了個關門弟子叫燕玉萍的,其實就是歸燕公主越萍吧,近半年來聲勢急劇擴大的風雨盟,背後的盟主便是夫人吧,風雨燕歸來,嘿嘿,夫人可真是不遺餘力啊。」

  枯聞夫人收歸燕公主越萍為弟子,更成立風雨盟替歸燕國拉攏江湖勢力,這些事,枯聞夫人自信做得極為機密,不想仍是給鬼狂偵知了,最讓她想不到的是,這次親率弟子西來奪印,本來自付十拿九穩,不想鬼狂竟還先到了一步,有鬼狂在這裡,想奪傳國玉璽可就難了十倍還不止,一時間驚怒交集,連連冷哼道:「你九鬼門這些日子不也是在大肆擴張,現在更連女兒也賠上了,還不是想藉此亂世有所作為,大家彼此彼此,誰也不必說誰,只在手底下見真章吧。」說著厲叱一聲:「齊上,速戰速決。」

  說話間身子一晃,長劍在手,一劍向鬼狂刺去,她這一劍並無任何花巧,也不現任何幻象,一劍就是一劍,當胸直刺,但威力之強,卻有若閃電凌空,直要劈破天地,戰天風雖只是冷眼旁觀,心中也情不自禁的一緊,竟生出想要扭頭逃跑的心思,暗暗吃驚:「這老妖怪的劍法好生凌厲,本大追風若對上她,只怕撐不下十招。」

  他卻不知道,枯聞夫人因擔心西風國更有高手過來相助,所以一出手便用上全力,象她這樣的宗師級人物的全力出手,豈是說著玩的?

  「無聞無聞,聲裂長空,果然了得。」鬼狂哈哈一笑:「便讓老夫的九鬼搜魂手,會一會夫人的無聞劍。」聲出爪起,左爪橫出,九個爪影,右爪直出,也是九個爪影,二九一十八個爪影交錯成一個十字,迎向枯聞夫人長劍。

  剎時間爪劍相交,枯聞夫人劍尖正刺在鬼狂兩排爪影的交匯處,波的一聲悶響,鬼狂十八個爪影消失得乾乾淨淨,枯聞夫人那看似無堅不摧的一劍卻也中途凝滯,勁氣飛炸,遠在數十丈外的戰天風竟也給激盪的勁力吹得衣服裂裂作響,面上生生作痛,就象有一隻無形手在揪他的臉皮一樣,心下更吃一驚:「這兩個傢伙比試,還真象妖怪打架呢,天搖地動的。」

  鬼狂與枯聞夫人硬拼一招,半斤八兩,枯聞夫人劍法早變,鬼狂爪影重生,復又鬥在一起,漫天的爪影中,一輪劍光便如皎皎月輪,卻比天上明月還要亮上三分。

  枯聞夫人一撲出,背後五大弟子同時衝出,文玉梅衝在最前面,卻是直撲戰天風,曾玉仁四個則撲向鬼瑤兒三個,焦散眼見文玉梅直撲過來,大怒,狂喝道:「女賊大膽。」揮刀迎上。

  無聞七劍中,功力最高的是死在戰天風手下的馬玉龍,其次便是文玉梅,但早在二十年前,馬玉龍還只是個頑童,文玉梅便已成名,當時江湖中有七劍一花花最豔之說,說的便是文玉梅,當真是聲名赫赫,但這會兒卻給焦散叫成了女賊,當真要氣炸了肺,然而焦散是官家身份,俠以武犯禁,官家眼裡,俠和賊並無太大的區別,何況文玉梅竟敢侵犯天子,他這麼叫,非常自然。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