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不過他高興得早了點兒,這夜剛要去蘇晨那兒,身上忽地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這種感覺有點子熟,一回想,心中猛地一跳:「鬼狂。」

  聲落,鬼狂倏地現身眼前,仍是一身青衣,背手而立,來之前,戰天風竟未感應到靈力的波動,而宮中守衛也是全無察覺,一代宗師,果是有非常之能。

  戰天風一鍋一葉障目湯本來已到了嘴邊,卻終於放下,雖然他很想試一試一葉障目湯加上斂息功後,鬼狂是否還能感應到他,卻終是沒有信心。

  鬼狂背手看著戰天風,說來也怪,他眼光並不逼人,戰天風的五臟六俯卻好象都給他看穿了一般,心底發毛,抱拳道:「門主。」

  「我可以不再計較你毀了鬼牙石的事。」鬼狂忽地開口。

  戰天風心下一跳,看著鬼狂眼睛,不明他的意思,便先拍一馬屁:「你老英明。」

  鬼狂又道:「撞鬼婚的事,餘下七關也可以不再考校了。」

  「不考了,想幹嘛?」戰天風心中又是一跳,再拍一馬屁:「你老更英明了。」

  「老夫可以將瑤兒許配給你,擇日即可完婚。」

  「什麼?」戰天風嚇一大跳,口齒結巴:「將鬼——-鬼——瑤兒小姐許配給我,這——-這——-你老——-你老再英明一個。」口中結結巴巴拍馬屁,心下亂轉:「老鬼拜年,絕無好事,他想要幹嘛?」

  鬼狂冷眼看著他,似乎要把他看穿,道:「但你要立瑤兒為皇后。」

  「啊。」戰天風張口結舌,結巴徹底僵住,馬屁也全吞進了自己肚中,心下閃念:「我怎麼沒想到他要這個,答應他,絕對不行,不答應,他要怎麼樣?再算鬼牙石的帳,再考七關把本大追風燒成燒雞。」其實這些他都不太怕,想得最多的是蘇晨:「鬼丫頭知道我更愛晨姐,我若不答應,他會不會去害了晨姐?」

  他腦子轉得極快,想了許多事,其實只是一閃念間,道:「門主,其實你應該知道,我並不是真的玄信,只是個假天子,封的皇后自也是假的。」

  「誰說你是假的?」鬼狂眼中忽地光芒大亮:「傳國玉璽在你手中,祭天之時又有三十四國諸候王親見,你就是真的,再也假不了。」

  「這個——。」戰天風僵住,想了一想,道:「但其他幾國都立了天子,他們不會認的。」

  「誰敢不認。」鬼狂眼中光芒更盛:「紅雪等四國立的天子拿不出傳國玉璽,無論他們怎麼爭,發布的詔令上面沒有傳國玉璽的寶印,那就沒有用。」說到這裡,微微一頓,道:「你對著瑤兒,精靈詭變,以瑤兒之能,竟是無奈你何,但這上面,我發現你卻糊塗得狠,完全沒有雄視天下的霸氣。」

  「本大追風都快給她烤成燒雞了,尤其前些日子陰陽怪氣,時冷時熱,弄得我心裡就象起了霉的臭豆腐,一身的毛,還說無奈我何,嘿。」戰天風心下嘀咕,卻不敢吱聲。

  鬼狂見他不出聲,又道:「現在紅雪國雖霸著天安,但你只需下詔,讓關外三十四國擁你入關,且看誰敢攔你,紅雪國即便有天膽相阻,你有關外三十四國之兵,也不必怕他,老夫自也會全力助你,我九鬼門弟子遍布天下,多達十數萬人,外有三十四國大軍,內有我九鬼門呼應,區區紅雪國,不值一晒,一旦你回到天安,頒布詔令,三吳淨海歸燕三國立的假天子便也只能和紅雪國的假天子一樣,乖乖自動退位請罪。」

  說到這裡,他眼中精光閃亮,一臉興奮之色,戰天風呆呆的看著他,心下閃念:「我說老鬼怎麼這麼好心呢,原來不僅僅是為了鬼丫頭一個皇后的位子,而是野心大得很啊,兵在諸候手中,三十四國大軍一旦退去,我孤家寡人一個,那還不掐在他鬼爹鬼女手裡,他九鬼門本來只是個黑道幫派,但這一來,挾天子而令諸候,一條小小的黑毛蟲眨眼就成了縱橫天下的金龍了,嘿,這算盤還真是打得響呢。」

  他雖看破鬼狂野心,一時間卻不敢公然反駁,心下想:「先編個謊兒穩住老鬼,免得鬼丫頭害了晨姐,待馬大哥聽得消息尋了來,那時再做計較。」

  方要張口,一個聲音忽地想起:「鬼老兒打得好如意算盤啊,只怕未必打得響。」

  早在話聲響起之先,鬼狂神色已微有變化,聽到話聲,冷笑一聲:「人未到,聲先聞,無聞有聞,枯聞夫人風采依舊啊。」聲落身杳,到了宮外。

  「枯聞夫人?」聽鬼狂叫出名字,戰天風也吃了一驚,忙跟著掠出,到宮外,只見百丈外的虛空中立著六七個人,當先一個女子,看外表三四十歲的樣子,一張鵝蛋臉,鳳目長眉,眼光和鬼狂一樣,並不逼人,但卻隱隱有一種攝人的氣勢,別人對著她,自然而然就有些呼吸發緊,那些兩眼精光四射的人,反而不能給人這種感覺。

  不用說戰天風也知道,這人必是枯聞夫人,暗暗嘀咕:「聽說這女人其實是個老太婆了,想不到看起來這麼年輕,真是個老妖怪。」

  枯聞夫人身後一字排開六個人,五男一女,那日伏擊戰天風的張玉全鄧玉寒木玉貴三人赫然在列,由此可以想及另三人身份,必是無聞七劍中的老大曾玉仁,老二文玉梅,老三廣玉昆,不過戰天風其實分不清哪個是老大哪個是老三,他只知道老二文玉梅是女子。文玉梅年紀看上去和枯聞夫人差不多,一張瓜子臉,勉強能說得上秀氣,兩眼中卻是寒光四射,戰天風一現身,她便狠狠的盯了戰天風好一會兒,自然是知道戰天風就是殺死馬玉龍的元兇了。

  鬼狂早立在王宮側殿的空中,鬼瑤兒也現身了,站在鬼狂身側,鬼冬瓜鬼冬娘夫婦站在鬼瑤兒身後,鬼狂身後則站著吊靴鬼。

  看到戰天風現身,鬼瑤兒瞟了他一眼,臉一紅,趕忙轉開眼光,戰天風卻已看到,心下低叫:「鬼丫頭竟然又會笑又會紅臉,以前還真是看不出來呢,別說,這丫頭臉兒紅紅的時候,還真是好看,不比我的晨姐差,若她老爹沒有那麼大的野心,封她個妃子玩玩也不錯呢。」

  枯聞夫人這麼大隊人馬在王宮頂上現身,自然驚動焦散等侍衛,一時警哨聲大起,焦散大聲下令:「箭陣對空,保護天子。」上次無天佛入侵後,馬齊在王宮週圍佈下了兩百名強弓手,專以對付玄功高手,這時弓箭手便紛紛拉弓對空,雖然對於鬼狂枯聞夫人來說,一般的箭根本近不了身,但對其他人,弓箭還是有一定威脅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