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什麼怎麼辦?」戰天風不明白,不過馬上就明白了,道:「你說這裡弄假成真了啊,哈,有什麼不好辦,先玩著,馬大哥聽到真傳國玉璽出世,他是守著真玄信的,絕不信我是玄信,自然會來找我,那時就舒舒服服的把傳國玉璽直接拿給他了,也免得我去找,一找二找找不著卻還滿世界給人追殺,你說我這主意高不高?」

  他興高采烈,壺七公卻鼓起眼睛看著他,象是要把他看穿,但他從戰天風眼中看不到半點作假的味道,不甘心道:「你小子真的會把傳國玉璽交出去?」

  「當然啊。」戰天風叫:「我留著它幹嘛,一不能吃二不能賣,最主要這是馬大哥要的,別人若要我還要想一想,馬大哥要的東西,那沒得說。」

  壺七公一直眼鼓鼓看著他,確信他是說真的,扯鬍子:「你小子還真是個稀有怪物。」

  打發了壺七公,不多會鬼瑤兒又來了,卻不說話,只是冷眼盯著戰天風看,戰天風給她看得全身發毛,作揖道:「姑奶奶,有話你直說,你這麼看,我肚子裡的蛔蟲都嚇得不敢喘氣了呢,可憐見兒的,母蛔蟲肚裡還有八個月身孕了呢,真要嚇死了,那也是一條蟲命不是?」

  「鬼扯。」鬼瑤兒撲哧一笑,這是戰天風第三次看見她笑了,她笑起來確實非常動人,就象冰雪皚皚的雪峰上,突然盛開了一朵雪蓮花,那種強烈的反差,更讓人目眩神馳。

  見戰天風看著自己發呆,鬼瑤兒笑容微收,道:「你這個人,詭計多端,你實話實說,傳國玉璽怎麼又到了你手裡?」

  「什麼叫做又到了我手裡,本來就一直在我手裡啊。」戰天風當然不會跟她說實話,嘻嘻笑:「我就是玄信,以前不說,是怕嚇著你,不過現在也不瞞你了,我們也熟了,你也不要自卑,好好的服侍我,乖乖的,本天子自然不會虧待你。」

  「呸,你再投八輩子的胎也做不了玄信。」鬼瑤兒呸了一聲,眼珠子一轉,道:「不會虧待我,好啊,你倒說說看,怎麼個不虧待我法兒?」

  「那簡單啊。」戰天風笑:「你陪天子上床,可以封妃子啊,名字你可以自己想,例如冰妃,寒妃,冷妃,也合你的性兒,你想要哪一個吧。」

  「那就冰妃好了。」鬼瑤兒冷眼看著他:「你封吧,記得蓋上寶印。」

  戰天風只是跟她鬼扯,沒想到鬼瑤兒真要他封,眼珠子一轉,道:「封冰妃啊,好,跪下聽封吧。」

  「愛封不封,要我給你下跪,休想。」鬼瑤兒冷叱。

  她這反應正在戰天風算中,笑:「不下跪本天子可是不封哦。」

  「要下跪也行。」鬼瑤兒忽又轉了話頭,道:「你封我做皇后,我就跪。」

  「皇后?」戰天風一愣,腦中閃電般想到蘇晨的臉,心下低叫:「我的晨姐倒真是個天生的皇后。」

  鬼瑤兒冰雪聰明,他一愣,鬼瑤兒竟就猜到了他心思,冷笑道:「怎麼著,想把皇后位子給蘇大小姐留著?」

  戰天風嚇一大跳:「這鬼婆娘,本大追風腦子裡想什麼她也知道啊,也太厲害了吧。」嘻嘻笑道:「哪裡,她是七喜王妃,我真做了天子,那就只能和她偷情了,皇后是不能做的。」說到這裡,斜眼看向鬼瑤兒,道:「你要做皇后,那也可以,不過先得服侍本天子滿意了,來,小乖乖,跟本天子上床去吧。」張開雙臂向鬼瑤兒走過去,做勢欲抱。

  鬼瑤兒竟似乎怕了他,一見他張開雙臂走過來,身子立時後飄,嘴中冷叱道:「你想得到美。」邊說邊飛快往外掠去,一閃不見,傳國玉璽到底怎麼回事也不敢問了。

  戰天風本只是跟鬼瑤兒胡混,沒想到竟把鬼瑤兒嚇走了,一時笑得打跌,笑了半天,想:「這鬼丫頭跟以前好象是有些不同了,而且好象會笑了,怎麼回事呢?不會是哪根神經出了毛病吧?」得,他以為鬼瑤兒得神經病了。

  晚間到蘇晨行宮,蘇晨自然也要問,戰天風跟蘇晨自然是實話實說,蘇晨是個老實人,可就給他嚇壞了,叫道:「這可怎麼辦呢,一旦給人知道了,那可是要滅九族的啊。」

  「哈哈哈。」戰天風大笑:「我人一個嘴一張,有什麼九族可滅?」

  「不。」蘇晨猛地抓著他手,一臉深情的看著他,道:「你不是一個人,無論如何,至少還有我,無論是生還是死,上天還是下地,我永遠是你的妻子,永遠跟著你。」

  「晨姐。」戰天風也反抓著她的手,腦中又閃現出蘇晨白天蘇晨在祭壇前的那挺身一喝,那種柔弱背後藏著的勇氣,更讓他感動,腦中忽地一動,道:「晨姐,我封你做皇后吧,好不好?」

  「皇后?」蘇晨一愣,隨即咯咯笑了起來,道:「那是假的,我可不要。」

  戰天風想想也是,也笑了,看蘇晨笑得象一朵花一樣,一時心中大動,叫道:「對了晨姐,我白天從後面看見你的脖子,真是好看極了,再給我看好不好?」

  蘇晨臉飛紅霞,卻是百依百順,嗯了一聲,將頭髮盤到頂上,取一個髮簪簪了,更又將晚裝脫了下來,只繫著一個肚兜,將修長的脖頸和豐潤的裸背盡竭展現在戰天風眼前,戰天風看著她柔順的動作,不知如何,腹中竟沒有慾火,卻突然就想:「我若真是天子就好了,晨姐做了皇后,絕對可以母儀天下。」

  祭天畢,眾諸候紛紛起程回去,蘇晨捨不得戰天風,戰天風自也捨不得她,便想主意,讓蘇晨以請逸參幫忙尋找七喜王公羊角為名,暫留西風國,戰天風在朝堂上自也裝作關心的樣子讓逸參盡力,逸參自然答應,蘇晨便留了下來。

  雪狼王揭穿戰天風假天子身份不成,似乎已甘心失敗,竟收兵回去了,戰天風一直在擔心,一是怕雪狼王揮兵攻打西風國,二是怕無天佛不死心,再帶高手來偷襲他,因此每夜去蘇晨處都異常小心,他自己無所謂,但若傷著了蘇晨那就要命了,聽到雪狼王收兵回去的消息,樂得在宮中連翻了十幾個跟頭。

  還有一件讓他樂翻天的,一直陰魂不散的鬼瑤兒竟也連著十餘天不見出現了,戰天風心下凝思:「未必看見了傳國玉璽,九鬼門不敢要我做他們的鬼女婿了?那可真是好極了,燒香燒香,託佛托佛,列祖先王,歷代天子,戰天風給你們叩頭啊,不認識叩頭的是誰?嘿,諸位別管,總之有頭受著就是。」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