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個——。」逸參一愣,道:「本來最好的證據是傳國玉璽,但天子不是說傳國玉璽失落了嗎,所以只好憑言公公他們——。」

  不等他話說完,戰天風猛地打斷他,道:「誰說傳國玉璽失落了?」

  逸參眼睛霍地一亮,看著戰天風道:「天子的意思,傳國玉璽沒有失落?」其餘眾王,包括蘇晨,也一齊看向戰天風。

  「國之重寶,人神共佑,豈容失落。」戰天風冷哼一聲:「但孤一直不拿出來的原因,就是怕有亂臣賊子,起不良之心,果不其然,小小閹賊,受人脅迫,便就來誣陷天子,真正豈有此理。」

  這話真正讓眾王激動起來,逸參滿臉放光,叫道:「請天子出示重寶,以證天下。」

  「當然。」戰天風概然點頭:「孤本來也是要在今日祭天之時亮印的。」說到這裡,掃一眼眾王,道:「但你們知道怎麼驗證傳國玉璽的真假嗎?」

  「當然知道。」逸參點頭,挺一挺身子,一臉莊嚴的道:「我天朝重寶,火不能焚,水不能浸,夜不能掩,此三樣,天下盡人皆知,再不可假冒。」

  「很好。」戰天風點頭,伸手去玄女袋裡掏出傳國玉璽,高高舉起,眾王眼光一齊落在傳國玉璽上,馬齊更是老眼通亮,低叫道:「是傳國玉璽,絕不會錯。」

  蘇晨秀目也睜大了一倍,暗叫:「難道真是傳國玉璽?傳國玉璽怎麼會在風弟身上。」

  壺七公眼珠子卻是滴溜溜亂轉:「臭小子玩的什麼花樣?傳國玉璽是假冒不了的,無論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假冒不了,否則別人早假冒出來了,老夫今天倒要看你小子如何收場。」

  戰天風將傳國玉璽宣示一刻,隨即取過祭文,在祭文上蓋了寶印,讓侍從傳給眾王,道:「你們可現場驗看。」

  逸參捧了祭文,眾王齊圍過來看了寶印,這樣當然看不出真假,逸參命人拿一個玉盤過來,自己先跪下,禱道:「臣逸參與三十三王共驗國寶,若此寶為真,臣死罪。」

  「恕你無罪。」戰天風袖子一揮:「儘管驗吧。」

  壺七公很看不得戰天風的輕狂樣,暗哼一聲:「臭小子,呆會驗出假貨,到看是他無罪還是你有罪。」

  一個侍從拿了祭文,另一個取火點燃,逸參親手捧了玉盤在下面接著,眾王在一邊圍成一圈觀看。

  侍從直接燒那印文,異事出現,印文周邊的絲綢開始燃燒了,那印文卻是一點灼痕也沒有,最後寫著祭文的整塊絲綢燒得乾乾淨淨,就留下蓋著印文的那一小塊,跌落盤中。

  「真的,是真的。」「國之重寶,火不能焚,果然如此。」眾王議論紛紛,逸參則是兩眼放光,高喝道:「火已驗過,國之重寶,火不能焚,再取水來。」

  侍從取過兩盆水,逸參將印文放入一個盆中,又另取一塊絲綢,蓋了自己的西風王印,又讓另外幾王蓋了印在上面,然後放入水中,不一會兒,絲綢上他的西風之寶及另幾王寶印的印文均漸漸模糊,最終漫成一團,再不可辨認,而另一個盆裡那一小塊絲綢上面,傳國玉璽的印文卻始終清亮無比。

  「國之重寶,水不能浸。」逸參嘶聲高叫,再命取一塊大大的厚布,將自己與眾王連盆一齊罩住,眾王眼前一黑,隨即一亮,那亮光來自盆中的印文,紫光閃閃,竟透過水面射出尺許高的紫色毫芒。

  「國之重寶,夜不能掩。」逸參再一次高呼,因為激動,聲音已有些暗啞,一把扯掉厚布,重整衣冠,對著戰天風拜倒,高聲道:「傳國玉璽為真,臣西風國之王請天子恕罪。」眾王一齊拜倒,包括宣固也跟著拜倒。

  蘇晨跟著拜倒,心中驚喜無限:「他果然又創造了奇蹟,可是,到底是怎麼回事呢?莫非他本來就是天子,可他不是七喜王太子嗎?」

  壺七公則是猛扯鬍子,拜倒在地,卻悄然抬頭,傳音道:「臭小子,老實交代,傳國玉璽怎麼到你手上的?」

  「老狐狸不明白了。」戰天風偷笑,傳音過去,故意哼一聲:「什麼叫怎麼到我手上的,當然是我父皇傳我的啊,今天可以告訴你了,我的真名不叫戰天風,而是叫玄信。」

  「放屁。」壺七公猛呸一口,戰天風的話他當然不信,但戰天風不說真話,一時間他也沒辦法。

  眾王起來,宣固卻不敢起來,叩頭道:「臣誤信閹賊之言,罪該萬死。」

  戰天風當然不信他只是受了騙,但這時也不能怎麼樣,只有裝出大度的樣子,道:「即是受騙於小人,罪不在你,起來吧。」

  言振在一邊發抖,王寬卻仍在叫:「他真的不是十四皇子玄信,他是假的啊。」

  馬齊大怒:「還敢誣陷天子,來人啊,拖下去嚴加審問。」

  逸參卻一臉怒色道:「誣陷天子之人,罪該萬死,還要問什麼,拖下去,斬了。」

  當下便有侍衛拖了王寬兩個下去斬了,祭天重新開始。

  戰天風沒想到鬧了這一場,還要祭天,而且原有的儀式半點也不省,不由暗罵,一邊木偶一樣跟著亂轉,一邊想:「玩來玩去,玩成個真的了,不過也好,馬大哥聽說真傳國玉璽出來了,必定來找我,倒也免得我滿世界去找他。」

  他還暗樂,不過很快就不樂了,回到宮中,先是壺七公逼問傳國玉璽的來歷,戰天風還想開玩笑,壺七公卻直撲到他面前,雙手掐著他脖子,惡狠狠的道:「臭小子,藏著傳國玉璽竟然不說,老夫你也敢玩,好大的膽子,今天你若不從實招來,老夫活剝了你。」

  他這麼說,雖也有幾分玩笑的成份,但戰天風知道,自己瞞著傳國玉璽不說,壺七公確實也是有幾分惱,只得舉手投降道:「招招招,怕了你老了,不過有句話要先說清楚,我瞞著你老,不是自己是想要,而是要拿給馬大哥然後轉交玄信的,如果沒有今天的事,我壓根兒就不會拿出來。」當下把在白胡遇到永樂公主的事說了。

  壺七公明白了,罵:「臭小子,你一個小混混,到還真有女人緣。」罵是罵,倒也不懷疑戰天風的話,卻瞪了戰天風道:「現在怎麼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