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怎麼?不敢相認嗎?還是看到孤會遁術很奇怪?」戰天風微微一笑,道:「告訴你,孤以前在天安時,可是拜過名師的呢。」說著直掠進宮,焦散自然不敢再攔,卻是愣了好一陣子,戰天風會遁術固然讓他驚異,抱了個女子進宮卻更讓他為難,一時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戰天風先抱了鬼瑤兒進自己寢宮,放下人,剛要去叫壺七公,忽地想到一事,不由啊的一聲大叫。

  鬼瑤兒給他抱著,人一直半迷糊著,就象喝醉了酒,輕飄飄的,不過給他這一叫,倒是清醒了些,睜開眼睛看向戰天風,不知他叫什麼?

  戰天風卻也在看她,見她睜眼,喝道:「鬼丫頭,先問清楚,你那第三關說什麼不准抱女人,算不算你自己在內?」

  他這一問,鬼瑤兒又清醒了些,道:「算又如何,不算又如何?」

  「不算,那我就去給你找大夫來,倒看你是打擺子還是發春癆,若是算呢?」戰天風說著做出惡狠狠的樣子:「那我就先殺了你,而且是先xx後xx。」

  他不說這先xx後xx幾個字還好,一說先xx後xx,鬼瑤兒倒笑了,道:「你敢?」

  戰天風沒想到她竟會笑出來,這是公然蔑視他的威脅嘛,一時惱了起來,霍一下跳起,象上次在那山谷中一樣,一下就跨坐在了鬼瑤兒身上,雙手戟張,做出要去撕鬼瑤兒衣服的樣子,喝道:「你再說一遍,我立刻就將你先xx後xx。」

  再一次給戰天風騎坐在身下,鬼瑤兒身子一顫,那股神秘的熱流又哄的一下從腹中湧起,瀰漫到全身,腦中有一點清醒,要攔住戰天風,但手腳卻沒有半點力道,只能在嘴裡輕輕吐出兩個字:「你——-敢——。」不過這兩個字也象是喝醉了酒,不但不清楚,而且踉踉蹌蹌。

  她這個反應又再一次出乎戰天風意料,十指屈成雞爪之形,卻是抓不下去,眼見鬼瑤兒眼睛半睜半閉,叫道:「鬼丫頭,鬼瑤兒。」一摸鬼瑤兒額頭,仍是熱得燙手。

  「鬼丫頭病得還真不輕呢,得叫七公來。」戰天風嘀咕一聲,從鬼瑤兒身上跳下,飛步去找壺七公,他宮中本來有許多宮女太監,但他的秘密事太多,因此下令不得他召喚,所有宮女太監不得進他寢宮。

  壺七公是戰天風特令留在宮中的,不過寢室不在內宮,戰天風找到壺七公再回轉寢宮,也去了小半柱香時間,進房一看,床上哪還有人,壺七公先前聽說鬼瑤兒生病就搖頭不信,這時更是看了戰天風冷笑:「鬼瑤兒那樣的玄功高手會生病?我看是你自己病了吧?」翻一個白眼,回房去了。

  「鬼丫頭到底搞什麼鬼?」戰天風搔頭,他實在是給鬼瑤兒搞糊塗了。其實若換了個情場高手,一眼就可看出鬼瑤兒其實是為情所迷,不過戰天風卻不是情場高手,加之跟鬼瑤兒積怨實在太深,便發覺有點子異樣,也不敢往那方面想。

  隨後幾天一直沒什麼事,先以為雪狼王在知道戰天風真實身份後會怒而攻打西風國,卻也沒有異動,晚間無事,戰天風自然仍是去蘇晨那兒,雖是不能抱也不能親,但能和蘇晨說說笑笑也是好的,鬼瑤兒則一直不見出現,不過戰天風確信鬼瑤兒一定在暗處盯著他,所以也不敢冒險。

  到了祭天的日子。

  戰天風著天子服,端個臭架子,這是他自己心裡的說法,也就是面似殭屍眼若死魚身子象戲台子上牽線木偶,然後照著事先排好的禮儀到戲台子上過一遍,戰天風一生人裡,最煩的就是這個,但卻沒有辦法,有時遊戲也是不好玩的。

  包括逸參在內,三十四國諸候王各著王服,事先列隊等候,天子車駕到,眾王跪迎,萬姓拜服,戰天風緩緩下車,經過蘇晨身邊時,斜瞟一眼跪伏的蘇晨,從他那個角度,可以看到蘇晨一截裸露的後頸,忍不住暗讚一聲:「晨姐脖子上的肉還真是又細又白呢,以前倒是沒留意,今晚上一定要好好看看。」想到這裡又罵:「可惜不能親,死鬼婆娘。」

  上祭壇,眾王起身,隨後司儀宣布祭天開始,戰天風先要上香,拜天地先祖,讀祭文,總之就是一套固定繁鎖的禮節。

  聽到司儀叫請天子上香,古樂奏起,戰天風想:「上次做方丈,玩到一半無天佛來了,今天不知無天佛還會不會來捧場。」微一凝神,卻感應不到半點靈力的波動,暗暗搖頭,想:「哪有這樣的好事,得,還是燒香翹屁股,拜吧。」

  方要起步上香,忽聽到下面諸王列中一人叫道:「假天子不得上香。」

  「幫忙的來了。」戰天風又驚又喜,回頭,卻見是白沙王宣固,這時已跨步出列,怒視著他,而逸參等三十二王加蘇晨一時都愣了,齊看著宣固。

  宣固復向戰天風一指:「你是假天子,沒有資格祭天。」

  眾王先前嚇愣了,這一聲可就都驚醒了,逸參臉一沉,喝道:「白沙王,你得失心瘋了嗎?」

  「不是我得失心瘋了,而是西風王你中了別人奸計了。」宣固看向他:「設這奸計的是你的叛臣田國舅。」

  「什麼?」他說出田國舅,驚怒中的逸參一愣,道:「這跟田國舅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宣固點頭:「因為你繼承了王位,田國舅不甘心失勢,又不敢明著造反,所以設計立一個假天子來壓你,只是他沒想到剛立了假天子,自己勾結雪狼王的事卻給人告發了,不得不逃走,自己沒得半點好處,到便宜了這個假天子。」

  「這傢伙必是給雪狼王買通了,否則不可能知道得這麼清楚。」戰天風耳中傳來壺七公略帶些驚怒的聲音。

  「那現在怎麼辦?」戰天風也傳音問,自己腦子裡也是滴溜溜亂轉。

  「看看再說。」壺七公叫:「記住了,死撐,絕不要驚慌,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沒什麼了不得的。」

  聽了壺七公的話,戰天風心下暗笑:「老狐狸以為本大追風還是當日撞天婚時沒見過世面的小混混呢?這樣的話也要囑咐一番。」嘴裡卻應道:「好的,不急。」眼角感受到一股焦灼的目光,迎過去,是蘇晨的,正又急又慌的看著他,戰天風知道蘇晨為他擔心,展顏一笑,竟傳音過去道:「晨姐,剛才我看到你後面的脖子了,真是又細又白呢,今晚上我一定要好好看看,還要摸一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