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變化便是在那一次被戰天風制住之後,她認定戰天風必會強xx她,強xx她後只怕還會殺了她,再毀屍滅跡,鬼瑤兒不怕死,可若是給強xx了,那種恥辱她卻受不了,對她這樣驕傲的女孩子來說,竟給人強xx了,那真是死也無法洗脫的奇恥大辱啊,可戰天風竟然沒有強xx她,在解開穴道發現自己竟然沒事的那一剎那,那種極度的喜悅,讓鬼瑤兒差點再次昏過去。她本來恨極了戰天風,但就在那剎那間,她竟再也不恨了,以前所有的羞辱,心中所有的恨,都給那一剎那的喜悅和感激抵消了。

  她不知道,救她的其實是一隻猴子,理所當然的認定,是戰天風放過了她,一出谷,她便立刻下令,從此解除對戰天風的追殺,自己也回了九鬼門。

  本來這麼恩怨兩抵,也就沒事了,可回到九鬼門的鬼瑤兒卻碰上了怪事,經常做夢,夢裡面,戰天風總是兇巴巴的出現,惡狠狠的打她的屁股,而更怪異的是,每當從夢中醒來,鬼瑤兒都覺得身子軟綿綿的,身上更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一種讓她害怕的感覺,為什麼害怕呢,因為本來應該是惡夢,應該覺得不舒服,可她隱隱中卻有一種暢快的感覺,竟似乎很喜歡給戰天風打屁股似的,怎麼就可能有這種感覺呢?這能不讓她害怕嗎?

  這種感覺,鬼瑤兒找不出原因,但其實給蘇晨猜中了。

  鬼瑤兒從小就極其優秀,極受寵溺,沒人打過她,沒人罵過她,甚至沒有任何人給過她一個白眼,她一直是最好的,最漂亮的,最聰明的,無論是九鬼門,還是放眼江湖,別說是女孩子,就是男孩子裡,在她那個年齡的,或比她略大的那一群人裡,從來就沒見過一個強過她的人,這便讓她養成了目空一切的性格,她瞧不起任何人,所以在別人聽來是很羞人的話,她竟然沒有感覺,因為她是高高在上的天女,地下的蒼蠅再噁心,可也叮不著她。

  她從來也沒想過,自己竟會有受到挫折的時候,有被人制住差點給強xx的時候,有給人按在腿上痛打屁股的時候。

  如果戰天風打了她的屁股又強xx了她,那她心中只會有恨。如果戰天風只打了她屁股,並沒有強xx她的機會,她也只會有恨。可戰天風打了她屁股,偏偏可以強xx她卻不強xx她,這讓她感激之下,被打屁股的恨意無法發洩,這種恨便轉化為另外一種東西,牢牢的刻在她的記憶裡,深切的影響著她改變著她,她再不是最強的,也不是最聰明的,無論她以後再有多高的成就,總之她已經輸給了一個男人,那個人按著她狠狠的打了她的屁股,她還沒有辦法報復。

  在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心靈最深處,她深深的承認自己失敗了。她可以在任何人面前高高的抬起頭,但在那個人面前,她的頭再不能抬著。

  在心靈的最深處,她被征服了。

  這一點,她自己還不知道,但卻會在夢裡呈現出來。也會在無意識中顯現出來。事實上,回到九鬼門的鬼瑤兒就象變了個人似的,時常一個人發呆,這自然引起了鬼狂的注意,一問卻又說沒事,鬼狂可是個聰明人,一查便知和戰天風有關,女兒身上的變化過於怪異,竟似乎是戀愛中的女孩子一般,這引起了他的巨大興趣,所以才親自出馬,那次捉到戰天風,說是路過,其實他是有意跟蹤,而鬼瑤兒在得知戰天風回到東土後,也總是不自覺的留意著戰天風的行蹤,張玉全三個抓住戰天風,鬼瑤兒看似來得湊巧之極,其實是一直在跟著戰天風,至於後來又找藉口用鬼靈把戰天風一直趕到關外,是因為鬼瑤兒知道枯聞夫人必不肯放過戰天風,而她又不可能常常伸手相救,索性便找個藉口把戰天風遠遠趕走,那兩粒藥裡,也確象戰天風猜的,有一粒裡有鬼,摻了九鬼門特製的「追魂引」,所以無論戰天風到哪裡,鬼瑤兒都可隨後跟到。

  當然,這些事戰天風是不知道的,更不知道鬼瑤兒心中的變化,因為這些變化鬼瑤兒自己都還不肯定呢,至少她自己不敢明里承認,身在做,心裡卻還在苦苦掙扎。

  而這一刻,蘇晨猜迷,鬼瑤兒不自覺的便有跟蘇晨較勁的意思,也在猜迷,而蘇晨受罰,她潛意識裡便也覺得自己在受罰,戰天風的手掌打在蘇晨屁股上,在她感覺中,卻就象是打在她屁股上一般,那啪的一聲脆聲,便引發了潛藏心底最深處的記憶,一下子讓她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而裡面的戰天風一掌打過,再一次打出蘇晨嫵媚的眼神,吃不消了,急急告辭出來,卻聽到了鬼瑤兒略有些急促的呼吸聲,一掠過來,一眼看到鬼瑤兒,又驚又疑,因為鬼瑤兒的樣子實在太怪異了,手扶著牆,一臉潮紅,平日總是寒光逼人的眼睛這時更是半睜半閉,濛濛朧朧象是喝醉了酒的樣子。

  戰天風本來喝了一葉障目湯的,這時奇怪起來,便喝口水解了湯力,在鬼瑤兒面前現身,道:「我說鬼娘子啊,你這又是玩的哪一齣呢?」

  鬼瑤兒神智迷糊中,靈覺大為減弱,竟沒有感應到喝了一葉障目湯的戰天風到了面前,突見戰天風在眼前出現,身子竟不自覺一抖,衝口叫道:「你要做什麼?不要碰我。」而身子卻更軟了,一身玄功不知去了何處。為什麼會這樣,她自己也不知道,只能感覺到身體裡面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熱流在湧動,這種熱流讓她顫抖,讓她害怕,讓她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尤其是害怕戰天風,害怕戰天風的手碰著她,所以才會這麼衝口而出。

  「我沒說要碰你啊?」戰天風笑:「不過我這人是屬驢子的,牽著不走,打著倒退,你不讓我碰啊,我還偏就要碰碰你。」說著閃電般伸手,便去鬼瑤兒額頭上摸了一下,一觸之下,不由驚叫起來:「啊呀好燙,你在發燒。」

  他叫,鬼瑤兒卻呻吟一聲,扶牆的手也失去了力量,身子向前軟倒,戰天風吃了一驚,不自覺便一伸手,扶住了鬼瑤兒,這一扶,鬼瑤兒身子更軟,眼睛也閉上了,幾乎陷入了半昏迷中,戰天風只好伸手把她橫抱在了懷裡,感覺鬼瑤兒一個身子滾燙發熱,心下閃念:「鬼丫頭是病了還是中了毒,這個本大追風不拿手,且去問七公。」

  一葉障目湯剛喝過,喝不了了,這時也管不了那麼多,飛掠回宮,掠近王宮,裡面焦散等護衛便感應到了靈力波動,向這面靠過來,戰天風一進宮,焦散迎頭一攔,喝道:「何人敢夜闖王宮。」一眼看清戰天風,卻不由一呆,猶豫著叫道:「天——-天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