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是什麼鬼試題?」戰天風怒叫。

  「這不是鬼試題。」鬼瑤兒冷冷的看著他:「第二關考的是膽氣,這一關考的是你的自制能力,男子漢大丈夫,該當有鋼鐵般的意志,若連自己心中的慾望也控制不了,何淡掌控天下。」

  「誰說我要掌控天下了。」戰天風大叫。

  看著他口沫橫飛,鬼瑤兒卻突地笑了:「你不是天子嗎?」

  戰天風從來沒見她笑過,最多也是冷笑,一時可就呆了,鬼瑤兒也立即意識到不對,霍地轉身,道:「出試題是我們的事,你沒得選擇,有種你今夜就再去找蘇晨,抱她親她。」說到最後,聲音重又變冷,身子也掠了出去。

  「天下女鬼你最兇啊。」戰天風暗暗咬牙,不過沒敢罵出口,在宮中轉了幾個圈子,還是決定去蘇晨處,蘇晨昨夜沒見到他,今夜一定在苦等,雖然不能抱也不能親,但能見面也是好的。

  到蘇晨行宮,蘇晨果然早等急了,一見戰天風便直撲上來,戰天風慌忙閃開,蘇晨猝不及防,差點摔倒,一個踉蹌站穩了,轉頭看向戰天風道:「風弟,你——-你不喜歡我了。」說到不喜歡三個字,眼中已見了淚光。

  「不是的,晨姐,你千萬別誤會。」戰天風慌忙搖手:「是那個鬼女人,在一百天內,她不准我抱任何女人和親任何女人,否則就要動刀子,所以我不能抱你。」

  「是這樣。」蘇晨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卻惱道:「那個女人,她是不是真的瘋了啊,她為什麼要這麼對你?」

  「九鬼門不是要考驗我九次嗎?這是第三次的試題。」戰天風解釋,搖搖頭:「算了,我們不理她。」

  「是。」蘇晨應一聲,卻又想到一件事,遲疑的看著戰天風道:「風弟,如果你過了他們的九次考驗,是不是真的就要娶了她啊?」

  「是啊。」戰天風點頭:「當然要娶她。」

  蘇晨眼光一黯,戰天風自然知道她想什麼,握了她手道:「我把她娶過來,但就是不和她上床,不親她也不抱她,不但不親不抱,而且我還要當著她的面和我的香噴噴嬌滴滴的晨姐親熱,讓她在一邊眼睜睜看著,活氣死她。」

  聽到這話蘇晨開心了,卻害羞道:「不要,她在邊上看著,好羞人的。」

  「不要她看著也行,那就讓她在房外聽著,讓她聽著我的好晨姐在和我親熱時的呻吟嬌叫,讓她心裡癢癢的象貓抓。」

  「啊,不要。」蘇晨更害羞了,戰天風看她粉臉如滴,想著即不能抱也不能親,便不敢再逗她,兩個拉著手說話兒,一個千金小姐,一個街頭混混,本來是不可能有多少共同語言的,但此刻蘇晨對戰天風是頃心相戀,無論戰天風說什麼,都是動聽之極,不過戰天風這種街頭混的人,嘴皮子還是很會說的,只是不太高雅而已,若是心無成見甚至心懷喜歡,那跟他在一起便絕不會悶,蘇晨便是一直笑個不了。

  行宮內外,除了蘇晨,還有兩個人在聽,一個是玲兒,她自然是不好進來打擾的,尤其前夜蘇晨讓她服侍戰天風,她害羞,更是不敢進來,只呆在外間等待召喚,聽得蘇晨嬌笑個不了,心中想:「這麼久來,小姐從來沒這麼開心過,看來大王不但是個非常了不起的人,還是個很能逗樂子的人,跟著他,一定會非常開心。」想著以後蘇晨肯定會讓她做戰天風的侍妾,心中不由又羞又喜。

  另一個則是鬼瑤兒,她換了一身黑衣,悄無聲息的隱在一處屋椽下,玲兒雖然就呆在外間,有些話還聽不清,但鬼瑤兒功力深厚,雖隔得遠,卻反將戰天風的話聽得一清二楚,先前只是冷笑,心中不住想:「有什麼好笑。」後來戰天風說到一個故事,她卻也聽迷了。

  戰天風說的是一個王宮裡的故事,說以前有個東來王,妃子太多,顧不過來,便想了個主意,做了一輛小車,讓羊拉著在宮中跑,跑到哪個妃子的宮門前停下,他就去哪個妃子那兒。最初的時候,羊車滿宮亂跑,但到後來,卻只去一個妃子那兒了,那個妃子因而最為得寵,但卻所有人都不知道為什麼。

  戰天風說到這兒的時候,便問蘇晨了:「晨姐,你知道羊車後來為什麼只在那一個妃子門前停嗎?」

  蘇晨還沒答,外面的鬼瑤兒早已冷笑一聲:「這有什麼稀奇,那個妃子肯定是買通了東來王身邊的太監,所以太監故意把羊車趕過去啊。」

  不過隨即她就不笑了,因為蘇晨也是這麼答,但戰天風卻說不是,然後蘇晨又猜了幾樣,說是買通了宮女或侍衛什麼的,又猜要不就是東來王本來就喜歡那個妃子,故意只去那個妃子那兒,戰天風都說不是,後來乾脆說跟人無關。

  「跟人無關,那是什麼原因?」鬼瑤兒心下嘀咕,她雖聰明,一時卻想不出什麼原因。

  她猜不出,里間的蘇晨也猜不出,卻撒嬌了,道:「姐姐太笨,猜不出來了,好風弟,你快說,到底是什麼原因?」

  「要我說也可以。」戰天風笑:「不過笨女人是要受懲罰的,你是要繼續猜呢還是寧願受罰。」

  蘇晨自然不怕他罰,偏著腦袋又想了一會兒,嘟了紅豔豔的小嘴道:「姐姐認罰好了。」

  她認罰,外面的鬼瑤兒卻在心裡哼了一聲,但卻尖著耳朵聽著。

  「其實很簡單。」戰天風笑:「因為東來王駕的是羊車,而那個妃子宮門前剛好有一片羊最愛吃的嫩草,那羊吃了一回想吃二回,吃滑了嘴,所以就天天拉了東來王去了。」

  「啊呀,我怎麼沒想到。」里間蘇晨拊掌嬌笑,外面鬼瑤兒也是恍然大悟,暗暗搖頭:「對啊,羊愛吃草的啊,怎麼就沒想到這一點。」隨即便聽到裡面的戰天風笑道:「說了要受罰的啊,罰什麼呢,對了,打一板屁股吧,來,轉過身,把屁股翹起來。」在蘇晨的嬌笑聲中,傳來啪的一聲脆響。

  鬼瑤兒自然明白這聲脆響是什麼,那是手板打在屁股上的聲音。呆了一下,剎時間面紅過耳,身子裡面更生出一種奇異的燥動,全身一陣陣發軟,竟是要伸手扶著牆壁才能站穩了。

  以前的鬼瑤兒身上,是絕不會有這種現象出現的,但現在的鬼瑤兒,已不是以前的鬼瑤兒。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