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還想溜去蘇晨那兒,壺七公卻不肯走,商量情勢,無天佛即知假天子是戰天風,那就再騙不了雪狼王,雪狼王隨時有可能翻臉動手,不過西風國有西風山之險,倒也不怕,雪狼王若從南北繞道來攻,那就不是十天半個月能做得到的事情了,壺七公純粹就一玩的心,只要能拖些日子,其它的便不管了,卻又問戰天風過第二關的事,戰天風編個故事哄過去了,這件事,他倒也不是一定要騙壺七公,只是不編不行,如果說鬼瑤兒的第二關竟是讓戰天風親個嘴,壺七公一定不信,那時窮根究底,沒完沒了,所以乾脆不說,壺七公又問第三關的試題,戰天風說還沒有,壺七公再無話,轉身出去,這時天卻也差不多亮了,戰天風只得放棄去蘇晨行宮的打算,可就惱了壺七公,心念一轉,一把扯住走到門口的壺七公,嘻嘻笑道:「七公,剛才我發現你豹皮袋中的寶貝還真多啊,送我個三兩件的好不好?」

  「你以為哪裡泥巴搓的啊?」壺七公瞪眼:「送你個三兩件,嘿,也不怕閃了舌頭。」

  「是,是。」戰天風嘻笑點頭,道:「一件,一件好不好?」

  「沒有。」壺七公搖頭,要掙脫出去,戰天風卻死扯著,涎著臉道:「七公,我知道你老偷遍天下,袋子裡的寶貝一定多得不得了,你就送我一件護身吧,你沒見我仇敵遍天下,到處都有人要殺我嗎?」

  「胡扯。」壺七公老眼瞪得更大了:「那些有靈性的寶貝豈是說偷就能偷的,你以為是偷金銀啊。」說著從豹皮袋中拿出先那個紅葫蘆來,道:「就拿這烈火神雞來說,偷這葫蘆容易,但放雞的口訣你怎麼偷,你以為撥開塞子就可以啊,嘿,神雞飛出來只怕先給你一口。」

  他這麼說,戰天風倒是信了,寶貝都認主,他身上的煮天鍋便是最好的例子,除了他,別人即便拿了去,也是不能用的,一時有些喪氣。

  壺七公看他垂頭喪氣的樣子,哼一聲道:「算了,看你小子可憐,老夫便送你一樣寶物吧。」

  戰天風大喜:「是烈火神雞還是偷天鼠?任我選嗎?」

  「呸,想得到美。」壺七公呸一口:「這兩樣寶物,老夫自己要用來防身的,你小子功力進展神速,加油苦練就好,不必靠它們助力,老夫送你的,是個挨打的寶貝。」說著從豹皮袋裏摸出一樣東西來,戰天風一看,卻是個小小的龜殼。

  「這不是龜靈子的烏龜殼嗎?怎麼到了你手裡?」戰天風叫。

  「有眼無珠。」壺七公哼了一聲:「龜靈子的龜甲豈能與老夫這龜甲相比,他的只是千年龜甲,老夫這個卻是萬年靈龜之甲,龜靈子那副,龜板雖硬,四面甲縫卻是空檔,他若縮進龜甲中,敵人可從甲縫輕易取其性命,但老夫這萬年靈龜之甲卻要強得多,你只要鑽進龜甲中,甲縫自動閉合,敵人再傷不了你毫分。」

  「有這等好事。」戰天風接過龜甲,那龜甲不過巴掌大,不過戰天風知道這等寶貝都是可變大變小的,倒也不再稀奇,翻著看了一會,想到一個問題,道:「鑽進龜甲裡,就算敵人打不到你,但怎麼逃跑呢?」

  「你見過縮進殼裡的烏龜還會跑嗎?」壺七公哼一聲。

  「什麼?」戰天風大叫起來:「你老的意思,鑽進龜殼裡就一動不動,任憑敵人抓活的?」

  「是這樣。」壺七公點頭:「這是龜甲惟一不好的地方,不過任何寶貝都一樣啊,總有它的缺陷,所以寶貝才會被人所用嘛,你小子敵人多,實在打不過,便往龜甲里一躲,敵人走了你再出來,也是個辦法嘛。」

  「可人家若是不走呢,若是把我連人帶殼提回去呢,那我怎麼辦?」戰天風愁眉苦臉叫。

  「那我就沒辦法了。」壺七公搖頭,眼睛一鼓,伸手道:「不要就還給老夫。」

  「我要。」戰天風忙一縮手,將龜殼藏到身後,心下嘀咕:「本大追風才沒那麼傻,自己鑽進烏龜殼里等人捉活的,不過這玩意兒終是個寶貝,哪天沒錢使時,倒可換幾兩銀子花花。」

  「臭小子。」壺七公哼了一聲,傳了戰天風口訣,卻原來這龜甲是不要變大的,想進龜甲時,只要伸一個指頭進龜甲里,唸動口訣,龜甲中便會生出吸力將人吸進去。

  「這個倒還方便。」戰天風記下口訣,將龜甲收進了裝天簍中。

  蘇晨自也聽說了王宮夜間進了刺客的事,雖然聽得戰天風無事,仍然擔著很大的心,早朝時與戰天風目光對視,眼中的擔心更是表露無遺,戰天風對她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什麼事,心下感動:「我一個小混混,晨姐卻對我這麼好,真是做夢都想不到,七公說我家祖墳上必定堆了十七八泡狗屎,還真是有可能呢,只是奇怪了,為什麼祖墳上堆了狗屎,後輩就會特別走運呢?不明白。」

  朝議無事,無非是紛紛上表對天子表示慰問而已,玩了一陣虛禮,把戰天風煩得要死,好不容易散朝,卻又發悶,天子可不象市井混混,沒事了可去大街上人堆裡擠著玩兒,直把戰天風悶出鳥來,暗暗咬牙,想:「只說這天子是假的,若是真的,老子今夜就開溜,否則這麼憋得一年,非憋成二傻子不可。」

  好不容易熬得晚間,剛要喝了湯溜去蘇晨行宮,風聲微動,鬼瑤兒現身宮中,宮中守衛已成倍加強,但鬼瑤兒卻仍是說來就來,戰天風也不得不佩服她本事了得,不知鬼瑤兒又有什麼事,心下警惕,臉上卻嘻嘻笑,作一個揖道:「娘子昨夜救命之恩,你相公我本人感激不盡,今生穿衣餵飯,來生做牛做馬,必要報答娘子。」

  「少給我貧嘴。」鬼瑤兒哼一聲,忽地瞪眼:「什麼叫穿衣餵飯,你咒我嗎?」

  「這話怎麼是咒你呢?」戰天風一臉冤枉的樣子。

  「我有手有腳,為什麼要你——-那個,你不是咒我是什麼?」鬼瑤兒瞪著他。

  「娘子誤會了。」戰天風笑:「你是有手有腳,而且玄功高深,只是若給你家相公我抱在懷裡,再一親一摸時,嘿嘿,你玄功便再高深十倍,那也是手腳稀軟,自然就要相公我給你穿衣服了。」

  「那要看你有沒有這樣的命了。」這話鬼瑤兒以前說過不止一次,但這次出口,臉上卻微帶羞紅,心下也怦怦直跳,強自抑制心神,道:「第三關的試題出來了,一百天之內,你不能碰任何女人,不能抱也不能親,我會親自監督你,過不了關,哼,那你就要闖鬼門關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