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是你這老偷兒。」無天佛呵呵一笑:「當年神雞門老門主死時,烈火神雞離奇失蹤,原來卻是給你偷了來。」說話間另一手揚起,一團彩雲飛出,裹住了烈火神雞,烈火神雞在雲團中雙翅亂扇雙腳亂抓,口中更是不絕噴火,卻就是衝不出雲團的包裹。

  「再看老夫的偷天鼠。」壺七公眼見烈火神雞無功,右手去豹皮袋中又掏出一樣東西來,卻是一粒玉雕的花生,他一捏,花生中射出一道白光,迎風化為一隻白鼠,白鼠瞬間變大,由頭至尾,長達三尺有餘,利牙鋼爪,兩個眼睛發著攝人的紅光,撲向無天佛。

  「這是你天鼠門的看家寶貝了。」無天佛又是呵呵一笑,手再揚,又是一團彩雲飛出,將大白鼠裹住,大白鼠跟烈火神雞一樣,在雲團中左衝右突,卻是突不出去。

  兩寶無功,壺七公仰天一聲厲叫:「有刺客,快來護駕啊。」同時間揉身撲上,雙手成鼠啄之形,啄向無天佛。

  「今天誰也救不了這小子。」無天佛哈哈一笑,左手一立,迎上壺七公雙爪,對付壺七公,他竟是不用無天大法,一掌對雙爪,剎時間拆了十數招,雖然守多攻少,卻是穩如山嶽。

  無天佛不用無天大法對付壺七公,倒不是存心看不起他,而是因為壺七公無關緊要,他的重點是要拿住戰天風,戰天風的功力已接近一流之境,再加上壺七公放出的烈火神雞和偷天鼠都牽制了他一部份功力,所以無天佛也不願再分出多餘的功力對付壺七公,他的想法,跟壺七公見招拆招,最多拆到二十招,他就可以拿住戰天風。

  但戰天風的戰力卻是出乎他意料的強悍,雙手翻飛,手印變幻莫測,七個金字也是不絕的交錯變換,雖給無天佛一點點壓下,卻始終在死頂,不過戰天風雖已竭盡全力,頭頂彩雲仍是越來越近,而在無天佛無天大法的緊逼下,戰天風想轉身逃跑也是絕不可能。

  壺七公也看出形勢不妙,厲叱不絕,竭力猛撲,但他功力其實較之戰天風還略有不如,若是逃跑,無天佛拿他無可奈何,但說到進攻,他雙爪使盡老力卻也攻不破無天佛單掌的防禦圈子。

  壺七公那一叫聲傳數里,其實他不叫,靈力的波動也早驚動了王宮守衛,焦散如飛掠來,衛兵也四面聚齊,可惜焦散沒衝到寢宮門口便給嗔經攔住了,其他衛兵雖多,並沒有太大的用處,若有弓箭還好一點,偏生宮中值勤衛士不帶弓箭,根本衝不進來,而遠處逸參宮中的高手雖聽到了叫聲,一時半會可是趕不過來。

  戰天風竭盡全力,憋得面紅耳赤,彩雲卻仍是越壓越下,他腦子雖是亂轉,卻再無一計,眼見雲團離頭頂已不過尺餘,暗一咬牙,想:「只有再放鬼牙了,哪怕全身精血給鬼牙吸乾,也好過落到這賊和尚手裡。」

  方要單手捏印另一手放鬼牙,異聲忽起,卻是鬼瑤兒從另一個窗口掠了進來,身形才露,手中索魂帶已劍一般射進雲團中,再一抖,索魂帶便如一條白龍般在雲團中翻滾起來,雖未能將雲團滾散,但戰天風身上壓力聚輕,金字前伸,將雲團逼退丈餘。

  鬼瑤兒功力遠高於戰天風,可以說,她與戰天風功力相加,幾乎可以與無天佛打成平手,要差也只是略差一線,她一插手,無天佛立知不可能再拿得到戰天風,功敗垂成,又急又怒又疑,但他是個深沉之人,手一收,雲彩立散,他收手,壺七公自也收手,唸動口訣,烈火神雞偷天鼠也同時鑽回懸浮在半空中的玉花生和紅葫蘆中。

  「鬼小姐。」無天佛宣了聲佛號,道:「我們好象是盟友吧,不知鬼小姐為什麼反幫敵人?即便這人是鬼小姐要的人,那小姐也只需說一聲,貧僧拿下他後,送與小姐即可,何必翻臉動手?」

  他想以言詞擠兌鬼瑤兒,不想鬼瑤兒臉一沉,斷然搖頭:「不對,我九鬼門與大師,從來都不是盟友,上次我向佛印宗要人不成,憤而攻打佛印寺,並沒有邀請大師出手,大師之所以出手,其實是趁火打劫,金果羅漢因而圓寂,後來我爹爹說起,十分惋惜,說我還是太年輕,中了大師借刀殺人之計。」

  無天佛之所以用言詞擠兌鬼瑤兒,是算定以自己的功力地位以及無天教在西土的勢力,再加之有上次聯手合作之事,鬼瑤兒無論如何都要給他幾分面子,而只要鬼瑤兒略有顧忌,他仍可再次出手拿下戰天風,再沒想到鬼瑤兒說翻臉就翻臉,而且翻得非常的徹底,他雖是一代高僧,智計深沉,一時間卻也是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嘿嘿笑道:「我明白了,難怪說這世上最捉摸不定的就是男女之事,你先前恨不能要吃他的肉,所以老僧是盟友,這會兒又勾搭成奸了,所以老僧便又成趁火打劫的小人了。」

  鬼瑤兒臉上微微一紅,隨即又是一沉,道:「大師說話請自重,這人毀我九鬼門至寶,豈能輕饒,但即是我九鬼門要的人,便絕不容外人拿了他去,這便是我阻攔大師的原因。」

  這時無天彿已感應到有不少好手正往這面趕,算計形勢,今夜無論如何已拿不到戰天風,打個哈哈,道:「小姐即有這話,老僧便賣小姐這個面子。」鬼瑤兒說翻臉就翻臉,他卻是心計深沉,該出刀時他毫不猶豫,不能出刀,那便不妨帶三分笑臉。聲未落,身子已出宮外,大袖一拂,將攔在門口的焦散及一干護衛盡竭掃開,便如秋風掃落葉,帶嗔經去了。

  他一走,鬼瑤兒也飛身閃出,竟是不看戰天風一眼,壺七公與戰天風四目對視,都是一頭汗,壺七公叫道:「今夜若沒有鬼瑤兒,咱們可就栽到家了。」

  戰天風點頭,笑道:「也好,我還有七關沒過,九鬼門霸道得很,在我過關之前,大概是不會允許別人先殺了我的,這股力量倒是可以借來一用。」

  「你過了第二關嗎?」壺七公大奇:「第二關的試題是什麼?」

  「是膽氣。」戰天風想著這個還是不要細說的好,便道:「現在不是時候,容後再說。」

  說話間焦散當先闖進來,眼見戰天風無事,始才放心,隨後逸參派來的西風國好手絡繹趕到,逸參也親自趕來了,後來馬齊也來了,請安謝罪加強護衛搜索敵蹤,鬧了大半夜才安定下來。倒沒言振什麼事,他雖嚇得全身發抖,但戰天風其實不好找他麻煩,只是不看他罷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