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對於蘇晨來說,她可以這麼抱著戰天風,直到天長地久,但戰天風卻是個沒坐性的人,抱了蘇晨連親帶摸,那可以,只是這麼抱著呆坐,他卻坐不住,心神很快便移開了,想到白天的事,笑道:「晨姐,想明白沒有,我怎麼會做了天子的。」

  他一說,蘇晨醒過神來了,仰臉看著他道:「是啊風弟,你明明在九胡的,怎麼突然之間又到這裡做了天子呢?」說到這裡,突地想到一事,猛一下抱住戰天風,顫聲叫道:「對不起風弟,我沒想到盧江竟是那樣的一個人,你不知道,當探子回報說因為盧江的出賣,你被九胡發覺了真實身份,後來雖然成功脫身了,但我還是嚇得哭了好久,而且後來又一直打聽不到你的消息。」

  戰天風感應到她溫軟的身子在自己懷中不絕的顫抖,知道她說的是真的,一定是哭了很多次,心中想:「晨姐有些時候是個非常了不起的女孩子,但女孩子終究只是女孩子,動不動就要哭,晨姐也一樣。」將她整個身子抱起放到自己腿上,看了她臉道:「好了晨姐,沒事的,盧江只是一條狗而已,想害我,不夠格。」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他的。」蘇晨眼中射出怒意。

  「當然,你如果原諒他,那我就要吃醋了。」戰天風故意大聲吸氣:「啊呀好酸。」

  蘇晨給他逗得笑了起來,深情的看著他道:「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無論是我的心還是身子,我願為你而死,也只為你而生,所以你不必因我而吃任何人的醋。」

  戰天風感動於她的深情,卻笑道:「我不吃人的醋,但吃蒼蠅的醋。」

  「吃蒼蠅的醋?」蘇晨不明白了。

  「是啊。」戰天風笑:「你上茅房的時候,蒼蠅會盯在你的光屁股上,我就會吃醋啊。」

  「你說什麼呀。」蘇晨一時間笑得花枝亂顫。她本極美,這時在心愛的人面前開心大笑,更是美豔不可方物,戰天風一時間都看得呆了。

  「那日撞天婚第一眼看見晨姐,可真不敢想有朝一日晨姐竟會躺在我懷裡,任我為所欲為,還會這麼開心的對著我笑。」戰天風心中感概,腦中閃過一個念頭:「要不要把我冒充七喜王太子的事全說出來?」左右一想,卻還是在心底搖頭:「還是不要,雖然沒吃了晨姐,但她全身上下都給我摸過了親過了,也不能嫁給別人了,那又何必讓她不開心呢,騙人能騙得人開心,那也是本事不是?」

  「風弟,怎麼了?」蘇晨見他不吱聲,擔心的問。

  「沒事。」戰天風搖頭,道:「告訴你我這個天子是怎麼來的吧。」便把怎麼給鬼瑤兒萬里追殺,逃到西風城巧遇壺七公,恰好田國舅要立假天子壓制逸參諸般事宜一一說了,卻直聽得蘇晨鳳目大睜,連連吸氣道:「田國舅膽子真大,竟然敢假立天子。」

  「只可惜白忙一氣,倒便宜了本天子坐了寶座。」戰天風哈哈笑。

  蘇晨也笑,卻凝眉道:「怕只怕雪狼王不肯甘休。」

  「不肯甘休又如何?」戰天風哼一聲,想到胡成,道:「對了晨姐,胡成把信送到了嗎?」

  「送到了的,那胡老闆真是個誠信之人。」蘇晨點頭,道:「我已把圖樣交給了華拙,並與王丞相親挑了一萬人,全交由華拙訓練,同時令全國的鐵匠都到他那兒報到,一切都是依你的吩咐辦的。」

  「這才是我的乖娘子。」戰天風在她的紅唇上吻了一下,蘇晨回他一臉甜笑。

  「雪狼王不甘休,最多提兵來打,西風國有三十萬大軍,即便其餘三十三國怕了雪狼王不敢出兵相助,西風國大軍也足可一戰,再加上車弩,哼哼。」戰天風哼了兩聲,眼中射出威光,道:「雪狼王只要敢來,本大追風必要他再吃一個大苦頭。」

  蘇晨看他一臉霸氣,不由心醉神迷,卻忽地一臉嬌嗔道:「不對,最多只是三十二國吧,你的七喜國不能算在內。」

  「對了,這個我一直沒想到呢。」戰天風笑,看著蘇晨道:「你太漂亮了,我本來是最精明的人,但抱了你在懷裡,腦子突然就迷糊了。」

  「真的嗎?」蘇晨甜笑著看著他,心裡就象給灌了蜜,她是斜倚在戰天風懷裡的,從戰天風的角度看下去,可以看到她寬鬆晚裝裡的大半邊胸乳,加上她一臉的甜笑,實在是誘人之極,戰天風忍不住便要探手到她衣中去,手伸到一半,卻終於強自縮回,因為他知道一但摸上蘇晨Rx房,那就更難忍耐,搖搖頭,道:「晨姐,你傳令回去,讓華拙加油趕工,盡量多造車弩,雪狼王現在還不知道一切就是我和七公在搞鬼,仍以為我是他和田國舅的人,自己會來朝見,更會派密使先來見我,我盡量和他拖,但最多也只能拖到祭天之日,那時若不給他個交代,他必會翻臉,那時就要準備打了。」眾諸候王朝拜後,戰天風這假天子會率眾王祭天,到那時朝拜才算正式結束,眾王才可各返其國,吉日是下詔令眾王來朝拜前便選定了的,還有十來天。

  「是,我明早就派人快馬趕回去。」蘇晨點頭。

  兩個又說一會子話,戰天風去蘇晨紅唇上吻了一下,道:「好了晨姐,我先回王宮了,明夜裡再來陪你。」

  蘇晨伸臂箍著他脖子他,一臉不捨道:「可以不走嗎,我好想你抱著我睡。」

  晚裝寬鬆,她手這麼環著戰天風脖子,兩個袖子便全褪到了肩臂處,兩隻光光的雪臂,便如兩節玉藕,戰天風忍不住輕輕撫摸,嘆了口氣道:「晨姐啊,我也想抱著你睡啊,而且想把你脫得光光的,抱得你喘不過氣來,但那樣不行啊,我這人沒多少自制力,萬一一個忍不住吃了你,那個鬼婆娘真的會來害你的,所以還是回宮的好,放心,明夜我一定早些來陪你。」

  蘇晨也知道戰天風說的是事實,只有無奈的點點頭,鬆開手,眼中卻早又含了淚光,戰天風親親她,煮湯喝了,返回王宮。

  照規矩,諸候王在未返國前,都要上朝,以盡臣禮,所以其實不要到晚間,第二天一早,戰天風便又見到了蘇晨,不過在朝堂之上可不能亂來,只能遠遠的彼此對視一眼,還不能看多了,蘇晨是王妃呢,戰天風這天子若老是盯著人家的王妃看,給人看見了可是不妙。

  參拜畢,逸參上奏,雪狼王率三十萬大軍到了西口城外,要求西風國開城放他大軍進城,他的軍隊將和西風等三十四國一道,護送天子返回天安。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