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為什麼不敢?」戰天風瞪大眼晴:「你是冰,你家相公我就是火,融了你再把你燒開,不怕你不熱乎,更不怕你不叫。」

  「那你就試試啊,看你有沒有本事融化我。」鬼瑤兒冷哼,手一揹,冷眼看著戰天風,心下低叫:「我就不信你真敢來親我。」

  戰天風本來確是只想提個鬼瑤兒不可能答應的條件把她逼退,不想鬼瑤兒竟真個答應了,一時倒是躊躇起來,想:「這冰美人可不好親,這要親上去,輕也是個重感冒,重些說不定更會是個斷脖子病。」但轉念又想:「這鬼丫頭不知搞什麼鬼,好象不想殺我了,卻又死纏著我,要不弄清楚,休想睡得著覺,對了,老子就當那天落在她手裡她沒放我,要死早死了,不等今天。」當真一步步走過去,一直走到鬼瑤兒面前,直到鬼瑤兒高聳的胸乳幾乎要撞到他胸膛始才停住,看著鬼瑤兒近在咫尺的臉,嘻嘻笑道:「我真親了啊。」

  「只要你敢。」鬼瑤兒臉色不變。

  「有什麼是本大追風不敢的。」戰天風霍地伸手,猛一下就抱住了鬼瑤兒身子,伸嘴便向她唇上吻去。

  鬼瑤兒沒想到戰天風真的敢伸手,猝不及防,一驚之下,身子已給戰天風抱在懷裡,腦中剎時間掠過好幾個念頭,但不等她拿定主意,嘴唇已給戰天風吻住,腦子裡剎時轟的一聲,什麼都不知道了。

  戰天風雖說想得通透,其實還是留了心眼,鬼瑤兒雙手是背在身後的,所以他這一抱用了力,將鬼瑤兒雙手連身子一齊抱住,而親這一口,也是存心佔便宜,伸嘴就狠狠的逮一口,不象吻美女,倒象小狗逮著了一塊大肥肉怕大狗來搶,啃得一口算一口。

  叫他想不到的是,一口啃過,抬頭看時,懷中的鬼瑤兒竟是身子稀軟,滿臉通紅,眼睛緊緊閉著,他嘴唇離開也全不知道,竟是陷入了半昏迷中,和昨夜蘇晨情動時的情景一模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戰天風一下子完全迷糊了:「是她轉性了,還是我看錯了,要不就是天要下雨了螞蟻搬家了所有的東西都回潮了。」腦中亂七八糟的想著,卻就是理不出個頭緒。

  而在他發愣的當口,鬼瑤兒也回過神來,眼一睜,一眼看到戰天風的臉,身子急忙一掙,脫出戰天風懷抱,閃出丈外,卻又停住,背身對著戰天風,心中怦怦跳,腦中亂作一團:「想不到他真敢親我,想不到我真給他親了,看他那傻樣,他自己也迷糊著呢,還不知現在怎麼想,他說不定以為我竟然喜歡上了他,不行,絕不能讓他有這種幻想。」想到這裡,腦子一轉,已有主意,轉過身來,看著戰天風道:「第二關考的是膽氣,若你連親我的膽氣也沒有,那這會兒你已死在我爪下,不過這一關你雖僥倖通過了,後面還有七關,任何一關過不了,你仍是死路一條。」

  「原來這是第二關的試題?」戰天風信了真,可就大叫起來:「你早不說,你早說我就多親一會兒啊,這不公平,不行,剛才沒親出味兒,還要再親一個。」說著衝過去作勢欲抱。

  「錯過機會了。」鬼瑤兒束身飛退:「想親,過了後面七關成了我丈夫,盡你怎麼親。」說著閃身出殿,一轉過身,強板著的臉上卻不由自主的露出笑意,心下暗叫:「他真信了,還好,否則可就要羞死了,真是莫名其妙,那一會兒怎麼就迷糊了,真給他親了呢。」心慌意亂中,只管閃身飛跑,卻忘了問戰天風的事了。

  「別說,鬼丫頭的豆腐也還挺嫩的呢。」看著鬼瑤兒背影消失,戰天風不由自主舔舔嘴唇,隨即想到蘇晨:「不過還是晨姐的豆腐味道更好些。」反手取鍋煮湯喝了,飛身出宮,掠向蘇晨行宮。

  到蘇晨行宮中,仍從窗口看進去,只見蘇晨在房中走來走去,不時望望窗子,眉眼間淨是急切之色。

  「晨姐等急了。」戰天風心中暗想,掀簾進去,蘇晨剛好回過身,聽得簾響,急過身來,叫道:「風弟。」

  戰天風張嘴想應,卻忽地想:「且跟晨姐開個玩笑看。」便故意不應聲,蘇晨看不見他,見他不應聲,眼中立時露出失望之色,輕聲自語:「原來是風兒。」

  「不是風兒,是風弟呢。」戰天風低笑,悄悄走到蘇晨背後,猛一下伸手抱住了她,蘇晨驚嚇之下,啊的一聲尖叫,不過隨即反應過來,知道是戰天風來了,回轉身來,雙臂箍住戰天風脖子,嘴唇則早已給戰天風吻住。

  外間玲兒聽到了蘇晨的尖叫聲,不知怎麼回事,進來看,卻見蘇晨雙臂虛懸空中,眼睛閉著,但奇怪的是眼睛以下的部位卻似乎給什麼東西攔住了,看不見,可蘇晨身前明明沒有東西了,一時失驚大叫:「小姐。」

  原來蘇晨一直替戰天風保守著隱身的秘密,甚至連貼身丫頭玲兒都沒有說,聽得她一叫,熱吻中的蘇晨驚醒過來,鬆開嘴,羞紅了臉道:「玲兒,怎麼了,你快出去。」

  「小姐,你——。」玲兒沒弄明白,還在擔著心呢。

  蘇晨這才想到戰天風隱身的事玲兒不知道,急道:「沒事,是大王。」

  戰天風皮厚,可不知道什麼叫怕羞,呵呵笑著喝口水解了一葉障目湯的魔力,玲兒突見他現身出來,忍不住又驚叫一聲,但隨即面紅過耳,急行一禮,跑了出去。

  「這丫頭,昨天來搗亂,今天又來搗亂,真是的。」戰天風故意怪玲兒。

  蘇晨忙解釋:「不是的,她不知道你能隱身的事,只是擔心我。」

  「擔心你什麼?」戰天風笑:「擔心你被我吃了嗎,那我就不客氣了。」一把抱起蘇晨,一面吻著一面放到榻上,嘴巴大吃豆腐,手則探入衣中,無所不至,眼看著蘇晨春情瀰漫,嬌喘吁吁,自己也是小腹發脹,戰天風腦中卻突地想到了鬼瑤兒警告,剎時便如一盆冰水從頂上直灌下來,慾火大消,收手鬆開蘇晨。

  蘇晨一下子抱不到他,睜開眼睛,與戰天風眼光一對,立即便明白了,抱住他叫道:「風弟。」

  「那個鬼婆娘真下得了手的,所以——。」戰天風咬牙。

  「是,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蘇晨一臉感激的看著他,去他唇上深情一吻,道:「但只是苦了你了。」說到這裡眼睛突地一亮,道:「對了風弟,我可以叫玲兒服侍你的,那你就不要強忍著了。」

  戰天風再想不到蘇晨對他如此深情,眼見她張嘴欲叫,猛地伸嘴過去,吻住了她的唇,深深一吻,移開嘴,道:「晨姐,不要了,我只想吃你,在吃你之前,對任何東西我都沒有興趣。」

  「風弟。」蘇晨大是激動,眼中甚至含了淚光,戰天風倒不想她哭,笑道:「好了好了,沒事的,我不是說過了,細火熬粥,越久越香嘛,慢慢來,總之我一定會吃了你的,一定。」

  「嗯。」蘇晨含淚點頭:「我永遠是你的,永遠等著你。」伏身戰天風懷中,緊緊的抱住了他。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