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天子立定,下詔令天下諸候朝拜,關內天子多著呢,自然不會來拜,但關外這三十四國裡,以西風國國勢最強,西風國即立了天子,不管是真是假,其它三十三國都是要來拜的。

  成功冊立假天子,田國舅雪狼王的陰謀也隨即啟動,雪狼王先上了賀表,自己同時動身來朝拜,卻隨身帶了三十萬大軍,並放出風聲,請天子正式冊立他為雪狼王後,他便要替天子出力,與關外三十四國一道,擁天子回天安。他這話,名正而言順,逸參等三十四國諸候雖驚怕,卻還不能反對,以前天朝強盛時,胡人本就是年年來拜,同時接受天子賜封的,雪狼王繼承古禮,有什麼不對?逸參比較天真,甚至認為雪狼王是受了天子感化,是真心替天子出力呢。

  知道內情的,只有壺七公和戰天風,雪狼王賀表一到,壺七公立即便把田國舅與雪狼王往來的書信偷了出來,他卻又改了主意,不把書信交給馬齊了,因為他擔心萬一馬齊一得到書信立刻動手,田國舅跑不掉,反把立假天子的事扯出來,偷了書信後,只暗示書信落到了馬齊手裡,田國舅果然驚慌失措,連夜帶了親信在玄功好手的背負下逃離西風國,去了雪狼國。

  目送田國舅一行人逃走,到第二天上朝,壺七公才把一部份書信交給逸參,涉及的都是謀反的那一部份,冊立假天子那些則一封沒交,逸參驚怒之下,急令鎖拿田國舅,哪裡還找得到人,壺七公卻因舉報有功,反升一級,右侍郎升為左侍郎,戰天風假作說很喜歡壺七公這樣忠直的臣子,要了到身邊服侍,逸參自然答應,壺七公轉眼又名正言順的到了戰天風身邊,做了御前大夫,戰天風的事都交給他去辦,差不多也就是一總管了。

  「一切都在老夫算中。」這夜壺七公與戰天風密議,壺七公忍不住得意狂笑。

  「費盡老力,結果卻是為人作嫁,這會兒田國舅一定氣死了。」戰天風也是哈哈大笑。

  笑了一通,戰天風道:「七公,你老打算怎麼對付雪狼王。」

  在七喜國勞心費力,得了九詭書後又助血烈等大戰雪狼軍,千思百慮,戰天風的腦子靈活了很多,不過他了解壺七公,如果他主意太多,壺七公怕是要罵了,所以先問壺七公的主意。

  「雪狼王這會兒也一定氣死了。」壺七公又打個哈哈,捋著鬍子道:「怎麼對付雪狼王嘛,還是那句話,真打起來,打不過我們就溜,不過暫時雪狼王該不會動刀兵,他以為你還是他的人呢,必還會來朝拜,同時派密使見你,指令你替他出力,凝聚三十四國兵力,同他一起殺進關內。」

  「是。」戰天風點頭:「他硬要來朝天子,逸參不敢明裡阻止,但我看逸參雖是個老實人,卻還不至於傻得過份,即知他和田國舅的密約,是絕不會允許雪狼兵進西口城的,雪狼王實在要來,只能是他和一部份隨從來,卻不知他敢不敢來。」

  「不敢來更好啊。」壺七公笑:「他若不敢來而只是派密使來見你,那咱們就來一個殺一個,來十個殺五雙,跟他慢慢的玩。」

  「就是這話。」戰天風點頭,心下卻另有主意:「雪狼王拖得越久,華拙那邊造出的車弩也就越多,真個打起來也就越有把握。」

  逸參領著百官,每日先朝了天子,然後自己才上朝議事。戰天風在七喜當了一陣大將軍,也天天上朝,再加在密窟裡訓練了一些日子,端起架子來,到也得體,只是暗覺好笑,而且真個每天板起面孔來答禮,也不合他的性子,先兩天還有點子新奇,多幾天可就煩透了,心下嘀咕:「虧得是個假的,要真做了天子,那還不把人煩死。」

  三十三國諸候王先後來朝,戰天風也沒什麼感覺,讓他猛然興奮起來的是,這一天,蘇晨來了。

  朝拜天子,禮節是很降重的,諸候王不是到了就可以立即朝拜,到了後,還要淨身淋浴,再靜心一晚,去除雜慮,第二天方可朝見,因此第一天戰天風只是得到稟報,知道蘇晨到了,第二會來朝拜,並沒有看到人,但戰天風卻是急不可待了,他已經嚐過了女人味道,所以一想到蘇晨,心中就怦怦直跳:「真正的紅燒肉來了,就算不吃,舔一下也是好的啊。」

  西風國為關外大國,新王登基或大壽什麼的,各諸候王往往會親身來賀,以拉攏關係,西風國為招待這些諸候王,特修有數十座行宮,專給諸候王起居之用,蘇晨住的行宮,在王宮東門外,逸參稟報時當然不會說蘇晨住在哪裡,是戰天風讓壺七公打聽出來的,壺七公一聽戰天風問蘇晨所住的行宮就知道他想做什麼,要笑不笑的看了他道:「小子,現在不問該不該上了?這才是爺們的風格,不過這會兒老夫還真要提醒你了,你這天子也不知玩得多久,一旦玩得久,那一面又把蘇大小姐的肚子弄大了,你又不能現身去做七喜王,那時候蘇大小姐可就難過了。」

  戰天風以前一直顧忌著自己是假王太子,怕壞了蘇晨身子馬橫刀有想法,後來給壺七公取笑了一通,想著反正也這樣了,所以這次是下定了決心要吃了蘇晨,但聽了壺七公這話,可就有些呆了,想:「也是,我這天子若是做得久,自然不能去七喜國,到時晨姐肚子大了可怎麼辦呢?難道說天子與七喜王妃偷情?那可說不過去。」不過這個擔心並不能阻止戰天風晚間去見蘇晨的決心。

  好不容易挨到三更時分,戰天風把煮天鍋取出來,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西風國不象七喜國那樣的小國,好手眾多,王宮不但守衛極嚴,侍衛隊長焦散更是功力已到二流境界的玄功好手,想以遁術進出王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戰天風不藉遁術,就以普通身法翻越宮牆,卻沒有任何人能發現他,當然,一葉障目湯在這中間也起了很大的效果,因為玄功高手不但對靈力的波動反應特別敏銳,耳目也比一般人靈敏得多,四面崗哨中都有好手,有人偷溜進宮或出宮,即便不運玄功,也是很難逃過崗哨的耳目的,但戰天風喝了一葉障目湯,崗哨看不見他,即便聽到了微微的掠風聲,因為什麼也沒看見,便只當是輕風過耳了。

  出宮才藉凌虛佛影身法飛掠,到東門外蘇晨所住行宮前,雖知七喜國沒高手,西風國用來護衛各諸候王的衛兵中也不可能有太了得的高手,但戰天風還是收了遁術,翻牆進去。

  行宮不是很大,不過數十間房而已,戰天風很快便到了內院,找到蘇晨寢室。

  這時是夏天,窗子是敝開的,只打著簾子,戰天風從後窗掀簾看進去,只見蘇晨盤膝坐在榻上,身著晚裝,頭髮就那麼鬆鬆的披散著,顯然是剛出浴不久,正在靜坐。房裡點了一根龍涎香,青煙裊裊,四下無聲,安詳,靜謐,便如此刻蘇晨臉上的神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