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好一出連環計,你老果然是神機妙算。」戰天風再拍一馬屁,道:「但若我不聽話,雪狼王惱起來,要起兵來打呢?現在的雪狼國國勢極盛,真要惱羞成怒捨命來攻,西風國只怕抗不住,另外雖有三十三國,但都是小國,而且沒有西風國這樣的天險可守,雪狼國若來打西風國,即便有我這假天子的詔令,那三十三國只怕也是不敢來援。」

  壺七公顯然沒想那麼遠,呆了一呆,道:「那些事以後再說,走一步看一步好了,真玩不下去,我兩個拍拍屁股走人,讓他們打去。」說著看了戰天風嘿嘿一笑:「小子,黑白雙姬的味道不錯吧,別在這裡廢話了,摟著光屁股女人睡覺去吧。」

  戰天風也嘿嘿一笑,回房來,卻睡不著了,心下凝思:「真惹得雪狼國來打西風國,我兩個卻拍屁股走人,這樣也太不仗義了些,到時見了馬大哥只怕不好說話,馬大哥和一般江湖漢子不同,是個一心為國的人,我即做了假天子,且揣著真傳國玉璽,就該攏聚這三十四國,一挫胡騎的銳氣,望風而逃,馬大哥只怕是要看我不起。」想到這裡,定下決心:「跟著老狐狸玩玩沒事,傳國玉璽也先不要拿出來,但卻要先做點準備,至少把車弩準備好了,到時真打起來,本天子便大發天威,殺他們個落花流水。」

  這時他已想到了胡成可用,雙手齊出,制了黑白雙姬穴道,隨即爬起來,寫了信,信中細細交代讓蘇晨以新軍為基礎,挑一萬精兵交由華拙訓練,再畫了車弩的圖樣,尖耳一聽動靜,壺七公那面竟有斷雲零雨之聲傳來,戰天風暗笑:「老狐狸聽了半夜房,自己來勁了,挺好,你慢慢玩,本大追風剛好去做點事。」

  偷偷溜出去,到先前那店中,翻進胡成房中,胡成睡得正死,給他弄醒,迷迷糊糊見面前一個人,想叫呢,戰天風忙捂了他嘴,低聲道:「胡老闆莫驚,是我,戰天風。」

  胡成定定神,看清真是戰天風,不叫了,忙爬起來,卻疑道:「戰兄弟,你這是——。」

  戰天風道:「胡老闆,這次又要請你幫個忙,再去一趟七喜國,把這封信親手交給七喜王妃,不為難吧。」說著把信拿了出來。

  「不為難不為難。」胡成接過信,道:「我這次先去七喜國見了王妃,再去九胡銷貨。」

  「太好了。」戰天風趕忙致謝,客氣一番,仍回壺七公的侍朗府來。

  在壺七公府中和黑白雙姬混了三日,壺七公就便教他許多細節,因為玄信做為皇子,言行起坐,有很多和常人不一樣的地方,那些備選的假天子早已訓練了個把月,戰天風得補上這些,第四日晚間,壺七公掃一眼戰天風道:「可以了,一身脂香,兩眼無光,有點紈絝子弟的模樣了,老夫先送你去訓練假天子的秘窟,再訓練得七八天,也就差不多了。」

  訓練假天子的密窟在城外數十里的一處莊園中,莊園極大,裡面分成數十個單獨的小院,備選假天子的人共有十八個,每一個都只能呆在自己單獨的小院裡,有專門的丫環服侍,也有專門的師傅教導坐言起行諸般功課,而且莊園守衛嚴密,如果是別人,想換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但壺七公管著這件事,所有人都得聽他的,卻就容易了,找一個和戰天風有些象的換了,跟丫環和教課的老師說一聲,並無人放半個屁。

  過得幾天,田國舅府上的總管田青來了,將備選的十八人挑了一遍,田國舅身邊的親信都收過壺七公的大把金銀,田青也不例外,自然是挑中了壺七公推薦的戰天風。

  當日夜間,壺七公帶人悄悄把戰天風送進田國舅府中,進府之前,戰天風的面甚至都是蒙著的,自然是怕萬一有人看見了戰天風的樣子。

  田國舅五十來歲年紀,中等身材,大腹便便,看著戰天風的樣子,就象馬販子在挑馬,邊上田國舅的幾個親信都在,眼光也和田國舅一樣,看得戰天風全身發毛。

  戰天風心中暗罵,表面上卻照著壺七公的吩咐,牢牢的端著個臭架子,在房中走了幾步,手一背胸一挺,再把先前背好的詩呤了兩句,還真有點王子的味兒,田國舅看不出破綻,加之身邊親信都是得了壺七公好處的,並不想壺七公丟臉,都異口同聲贊同,於是過關。

  而在假天子還沒選定之前,田國舅已開始布局,並且成功的布好了最關健的一著棋,就是將老太監言振送進了馬齊府中,馬齊以前跟西風王進天安朝拜天子,見過言振,言振也來過一趟西風國,和馬齊可以說是老熟人了,馬齊無論如何都不會懷疑他是假的,然後謊言便從言振口中出來,說他和一夥宮女妃嬪是一起被五犬擄來胡地的,內中就有皇十四子玄信,並說玄信是男扮女裝混在宮女中間才逃過殺戮的,快到胡地時,他和玄信趁著胡兵略有鬆懈,又在幾個有武功的宮女護送下,成功逃了出來,但他後來和玄信失散了,他在各國到處尋找玄信,因為他只到過西風國宣過詔,其它各國國主都不認識他,怕人說他是冒充的,所以也不敢透露身份請求幫助,只是一個人找,找了將近一年,這才到的西風國。

  言振這話裡,不是沒有破綻,但要命的就是,他自己是個真的,所以他的話便有破綻,馬齊也難以生疑,驚喜之下,先帶言振見了逸參,隨即密騎四出,悄悄尋找失散的玄信,當然不能一找就著,而是讓馬齊的人找了半個月都沒找著,而這時戰天風已和雪狼王派來的兩個宮女會合一起,裝成風塵僕僕的樣子,從百里外慢慢走向西風城。

  訓練時的戰天風要練出王子氣象,這會兒卻弄得灰頭土臉,破衣爛衫,面有肌色,到西風城,又假作住店沒錢,鬧將起來,其中一個宮女似乎是逼不得已才說出戰天風其實是玄信這樣的話來,店主先已得了吩咐留意過往行旅的,這時便往上報,然後馬齊帶了言振親到店中,然後言振與戰天風抱頭痛哭,戰天風也是編好的謊,說是因失落了傳國玉璽,不敢露出王子的身份,所以也是流落各國,吃盡了苦才到這裡。

  這齣戲編得雖嚴,若硬要挑破綻,也是挑得出的,但問題是馬齊先認實了言振,言振是個真的,那他的話自然也就假不了,戰天風這個假玄信也就成真的了,雖然戰天風這個假玄信拿不出傳國玉璽。

  這個消息飛快的散布開去,然後是田國舅先安排在西風國其它地方的宮女,紛紛來認人,其中甚至還有先王的一個妃子,這些人再異口同聲的叫十四皇子,逸參想不信都不可能了。

  隨後自然便有了議立天子的提議,西風國自認是西土強國,東土那些大國弄一個假玄信也敢立為天子,西風王現在找到了真玄信,如何不立天子?合朝上下,幾乎人人贊同,馬齊的人甚至比田國舅的人更熱心。

  擇吉日,立天子,逸參將自己的王宮讓給戰天風住,自己避居夏宮,所有這一切,逸參為主,馬齊力推,田國舅反只是在邊上敲邊鼓,卻一切朝著田國舅設定的方向前進,至於戰天風,哈,根本沒他什麼事,車輪滾滾,他只跟著車子向前就好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